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新派武侠 蓬莱寻仙
第七十八章:西湖惊风雨,灵隐话正邪。
作者:酒不离食本章字数:2514更新时间:2020-02-18 13:06:13

来者正是坂上樱子和宫行二人。

白玉京看了宫行一眼,就知此人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不禁有些奇怪。没见到张松溪之前,他还不知道何为神意。现在想来,那刺伤宫行的人显然也是掌握神意的大高手,所以在观察宫行伤口的时候他才会隐隐听到一道钟声。

这般想来,单凭他那一次简单地为其疏通经络,怕也救不了宫行。

正如张松溪所言,面对掌握神意的高手,要么凭借人多势众,群起而攻之,天底下再厉害的高手也怕成群的军队。要么只有你自己也掌握神意,不然单打独斗,剑法再精巧,怕也奈何不了对方。

而宫行他那一身伤也只有拥有神意的大高手才能治疗,白玉京想到这里心中一动,那柳鸣生或许已经和这女子照过面。

白玉京在打量宫行的时候,宫行也在打量白玉京。坂上樱子和他提到过白玉京,此时见了真人才知比意料中的更年轻,心中不由暗道:“大明朝果真是地大物博,人杰辈出。”

“道长,宫行有礼了,在此谢过道长当日救命之恩。”

这人官话似乎说的也不是太好,但白玉京还是听得清楚,连忙道:“不敢居此功劳,贫道也只是尽了举手之劳。”

张翠屏见他们三人在那说话,白玉京也不帮忙介绍一番,不由道:“那柳鸣生可是走了好一阵子,再不追上去,就追不上了。”

宫行和坂上樱子听她提起柳鸣生,都脸有异色,坂上樱子还欲开口询问,宫行早早看了她一眼,让她几乎脱口而出的话也重新噎回肚子里。张翠屏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白玉京早就知道坂上樱子二人与柳鸣生有关系,恰恰关注到这一幕。

不过,既然张翠屏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不回应。更何况,再不追上去,肯定得把人追丢了。

白玉京还想着找他问清楚姚明月的事情,当初究竟发生什么了,

“你说的柳鸣生可是那白衣人,他在附近吗?”宫行突然开口问道。

“这些人都是被他所杀,怎么,你也想要蓬莱仙岛的海图?”张翠屏笑道。

宫行哈哈一笑:“蓬莱仙岛的海图谁不想要。”

是呀,蓬莱仙岛的海图谁不想要,当然他和坂上樱子找柳鸣生不是为了蓬莱仙岛海图。就如此是,柳鸣生此时剑下又添三条亡魂,元坛法师和他两个弟子纷纷丧命其剑下。

但闻风而来的江湖人士不仅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为了蓬莱仙岛的海图悍不畏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普天之下,还是长生最吸引人,历代帝王都想追求长生。

西湖上,一艘画舫也缓缓向着岸边游靠过来。舫中,两人正在饮酒。一人面白无须,身着锦衣,说话声音尖细:“那柳鸣生剑法倒是了得,不知刀兄能否应对,需不需要帮忙,咱家的人手早已备齐。”

在他对面那人一身紧身黑衣,神色冷峻,唯一的独眼如鹰隼般犀利。

若白玉京在此,肯定能认出来,正是五年前在白云观有过一面之缘的刀飞。他看着岸上那一道惨白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白如飞雪,而剑光落下的瞬间,鲜血四溅,就如绽放的寒梅。

“再等等!”

