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清狂奏曲
第023章:你真是一个皮匠,皮得很啊!
作者:鄢速本章字数:2046更新时间:2024-03-04 11:30:00

风如雪此刻眼泪已经干了。

——

她摇了摇头,贝齿轻轻咬着嘴唇,却是遗憾无比:“我只是冒猜,但是始终不见他踪迹,扬州城自十日屠城后,这南方的各色人士对大清皆有不满情怀,朝廷天天抓反贼,民心大乱得很,本以为这是皇帝心头的第一件大事要处理,此刻定然派他前来,可我来扬州城已有半月,从未听闻关于他在扬州的丝毫消息,只怕他不在扬州吧!”

见她说得分外愤怒,我也是分外的愤怒,我手里的拳头早已捏成一团,似是成为石头一样硬,心想如果那狗官现在在我面前的话,我定当一拳取了他的狗命。

“大姐姐,你不要难过,等大哥哥以后做了大官,绝不会和那狗官一样,我和大哥哥一定帮助姐姐找到那狗官,杀了他,好为姐姐的师傅报仇雪恨!”

小少年人李兵说的话,虽然声音很稚嫩,可是那种振奋人心的力量当真不一般,犹如那晴天霹雳破天石一般,让人听了很上头。

我的拳头往桌子上一拍,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碗使劲喝了一口,顿时感觉全身血液翻涌。

此刻,我义愤填膺地说:“不错,找到这个狗官,我们先扒了他的皮,再抽了他的血,然后捅上个千儿百八十刀,好好给这天下和我这般的好书生出口恶气。”

说完这句话,偶然我听见了一阵打呼噜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坐在那长椅子上的老头儿,他已经开始梦周公了。

看他睡得那般香甜,我不忍去打扰他。

我只是提着酒壶来到窗前,隔着透明窗纱往外看去,外面的天空有一轮圆月如玉盘正当空悬挂着。

此刻已经是入夜良久了,但是我们三人在这间简陋的土房子里没有丝毫的睡意,我忽然有个想法,于是我说:“既然时间很仓促,我们此刻又没有乏困之意,那我们就出去逛逛如何?”

听我说这话,风如雪且说道:“你就是耐不住寂寞罢了,什么出去逛逛,你先说说你要去哪儿逛?”

风如雪似乎能看清我此刻的心思,只瞧她问得刁钻,我也心里纳闷,心想倘若我一个人,我定要去光顾一下扬州的青楼和妓院,据说这扬州城最令人动心的就是楼里面的姑娘,那一个个的真是“风骚月下客,清酒毒下肠”,据说每去一次,就仿佛人生得以重生了一次,美的很啊……

可是一想起刚才风如雪讲述她师傅和那负心书生的故事,我的心中就在想啊,倘若我此刻去那种地方,那怎么给身边这个风雪佳人交代啊,于是我想到了一处好去处,便道:“据说扬州城的东关街有很多好玩的,那里市井繁华得很,我们要不要去那游览一番,见见扬州城的绝妙,当也不辱没此行了啊!”

听我这样说,风如雪说道:“那里人多眼杂,你忘了吴大小姐给你的忠告了吗,当今的扬州城乱得很,倘若此刻前去,说不定会惹上什么麻烦,尤其是你这种读书人,那里更不能去。”

我听了这样的话,心中当真不痛快得很,嘴巴上不说,可是心里早在嘀嘀咕咕,骂这个世道,骂这里的父母官,好好的扬州城被搞得乌烟瘴气,如果不去一看究竟,我就不姓李。

“风女侠,你是江湖中人,胆子就这么大吗,我一个不会武功的读书人尚且敢去,你怎么就不敢去。”

其实我在说这话的时候,我就知道风如雪才不在乎什么龙潭虎穴,她刚才的劝说之言,无非就是在担心我的安危。

要知道妻老头儿让她做我的随从,那主要的目的是保证我的安全,要说随从,那不如说成保镖,那才最合适了。

风如雪道:“我去定然无关要紧,可是你若去了,还带着这么一个孩子,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给妻老头儿交代?”

一旁的小少年人李兵听了这话,似是心中不服气,于是振振有词道:“大姐姐,我会武功的。”言语落地,他竟然在地上翻了一个空心跟斗,只把我吓了一大跳,似是要证明今后无论是在哪儿,他在我身边绝不会成为累赘。

我看出他的心思。

当然风如雪也看出了他的心思。

小少年人李兵又道:“大哥哥说要在扬州城玩儿个两天,如果说这不能玩儿,那也不能玩儿,那岂不是太过无聊了,既然他不能见更多的人,那这个时候是扬州城人最少的时候,也正是出去玩儿的时候啊,要是等到明天白天人多了,那岂不是更有被祸事牵连的风险。”

风如雪听了这话,心里也不明白我究竟是怎么想的。

或许她不明白我明明知道这样留下来有很大的风险被祸事牵连,但是为什么自己又要心甘情愿地留下来呢?

也或许她已经感觉到我怕是故意留下来不愿意上京考试的吧!?

听她这么说,我的神情豁然开朗了许多,只叹风如雪:“你只说对了一半,其实我不愿意走,并不是因为扬州真的风景秀美啊,最开始的时候,是这么个原因,可是到后来,我的想法就变了,扬州城被屠城十日,如今因为一封信,又被闹得人心惶惶,我一定要把这些事情查出些什么来,看看这究竟是怎么样的祸事?”

“可是你答应了妻老头,最多在扬州城待两天就应该动身去北京了!?”

风如雪很有善意地提醒,可是我却一笑,道:“先过好这两天,然后再和这老爷爷讨要两天就好了,难道非要听他的话,我才不呢!”

看我长了一身的反骨,小少年人李兵则是对我多看了一眼,嘴里出言不逊:“大哥哥,你真是一个皮匠,皮得很啊!”

“你大哥哥何止是个皮匠,他就是一个机灵鬼,想在妻老头儿跟前讨便宜,只怕是不能如愿!”

风如雪在我最得意的时候,当下就是一盆冷水,只教我全身打哆嗦,我心想这姑娘也太狠了,竟然把我最后一根灯芯给灭了。

这个灯芯被灭了,等同这最后一个希望也给毁灭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