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四宇天际
七十、守株待兔
作者:道锋天扇子本章字数:3043更新时间:2023-10-07 12:30:38

单从被杀者是竞争者这点来看,事情应该是这样,但又不能草草的定案。因为幕后真凶只有一个人,但怀疑对象众多。若是各个都怀疑,惹怒了他们,到时候等他们当上了武林盟主,这些盘查他们的人谁会有好结果。

如此一来,判定凶手就更难办了。

先不说以后他们中任何一人当上武林盟主,就说说这些嫌疑人,同时又是武林盟主的候选者。他们哪个也不简单,谁背后没有上千的支持者。要是把他们得罪了,不论被怀疑的人是如何想的,就是他们的支持者也够你们喝一壶的了。

不过事情并非这样,有人发觉,被杀的这两个人虽然都是武林盟主的候选人,但两者的声望、地位、武功以及人品却是天差地别。

了心在所有竞争者当中无疑是呼声最高的,如无意外,他就是下一任的武林盟主。再反观另一人,实力不怎么样,在武林中也只能算小有名气。要说他能当选武林盟主,不如说他背后的家族长老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种人只不过生活环境让他变得目中无人,他就算活着对其他竞选者也没任何威胁,那凶手又何必要杀他呢?时至今日,不管是幕后真凶的目的,还是行凶者分多次刺杀的原因都不得而知。

刚才众人正商议此事,陆昆把刚才的所说的又讲了一遍,也问了问吴越天有什么见解。

吴越天早就有自己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机会说。今天陆昆既然问到这,他也就将怀疑那刺客不是寸草不留人的这种想法说与众人。

但还没来得及说,陆九空就抢先说道:“爷爷,敌人是何目的根本不重要,只要将来那刺客被我捉拿擒杀,那咱们也就名动江湖了。我现在就怕对方不来,只要对方一到,我保管他们有来无回。”

望着大言不惭的陆九空,众人心中虽然不好说,但嘴上却是大拍马屁。说什么陆少侠年轻有为,有侠义精神,不惧来犯之敌……

虚无的说辞早已将陆九空虚荣的心填的满满当当,再想让他谦虚一点是不可能的了,所以陆昆也只能无奈的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随口问道:“你打算如何擒拿对方?”

“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

“不错,就是守株待兔。”陆九空自信满满地说道:“从现在起,我便待在这里哪也不去,直等到刺客来袭。”

“若是刺客不来呢?”

“若是他不来,那他们的脸就丢大了,在江湖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以后的生意自然是更难做了。亏本的买卖他们是绝不会做的,所以这次就算是买家要求停止行动,并将佣金全部撤回,他们也不能不来。”

这次陆九空倒还真没分析错,但这不错的前提是:对方的刺客一直都是寸草不留的人。

现在敌明我暗,守株待兔也是当下最有效也最为稳妥的办法。

陆昆又转眼看了看吴越天,拱了拱手,道:“吴少侠,接下来的三天可就有劳您了。”

“爷爷。”陆九空又插口道:“吴夫人现在已经病了,不如就让他回去陪陪他的夫人,反正几个小刺客能有多大的能耐。”

陆九空之所以留下吴越天,只不过是想多看柳如雁几眼。现在既然看不到人,把他留下来还让自己心烦,不如趁早把他打发走了。

若是到时候捉住了刺客,江湖中人一定会认为,是因为吴越天的帮忙才有此成果。但没有他,同样的结果,会有不同的效果。就算其他人不在意,到时候柳如雁也会对他以仰视的眼光。

听了这话,陆昆气得都要吐血了,心道:你到底是跟吴越天有新仇还是跟我有旧恨,我为了你的安全,豁出这张老脸,好说歹说才把他留下。你可倒好,一句话就要把人家打发走。麻烦你就好好的做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行不行,我都一把年纪了,让我清闲几天好不好。

吴越天也知道陆昆的为难,想他也是在官场、江湖吃得开的,见过世面的。今次为了孙子,他也是不耻下求。他是很钦佩这位老者,于是挺起胸膛,道:“老前辈,但凡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在下在所不辞。”

