大家都在搜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重生 和家暴男同归于尽后,重生恶女一刀一个
第六章 嘿,给渣男加料
作者:爱吃土豆的招财猫本章字数:3550更新时间:2023-12-05 05:18:00

沈宁翻了个白眼。

见李良才做领导的一套一套大道理终于停了,低了低头盖住眼里的不耐烦:

“我,我到底年纪小,有些事情不太懂的。”

所以,只想锤死你,家暴男!

“良才,我,我该这么叫你吗?你说是我丈夫,该保护我,那我就放心了。现在你回来了,妈肯定就不该再半夜出门了。”

引人遐想嘛,我也会。

“我前几天起夜看见,哎,算了,没啥,婆婆现在对我这样不好,应该是我瞎想吧。”

哈哈,吊足你胃口,想知道吧,就不告诉你!

李良才果然上当,眼睛一眯,凶光四射:

“你什么意思?”

沈宁赶紧摆手,一副说错话的样子:

“没什么,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像是要急哭的模样,一边捂着嘴,一边朝厨房走去。

“良才,你没吃饭吧,我给你做饭去。”

李良才哪里吃的进去,赶紧拦人,沈宁脚下一溜,直接钻过那手臂,径直朝着厨房走去,慌慌张张像有狗来追。

被当成野狗的李良才:“.......”

厨房里。

沈宁喜滋滋的扯了一把筒面就丢进凉水锅里。

手里一抖,那一大勺盐就不要钱的丢进了面锅里,然后连续抖了三次,保证卖盐被打死之后,又“错误”的加了三勺糖,油盐酱醋辣椒各来一遍。

保证各有各的味道,恶心死人不偿命,哈哈。

灶里的火力加大,面条的香气慢慢漫出厨房,带着骗死人不长命的错觉感,只让人觉得开胃。

站在厨房门口的李良才闻着那味道,感觉一路风尘仆仆只在半路吃了点糙玉米的的胃口顿时得到满足。

沈宁听到那皮鞋声哒哒哒的走出堂屋,朝厨房这里走来,那脚步声马上就要走进来时,却在门口停了下来。

她自然给灶里添了一把火,在李良才看不见的角度里,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恶劣嘲弄,嘴里却温言细语地喃喃开口:

“唉,良才回来,肯定是辛苦了,家里的糟心事我就不告诉他了。”

“可是,婆婆真的太过分了,公公虽然死的早,可她也不该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啊。”

“算了,算了,婆婆因为被我看见丑事才将我关进猪圈,可为了这个家,我不能说,绝不能说。”

“可那些金器都不见了,那么多的钱啊,良才要是知道,该怎么办啊。”

“可是?唉——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灶里的火越烧越旺,就像是某个人的疑心,野草般生长了起来。

“哒哒哒——”

皮鞋声忽然轻轻响起,却是越来越轻,距离越来越远,明显朝着李老太房间去的,然后就是翻箱倒柜的声音。

沈宁从灶头探出半个脑袋来,看那李良才气愤的背影,嘴角一勾,手里火钳从柴火堆里夹出一根红色裤头来。

刚才李良才要回家前,她将李老太的衣服直接扫进了粪坑,却独独将这红艳裤头藏进了灶火堆里。

现在不就是用得着啦。

沈宁:“嘿嘿~”

手里火钳远远夹着,一甩,“啪——!”,裤头掉进了面锅里,像是个红色番茄。

沈宁用火钳搅了搅,保证那没被清洗的味道煮进了每根面条里,能让李良才这个无脑妈宝男得到彻底的愉悦和满足。

想到这碗加了料的面,马上就要进了李良才的嘴里,她兴奋的手都在颤抖。

“妈宝男,孝顺外包的渣男,现在就让你和你妈和和美美在一起!”

过了很久。

李良才的皮鞋声才从李老太的屋子出来,转头去了堂屋,鞋音很重,明显一无所获。

沈宁利索将面挑起来,给对方“贴心”送去。

一进屋,就看见正在屋子里坐着的李良才的脸色,此时此刻实在是不好看,黑的发绿。

沈宁笑眯眯的瞅了眼堂屋另一头李良才他爸的遗像,啧啧,好像也有点绿。

她脚步欢快,几下就进了屋,将那碗加了料的面碗递了上去。

“良才,面好了,快趁热吃。”

面条的香气扑面而来,李良才却摆了摆手,抽出一根烟来抽。

沈宁看着手里的面眨了眨眼,将面碗搁到桌上。

香烟的烟气飘起,李良才整张脸都藏在白烟后面,他的声音也变得莫测难捉摸:

“你的头怎么回事?”

是突如其来的关心。

沈宁却不屑冷笑,早就该看到的伤口,一直忽视,偏在此时提起不过是想着自己告状,能将李老太卖个干净。

余光里,李良才的衣衫凌乱,袖子高高卷在手臂上,乱七八糟,脸拉的比驴还长,明显是刚才翻找了很久,却一无所获。

李老太被自己拿走的东西,此时此刻已经被变卖存在了她的存折里,李良才却将这笔账直接记在了婆婆的“情夫”上,沈宁的心情更好了。

她盖了盖嘲讽的眼神,没说话。

李良才以为她还在犹豫,声音变得更温柔小意:

“是妈干的?唉,她怎么能这个样子,你才嫁进门多久啊,她就这样,果然没读书的人就是粗鄙,不像你,有知识又善良,我能娶到你是三生有幸。”

对啊,读了书,有了良知和良心,才会被你们这些豺狼虎豹拿捏啊。

沈宁只觉得齿冷,前妻的遗照,遥遥挂在一旁,李良才看也不看,对着她的脸温柔的滴下水。

这男人还真是虚伪的可怕,自己前世真是没见过世面,怎么就被这两面三刀的李家人给骗了?

