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荡魔
荡魔
八千妖孽
仙侠 类型2024-01-19 首发时间34.8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诸事不宜
作者:八千妖孽本章字数:2274更新时间:2024-02-19 01:12:57

八月初九,秋分,游居镇。

大风。

诸事不宜。

“小郎君,请看,这块部位的肉最为滑嫩,快刀稍稍深入,整块割下,切作小片,放入口中细嚼慢咽,怎一个‘鲜’字可以形容?”

“头有头的吃法,刮须净发,囫囵下锅,大料要多放,囫囵煮上一个时辰。对了,血沫千万记得随时捞走,否则腥味太重。时间一到,武火改文火,继续煮半时辰,熄火,焖上一刻钟,取出,浇上辣子、蒜、醋等作料调味,味道绝佳,堪称极品!”

“五脏六腑也各有各的吃法,比如这心,我最喜欢腌制后用大蒜爆炒,有独特的蒜香味。是了,我原来是没心的,吃心吃多了,就有了心,若小郎君同样没心没肺,建议你多吃一些。”

“血亦是好东西,将盛有血的盆里放入大量冰水,凝固后立即倒进大锅煮开,待内外同色,再以冷水过凉,血豆腐就成了。”

松涛伴风呼啸,勾月高悬,照进林地的光昏昏暗暗。

虎背熊腰的大汉背对赵蟾,倒提一人脚踝,另一只手握剔骨短刀,熟稔的分切着,底下放着大盆,里面的鲜血冒着热气。

赵蟾一半身子被月光照的惨白,一半隐没在黑暗中。

大汉斜眼观察少年神色,炫耀道:“采摘新鲜时令菜蔬,取一块血豆腐切成食指粗细的厚片,一同炒制,其味……啧啧,念念不忘,使人魂牵梦绕啊。”

他把各个部位规规整整码好,故意留下的苦胆捏进嘴里吞下,感慨道:“人之苦胆,余味回甘,比吃肉更让我愉悦。”

扭头看向赵蟾。

猴眉、狗眼、牛耳、豹鼻、虎口,五官极怪异的大汉咧嘴狞笑:“小郎君受尽街坊邻居的鄙夷白眼,一直想做个人上人……”

“要我说,靠辛勤努力可做不了人上人,唯有跟我一样吃人,方能成为人上人。”

捡起不慎掉落的碎肉快,张口吞下:“不如苦胆。”

梦境突然支离破碎,归隐于脑海那本裂痕遍布的泛黄破旧书籍。

此书翻开的第一页,正是这五官妖异的吃人妖魔。

勾画妖魔的笔线有力传神,将妖魔刻画的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便从书里窜出来择人而噬。

书页左下角,写了几乎辨别不清的几个字——【剑气指玄篇】。

首次做这怪梦时,书籍第一页上的妖魔死气沉沉,随着做梦的次数越来越多,妖魔迅速变的清晰逼真起来。

赵蟾擦掉额头冷汗,一双狭长眉眼盯着房梁走神。

他不知这本祖传的无字破书为何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也预料不到随着妖魔越来越惟妙惟肖会发生什么……

天已放亮,灰灰沉沉,潮湿闷热。

最近雨水多,从未发过霉的老宅,如今房梁上发霉的厉害,霉疮斑斑点点,蔓延的肆无忌惮。

穿上满是补丁洗的发白的深色短衣,又将身侧的桃枝斜插在腰间。

桃枝三尺余长,嫩芽新发。

作为镇子里年纪最小的采漆工,因为雨季的缘故,最近一直空闲在家。

除了当成主业的采漆,其他时间还会给犀照客栈打短工,大概也是雨水太多,客栈生意不好,老板娘让他过段时间再去。

赵蟾愁眉紧皱,眼下他缺钱缺的厉害。

走到院中,抓起立在墙边的木剑,开始五年如一日的练习。

无外乎是刺、点、崩、撩、斩等基础剑术。

游居镇的孩子到了九岁,斩妖司里的斩妖人就会把这些孩子聚在一块,传授些简单的兵器技巧和拳脚功夫。

听到动静,邻居孙合爬上低矮院墙,扣扣屁股蹲下,狠狠撕了口高粱煎饼。

他故意吧唧嘴,向赵蟾喊道:“小蛤蟆,我求我爹把这次跟斩妖司处置妖患的名额送你了,一趟十五文,是不是比你漫山遍野采漆赚的多?”

