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四宇天际
二、得友万杯亦无多
作者:道锋天扇子本章字数:3054更新时间:2023-03-20 21:28:24

吴越天回去的路上,可就没有去赴战时那么轻松了。去的时候他也轻车简从,显得极为低调,可回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虽然他还像之前一样,但那时候所有人都赶着去观战,反而把他这个主角给忽略了。现如今大战结束,吴越天胜了剑尊,成了武林第一刀,谁不想巴结一下。因此,在吴越天回家的每条路线,每天都有人蹲守,出卖吴越天行踪的情报,每天都在售卖。

每天,吴越天都要赴两三顿宴席,设宴的人,有的欲与其结为兄弟;有的要让自己的子女拜他为师;更有过分的想将爱女许配给他。每天应酬这样那样的酒宴,使得他的行程一延再延。这时他才知道,接受这场比斗是个多么不明智的选择,可惜为时已晚。等到他回到家中,已是三个月以后了。

到家时正值中午,老管家听说少爷回来了,连忙迎上去:“少爷,您终于回来了,你的朋友已经等你好些日子了。”

“朋友!”吴越天听了心中疑惑不已,朋友?他现在虽然很出名,也结识了不少江湖名人,但还没有一个人敢自称是他的朋友。年长的放不下架子,而那些年轻的又自叹不如。

吴越天疑惑道:“那你认识这个人吗?”

老管家:“不认识。”

难道是他以前在东瀛的朋友?“他来了多久,现在在哪?”

老管家回忆道:“两个月又二十天,我记得很清楚,他是在您与人约定比试后十天到的。”

时间刚刚好,是他原本回来的路程。

这样吴越天又犯疑了:“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朋友?”他忽然想到,如果是他在东瀛的朋友,老管家一定会提到书童吴心,但现在他却没说,这说明他是中原人士。

老管家道:“他是拿着少爷你的龙玉来的。”

听到这吴越天摸了摸腰间带子上的欲坠,绑玉的结还在,玉已经不见了,而吴越天的脸上也浮起一丝微笑。记忆又飞回到昆仑山中,他与“剑尊”就这样互相注视着对方,刀、剑都在鞘中,似乎谁都没打算动。但在意念中,他们已经交手数百招了,就在这时有人向山上闯来,打断了他们的比试。两人都知道,是该到了结的时候。刀剑同时出鞘,也同时命中对方,但从两人的身上却看不到剑拔弩张,只是在两人的脸上都有微微的笑容。

刀已收起,但剑还在手,手中握剑的“剑尊”割下了吴越天腰带上的玉龙。

“你这是干什么?”吴越天问道。

剑尊回答道:“在下李天行,想和你交个朋友。”

交朋友有很多种,有的路上偶遇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有的朋友介绍相谈甚欢引为知己。他们要是交朋友的话,应该属于不打不相识。但不打不相识一般都是因为误会而动手,在打斗中逐步了解对方,最终成为好友。哪有为了交朋友特意去约战的。

不过从对方的剑意中,吴越天已经了解到,对方行的正坐得端,倒也是可以结交的朋友。

不过对于李天行的行为,吴越天一时还没弄明白:“交朋友在下当然乐意之极,只不过刚交的朋友你就拿人家东西,这有点说不过去。”

李天行道:“礼尚往来嘛。”

吴越天问道:“我可没收到你什么礼。”

“礼我已送了,相信不久你就能收到。再说你吴家那么有钱,我拿着这块玉到你们家的当铺换点钱,这玉还不是到了你手里。”说着李天行已转身离开,他离开的方向就是万丈深渊。

但吴越天知道,他可不会闲着没事跳崖玩。他虽然仅仅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被江湖喻为以剑嗜血的杀人魔头,但刚才的交手中,他们的意境已经交流,他们的刀剑已经交谈,他可以肯定,他们两人日后一定会成为生死与共的朋友……

“少爷……少爷”随着老家人的呼喊,把吴越天的思绪拉了回来。

“少爷你怎么了?”老管家关心地问道。

吴越天解释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有趣的事,你赶快带我去见那人吧。”

还没进饭厅,便听见碗、筷的碰击声,显然这人吃得很急。

厅中,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堆满了碗碟,桌子是用红木做的,桌下的八张凳子则是由梨木制成,而凳子面铺的是暖玉。

厅内四周放着几张小桌,上面摆放着几盆花,花香菜香融合,不但不腻,反而使人胃口大开。

绕过满是字画的屏风,吴越天可是吓坏了一跳,这人的食量可真不小。

吓归吓,但吴越天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径直走到那人身旁的一张凳子上坐下,笑着道:“李兄行动好快,早我两个多月。”

李天行放下筷子,道:“我不像你朋友多、应酬多。我想吃饭也没有人请,所以只好到你这来弄点果腹的东西。”

吴越天:“到我这里来只能果腹,你说的在下万分惭愧。”

李天行夹起一块肉放在碗里,道:“我送你的礼物觉得怎么样?”