她看着桌子上那碗隐隐泛红的面条,声音很轻:

“良才,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水,身上总是带伤,村里人都知道了........我不知道妈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头上这口子就是她拿东西砸的,还把我关猪圈去了!”

“什么!”

李良才惊呼一声,拍了两下桌子,像是很气愤的样子:

“妈怎么能这样?你是我李家娶进门的媳妇,这家她就是这么当的!你放心,等妈醒了后,我肯定好好和她说。今天你到底受了什么委屈都快和我说,我给你撑腰!”

“良才,这日子,我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沈宁捂住了眼睛,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后,如今有撑腰的人来,彻底绷不住心房了的样子:

“我不知道怎么碍了妈的眼,三天两头的挑事吵架,整日里在家里摔摔打打,村里人都说从前妈可不这个样子,那就是我肯定有什么碍着妈的眼了!想来想去,肯定就是那件事!早知道我就不该起夜,出去找妈的。”

李良才眼睛一亮:

“哪件?”

沈宁一捂嘴:

“可不能说啊,要是说了,妈还不打死我的!”

“今天我在,我看她能打死谁!你本来就是这李家的女主人,今后可要当家的,这门户就得看着,我看还有人说你不是!”

沈宁就捂着嘴,看着李良才着急上火,却没有半点说话的意思。

李良才连续问了四五分钟说尽了好话,可沈宁就不开口,他简直都要气疯了。

想到自己孝敬李老太的现金,翡翠,足金都不见了,那可有好几万啊,要不是李老太三天两头磨自己耳朵,他根本就不想给她,没想到却是为了那个奸夫!

他狠狠呸掉了嘴里的烟头,那种焦躁愤怒不安的情绪一下子冲上脑门,下意识一握拳头就想摔在沈宁的脸上:

“扭捏什么!你到底说不说!”

一双眼恶狠狠的盯来,沈宁被惊得一跳,脚下一撤,下意识就离开桌子站了起来。

“不要........”

打我!

前世被打的防备本能让她下意识就想求饶,她舌尖一咬,连着剧痛狠狠咽下那种抱头的冲动,强迫着眼睛死死瞪了回去。

打啊!这辈子她再不会选择躲了!硬碰硬啊,谁怕谁!

“啪——!”

忽然,脚边那被大力撞歪的板凳一下倒在地上,巨大的声音让屋子里就是一静。

李良才一下回了神,看着沈宁在昏暗的光线下更加美丽的侧脸,想沈宁到底是刚进门,想要打出去的拳头立即紧握了两下,到底是张开晃了晃,做出去散烟气的动作:

“唉,我也是急坏了,你没吓坏吧。你放心,我回家了,最近也不出差,天天在家,有我在,妈不会欺负你,之前的事情,你和我说,我来处理,妈那边不会知道是你说的。”

接下来李良才要天天在家?

沈宁忍下那恶心的设想,眨了眨眼直接将李老太的那件事抛了出来:

“我就是看见了个影子,好像是个男人,然后妈就回来了。然后,第二天,妈的裤头就不见了......”

至于这裤头有没有到面锅洗澡的事情,谁知道呢?

她赶紧捂住快要笑抽筋的肚子,转过头,假装很紧张的瞅了眼李老太的屋子,像是怕极了:

“良才啊,我一个新嫁娘,我也不好去管婆婆的事情。不过,你说的对,我既然嫁给了你,这今后就是当家了。那我可要给你看好门户,将院子锁紧!这事情肯定不会再发生,妈肯定是一时糊涂,良才你不要放在心上,都是一家人,家丑不可外扬啊。”

被打成这样,还护着婆婆啊。

不过,李良才心里却对李老太有情夫的事情相信了九成九,毕竟这不是沈宁直接告诉他的,而是他一路追问下去得来的真相。

他看着沈宁头上至今还有几分狰狞吓人的伤口,觉得对方还真是心软善良到了极点。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好拿捏啊。

他更加满意,施恩般摊开了右手。

“不是给我煮了面嘛?”

沈宁眼睛噌的一下亮起,赶紧送上了筷子,迫不及待的将那面往李良才的面前送了送:

“妈也没说你回来,家里就没留饭,先简单吃点面条,明天我再去给你烧些好吃的,你瞧你都瘦了。”

少女温婉细气轻扬的声音一点点的送来,李良才只感觉骨头都要慢慢软化了。

另一边心里却不屑的摇了头,只要施舍一点点的体贴就能收获一个女人满满的关心和爱意。

女人这东西,呵,还真是廉价啊。

他的嘴角撇了撇,带出点不屑来。伸手抓起筷子,口气依旧深情:

“果然,还是你好。”

像是在说沈宁比前妻好,或者是比他妈好,意思反正很多。

沈宁才不管这个渣男心里想啥,眼睛发光的看着那筷子挑起了面正慢慢向着嘴边送。

马上!

马上就要吃进去了!

她放在桌下的两只手,此时此刻简直要兴奋的颤抖起来。

在李老太裤头洗过的面,就要被李良才吃进去了,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简直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