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极品县令
第六十九章 酒后乱性
作者:门前扫雷本章字数:2322更新时间:2024-03-05 06:30:00

当然了,结拜的三人都喝多了,这有凤楼是去不成了。

他们勾肩搭背地返回了县衙,更是想要大被同眠。

周淼淼和小莲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把二人撵了出去。

二娇关上房门,一人为杨玄辰宽衣,一人为他脱鞋。

岂料还在囔囔着要去有凤楼点花魁的杨玄辰猛然起身,左右手同时开弓,把二娇揉入怀中。

“少爷,你干嘛……”

“哥,放开我……”

二女同时一声惊呼,可又暂时无法挣脱,只得任杨玄辰肆意妄为。

“大哥,你的胸怎么那么软?”

杨玄辰疑惑地朝左边的小莲看了一眼,又朝着右边说道:“二哥,你的胸好大,我喜欢!”

言罢,他拽着二女往床上倒去,口中还嘟囔着:“大哥,二哥,今晚咱兄弟三个同睡!”

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床上的二女都想下来。

前者没喝酒体力充沛,一下子从杨玄辰的魔爪中挣脱出来。

后者虽说神志清醒些,但也喝了不少酒,一时间却没能从内侧翻出来。

反而翻到一半时被杨玄辰双手揉住纤腰,死死地抱在身上。

周淼淼的俏脸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小莲则是从惊慌中恢复了过来。

“大哥先走一步,二弟照顾好咱的三弟啊……”

小莲嬉笑了一声便离开了房间,留下了一脸娇羞的周淼淼。

杨玄辰望着小莲离开的方向叹了一口气,“大哥爱面子,二哥不如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吧。”

说着说着,一只手摸上了周淼淼的下巴,“二哥,你怎么把胡子刮了?”

“你不是一直说男子汉大丈夫,蓄了胡子才显得霸气嘛……”

周淼淼是又羞又气,眼前这货竟然把他当做了张彪。

却又因那梦仙酒让自己使不上劲,这就便宜了杨玄辰。

只见他一手死死地揉着她的纤腰,一手向下探去。

“二哥,你一直说比我的大,来来来,今晚我们比一比!”

魔爪从胸口滑向小腹,又从小腹探向云深不知处……

过了半晌,杨玄辰咦了一声,“快掏出来啊,你东西呢?还比不比了?”

说着他手掌一翻,那方传来的温热使得周淼淼浑身一激灵,“杨玄辰,你浑蛋!”

或许是声音响了一些,竟让杨玄辰的神志有了一丝清明。

他看着周淼淼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惊喜与兴奋,两人如此亲密的接触仿佛让他回到了同游莽山的那日。

杨玄辰抱着周淼淼向床的内侧翻了过去。

两人的身体紧紧相拥。

急促的呼吸,在这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气氛。

周淼淼的心跳似乎也跟着加快了节奏,脸颊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下泛得更红了一些。

杨玄辰的手掌温暖而有力地搂着她的腰,让她从惊慌中慢慢变得安心和依赖。

“你……好美!”

她声若蚊蝇地嗯了一声,微微扬起头,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眸。

两人的心跳随着彼此交织的呼吸变得契合起来。

她在等,在等眼前的人做些什么。

他在看,在看眼前的人为何让他如此心动。

随着床边的幔帐轻轻飘落,这些个旖旎便被藏了起来。

两人的唇如蜻蜓点水般短暂相触,仿佛是在追逐着那一瞬即逝的甜蜜。

或许是屋外的蛙鸣这晚格外悠扬,又或许是想要从他那里找寻更多的温柔。

她的双眸微微睁开了一丝间隙。

剑眉下的双眼如夜空中最亮的星星般,闪烁着独特的光芒。

嘴角挂着的那一抹坏坏的微笑和那双热辣滚烫的双手,让她感到满腹羞涩。

回过神的周淼淼想挣脱他的怀抱,却不料腰间被揉得更紧了一些。

杨玄辰的手从她的腰间一路向上攀登,撩开了几缕挂在脸上的青丝。

温热的手掌从泛着红晕的脸颊滑过,双指轻轻捏起她的下巴。

“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都不要醒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支纤细的手指抵在了他的唇间,“别说话,吻我!”

这一夜,两人之间再也没有了任何隔阂,只剩下彼此之间的温暖和迸发的情感。

翌日清晨。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向了床头,长长的睫毛一阵颤动,周淼淼睁开了双眸。

她轻轻地支起了身子,不再枕在杨玄辰的身上。

看着熟睡中的他,思绪万千。

这就算有夫妻之实了吗?

为什么不像师傅说的那般第一次会有些疼呢?

会不会有宝宝啊?

呀!我的玄女功怎么办?没修炼到第九重就破了身子的话,以后就再无寸进了!

这可恶的杨玄辰!

可是一想到昨晚那旖旎的画面,她甚至连胸口处都慢慢浮上了诱人的红霞。

“嗯,头好疼!”这是杨玄辰的声音。

他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丰满浑圆、洁白如霞的画卷。

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完美!”

才发现身旁的男人已经醒了过来,周淼淼惊呼了一声,连忙抓起薄毯遮住了上半身的春光。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然而,毯子遮住了上半身却又把下半身露了出来。

杨玄辰的眼神又被薄毯下方的皎月星辉吸引了过去,“极品!”

周淼淼气急之下,只得用薄毯盖在了他的头上,“不许偷看!”

“等我穿好衣服才准把毯子拿开!”

“是是是。”杨玄辰应了一声。

但是他哪会那么听话,趁她不注意,偷偷挪动了一下毯子露出眼睛虚眯着。

同时他的脑海中也在不断思考。

虽说自己和周淼淼是郎有情妾有意,但是在这封建社会,还未成婚就同房过夜,免不了会对她的名声有损害。

看来这婚事得提上日程了,作为男人,该负起的责任还是要负的。

淅淅索索的声音停了后,杨玄辰问道:“可以把毯子拿走了吗?快闷死我了。”

“哼!登徒子,昨晚让你得逞了!”

周淼淼的语气带着三分恼怒七分娇羞。

作为江湖儿女,她的下一句话立马震惊了杨玄辰,“你快穿衣服下床,我要把落红的床单剪下来。”

两人忙活了一会,愣是没在床上找到任何落红之处。

迎着杨玄辰狐疑的眼神,周淼淼心中顿时慌乱无比,“你……你听我解释。”

“我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

嗯?

杨玄辰这时才回过神,这特么喝得烂醉如泥,哪还硬得起来。

这丫头不会真的以为昨晚是酒后乱性吧。

看着她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模样,杨玄辰一阵心疼。

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用着温柔的语气说道:“傻丫头,我昨晚喝成那样,怎么还能对你使得了坏。”

“你看看左手的守宫砂还在不在……”

撩开袖子,守宫砂还在。

周淼淼顿时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在自己的情郎面前证明了清白。

她不禁有些庆幸,但更多的是失落。

昨晚都那样了,自己还没破身,难道是……

想到此处,她抬起头,双眸盯着杨玄辰,缓缓开口:“哥,你是不是不行?”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