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侠志异
剑侠志异
云在西湖
武侠 类型2019-08-24 首发时间148.4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遇险
作者:云在西湖本章字数:8806更新时间:2019-08-23 23:54:59

  鬼手门避处西北大漠己一百余年,数代经营,将沙漠中的一片绿洲治理的水草丰美,郁郁葱葱。

  天近黄昏,沙漠已不太炎热。张正等七、八个鬼手门幼年弟子做完了一天的功课,相约到绿洲边缘的沙漠上玩耍。

  他们说笑一阵儿,打闹一阵儿,金色大漠上传出了一串串孩子们欢快的笑声。

  忽然,张正在身旁同伴的肩头推了一掌,笑道:“你们来追我呀。”说着,足下发力,当先奔了出去。其他人见状,全都来了兴致,大呼小叫的在后面追赶。

  张正一边提气急奔,一边回头偷眼观瞧,只见自己跑过的沙面上每隔三、四丈有一个浅浅的沙坑。

  他知道这是自已功力不足,换气时内力不能自如运转之故,暗想:“师父曾说过,轻功要踏雪无痕方为小成,我别说踏雪了,连踏沙都留痕,看来日后还得勤修苦练。”其实轻功以内力为根基,他在十一岁上有此修为己算十分难得了。

  他心里胡乱思想,己然奔上沙脊,只见西边的太阳又大又红,映得一层层、一堆堆的云朵都变成了橙红色。

  突然,蓝天与黄沙相交处升起一股烟尘,烟尘中隐隐有寒光闪烁。

  张正自小在沙漠中长大,见惯了各种沙尘暴、龙卷风,却均不似今日这烟来得古怪,像是从天边跳出来一般,毫无征兆。

  此时,身后的伙伴们追了上来,一人拦腰抱住张正,口中道:“追到你了。”二人翻滚着从沙坡上滚下。

  一个女孩的声音,焦急的喊道:“喂,你们小心点!”说话间,众人一齐越过沙脊,奔向滚下沙坡的二人。

  张正己和那名伙伴翻滚到了沙坡脚下,忽听有人尖叫道:“怪兽!”回头看时,只见一只庞然大物蹦跳着向自己急速奔来,怪兽身后有三人各持长剑,紧紧追赶。

  众小哪见过这种场面,全都被吓得面红心跳,紧紧的偎成了一团。

  张正方才还想着自己的轻功进境,此刻惊骇之余,凝神细看三人身法。只见左边一人身穿青布衣衫,脚下极快,几乎分不清哪条腿在前,哪条腿在后,双腿挂风,犹如车轮般向前翻转。中间一人身穿灰布长袍,他身材瘦高,步子迈得极大,一步跨出便掠出四、五丈远。右边一人是个美貌女子,长裙曳地,轻功施展开来如弱柳扶风,不带人间气象。心想:“这三人轻功路数不同,看来不是一师之徒,但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又见三人身后的沙面平滑如镜,毫无奔行痕迹,所有的烟尘全是怪兽一力造成,心中更是惊佩:“这三人如此高明的功夫,难道是剑仙?”

  张正所料不错,这三人正是得道的剑仙。此地向西二百余里便是恐怖龙境的入口,剑仙们会轮流在入口守卫,以防唤作恐龙的怪兽闯进本境伤人。

  守卫恐怖龙境入口可是件苦差事,需要极强的耐心和毅力。恐龙不会天天出现,有时三年五载也见不到一只。今日守卫入口的三位剑仙稍一分神,没拦下这只体形硕大的恐龙,急忙仗剑追赶,这才使张正等人有了一睹恐龙真容的机会。

  左边身材魁梧,脚下飞快的剑仙名叫史劲松,中间瘦长身材的剑仙名叫冯天祥,右边美貌女剑仙名叫陈钰。

  此时冯天祥见恐龙距张正等人只十几丈远,再不动手怕会伤到这几个无辜少年,说道:“便在此处结果了它吧!”不等史、陈二人答话,飞身跃起丈余,掌中剑脱手而出,一道白光,斩向恐龙脖颈。