他这句话虽是客气,但为了陆昆,也算是跟陆九空杠上了。

接下来的三天,吴越天、陆昆、陆九空以及一干人等就再没踏出房门半步。

习武之人通常在各个方面都要优于一般人,尤其是耐性,许多高深的武功练到最后不是光练习就够了,更多的是参悟。这样的参悟少则三五七天,多则一两个月,这便称为闭关。

闭关的时候不但别人不能打扰,就连自己也要有耐心去思考。不过有些人天生脾气火爆,耐不住性子,这也使得这些人的武功要不然一辈子没什么进展,要么就以霸道的武功名扬江湖。

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反而比其他深沉内敛的人不易入魔道。或许,他们心中有什么不满,就直接发泄出来了吧。可见即便是武林高手,也要适当的去做心理疏导。不过前提是,做疏导的人的实力,一定要在武林上排得上号的。

这三天把屋内众人给憋坏了,恨不能一头把墙撞个大窟窿,好把头露出去透透气。虽然这里空气很流通,屋内的植物也很香。

前两天还算能熬受得住,但到了第三天人心就开始有点乱了。众人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脾气也爆了,说出的话也越来越没边了。

吴越天、陆昆都知道,今天就是关键。今天是介于放弃与不放弃之间,在此之前大家都会保持警惕。到了第四天,大家又会觉得之前敌人之所以不来,是故意和他们耗,比耐心,他们又会提高警惕。

陆昆与吴越天也在私底下商议过,刺客今晚必来,而且很有可能在子时与丑时交接时分。

白天,众人在房内本就不安,到了晚上更是烦躁。大家本已坐卧不宁,还要按陆九空的安排,在房中各处定点守卫。

现在正是子时末刻,厅内都点上了儿臂粗大大蜡。再看看那些站在各处的人,他们一个个面带倦意,两眼下垂,哈欠连天。让人看了就觉得,只怕就算刺客来了,也要等他们睡饱了才会采取行动。

整个大厅之中,也就只有陆家爷孙与吴越天没有一点困意。

陆府上下,除了陆家爷孙,还有一人未有困意。此人名为刁三,是陆家的一个门客。此时他正满心紧张,在自己守卫的位置上不断做小动作以掩饰自己的不安。

初来的那几天,刁三一直生病,所以吴越天没见过他。

也许正因为病初体虚,才造成他的紧张与不安。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吴越天才注意到他的。按道理说,这人病才刚好,不可能被安排参与这种对体能、精神极度损耗的工作。他也曾私下问过陆昆,据说是他自己坚持要这么做的。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能得到主子的赏识,他这一举动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他的病刚好,又连续熬夜,这样的人还能没有一点犯困的迹象,这让吴越天很是在意。

在这个屋子里,以吴越天的武功最高,就算其他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以他的实力,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需他张开灵识,整个陆家就算跑进来一只跳蚤他也能清楚的知道。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他若是这么做了,明显是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功夫,有打压别人的嫌疑。这把陆家爷孙置于何地,以后陆九空还怎么争夺武林盟主的宝座(虽然吴越天已经可以肯定他的机会不大)。

以陆九空的所作所为,就算吴越天现在拍屁股一走了之也不为过。但吴越天并非一般人,他有文宰之肚、武将之腹,还有陆昆的恳求。

吴越天虽然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有些事可以容忍,有些事却不可以。

就如陆九空对他以及柳如雁说的话,虽说于理不合,但对他们也没什么损害。要说吴越天想容忍也就忍了,但他却不能这么做。

陆九空的为人处事是那种没吃过亏的。如果不加以遏制任其发展,长此以往下去,不管是他本人,还是将来对武林来说都不是件好事。因此,他现在做的也只是帮陆昆在此坐镇,其他的一切就要看陆九空自己的了。

今晚,正是那名屈打成招的刺客所说的最后一夜。

为了道义;为了承诺,吴越天留在陆家帮助对付刺客的刺杀。但由于没有更多的情报,众人只好选择守株待兔这个办法。而今夜,也是最关键的时候……

此时,陆九空手中正拿着一杯茶,杯口还冒着阵阵热气,只听他得意洋洋地说道:“看来那个什么‘寸草不留’的杀手也没什么,现在还不来,定是怕了本少爷了。”

他的话音刚落,似乎是回应陆九空的狂言,整个大厅就是一黑,烛火已被人全部打灭。只听到东北角房顶上“哗啦”一声响,显是有人破顶而入。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