……

灵隐寺,天王殿。弥勒佛高坐佛台,开怀大笑,在他背后是佛教护法神韦驮,头戴金盔,身裹甲胄,栩栩如生。

原本在殿中清扫的沙弥被释厄法师叫了出去,姚明月和清泠大家,敬亭,昭亭四人见到的也是四人,三个和尚,一个道士。年龄最长的那位白发白须的老僧正是少林寺无嗔大师,他低眉垂目,神色淡然。

释厄法师微胖,笑容可掬,颇有些神似那弥勒佛。在他一旁是他的师弟圆醒法师,身高近八尺,虎背熊腰,双目圆睁,却有几分佛门护法韦驮的味道。

那道士身材修长,长相儒雅,赫然是武当山的赵师全真人。

“大师,五年前一别,恍如昨日。”姚明月朝无嗔大师施了一礼。

无嗔大师受了她一礼,缓缓道:“贾施主客气了,尊师近来可安好?”

“家师五年前已经埋剑太白楼,有劳大师牵挂。”姚明月的话让无嗔大师微微一怔:“昔日见尊师惊为天人,不想贾施主如今已是一方宗主,老衲失礼了。”

他竟然又回了姚明月一礼。

而其他人除了清泠大家,都不禁惊讶万分。早在姚明月提到埋剑太白楼时,他们就有所猜想,此时见无嗔大师施礼,释厄法师不由道:“原来是太白剑客当面,老衲释厄有礼了。”

他这话一出,敬亭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怔怔地看着身旁的姚明月。

太白剑客?

“在下武当山赵师全见过太白剑客。”赵师全也上前施礼道。

江湖上谁人不知,太白剑宗传承八百年来,每一位太白剑客都是江湖最绝顶的剑客。面对这等人物,凡是名门正派的人都会给其几分薄面。毕竟,太白剑客历来孤身一人,不似其他门派家大业大,行事但凭喜好,真惹恼了人家,怕都得头疼。

“贾施主此来所为何事?”无嗔大师问道。

清泠大家这时朝前走了一步,说道:“小女子华师师见过各位大师,道长。”又朝释厄大师说道:“大师,敢问褚永坤和我那童子绿绮犯了什么错,大师何苦将其囚禁在此?”

释厄法师语塞,那褚永坤和绿绮是赵师全擒住送到寺中,欲以换取琴心。但他毕竟是一方大德高僧,倒是不便如此直言。

赵师全连忙道:“清泠大家,这一切都是贫道之过错。剑胆琴心之事想必大家应该知道,前些时日铸剑山庄剑胆被人夺去,如今只剩下这琴心。若剑胆琴心齐聚,正魔大战将起,江湖岂不是又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说到这,他缓缓道:“褚永坤二人在此我们都是好好招待,唯敢怠慢一分。只愿大家交出琴心,这二人马上就能出寺。”

清泠大家笑了。

“道长这话说的真有意思,若小女子不交出琴心,你们是不是得强抢了?”清泠大家的话赵师全倒是不觉得什么,在他想来,若能阻止正魔大战,在所不惜。

释厄法师却有些尴尬,无嗔大师神色不变,不知其心中想什么。圆醒就真如护法一般,一言不发。

赵师全看了姚明月一眼,今日若没有太白剑客在此,强抢又如何。只是偏偏多了姚明月,他倒是不知该如何接清泠大家的话。江湖上无论是谁,在面对太白剑客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动手的。

这时,无嗔大师突然开口道:“贾施主,正邪不两立,你何苦趟此浑水?”

姚明月摇摇头,缓缓道:“大师此言差矣,何为正,何为邪?正道就正,魔道就邪?”她指了指殿外院墙边的一颗梅树,“世间万物莫不如此梅花,有盛有衰,有生有灭。人生亦然,同发一枝,具开一蒂,随风而堕。有坠于墙内,亦有墙外。墙内者或正道,墙外者或魔道,岂能一概言之正邪?”

她又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落日余晖落到其手掌心,如羊脂玉一般圆润。“当年六祖禅师曾言光芒之下皆有阴影,大师莫非认为正道皆正?”

无嗔大师轻叹一声:“阿弥陀佛!”他退到一旁。

赵师全见此,不由道:“久闻太白剑客剑法独步江湖,贫道自问不是对手,但琴心事关重大,贫道也不得不请教几招。”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