孙合左脸长了颗大黑痣,边说话边一抖一抖的。

“听说老刘在恶人山被妖魔吃了,你冒死捡回了点骨头,现在缺钱给他买棺材,棺材铺的帮工说只差十五文了,嘿,这不巧了嘛!”

“哎呀!别练剑了!斩妖司教的三脚猫功夫,练不出什么名堂的!你瞧瞧我的眼睛多真诚,实心实意帮你。你不去,我可去了啊。以前只有四、五文的,这次足足有十五文呐!”

老刘是教赵蟾采漆的师傅,四十多岁,大笑起来满脸的褶子。打了大半辈子光棍,常说等攒够了钱,就风风光光娶了张寡妇,疼她一辈子。

半月前不声不响进了恶人山,一去不返。

恶人山瘴气弥漫、妖魔盘踞,采漆工们都知道那地方只要进去了,九死一生。

也不知赵蟾去没去恶人山,总之他捡回了些残骸,至于残骸属不属于老刘,镇子里没人在乎这点小事。毕竟,他和老刘在游居镇都举目无亲,孤苦伶仃。

赵蟾仰头,认真注视着翘首以待的孙合。

孙合见赵蟾心动了:“十五文换那本会发光的宝书!你家里我都找遍了,愣是没找到,你藏哪了?”

孙合屈身跳下院墙,亲昵的挽着赵蟾手臂,把剩下一小截煎饼不由分说塞给他,客气道:

“饿了吧?你尝尝,高粱的,你逢年过节才吃得上一次……等你回来,我把我娘摊好的煎饼偷拿一打给你。”

赵蟾抽身躲开:“我不饿。”

孙合眼珠子咕噜噜直转,计上心头,决心给他来个下马威,占据主动,直接抢来宝书。赵蟾一个孤儿,欺负了就欺负了。

立即抓住他的肩膀,沾着口水的高粱煎饼往赵蟾嘴里塞。

“小蛤蟆!哥哥好心好意喂你吃煎饼,怎么不领情呢?”

赵蟾滑不溜秋的朝后退走,不愿跟这心胸狭隘的邻居起冲突。

“还躲?”

二十二岁的孙合,比赵蟾高一个头,长的人高马大,不依不饶:“听话,你吃完煎饼,哥哥再跟你说正事,想不想为老刘买棺材啦?”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浅显的道理少年还是懂的。

“你就吃了吧!顺便把那本发光宝书拿来给哥哥。”孙合扑向赵蟾。

赵蟾只好继续躲避。

孙合抓不到他,气的直跺脚:“你家什么情况我还不清楚?这宝书哪是你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崽子能够拥有的?你把握不住!”

赵蟾静静凝视作势欲扑的孙合,无依无靠的少年,好像有点生气了。

这次不等孙合行动,稳住下盘,双脚牢牢“粘”在地面,疾走数步,犹如一阵风,手中的木剑点了下孙合的右肩。

孙合顿时大叫一声,捂着肩膀,疼的面庞扭曲。

刚要反击,眼睛一花,赵蟾撞进他的胸膛,巨大的力道,让孙合双脚离地,噗通,摔了个头昏眼晕。

少年握紧木剑,斜在孙合脖颈,居高临下看着他,似乎一言不合,便要斩落这颗脑袋。

PS: 十八岁新人作者,求读者老爷们支持!跪求收藏、投票!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