  恐龙身上长有一层鳞甲,尤以头背处最厚,不惧寻常刀剑。但冯天祥这招“乾坤一掷”全力而发,数十年功力岂是寻常。

  恐龙一族进化亿年,为一境之主宰,颇有灵性,知这一剑来势猛恶,忙侧身一滚,避了开去。长剑刺入沙中,“嗤”的一声,消失不见。

  张正只觉脚下一震,随即一道沙墙竖起,劈面而来。

  沙墙是被剑气所激而生,打在头脸上异常疼痛。一片惊呼声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这里危险,快跑啊!”一人带头,立时有人紧跟。倾刻间,除了张正和她的小师妹杨婉妡外,其他人全都向绿洲跑去。

  杨婉妡拉了拉张正的衣襟,低声道:“咱们也走吧。”张正道:“你先回去,我要在这看剑仙斗怪兽。杨婉妡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说话间,三剑仙己和恐龙斗在一处。冯天祥的长剑没入沙中,从腰间取出一支长鞭,手腕一抖,重重鞭影,罩向恐龙。恐龙在鞭影中左冲右突,俱被长鞭抽中挡回。他这条鞭只有两丈多长,能把长丈余,高八尺的恐龙围住,出手之迅捷,鞭法之精妙,可见一斑。

  数十招过后,冯天祥鞭法一变,鞭影如波涛般起伏翻滚。鞭影起到高处时,史、陈二人挺剑欺进,长剑或刺或砍,攻击恐龙要害。若一击不中便快进快出,不给恐龙暴起反击的机会。

  倾刻间,恐龙连中数剑,虽然它鳞甲坚厚,史、陈二人也不敢把招式用老,仍被划破了数道口子,鲜血直流。

  伤口的剧痛使恐龙凶性大发,昂首向天,发出一声怒吼,直震得四野回响,附近沙脊上的细沙向下簌簌滑落。

  冯天祥等三人心头一震,张正和杨婉妡连忙捂住了耳朵。

  恐龙下肢粗壮,上肢细短,此刻发起狂来窜高纵低,近时口咬爪抓,远时尾巴横扫,冯天祥等人一时间无应对良策,被逼得后退连连,十分狼狈。

  张正目不转晴的盯着战局变化,见三位剑仙落于下风,心中焦急,从怀中摸出一粒震雷珠,屈指一弹,震雷珠去势如电,正中恐龙头顶。“砰”的一声大响,硝烟弥漫。

  恐龙被震得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似乎缓了一缓,随即连声嘶吼,鼻孔中喷着热气向张正疾冲过来。

  张正年龄虽小,在此紧要关头仍十分镇定。双手左右开弓,震雷珠连珠般射出。

  呯、呯、呯、呯……爆炸声不绝于耳,恐龙的身体在一片烟雾笼罩中摇三摇,晁三晁,轰然摔倒。

  “太好了,你把怪兽打死了!”杨婉妡兴奋的跳了起来,拉住张正的手,绕着他的身子连转了数圈。

  冯天祥等三剑仙自然比两个孩子老成稳重,冯天祥向史劲松使个眼色,史劲松手提长剑上前查看。

  他先绕着恐龙走了一圈,不见有何异状,又倒转了一圈,在距恐龙头部四、五尺处站定,心想:“我需刺它一剑,看这孽畜究竟是死是生。”手中长剑一提,剑尖向下,想刺恐龙的眼睛,却发现恐龙大半个头没入黄沙,把眼晴遮住了,只得在心里默想恐龙眼晴的位置,这么稍一犹豫,恐龙两条后腿轻轻动了一下。

  冯天祥在后面看得真切,暗吃了一惊,叫道:“史贤弟,小心!”话音末落,那恐龙猛然立起,头面部挑起的黄沙满天飞舞。

  史劲松暗道一声:“不好!”双眼已被黄沙所迷。朦胧中只觉一张血盆大口向自己兜头咬来,想要躲闪,己然不及。他是成名已久的剑仙,生死关头,临危不乱,急运铁头功,霎时间整个头颅色作乌黑,坚如钢铁。

  恐龙将史劲松的头全部吞入口中,牙齿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大响,好似金属磨擦的声音一般。

