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奇闻异事 恐怖灵异 凶宅诡闻录
凶宅诡闻录
华夫子
奇闻异事 类型2024-01-14 首发时间68.5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近在咫尺的老家
作者:华夫子本章字数:4546更新时间:2024-01-14 00:32:14

10月1号的下午,6点钟左右。

一辆来自县城海裕达小区的红旗E-HS9小轿车,徐徐开出大门。

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右拐进入繁华的兴城大道直行。它穿过三个红绿灯,直角转弯,进入八车道省道,突然加速。在县城通往马家荡旅游区的乡镇公路上,以每小时八十码的速度,风驰电掣般狂奔30分钟,进入四车道乡镇公路。

沿途,车辆穿梭来往,看得人眼花缭乱。

在行至永兴方向的红绿灯处,红旗轿车速度放慢,进入左拐弯箭头区域,正好碰到绿灯。

一把方向到位,左拐弯进入向东的右行车道。眼前,隐隐约约看到一座墨绿色的宝塔,巍然屹立。从塔尖往下挂着三个有机玻璃做出来的、霓虹灯组成的三个大红字:朦、胧、塔!

晚霞,映红了西半边天,已近黄昏,这里依旧人山人海。

只见红旗小轿车犹豫停顿几秒,看得出,驾驶员试图右转弯进入风景区的停车场。却发现停车场已经挤得满满的一排排各种型号的小轿车。包括沿途路边绿化带的人行道上,接二连三地停车各种小轿车。

路边,保安在维持现场秩序。

他们用生硬的山芋萝卜腔调,使出浑身解数,试图说服乱停、乱放车辆的现象。可见,收效甚微。每年只有一个十一,景区爆满也不是管理者能解决的事。对保安来说,也只能走走形式主义,见人乱停车上前劝告。

当被旅游者问及车停哪里时,保安也语塞。

所以,更多的是人性化的理解!

保安看到乱停车不上去制止,便是渎职。

但景区提供不了更多车位,的确也不怪游客乱停乱放。最后,大家选择各退一步,彼此理解。建再大的停车场,平时也是浪费土地。毕竟,国庆节每年只有那么几天,忍一忍,包容一下也就过去了。

人们更多的是选择珍惜时间,不想在愉快的有效时间内,浪费在无聊的争吵上。

每逢节假日,朦胧塔景区车位根本不够容纳。

来到这里游玩的人们,不得不将车子就近靠停,导致人行道被堵现象严重。

幸好,人们因为来此一游,尽量服从现场保安的安排,还算是在节假日期间勉强应付过去。红旗轿车被保安挡住,只见她摇下车窗,不知道和保安说了些什么,便慢慢地倒车退回到路上。

继续向东前行,在一个大圆盘的地方,掉头右行进入西行车道。

原路返回,进入八车道,靠右南行。

估计她应该是路过朦胧塔,想顺便下车逛一圈。欣赏一下家乡的风景区,开设好多年,外地旅游团成群结队来游玩,而他们这些生活在本地的人,一头扎在工厂里三点一线,整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奔波劳碌,没机会来游玩一下。

偶尔,碰到不加班的礼拜天,又要看望老人,又要照顾孩子学习成绩,唉,那真的叫个忙里偷闲,哪有功夫来旅游区玩一玩。

难得7天国假,在县城上班工资不多,12小时工作时所得报酬三四千,令所有工人怨声载道。迫于生计,累一点,苦一点,工资少一点也愿意。至少,能享受和孩子在一起的氛围,苦中作乐。

人的幸福感来自心里的那份满足,虽然遍地开花的乡镇企业,大多数都是大城市淘汰的重污染企业,重沙尘、重噪音,甚至有些工厂车间工人,冒着化学有害气体泄露之风险,也不得不为了几两碎银,为了和家人团聚,为了照顾孩子和老人,来回奔波在家和工厂道路上。

苦了我一人,幸福我全家。

总有人奔跑在向往幸福生活的大道上,不辞劳苦,并幸福着。

宁愿苦一点,回报少一点,也不愿意离乡背井,好像已经成为现在打工人的运营模式。不像60、70、80后的人,有的拖家带口、有的异地分居、有的妻离子散,有了钱,家却散了;有了房子,却和父母隔海相望;有了新家,却苦了孩子......

