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重生 我,真千金,会亿点点玄学怎么啦
第八章:她养小鬼!
作者:桑韵本章字数:3341更新时间:2023-12-05 23:11:07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纷纷转过头来看。

桑落丝毫没有被注视的畏缩和窘迫,反而神态自若地盯着张道士的表情。

张道士也反应过来了。

他的目光顺着桑落上下打量了一遍,透出几分恼怒来:“小小年纪的,来捣什么乱?”

陆父愣了一下,到底不是自己的女儿,虽然有点不满,但也没说什么。

而苏父觉得丢脸极了,脸上带着愠色就要伸手去揪桑落的耳朵。

“小兔崽子,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和道长道歉。”

天知道他还想和对方搭上线呢,可不能被这个扫把星给破坏了。

桑落轻易地躲了过去,神情冷淡:“水井招阴,风水不灵,树大且背宅为凶相,这点本事都没有学到,还敢来招摇撞骗吗?”

张道士愣了愣,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你你你!”

然而桑落的话还没说完:“这些也就算了,你居然让陆家在后宅挖洞,你可知宅院有洞,风水为凶,轻则财气易散,重则久病无医,家宅不宁。”

她的话语气很重,很容易震慑到人,就连陆父脸上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张道士,这是真的吗?”

眼见他已经带上了一点怀疑,张道士哪里肯让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姑娘来自砸自己的招牌。

他厉声道:“胡说八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个野路子学来的,我可是张天师第三十九代后人!”

提起张天师,无一道者不为尊敬。敢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这人怕是嫌弃自己的命太长了一点。

桑落冷笑一声:“张天师的棺材板你压好了吗?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后人拿病鸡血以次充好来做法,恐怕半夜要给你来一顿马杀鸡。”

张道士的瞳孔地震,腿也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这,这个小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他看岔眼了,这真遇到了一个硬骨头了?

然而在陆家人怀疑的目光下,他还只能硬着头皮找补:“我这是祖宗传下来的灵鸡血,小姑娘不识货就不要瞎捣乱。”

光是解释太过单薄,看来今天还必须得在主家面前露出一点真才实学来。否则,若是被陆家人抓住了小辫子,这一单黄了还是小事,以后他怕是别在这些豪门圈里面混了。

都怪这个碍事精!

张道士的眼底闪过一抹凶厉的光,朝着小童一挥手。

那小童立刻了然地点了点头,从身后的萝筐里面掏出了一个罗盘,还有一叠符箓。

“你瞧好了!”

张道士拂尘一扬,背在腰后,小心翼翼地从包袱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在罗盘的正中心位置滴上了一滴。

那罗盘滴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最终指针落在了桑落身上。

张道士一看之下也是一惊,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桑落的方向,大声喊:“后退,都后退!有邪物!”

闻言,几个人纷纷后退一步,均是远离桑落的方向,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一点惊恐。

尤其是常年和桑落在一起的苏家父母,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大,大师,我女儿是被鬼上身了吗?”

张道士原本想用罗盘指针做点手脚,将矛盾点指向桑落,然后再拿符箓装模作样地驱个鬼,再悄悄地把指针给掰平了。这样既能让桑落得到一点教训,也能让大家相信自己的实力。

可他千想万想也想不明白,这个小姑娘身上还真的有鬼啊!

鬼又不是宠物,大白天的带出来干嘛呢!还是说,这个小小年纪的就干了缺德事,被鬼缠身了?

张道士稳了稳心神,面对着众人,只能实话实说:“她,她身上带了个小鬼。”

“那赶快驱除啊!”陆父焦急地开口。

我踏马的也想啊!张道士内心狂吼。

但他知道自己的那点本事,根本就不够看的,兑付一个野鬼都够呛,更别提这种白天都能出来的索命鬼了。

他险些翻了个白眼说“你行你上”,但还不忘记恢复自己仙风道骨的模样。

拂尘一扬,这一次不是为了装逼,而是做好随时扔出去跑路的准备。

张道士脸色一板,沉声说:“这位小友,敢问你身后那鬼是你请来的吗?看你年纪轻轻的,不要走歪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否则害人害己啊。”

刚才这小妞玄法说得头头是道,说不定就是修炼邪术,养小鬼的!

桑落唇角微弯,不置可否:“可我冤仇未报,怨气未消,它不肯走又怎么办呢?”

张道士的脸色一白:被他说中了。

他的双腿又软了几分,快要支撑不住了。

小童见状连忙扶了他一把。

“大师,我开玩笑的,”桑落“噗嗤”笑了一声,“就是看刚才气氛挺紧张的,给大家表演个乐子瞧瞧。”

这话一出,几个大人纷纷松了一口气,凝滞压抑的气氛也消失了。

陆母的脸上带着点责怪:“落落,怎么能在大师面前开玩笑呢。”

桑落不发一言,苏父自觉丢了面子,更恼怒了:“桑落,还不快和大师道歉。”

桑落挑了挑眉,道歉吗,他敢收吗?