  张正和杨婉妡吓得脸色惨白,扭过脸不敢再看。冯天祥和陈钰却心中暗赞:“好铁头功!”虽然心里佩服他神功了得,但头被恐龙咬住终究凶险万分。当即纵身而上,鞭舞魅影,剑闪寒光,攻到恐龙身前。

  恐龙对冯天祥的长鞭置之不理,每当陈钰的长剑刺到便将卢劲松的身体甩起来相迎。卢劲松一百多斤的身子被它叼住脑袋挥来舞去,反覆摔打,好似甩一只稻草人般毫不费力。

  陈钰的长剑不敢触碰史劲松的身体,被逼得连连后退。冯天祥见恐龙已不惧长鞭抽打,几次把长鞭缠在卢劲松身上,稍一用力,卢劲松的头在恐龙口中纹丝不动。他不敢使蛮力硬夺,当即鞭法一变,两丈多长的长鞭抖得笔直,犹如一杆长枪,直刺恐龙双眼。

  恐龙摇头晁脑不使冯天祥轻易取得准头。卢天祥刺到第七鞭时,长鞭使个巧劲,鞭头突然反转,正中恐龙左眼。

  恐龙眼上痛楚难当,喉间发出“呜、呜”的声响,随即口一张把卢劲松从嘴里吐出,与此同时,铁棍般的大尾巴疾速扫出,正中卢劲松腰间。卢劲松庞大的身躯如断线之筝般飞出两丈多远,口中鲜血狂喷,摔倒在沙地之上。

  陈钰见卢劲松受伤正欲上前相救,恐龙己扑到身前。她不知卢劲松是生是死,心中悲愤交集,手中长剑“刷、刷、刷”向恐龙连刺三剑。

  恐龙毫不畏惧以鳞甲厚处迎向对方的长剑,身子继续向前扑击。陈钰无法抵御只得纵身后跃,暂避恐龙锋芒。

  一人一兽在大漠上追逐起来,恐龙虽然跳跃极快,终究不及陈钰轻灵迅捷,追出十几丈后与陈钰的距离越来越远,便弃了陈钰,回身攻击冯天祥。

  冯天祥在长鞭抽中恐龙几次后已被恐龙冲到近前,长鞭于近处难以施展,只得反身而逃,恐龙在后面追赶时陈钰已赶来助战。

  恐龙追冯天祥时陈钰在后面快剑进攻,追陈钰时冯天祥的长鞭又疾速攻到。如此反复数次,恐龙暴怒不已,索性弃了冯、陈二人,向张正和杨婉妡狂奔而来。

  张正的震雷珠己经打完,身上也没带别般兵器,眼见恐龙向自己冲来如何不惊?但他自小便有侠义之心,危难关头更见男儿本色,当即跨前一步,挡在杨婉妡身前,左手捏剑诀,右掌在胸前一横。虽然手中无剑,但这招鬼手门本门剑法的起手式使得却也有模有样。

  陈钰见恐龙冲向两个小孩,急忙展开轻功追赶。她身法比恐龙快了许多,在恐龙距张、杨二人约五尺处己然追上,抬手一剑,刺向恐龙咽喉。

  冯天祥的轻功不在陈钰之下,但他离恐龙较远,追出几步己知难以赶上,手中长鞭一抖,鞭头己缠住恐龙尾巴,与此同时急使千斤坠功夫,腰部以下全部陷入沙中。

  恐龙猛力前冲,冯天祥运劲回拉,长鞭瞬间绷得笔直。

  陈钰和恐龙同时向前奔跑,陈钰向其刺出一剑,却不料恐龙受长鞭拉扯之力身子一顿,这一剑竟然刺空。

  恐龙忽觉眼前一花,一支长剑横在眼前,张口咬住,昂首一甩,陈钰的长剑脱手飞出,直插云霄。

  陈钰长剑脱手,身法丝毫不缓,霎时间己越过恐龙,护在张、杨二人身前。

  恐龙一顿之后继续向前,只一个纵跃便冲到陈钰身边,大口一张,恶狠狠咬下。

  陈钰长剑己失,此时如若避走,身后的两个孩子性命难保,危急关头容不得她有丝毫犹豫,双掌一翻,分别撑住了恐龙的上下嘴唇。

  恐龙前冲之力巨大,陈钰的双掌和恐龙的双唇一碰,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道从掌上传来,浑身一颤,身子直挺挺的向后摔倒,把身后的张正和杨婉妡压在了身下。