红旗轿车穿过八车道,这里,应该是益林镇通往马家荡的交叉口。

进入乡镇公路的四车道,已经进入杨集镇的地盘。路上灯火辉煌、熠熠生辉。阜宁南站四个大红字样,引人入胜。确原来,这里是省道和乡镇公路的交汇处,屹立着一座呈东西走向的高铁站。

像一条巨龙一样的高架铁路,从头顶向东西两边无穷大的延伸。

看得出,天色渐晚,红旗小轿车一刻不停。

虽然进入乡镇公路,有些心急的车主,还是稍微降下速度,小心谨慎。

“请注意,你已进入测速去,请降低车速!”导航的及时提醒,吓得驾驶员急忙退档减速,进入每小时60公里规定模式行驶。她下意识的看一看路两边的行人,三三两两散步的老年人,时不时站着瞭望,好像等她开车过去,她们才能走步。

老年人傍晚吃过晚饭,走出来散散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自从有了这条公路,一年四季在路两旁散步的人,成了一道风景线。

可别小看现在乡村公路,马路两边到处郁郁葱葱。什么橘子树、黄桃树、梨树、果园、大棚依稀可见。正常情况下,从阜宁南站开车到马家荡,也就40来分钟。开着开着,前边地平面凸起。

穿过印象中的洪流大桥,向南大约三公里处,便是马家荡的正中心的代表性建筑马良寺。

从马良寺开车向南500米,便是自己老家住的地方。那是一座坐落在东西大堆上的几户孙姓人家的老宅基地,面南三间红砖青瓦大瓦房,外加两间厨房面东。马上就要到家了,心情肯定有点小激动。

从县城出发,到老家马家荡,也不过区区60多公里。

为了孩子读书,在县城买了一栋三室一厅的房子,120平米也就70十多万。有人说,离家这么近,不就是一脚油门的事。干嘛要在现场买房子啊?说得轻巧,你不在县城买房子,农村几个村加起来,才有一所小学。

中学只有乡镇才能拥有。高中那就更不必说了,只有到县城买房子,才能解决孩子读高中的问题。即使是租房子,你也得陪读不是?这根本就不是哪一个人、一个家庭的事,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大环境所致。

要不是为了孩子们读书,要不是为了生计,有谁愿意离乡背井。但人家说的听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是千里边疆,万里远洋,难来难去。只要有车子来回接送一趟不过区区四十分钟,嗨嗨,你要想想每天这样的接送你能吃得消不?

即使在县城买了房子,你可知道,作为一个二孩的宝妈,早晨5点起床烧饭给上初中的大孩子吃。

送他上学之后,顺便走菜市场买菜回来,烧给五岁的小姑娘吃。

然后,再把她送到托儿所,7点钟之前去学校的宿管处上班检查宿舍、打扫卫生。

11点20分下班,开着电瓶车手忙脚乱一阵子。赶到家生火、煮饭、炒菜、将晚上要吃的的菜烧好放进冰箱,以备大儿子放学回来吃完饭赶着去上晚自习。1点20分之前,必须赶到学校继续自己的工作。

检查宿舍打扫卫生没有,床铺、衣服、被子以及个人生活日用品放置是否整齐、整洁。

对一些不合格的宿舍,自己帮助整理好。并写下留言条,告诉孩子们错在哪里,该怎么去纠正。每天从事同样的一种工作,举一反三,百做不厌,是她的工作职责。和学校的孩子们打交道,由不得她有半点疏忽。

忙到下午六点,带着小女儿下班回家。

做好晚饭,7点还要送儿子进入补习班。9点准时去接他回来。

这档口,来来去去忙碌必须带着五岁的小姑娘。哪怕走下楼梯去小店买一包食用盐,都得背着她,比搀着她走路要快些。礼拜天她也没有办法闲着,因为15岁的儿子上初三。中考在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仿佛成了每一位做家长的宿命和愿望。

加班加点补课,哪怕花光自己每个月所有积蓄,在所不惜。

大到零花钱,小到零食,加之自己和孩子们的一年生活支出,她当宿管的每个月三千五百块钱,省吃俭用,还是避免不了每个月月底捉襟见肘。你说,虽然离老家百二八十里地,回家一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尽管自己也能开车,可你得有多余时间不是!

很多人不理解,你们靠在家里,回老家看看老人,不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吗?

