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二百一十四章节:村里偶遇葛庄主,南宫家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本章字数:3031更新时间:2023-10-12 13:41:47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五部:泰山除魔之苏州风云

第二百一十四章节:村里偶遇葛庄主,南宫家族露身世。

那老者冲着两个青年冷冷的一摆手说道:“你们先别走了,今天出门便遇见三十多年前的老怨家,可有点邪门了~”再看两位老者一拽马缰绳,牵着马头转了一圈,而后“踏~踏~”走向老少爷们十一个人的面前,朝着鬼无影、鬼剃头、鬼不灵、霹雳神魔赵楠巽、小老道萨忠臣、趾阳宫宫主仁义大侠萧云天、震九州黑心怪物赛武大郎李中州看了看,可惜没有一个人他认识的,面对老少十一个人,丑的俊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十分陌生,一个也没有认识的。

趾阳宫宫主仁义大侠萧云天、震九州黑心怪物赛武大郎李中州、鬼无影、鬼剃头、鬼不灵、霹雳神魔赵楠巽、小老道萨忠臣都看着骑马走过来的两个农村老汉,不知两个农村老汉何顾给众侠客一一相面。

众人一个个牵着马匹,谁也没有说话,因为眼前这两个农村老汉,不知道是敌是友,因何一一观瞻。

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看着走过来的农村老汉,对方是年过六旬的两个农村老汉,显然比众人岁数都大了许多,显得十分陌生。

当这两个骑马来到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面前,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人群中有一个似曾相识,可是又说不出来,一时蒙住了。

好一会,前头骑白马的农村老汉伸手指点,冲着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冷冰冰的问道:“我说你是山东崂山骷髅山庄的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吧,你仔细瞧一瞧老夫我,还认不认识老夫否?”显然是针对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一人来的。

这工夫,趾阳宫宫主仁义大侠萧云天看了看身边的震九州黑心怪物赛武大郎李中州、鬼无影、鬼剃头、鬼不灵,而后扭头低声冲着身旁的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问道:“文轩呀,前边的这两个老汉,你认识么?”原来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表字文轩,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看着五六丈远的两个老头子,显得十分迷惘而陌生,可是一时又无法想起这两个老头子,自己真就不认识,可是其中一个人,又指指点点,朝自己问话,一时蒙住了。

“哎呀!贵人多忘事,几十年前,一个书生在云南勐卯古城天马关外,逢遇一帮土匪抢劫过路行人,正好沐王沐昌祚带领官军剿匪,麓川土司思忠安抚史,在剿灭叛乱蛮族罗思部族途中,有三个军官率手下将一个书生当作成了土匪头领,擒获回城,那其中两个军官为了获取功勋,最后以这个书生是叛乱蛮族罗思手下头头的污名,将其送上了刑场,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你还记不记得了?”“书生?在云南大理?三十多年前,在擒拿叛乱蛮族头领罗思,讨伐安南叛军途中那个被擒获的那个书生?你、你、你~你是那个书生么?”此刻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牵着“千里独行追风驹”倒退了两步,而后平淡地冲着那个老者抱拳言道:“莫非、莫非你,你是周传林么?”“正是,正是本人?,我说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没想到吧?我周传林,三十多年啦,我还活着呢~”那个骑白马的农村老汉回答后,一阵阵冷笑,狂笑着。

这工夫,东边那名农村老汉朝着冷笑中的周传林问道:“师兄,前边的瘦高个就是你常常提起的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么?”东边那名农村老汉看着远处的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大声叫嚷:“哎!我说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雪狐宫宫主苍龙獬豸老叟百变星君南宫鹅来了吗?”

这短短三秒钟的问话,让所有在场的老少十一人全都震惊了,尤其是震九州黑心怪物赛武大郎李中州,只见他忽然抬头仔细观看骑枣红马上的农村老汉,见此人身高九尺左右,肩宽背厚,膀乍腰圆,身板笔挺。往脸上看,面如晚霞,两道苍眉,一对大眼。因为年岁大了,肉皮松弛,这眼皮好像两个大门帘,农村老汉正扬着脸看着自己人,红头鼻子,方海口,颏下一缕银髯,头上戴着四棱员外巾,身穿对花员外氅,腰系水火丝绦,老头长得挺富态,满有精神。

此刻,震九州黑心怪物赛武大郎李中州牵马往前走了一步,谦虚恭谨,拱手抱拳,朗声说道:“哎!前边的怎么称呼,能否道个腕,你怎么知道雪狐宫宫主苍龙獬豸老叟百变星君南宫鹅,可否下马一述?”