吴越天欠身道:“恕在下才疏学浅,至今没有参透这其中玄机。”

李天行道:“我送你的礼物叫做‘名’。”

“名!?”

李天行:“不错,正是名。诸葛武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岳王爷精忠报国;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你们儒生不都是为了一世清誉连性命都不要了。”

如李天行所说。

人生在世,不过名利二字。

利,自然不用解释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可见世上的人,如果要活着,就必然会为了利益而奔波。而当该得到的利益得到了,该享受的生活享受了。人们就开始追求更高的东西——名。

说到名,那可是比利跟难获得的。

为了名利奔波而舍弃其他,甚至性命的,自古以来,大有人在。但真正得到他们的,少之又少。

唯利者,往往在追求的过程中,见苗头不对,便果断放弃眼前的利益。因为对他们来说,性命才是最大的利益。

但对于那些追求名的人来说,一旦踏上这条路,便没有回头了。因为一旦回头,就会得到完全相反的结果。因为利益只有一种,而名,却是有两种。有时候,你希望是流芳百世,但结果却是遗臭万年……

听了李天行的举例,吴越天道:“你说的这些名可都是流芳千古。”

李天行:“我送给你的名也不是遗臭万年。名这东西本身没有好坏,就看你怎么把持它。只要你有一身浩然正气,处处为天下苍生着想,就算有些小人在背后捣鬼,你又何惧哉。”

听到这,吴越天不禁放声大笑,对着管家道:“老吴,开几坛陈酿,我要与我的好朋友喝上一千杯,今天任何客人我都不见。”

“一千杯,你想醉死我呀!不过为了朋友,一万杯我也奉陪。”

夜已深,今夜出奇的静,似乎不忍打扰这对好兄弟的相聚。“剑尊”与“儒刀”还在花园中品酒畅谈。清冷的月光照在那一对白玉杯中,微风轻轻吹拂他们的面颊。在银白色的月光照耀下,两人的脸都有些许微红。

但两人都没有放下酒杯,或许他们喝的不是酒,是寂寞。高处不胜寒,但像他们这种站在武学巅峰的人物,并不怕寒,怕的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了寒意,没有了阻力,也没有了动力。

“你为什么要杀死‘十剑’?”吴越天突然问道,他也不知道是为何在此时问这个问题,可能是借酒“壮胆”吧。

李天行道:“因为他们该杀,他们与‘三尊、五帝、四天王’一样想统一天下,成就霸业,当上武林皇帝。我若不出手,苦的就是天下百姓。”

吴越天自然不是很相信,虽然已经有传闻说十剑暗地里做见不得人的勾当,但侠义之名连朝鲜、东瀛都传到了,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们是这样的人:“你怎么敢这么肯定?”

李天行:“他们来应我的约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他们没有做亏心事,我只是说了一点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怎么就紧张的要一起来杀我灭口?”

吴越天又问道:“那为什么不让他们互相残杀呢?”

“因为这些人都太聪明了,‘三尊、五帝、四天王’这些人有的隐秘,有的强大,有的亦正亦邪还不能让群雄围杀。而‘十剑’则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在天下人眼中他们就是武林的领袖,他们崇高的地位甚至超过了武林盟主。只有‘十剑’才可以带领他们扫尽天下邪魔外道,使武林太平,他们利用这点排除异己。像之前比较出名的‘华山十二龙’在云南被‘五帝’阻杀;‘少林十七尊’与‘方、色、音、数、祭、祀’六刹与河南一战,还有武当‘七星子’与‘三尊’一战等,使得正道各大门派实力大减,都是他们从中搞的鬼。”

确实,有一段时间,武林中正、邪、中立三道打得不可开交,正道为此大伤元气,不得不请当时的四圣出面,才得以平息。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