这话说得,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看,就像李湘怡这样的37岁小女人,带着两个孩子,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不怕你本事大,每天从睁开眼,就是忙碌,闭上眼,一觉到天亮五点,还是忙碌。

有人问,那睡觉也叫忙碌啊?当然,到时间不睡觉,早晨就起不来、

李湘怡最害怕每天五点准时提醒她醒来的闹钟,闹钟响起,身体本能的第一反应,即使一骨碌从床上坐起。

揉揉眼,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进行曲,伴随着着喊大的起床,给小的穿衣服。看看大的床被叠好没有,收拾的是否整洁;看看小的夜里有没有尿床。五岁的小姑娘,因为睡得太沉,偶尔碰到尿床,免不了每个月碰到一两次。

每一次的回家,都得准备好几天。

回家一趟,牙咬一大捧,下定决心才能做到。

也不怕人笑话,左邻右舍见着了,就像城里人见到刚下飞机从旧金山回来的美国客人一样,那个久别重逢,胜似亲亲姑姑远来香。今天,娘儿仨从县城大超市买牛奶、鸡蛋糕,带些老人平时舍不得花钱买的高档水果。

比如:榴梿、红提、脐橙、红富士苹果等等。

赶在10月1号放假7天,回娘家玩上一两天,陪陪54岁的母亲,也算是左邻右舍的嘴。

谁让人家都在大上海上班打工,而自己却嫁给一个没用的男人,只顾自己一个人在外边工地上打工。每年正月初六,离开。直到腊月二十以后才能回家。

唉!

李湘怡嫁给孙道良,也算是倒八辈子血霉了。

别人听说他们家孙道良在外干工的,每年至少给家里寄回来个三五十万。

要不然,他们家凭什么买了一辆红旗E-HS9小轿车呢!

说来也是,孙道良和李湘怡小两口结婚十多年,从白手起家,靠夫妻俩打拼。一个在外,一个管内,死心塌地。不但在县城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100多万的红旗E-HS9小轿车,令人羡慕。

尽管在邻居们眼里,他们家是要钱有钱,要粮有粮。

54岁的妈妈,在农村还有一亩多地。

种的水稻,加工成大米一个人吃不完。

每一次她回老家一趟,母亲总要给她几只老母鸡,老母鸭,外加大米、山芋、萝卜,还有老母鸡生下的土鸡蛋,不要也不行。母亲的心意,如果按照自己送给母亲的礼物价值来计算,还是远远超出自己的价值范围。

当然,母女之情,又岂能用价值来衡量。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埋在心底里的那份牵挂,始终都在双方心窝里暗藏着。没有人能看到,只有她们彼此感应、影响着对方。赶在假期第一天回家,陪老娘多玩几天,好好跟老娘叙叙旧,听听她讲讲马良的故事。从小听到大,埋在母亲怀里听她讲故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尽管母亲年轻时多在外少在内,几岁开始就将她丢给了爷爷奶奶,然后,又丢给了外公外婆......

下班,把这个好消息告诉54岁,身体还算健康的老妈妈。她拿起手机,拨通母亲的手机号码,开口就问:“妈妈,听到我说话吗?”

“听到了,听到了,噢,是我们家小湘怡啊!妈妈就生你一个姑娘,还能有谁给我打电话吗?再说了,你妈妈还没到眼花耳聋的年纪,你担心什么?不用担心我过得怎么样,给你准备几十斤小麦面,你什么时候顺便回家来拿啊!顺便来拿,不要耽搁上班啦!”

你听听,母亲总是舍不得自己停下一天班少赚多少钱。百把八十块钱的一天班,对现在对母亲来说,也不容易。要说父母年轻时,那可是马家荡无一不知无一不晓的养殖专业户,赚钱好能手。每年赚个十万八万,那可是小菜一碟。

现在,连一天几十块,她都害怕自己给耽搁。唉,不就是因为她们养了个不争气的女儿嘛!

每一次和母亲以打电话形式交谈,李湘怡深知自己欠母亲的太多。父亲英年早逝,留下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打电话询问也是因为自己脱不开身。问她他身体怎么样,电话那一头永远传来笑呵呵的声音说:“姑娘,妈妈身体好着呢,你们不要为了牵挂我而耽搁上班赚钱的机会噢。”

“妈妈,我没耽搁时间,是每年的10月1号放国假。现在我就开车回老家了,娘仨都回家,你多煮点棒头须子山芋粥哈!”

“噢,好的,多煮点棒头须子山芋粥!我这就准备去了哈,煮好了等你回来,那妈妈先挂了!”

听得出,老妈妈那种发自肺腑的开心,李湘怡听得仿佛连说话都咯嘣咯嘣地在响。挂断电话,李湘怡抑制不住内心喜悦,她开始收拾东西。一边对着孙吉的房间大喊:“孙吉,快点带上妹妹孙密,准备到外婆奶奶家里去,快。”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