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古代言情 架空历史 长街宴
长街宴
救救小羊
古代言情 类型2024-03-04 首发时间14.0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误嫁无情郎
作者:救救小羊本章字数:2020更新时间:2024-03-04 11:41:31

洞房花烛夜,视线被大红盖头遮住,静谧的房间内呼吸声清晰可闻。

符泠指尖有些不安地摩挲着身下柔软的被褥,手心微微泛起的薄汗提醒着她即将发生的事情。

出府之前,教习的嬷嬷曾反复告诫,洞房花烛夜定是要小意逢迎,得了丈夫喜欢,尽快生下嫡长孙,往后才能在这府邸里立足。

嬷嬷甚至特意叮嘱过,她嫁的男人是从军征战惯了的,习武的糙汉子没有京城里的公子哥会疼人,若是动作不知轻重弄疼弄伤了,咬咬牙也就忍过去。

与将军府世子的这门婚事,符泠筹谋了八年之久。

当今圣上原只是先帝膝下籍籍无名的一位庶子,谁知十八年前的夺嫡之争中意外获胜,而始终站队太子的大将军则被圣上视为眼中钉,凭着手握实权才堪堪得以在朝堂上立足。

可即便如此,随着先太子被当街处以极刑,大将军唯一嫡出的世子也被一道圣旨派往边疆苦寒之地,名为驻守实则掣肘,直到世子二十五的年纪,才准许他回到京城。

这样一位行伍出身、年纪又大的世子,京畿正经的大家闺秀都是不乐意与之说亲的。

可符泠不一样。

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只是七品小官家一个不起眼的庶女,能攀上将军府世子的高枝,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也是使母亲永远脱离苦海的救命稻草。

对这门来之不易的婚事,符泠惯是用心的,脑海中反复温习着嬷嬷的教导,白皙的双颊不知不觉间腾起绯红的浮云。

不知过了多久,鸳鸯喜烛燃到末了,“啪嗒”一声熄了光线,不过片刻,房门被静悄悄推开。

符泠的心脏顿时被提到了嗓子尖。

盖头被揭开的瞬间,她脑海中闪过很多设想。

生长在军营里的男子,该是和巷口卖肉的屠夫一般五大三粗的,不对,甚至比屠夫更凶狠些……

稳重的脚步声靠近耳畔,符泠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纤长的睫毛仍微微颤抖着,像蝴蝶展翅前的蹁跹。

“符泠?”

男子低沉的声线弥散在潮水般的黑暗中。

冷涩的月光透过窗棂的缝隙倾泻下来,映照在他身上与她制式相似的大红喜服上,整个世界像被一层莹亮的薄纱笼罩着。

只是喜服之下,男人冷峻的面容没有半分喜悦,他沉黑的眸子暗如寒夜,棱角分明的侧脸被涂抹上银白的月色,像是一把未出鞘的冷戾刀刃,扑面而来肃杀之气震得人心底发寒。

“……嗯?”

符泠听见自己的声线在打颤,像是即将被猛兽咬住脖颈的动物,发出垂死的呻吟。

男子靠近了些,站在床边,符泠可以清晰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未散去的酒气,不知为何,一时间竟让她想起话本里冷肃的风雪、冰冻三尺的严寒。

他再往前走一步,她就不敢呼吸了。

漫长的寂静回荡在半空中,面前的男人只是沉默地凝视了她很久,忽然低声开了口。

“我今日有些累,就在书房睡,”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像是在极力回避着什么,眼神也微微下敛,“你先歇息吧。”

说罢,他眉心微不可见地一蹙,随即转身欲行。

符泠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即将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不知是哪来的勇气,她一下子站起身来。

“等等!”

短短的几步路,她的心跳轰鸣如擂鼓。

她在这偌大的将军府中本就无权无势,没有任何人可以仰仗,唯有世子妃的身份得以傍身,若是洞房花烛夜放新婚夫君走了,只怕往后的日子格外艰难。

脑海中恍然闪过往日种种,母亲掩饰不去的疲态和身上被鞭挞的伤痕、学艺时被故意刁难打得血肉模糊的掌心、姐妹的嘲笑、侍从的欺辱……

男人推门的手闻声一顿,符泠再顾不上那么多,双臂几乎是下意识地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

她从未与任何男子靠得如此近,隔着单薄的喜服,呼吸和心跳都几乎交融在一起。

即便眼前之人是她新婚的丈夫,可他浑身肃杀的气质依然使符泠打心底觉得陌生和畏惧。

可她没有选择。

“夫君。”

符泠的声音很小,轻柔如纱的嗓音糅杂着静谧夜色,落在萧承祐耳中,像是岸边的芦苇被风吹拂的簌簌作响,毛绒绒地在他耳畔轻轻挠了一下。

萧承祐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伫立了片刻。

他轻而易举感觉到身后人极力忍耐下露出的颤抖,还有她鬓发的清香,栀子花般柔和而轻盈,弥散在夜色中,如小心伸展的藤蔓缓缓纠缠着他。

萧承祐的眉心微蹙,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僵硬了起来。

即便如今他已身在京城,可不久前边疆那场大战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军中内奸假传情报,他与沈昭被叛军围追堵截,困守雪山之中鏖战三天三夜,满眼是血海尸山。

绝境之中,他们率精兵趁夜突围,却没想到遭遇雪崩,沈昭不慎中箭落马,重伤临死之际,沈昭将身上令牌递给他,染血的嘴唇嗫嚅着。

“用我的身份,活下去……做你想做的事。”

肆虐的大雪将沈昭的身体吞没,萧承祐沉甸甸的思绪也仿佛落进了万丈深渊。

十八年前夺嫡之争,父亲蒙冤被褫夺太子封号,凌迟处死于午门,东宫上下唯有年仅七岁的他被大将军救下,与沈昭同行送往边疆隐匿踪迹,若不是沈昭战死,他的身份本该一辈子见不得光,藏匿于黑暗之中,永无翻案的可能。

大将军借着边疆胜仗,特向圣上请命让他回了京城,萧承祐本做好了一切重新开始的准备,却没想到回府的第一日,便被马不停蹄拉着拜堂。

没人告诉他,将军府里有个未婚的妻子等着他。

面前房门上被贴了大红的囍字,萧承祐抬眼望着檐下灯笼摇曳的光晕,一股异样的情绪像细密的网,将他缓缓笼罩其中。

漫长的寂静之后,他听见符泠垂死挣扎般恳求的语气。

“夫君……留下来好不好?”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