  陈钰身子虽然倒下,双掌依然抵在恐龙唇上,与恐龙惊人的咬合之力相抗。

  卢劲松受伤极重,只勉强提一口真气护住心脉,此时见陈钰苦苦支撑,局面十分凶险,挣扎着想要坐起,但只要稍一用力,便五脏如焚,剧痛难当。

  陈钰全身功力凝聚在双臂,又从双臂运至双掌,但恐龙张开的大嘴仍在一分分下降。美丽的人类脸庞和丑陋的恐龙面孔相距越来越近,几乎要贴在一起,恐龙口中流出的涎水滴湿了她的头发,粘住了她的眼睛。

  此时冯天祥的长鞭己被硬生生拉长了六七尺,好在此鞭韧性极强,这才没有从中断开。就连冯天祥自已也对长鞭有此表现十分惊异,突然心中一动,从怀中取出了一粒震雷珠。

  这粒震雷珠是张正打出的最后一粒,当时前面珠子爆炸产生的烟雾已经很浓,这最后一粒便没能打准,贴着恐龙的身子飞过。冯天祥正在恐龙的后方,当即伸手接过,藏入怀中。

  冯天祥取出震雷珠,将珠子嵌在鞭尾,五指一松,长鞭如离弦之箭般射向恐龙。

  恐龙听到背后风声,知道又是长鞭打来,它已挨了无数次抽打,对长鞭毫不畏惧,却哪能料到这次鞭上还嵌了一粒震雷珠。

  “啪”的一声脆响,恐龙臀部中鞭,与此同时那粒震雷珠“噗”的一声,从肛门射入了恐龙体内。紧接着一声闷雷般声响,震雷珠在恐龙身体里炸开。

  五脏六腑同时撕裂的痛楚谁能忍受?那恐龙如受电击般一跃而起,半空中发出长声悲鸣,又轰然落地,在沙漠上翻来滚去,痛不欲生。

  突然,恐龙挺身立起,发出一阵凄厉悲怆的怒吼,身子急剧摇晃起来。

  冯天祥见此情景,叫道:“恐龙卸甲了,大家小心!”话音末落,恐龙身上的鳞甲撕裂皮肉,快如闪电般向四周飞散,破空声异常尖锐,震人心魄。

  陈钰刚从恐龙口下逃生惊魂未定,忽听“恐龙卸甲”四个字,更是心惊,她听闻过恐龙卸甲的厉害,当年十三剑仙闯龙境其中两位剑仙便死在了恐龙临死前的大卸甲之下。

  冯天祥出声示警之后,身子急向后跃,翻过一处沙脊,刚在沙坡的另一面藏好身形,十几片恐龙鳞甲呼啸着从头顶飞过。

  陈钰也想寻处躲避,却见张正和杨婉妡已经从地上站起,正在拍打身上的沙粒,大喊道:“快卧倒!”和身扑上,把张、杨二人压在了身下。

  她的手刚按住张正和杨婉妡,还没把二人扑倒,数十片鳞甲己从身边疾速飞过,等倒地后发觉自己并末受伤,心中连道:“好险,好险,侥幸,侥幸。”翻身坐起时偶一抬头,却见卢劲松高大的身影伫立在眼前,惊道:“卢大哥,你……”

  刚说到你字,卢劲松的身子向后便倒。陈钰忙伸手相扶,只见卢劲松身上嵌了七八片鳞甲,鲜血向外直涌。

  一瞬间,陈钰明白了一切,若不是卢劲松即时赶到,自己早己身中鳞甲,非死即伤。忙取出金创药,要为卢劲松包扎伤口。卢劲松微笑着摇头,说道:“不管用了,别浪费了救命的良药。”他方才拼尽最后一丝真力一跃而至,替陈钰挡住了飞来的鳞甲,此刻伤上加伤,早知自己的性命只在顷刻之间。