“不,不用了……”张道士刚想拒绝,就见那个大麻烦真的听话上前走了两步,感觉自己就要心肌梗塞了。

别人认为是开玩笑的,可他却知道自己师父传给自己这个罗盘的精确度啊!这个小姑娘身上绝对有问题。

如果不是有人在,他都要做个防御姿势大喊“退退退”了。

桑落每上前一步,他就想后退一步,最后只能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对方,嘴里念叨着“且慢,且慢。”

“今日吉时已过,不宜布法,待改日良辰吉日,我自会通知。”

丢下这么一句话,张道士再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多待,还未等陆父的招待请求就飞快地溜走了,仿佛身后有无数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

“这,这怎么回事啊?”陆父目瞪口呆。

“肯定是被小女给气的了!”苏父恨恨得瞪了桑落一样。

桑落无辜耸了耸肩膀,她可什么都没干啊。

索性陆家父母也没有将这件事怪罪下来,热情地招呼着两家吃了顿饭,便匆匆讨论后面的事了。

听着他们还有整修的意向,桑落提醒了一句:“伯父伯母,我觉得刚才道士有大问题,不如再找几个有实力的大师咨询一下再做决定。”

“你懂什么,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苏母连忙出口制止。

陆父犹豫了一下。

张道士是他的合作伙伴推荐来的,据说是看风水的一把好手。那合作伙伴也打了包票,保证药到病除。

可今天,他觉得桑落所说的也有道理,但也总不能相信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姑娘的话吧……

陆父是个精明人,话也没说死:“我会考虑一下的。”

既然已经提点到了这里,所有的选择也都要靠自己承担了,桑落不再多言。

也许是今天的桑落太丢面子,苏父对她十分不满,到了第二天就让司机将她打包去了学校。

桑落从未体验过这种学院生活,她的父母是医毒世家的传人,在抚养桑落到五岁后,就给他找了一个师父,终日游历在外。桑落自小就和师父师兄们生活在山上,时长师父负责教授她玄学知识,师兄教她通礼明慧,这才没把她养歪。

想到原主来到苏家之前那个良善又带着热忱的性格,桑落倒是有点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得出来的?

依照着原主的记忆,桑落走到了走廊深处的E班。

还未进门,一个纸团就迎面砸了过来。

桑落的瞳孔一缩,反射性地想要出手回击,但有很快地反应了过来,往后挪动一步,任由纸团砸到了地上。

门内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有人走出来看:“不好……”

在看到桑落那张脸之后,那人脸上的歉意一收,转成了明晃晃的嘲讽。

“呦,小可怜终于病好了,我们还差点要去看你了呢。”

她说完,抱着手臂朝着身后一喊:“没吃饭吗,砸个纸条都这么逊,一点准头都没有。”

桑落的眉头一皱,这种隐形的排挤,看来原主真的一点也不受待见啊。

说的也是,否则被苏婉月欺负得那么惨,也不会没有人不肯帮一下了。

那人见桑落不说话,脸上带上了一点愠怒:“怎么,脑袋被磕傻了,问你话呢!”

“那天的仇我还没报呢,你给我小心着点。”那人顿了顿,脸上带了一点恶劣的笑容,“除非……你下跪给我道歉,并学两句狗叫如何?那我就原谅你了。”

透过这张丑陋的嘴脸,桑落认出来了,这就是那天围堵自己小团体中的一员。

看起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顶着一张张看好戏的脸,桑落上前一步,淡淡道:“道歉,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好像觉得这个一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小可怜似乎哪里变了。

她气势咄咄逼人,隐隐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感觉。

小团体愣了片刻,方才感觉到了刚才自己内心深处居然产生了一丝畏惧和动摇,顿时有些难堪了。

错觉,肯定是错觉!

不过是狐假虎威的纸老虎而已!

想到这里,她也架起气势来,挺直了身子:“没错,道歉。”

桑落微微一笑:“好啊。”

她伸出手指,在这人的胸口点了点:“你跟我来,我向你道歉。”

那人虽然不满不能让桑落在众目睽睽下丢脸,但一想私底下自己可以有无数的手段去搞这个贱人,又压下了嘴角的得意,屈尊降贵般地点了点头,同意了。

她架着桑落的肩膀,不容这人有丝毫逃跑的想法,就这么转身进了卫生间。

十分钟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桑落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她看起来很好,衣服平整,甚至于连头发丝都没有乱。

“桑落,你们干嘛去了?”有同学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

桑落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淡淡地“哦”了一声:“她接受了我的道歉,我们都很满意。”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