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四宇天际
六十八、只为红颜回眸顾,哪怕身后担骂名
作者:道锋天扇子本章字数:3003更新时间:2023-09-23 11:16:26

“柳小姐手上功夫果然了得,不知兵刃又如何?”

听陆九空这么一说,柳如雁心中一紧。陆九空这样说,无非是想与她比试兵刃,好报刚才那一跤之仇。

她出道以来,别人虽称她为女剑客,但事实上她的兵刃上的功夫比不上拳脚。起初她原本想两人交手,三五招就把陆九空战败,哪知他的功夫已不在自己之下。

陆九空是“中山剑客”的弟子,剑上的功夫更胜拳脚,这要打起来,她输的可能性很大。

但输人不输阵,她不能给丈夫丢脸,更堕了师门的威名。而且,听到他刚才称自己柳小姐而不是吴夫人,心中就更来气,这显然是把吴越天视若无物。

想到这,柳如雁微微一笑,说道:“若论到兵刃,小女子却也略懂一二,只是不敢班门弄斧。既然陆少侠提出,那小女子也就恬不知耻,请公子赐教。”

“赐教不敢当,若小姐不觉得在下的剑法污了您的双眸,在下也愿耍上一招半式,愿供指教。”

柳如雁问道:“不知陆少侠使得是哪种兵刃?”

“在下用的是一对长短剑。”说着陆九空已从兵器架上取了双剑。

柳如雁自身所带的兵器也算是上等兵刃,要是利用熟悉的兵器胜了对方,也没什么好炫耀的。是以她将自己的兵器解下放在一边,也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柄短剑,先是挥舞了几下试试手感,接着摆好剑式,说道:“陆公子,进招吧。”

“不,不,不。还是小姐先请。”

“上一场我已占了先出手的便宜,这次还是你先出手吧。”

“那小姐可要小心啦,我这可就要刺了。”虽说是陆九空先出手,但不仅把要出手的招式讲出来,而且出手也只用了三四分攻势。

此刻柳如雁也不想着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将他打败,于是她放弃了抢攻,以自己善于的步法与陆九空游斗。

陆九空虽然为人比较狂傲,但他的剑法却一点也不盛气凌人。他手中双剑一攻一守,端得是四平八稳。这样的剑法,大出柳如雁的预料。江湖常识,凡是用双兵刃的,皆是一守一攻,或者攻守交替。

但这陆九空,却全是防守。由于他剑法太稳当了,稳到防守中的柳如雁竟有种抢攻的错觉。没错啊,是对方进攻,自己防守的,可怎么感觉,是自己在抢攻,找不到破绽,无奈防守了。

峨嵋派的武功以奇见长,但面对对方的稳当防守,柳如雁竟然找不到破绽,最后不得不稳扎稳打,先立于不败之地,再找寻机会。

如此这般,两人再无半点破绽,这一场打到卯时末刻也还没分出胜负。

周围的人眼界短浅,不知道高低,只一味的叫好。

但在早已来到的陆昆与吴越天的眼里,他们都已看出来了,两人招式上攻守都四平八稳,内力也相差无几。但柳如雁毕竟是个女子,在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时间一长自然体力不支。

以吴越天的实力,他只要一出手便可制止二人,但他却没有这么做。这样做,只会让陆家爷孙下不来台,而且他也不同意柳如雁的做法。

对方是主,自己是客,哪有客人与主人动手的道理。柳如雁虽然时常批评妹妹脾气不好,其实她们姐妹的性格也差不多,只不过做姐姐的稍微能克制一下。

就算退一步讲,江湖中人,与人比武切磋也是常事,那练练拳脚也就是了,干嘛非要动兵刃。

一旁的陆昆看到的和想到的与吴越天差不多,但不满的对象刚好相反。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而此刻他们这也缺兵少将,吴越天和峨眉的支持对他很重要。

就算他们夫妻俩保持中立,也总比支持别人要强。所以他绝对不能让柳如雁败下阵来,让吴越天与峨眉派下不来台。

想及此处,陆昆便上前一步,谈嗽一声,说道:“都住手。”

两人打斗多时,其实早就累了,但为了个面子,因此谁也不可就此罢手。直到陆昆叫停,两人这才找了个机会长出一口气。

两人将兵刃交到下人手中,来到陆昆与吴越天的身边。

看着孙子这样,陆昆心中不住的叹息。这小祖宗在武学方面表现得一点也不差,假以时日,就算不是绝顶高手,也是个顶尖的剑客。可是就是做起事来欠缺稳妥,为此他不免责备他几句。