  陈钰哭道:“你为了救我才伤成这样,你、你怎么这么傻呀!”卢劲松的气息己十分微弱,断断续续的道:“舍已为人乃是咱们、咱们侠义道的本分,你方才为了救两个孩子不是也、也……”头一歪,闭目而逝。

  陈钰和卢劲松本就情投意和,只因各自勤于修练才没有明言,此番卢劲松为救自己而死怎不另她柔肠百转,深悔当初没能珍惜良缘。当下伏在卢劲松身上,放声痛哭起来。

  冯天祥素来心肠刚硬,此刻并肩杀敌的同伴一个伤重而死,一个大放悲声,也不禁心中酸楚,热泪盈眶。

  陈钰哭了片刻,见张正和杨婉妡也在一旁抹眼泪,向二人道:“卢大哥是为了救咱们而死,你俩给他磕几个头,拜谢他的救命之恩吧。”

  张、杨二人忙上前几步跪在卢劲松身前正准备磕头,忽听冯天祥的声音道:“史贤弟又不是有意要救他们,磕头拜谢还是免了。”

  陈钰一愣,问道:“冯大哥,你这是何意?”冯天祥道:“他二人是鬼手门弟子,难道你没看出来?”

  陈钰方才与恐龙性命相搏,还没来得及去想张、杨二人的师承来历,此时听到“鬼手门”三个字,心中登时恍然:“年纪轻轻就把震雷珠打得如此纯熟,除了天下暗器第一的鬼手门更有何人?”微一沉吟,说道:“那件事过了一百多年也没定论,况且鬼手门退隐百年……”

  冯天祥打断她道:“什么退隐百年?你怎么忘了?十几年前那姓张的小子一入中原便搅得鸡犬不宁,更让鼎鼎大名的华山派栽了跟头,闹了笑话。”

  陈钰叹了口气,说道:“听说那人风流倜傥,也算是个人才,只是、只是……”一时不知如何措词,向张正看了一眼,续道:“咱们习武之人从小便要立志做一个行侠仗义的英雄,为国为民的好汉。否则,武功越高,为害越大,你明白吗?”

  张正听二人言语中对鬼手门多有责备之意,似乎自己的门派在十几年甚至一百多年前做下许多错事,但仍恭恭敬敬的道:“是,谨遵前辈教悔。”

  冯天祥五指如钩,凌空向下一抓,一支长剑从沙中跃出,落于掌中。他还剑入鞘,俯身抱起卢劲松的尸体,向陈钰道:“走吧。”陈钰也寻回自己的长剑,向张、杨二人微一颔首,与冯天祥并肩而立。

  突然,冯天祥与陈钰脚下喷射出两道白色烟雾,四周的细沙随之向外急速翻滚。二人身子冉冉升至两丈多高,脚下白烟中光芒一闪,飞行的速度陡然加快,须臾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两道白色烟气在空中久久不散。

  张正和杨婉妡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好大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张正望着二人消失的天空,喃喃的道:“我长大了也要做剑仙。”杨婉妡道:“做剑仙保护我吗?”张正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要保护你,还要保护全天下的黎民百姓。”

  忽听身后柔和的声音道:“好大的口气。”张正心中一阵温暖,急忙回头,正是师父杨敬轩到了。杨婉妡欢快的叫了声:“爹爹。”飞奔过去,扑进了杨敬轩怀中。

  杨敬轩正在厅中闲坐,有人飞奔来报,说是众弟子在沙漠中遇到了怪兽,如今女儿和张正仍未回来。他知此地离恐怖龙境不远,万一碰上的真是恐龙那可糟了。当即率领几个年长弟子前来救援。行至半途,见空中有剑仙向西南方飞去,心中稍宽:“既有剑仙在此,妡儿和正儿或能幸免。”

  他轻功甚佳,一阵提气急奔,将跟随的众弟子远远甩在了身后。此时见恐龙己死,女儿和张正无恙,心中大概安慰。

  杨婉妡被父亲抱在怀中,一手勾住脖颈,一手抚着胡须,笑道:“爹,正哥帮着剑仙把怪兽打死了。”

  杨敬轩哈哈一笑,说道:“不信,他哪里有这个本事。”杨婉妡便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讲述了一遍,最后道:“正哥先用震雷珠把怪兽打得半天爬不起来,后来剑仙伯伯也是用正哥的震雷珠才把怪兽杀死,还不是正哥帮剑仙把怪兽打死了?”