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将千里独行追风驹的缰绳递交给趾阳宫宫主仁义大侠萧云天,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步步走到那个骑白马的农村老汉不远处,朝着那名农村老汉抱拳朗声问道:“你真是周传林?”那个骑白马的农村老汉勒转马头,当转身圈回马来。一个“鹤入柳林”轻盈地飘落在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眼前,两者相距不过一丈多。

这工夫,后面的两个青年人,先后拎着兵器也下马为前边老者观阵,另外骑枣红马的农村老汉晃晃悠悠下马走到老者身旁,这样一来,前两个老者拉开阵容,后面两个青年人观阵压住阵脚。

这工夫,四人列阵,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却一人前行,当二人互相相视,一个身高膀阔,一个瘦长高大,一个威武不屈,一个肃穆无情,更显得威武,两人双目而视,无声无息,无言无语。

那个骑白马的农村老汉当先发话道:“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一晃三十八年了,可还认得周传林么?”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微微笑了笑,恭手说道:“周传林,我还以为当年,你早已经人头落地了呢?”那个骑白马的农村老汉只是冷冷地笑了笑言道:“我说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呀,那个雪狐宫宫主苍龙獬豸老叟百变星君南宫鹅呢?来了么?”此刻老侠客骷髅道西门豹走了过来,还未等到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说话,先行抱拳说道:“我说周老汉,您与南宫宫主多少年的恩怨,可否到客栈里一叙,无论文行、武行,砌磋也罢,争论也好,能否先让我们众人进村在说,堵塞在村口不好吧,这是葛家庄,要是让庄里人看见了,岂不是笑话么~”骑枣红马上的那个农村老汉哈哈一乐朗声说道:“老夫就是葛家庄的庄主葛芥,葛文举,江湖上混了个绰号江南七怪太湖圣手,这位周老侠,正是江南七侠的妙手观音铁背苍龙”!

这工夫,那个骑白马的农村老汉忙问道:“哎!我说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那个当年的雪狐宫宫主苍龙獬豸老叟百变星君南宫鹅来了么?老夫怎么没有看见他呢,老夫可要报当年冒领功勋,杀头之罪的恩赐,老夫一生难忘~”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脸色一变,冷冷地说道:“周传林呀、周传林,我还以为当年你己经人头落地了,万万没有想到你还活着~”

一条通往美丽村庄的土路上,两列队伍,纵横于道路中间,北方的老少四人列队临阵,一个个冷冰冰无声,气势汹汹,随时都有冲锋陷阵的架势,南边十一位侠义也逐渐拉开了阵线,为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助威。

此时,大地无音,微风浮动,夕阳隐染——

咱们略略交代一笔,这南宫鹅,何许人也?雪狐宫宫主苍龙獬豸老叟百变星君南宫鹅,乃是趾阳宫副宫主逍遥长叟八臂猔狔南宫鹤亲哥哥,不过二十几年前,定居天山草原吐鲁番境内的叶尔羌朱俱波州,久居天山河谷,游走于天山南北,尤其是叶尔羌汗国的巴克特里亚、青海、甘南和四川、蜀西北、哈密、吐鲁番盆地、花剌子模、木垒、奇台、伊犁、库车、巴楚、且末、于阗、皮山、师车国、狐胡国、小金国、车师后城长国,都尉国,鲁番、火州、柳城,吐鲁番、火州、柳城等等之地,几乎二十多年从未踏入明朝故土,南宫鹅江湖人称“雪狐宫宫主苍龙獬豸老叟百变星君,乃宁夏卫贺兰山苍山派总门长,苍山派源于陕西终南山纯阳派,由于唐朝末年天下大乱,后周与后晋战火不断,导致终南山一部分奇人、异人道士,北迁西进逃难,致使纯阳派分裂为两个派别,贺兰山里党项族回鹘人创立了苍山派,为人独树一帜,独来独往,独辟蹊径,显得十分神秘。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