而吴越天呢,他虽然不喜欢陆九空这种为人方式,但一来,自己是客,二来,单巴掌拍不响,若柳如雁拒绝应战,这事也不会发生。

所以他忙上前劝阻,又当着众人的面说起柳如雁的不是。柳如雁是个聪明人,她知道丈夫不得不这么做,所以她从头到尾都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柳如雁虽不做任何反驳,可一旁的陆九空可不爱听了。他也不管众人是怎么想的,上前一步拦在柳如雁的面前,对着吴越天说道:“吴兄,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你还没了解清楚情况就乱怪别人。这事一点也不能怪如雁,是我硬拉着她比武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他说这话一点也没想着其他人的感受,他只觉得自己这番话说得是大义凛然,仿佛柳如雁就是一位受了迫害的公主,吴越天正是那吃人的妖魔,而他则是救助公主的王子。他说完这番话,自信柳如雁一定会倾心于他,因此也不管身旁的爷爷是怎么样一副表情,转身就走。

但他这一番话,可把陆昆与柳如雁给吓坏了。陆九空当着众人的面,叫如雁叫的这么亲密,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夫妻。

陆九空走后,陆昆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只得上前躬身施了个全礼,说道:“吴少侠,是老夫教子无方。九空他年纪轻,说话不知轻重,还望吴大侠您海涵。我这就回去好好的教训他。”

与吴越天寒暄了几句。他便带着余下人全数离开。

现在场中只剩下他们夫妻俩,看到众人都走了,于是便想拉着妻子回房。哪知他刚回头,便吓了一跳。只见柳如雁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眼角竟有一抹泪光。

柳如雁哭当然是因为受了委屈,但她并不是因为吴越天当着众人的面数落她,而是陆九空当着所有人的面,竟还敢如雁、如雁的叫的那么亲,好像是故意不把她当成吴夫人似的,这叫吴越天怎么看他。女人总是这样的奇怪,这一刻还大义凛然、一身正气,下一秒就梨花带雨让人不知所措。

自从娶了柳如雁以后,吴越天就从没见妻子如此这般。他知道,是刚才自己的话说重了,确实未向其他方面想。妻子虽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但也是在众人的呵护中长大的,更何曾被人说半个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只得小心翼翼,一步步蹭到妻子身旁。

轻轻地、柔柔的说了声:“如雁。”

但这一声呼喊在柳如雁耳中,却犹如炸雷,只见她掩面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女人全身都是要命的武器。”

“李兄不是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

“你还别不信,就是你们孔老夫子不也是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就说个常见的吧。眼泪,就是女人最常使用的武器。”

“眼泪也算是武器?就算是武器它还真能伤人不成?”

“老吴啊,不是做兄弟的看不起你,要是遇到这些武器,任何一样你也只能投降了。”

这是在吴越天大婚后,李天行在他家住的时候,和他说的。话只说到这,就因为这话题反而让李天行和柳如鱼又吵了起来。

吴越天忽然觉得很好笑,在这个时候,他竟然会想起李天行来。也许是因为李天行是他第一个深交的朋友(一定不是其他原因,那时候他们洗澡都在各自的大木桶里,不需要对方帮忙捡肥皂),或者是因为李天行说的确实有道理,他现在只能投降了。

望着妻子的离去,他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李天行的话又回荡在他的脑海“男人就应该默默的忍受,但若是女人,你就应该劝劝她,哪怕是最简单的几个字。”

是啊,自己的妻子在武林中也有那么一号人物,今天这样的事,要是传出去,他日在江湖上怎么见人啊。

确实是这样,柳如雁自嫁给了吴越天,谁都尊称她一声吴夫人。但来到陆家,只有陆九空还叫她柳小姐。正所谓三人成虎,她就怕吴越天总是听到这话,心中有什么怀疑,想早点离开。今日当着这么多人一闹,她就更怕吴越天心中不满,以后对她不满。

丈夫虽说是江湖中人,但也是学儒的出身,她总怕丈夫整天学习学傻了,别人说什么都信,且把名声看得过重。到时候真的做出什么鲁莽的事,可就谁也说不定。

吴越天知道妻子是怕自己想太多造成误会,他也紧跟着来到屋门前。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