  杨敬轩淡淡的道:“阴差阳错,机缘巧合而已,算什么功劳。”杨婉妡急道:“要没有正哥的震雷珠,怪兽能打死吗?”

  杨敬轩脸色一沉,说道:“人家为了救你们连命都没了,也没见你特别的感谢一句,就只念念不忘自已的一颗珠子。”杨婉妡“哼”了一声,从杨敬轩怀中挣脱,小声嘀咕道:“我又没说不感谢人家,可是怪兽的死跟正哥确实有很大关系嘛。”

  张正暗中扯了一下她的衣襟,说道:“剑仙前辈的救命大恩我和师妹永不敢忘。师父,您别生气了。”

  杨敬轩点了点头,伸手捡起一片恐龙鳞甲,屈指一弹,铮铮有声,心道:“好家伙,果然厉害。”待随行的弟子全部到齐,杨敬轩带领众人挖个深坑,将恐龙连同鳞甲一起埋了。一切收拾停当,天色已黑了下来。

  一行人踏着月光返回绿洲,半路上碰上杨婉妡的哥哥杨端。杨端比杨婉妡大两岁,比张正仅大十几天。他今日有一段内功心法没背纯熟,被杨敬轩罚在书房默写,因此没和张正等人在一处玩耍,听说妹妹等人遇到了怪兽,忙邀了几位师兄,急急忙忙的赶来。

  一见面,杨端喘着粗气,说道:“谢天射地,你们俩没事就好,听说你们遇见了怪兽,可吓死我了。”杨婉妡笑道:“就你是胆小鬼,方才正哥见怪兽向我们冲来,一下就挡在我身前,一点都没害怕。”杨端奇道:“真的?那后来呢?”

  杨婉妡又把经过述说了一遍,这次加上了好多感谢剑仙前辈的话,却也没忘了把张正大大的夸赞了一番。

  杨端听罢,跺脚道:“哎呀,太刺激了,剑仙大战怪兽这样百年难遇的盛况被我错过了,真是可惜。”

  杨敬轩沉声道:“住口,一位前辈剑仙因此遇难,你还当是好事!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竟如此善恶不分,是非不明,没一点长劲。”杨端吓得一吐舌头,不敢再往下说。

  杨敬轩顿了一顿,又道:“那个大家伙叫恐龙,别都怪兽、怪兽的乱叫,显得咱们好没见识。”杨婉妡撅嘴道:“那你不早说,害得我方才也怪兽、怪兽的说了半天。”张正道:“师父,您怎么知道它叫恐龙的?”

  杨敬轩微一沉吟,说道:“咱们居住的这方天地叫做无量寿境,纵横九万里,已不知有多少亿年。本境北方有飞翔羽境,南方有纷芳香境,东方有飘渺水境,西方有恐怖龙境。此地向西二百里,半空中有一团黄光,那光便是恐怖龙境的入口。”

  一名年长弟子道:“恐龙是从恐怖龙境中来的吗?”

  杨敬轩道:“正是,其境也因恐龙而得名。”!杨婉妡疑惑道:“黄光里有多大地方?能容得下恐龙?”

  杨敬轩道:“那黄光只是入口,据说龙境地域之广不在咱们寿境之下。”

  杨婉妡仍有些不信,说道:“一团光里另有一个世界,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杨敬轩面色庄重的道:“宇宙演变之妙,造物之奇,岂是凡人能够参悟的?咱们习武之人但求日日修为精进,事事无愧于心,也就是了。”

  众弟子纷纷点头称是,一人问道:“师父,您去过恐怖龙境吗?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

  杨敬轩微笑道:“为师哪有异境穿行的本事,距黄光百余步便能感受到极强的排斥之力,越往前行力道越大,若能行到距黄光二十步,阻力会变成吸力,瞬间将人吸入境内,往回返时也要冲破强大阻力,若功力稍弱,未蓄后力,那可真是有去无回了。”

  杨婉妡道:“爹,你怕回不来,所以不敢去吗?”杨敬轩笑道:“我是跟本就进不去,还说什么回来回不来。”

  杨端道:“我今后一定要好好练功,将来能到恐怖龙境里走一遭,那才不枉此生。”

  杨婉妡道:“还要多吃饭、睡觉。”杨端道:“干什么?”杨婉妡道:“你去喂恐龙,长得太瘦了人家不喜欢。”

  众人一齐哈哈大笑,杨端怒道:“臭丫头,早晚给你找个厉害婆家,看你还敢胡说八道。”

  杨婉妡脸一红,跑过来追打杨端。二人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大家笑嘻嘻的看着他兄妹打闹,心情十分的轻松愉悦,与方才急急忙忙赶来时已大不相同。

  张正却一直想着剑仙们临别前的言语,心中难以平静,终于忍不住问道:“师父,方才那位剑仙前辈说‘十几年前那姓张的小子一入中原便搅得鸡犬不宁,还让鼎鼎大名的华山派栽了跟头,闹了笑话’,他说的是谁?”

  杨敬轩一怔,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张正在朦胧的月光下看不清师父脸色变化,只听师父缓缓的道:“你还小,现在不要多问,将来师父一定会说与你知道。”

  此时杨婉妡己不再追逐杨端,跑过来拉住父亲的手,道:“爹,剑仙前辈在天上飞行,脚下还射出白烟,这是什么功夫?能问吗?”

  杨敬轩道:“这有什么不能问的,剑仙飞行的道理说来也甚简单,真气从脚下涌泉穴喷出,身体受其反力,便能在天空中飞行了。”

  杨婉妡喜道:“真的吗?原来这么容易,爹,你教教我好不好?”

  杨敬轩笑道:“说时容易做时难,连我自己都不会怎么教你。”

  杨端双手一分,将真力运至足底,身子向上试跃了两下,说道:“把真气从涌泉穴逼出来我也会,可就是飞不起来。”

  杨敬轩笑道:“你这点功夫还差得远呢。欲练飞行,先练轻功。只有身如鸿毛之轻,真气喷出的反力才能推动身体在空中飞行,而若要飞行持久便需修练大周天心法,这又是一种难处。”

  杨婉妡道:“咱们鬼手门修练的是大周天心法吗?”杨敬轩摇头道:“不是,这世上除了三山五岳,八大剑派之外,其他门派修习的多是小周天心法。”

  张正问道:“小周天心法有什么不好吗?”杨敬轩道:“这两种心法修练起来前二十年并无多大差别。二十年之后,小周天心法进境趋缓,甚至停步不前,大周天心法却一日千里,突飞猛进。三十年后,修练大周天心法者中己有人能驭气飞行,也就是成为剑仙了。”

  杨端登时垂头丧气,说道:“这么说咱们是没啥指望了,再怎么勤修苦练也就二十年的功力。”

  杨敬轩怕儿子就此消沉,总要给他一丝希望,说道:“三山五岳之外,修练小周天心法者中也有修成剑仙的,不过修成者或天赋异禀,或另有奇缘,往往可遇而不可求罢了。”

  杨婉妡忽道:“我看正哥天赋异禀,与常人大不相同,将来一定能修成剑仙。”杨端气道:“怎么又是他?难道我就不能天赋异禀,修成剑仙,光大本门?”

  杨婉妡笑道:“几句心法口诀都背不下来的不叫天赋异禀,叫天赋异笨。”杨端大怒,冲上来要打杨婉妡,杨婉妡绕着父亲的身子跑了两圈又逃入人群中,大家见惯了他们兄妹间的打打闹闹,只含笑看着,谁也没有劝说阻拦。

  张正随着众人往前走,其他人的声音渐渐充耳不闻,心里面胡思乱想:“为什么师父不让我问?鬼手门中只我一人姓张,我的父母究竟是谁?”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