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长剑无言
第三章 剑客剑神
作者:汤献伟本章字数:3613更新时间:2022-03-04 09:47:10

第三章 剑客剑神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看着手上的半截断剑,汤予一片茫然。他把方才的一切重新回想,包括其中最微小的细节,心中不住的问自己为什么会败,但他想不出答案。

李承继面色潮红,干咳了几声说道:“你本觉得胜券在握,可你败了,你不服气却又不明白败在哪里。”

汤予闭口不言,李承继缓缓说道:“你曾说所使的剑是太行山黑风寨二寨主任云踪的。这把剑倒也算是一把宝剑,不过比斗时我便听出此剑剑性微脆,全因锻造时出炉淬火水温不适所致。后此剑又历经多场厮杀,剑身已有轻微裂纹,只是不易被人觉察。故而我用三招之数相激引你全力相抗,你才会有此一败。”

汤予若有所思,李承继继续说道:“做为一名剑客,你对剑却太过随意。你从来不曾尊重过剑,剑对你而言只是一种工具。你根本不懂得剑是什么!”

汤予心头一颤,李承继慢慢收回七星龙渊剑用左手食指轻抚剑身,说道:“每一把剑都有剑性和剑魂,需要剑客用心体会。有的人与剑同食同眠,有的人视剑如自己的生命,有的人为求一把适合自己的剑宁愿放弃所有,而你……”

汤予冷哼了一声,说道:“武功练到极致,飞花落叶皆可取人性命,汤予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李承继哑然失笑,说道:“飞花落叶皆可取人性命?若是武艺相差悬殊确实如此,但高手相争胜负只在伯仲之间,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又何况是手中的剑?”

汤予听李承继之言心中百味杂陈,只是他闯荡江湖十载和人交手未尝败绩,此番自觉已占上风却反败于李承继,颇有不甘,遂大声说道:“多说无益,我曾言三招内败于你的剑下愿把项上人头奉上,汤予岂是无信之人!人头在此,你取走便是。”汤予说罢挺胸而立。

李承继又咳了数声,说道:“汤兄弟豪气干云,重信守诺,甘冒奇险,前来赴约,我万分钦佩又怎能坏了汤兄弟性命?不过我有一事相求,还望汤兄弟应允。”

汤予奇道:“何事?”

李承继眼望远方,说道:“我身负重伤,自知今日难免一死,但请汤兄弟将这把龙泉剑交于我妻儿手上。”

汤予叹道:“你虽不取我的人头,那当今皇帝又岂会放过我,我怎能……”

李承继不待汤予讲完,说道:“汤兄弟尽管身陷绝地,但吉人自有天相。这把龙泉剑于我李家有重大干系,如果汤兄弟能虎口脱险,万望汤兄弟将此剑转交我的妻儿,了我遗愿。”

汤予看李承继讲的恳切,只得说道:“我若不死定把此剑送到你妻儿手中,可是你妻儿是谁,现在何处?”

李承继并不回答转身来至坛边,轻轻低吟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李承继诵罢突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险险跌坐地上。昨夜他身受重伤,又同汤予一番拼斗,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再无半分气力。李承继擦了擦嘴角的血,用剑一指龙辇玉辂上的李治,喊道:“李治,行刺之事乃我一人所为同汤予无关,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我的性命,我这便给你!”李承继说完将龙泉剑横在颈前,鲜红的血顿时流过青白的剑刃。李承继双目圆睁,眼中带着无限恨意倒地而亡。

眼见李承继自刎当场,汤予甚是难过。他和李承继平生虽仅仅见过两次,却觉其人光明磊落,见识气度均胜常人百倍。看着李承继的尸身,汤予怅然若失不知该当如何。那边尉迟宝琪早带着士卒冲到坛上,汤予也不反抗,任由众人绳捆索缚绑了起来。

李治远远瞧见李承继身死,汤予就擒,刚欲传旨在登封坛下将汤予斩首示众,天后武珝在旁说道:“乱臣贼子李承继自尽身死,陛下也可安心了。那汤予一介江湖莽夫,绝非李承继同党,不如先把他收押,待封禅泰山之后再做处置。此刻吉时已到,还请陛下登坛祈福上苍,以告太平。”

李承继既死,李治甚慰,故依武珝之言命人把汤予押至泰山脚下的行宫好生看管,自同天后武珝在众人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中踏上登封坛。

那行宫原是泰安府衙,后为恭迎李治大肆扩建,虽不及皇宫富丽堂皇,但也规模宏伟,占地硕大。汤予被军卒押至行宫最东边的一座厢房,厢房是府衙的马厩所改,倒也宽敞。房内正中央摆着一张床榻,床榻两边立着数根用来拴马的粗大木桩,木桩上各有一条碗口粗细的铁镣。众军卒将汤予扔在床榻上,双臂用铁镣扣紧却也不再为于难他。

起先汤予因败于李承继剑下颇有些心灰意冷,意志消沉,再见一代剑神自裁殒命,更感悲伤难过。被囚后他自知冲撞天子仪仗必死无疑,早抱定一死之心,可谁料接连过了十余日,除了每日有人送来一餐一水,竟再无半点动静。封禅泰山乃国之大事,礼仪繁复,岂是数日之功?而汤予又哪里知晓这些。世上最难熬的事莫过于等死,他双臂虽不能动,可头脑却是清醒,每日枯坐榻上闲来无事已把比剑经过从头至尾想了上百遍。李承继之言初时他并未觉得如何高深莫测,此刻想来竟有高屋建瓴,醍醐灌顶之感。

求生之念乃是人的本能,即便病入膏肓之人也仍愿多活一时。时日一久,对死亡的等待反让汤予心中的生命之火燃烧的炽热起来。他开始冥思静想,苦寻逃离此处的办法,但毫无头绪。汤予双臂上扣住的镣铐是用精钢打造,似一棵小树般粗细,若无钥匙即便神功绝顶也无济于事。更何况汤予虽剑术高超,内功修为倒是稀松平常。汤予心晓生而无望,整日愁肠百结,心事重重,和初时等死心情大不相同。

一日深夜百无聊赖之际,忽然房门吱嘎一声从外打开,一人挑着一把灯笼走进房内,房门随即关上。那灯笼甚是精致耀眼,灯光刺的汤予一阵眼花。他定睛仔细观瞧,只见一人黑衣黑袍连面上都罩着一块黑纱,看不清模样,只有一双眼睛在灯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仿佛两点寒星。

汤予心头一凛,不知所来何人。黑衣人手持灯笼上前几步,站在汤予身前端详了半天,突的摘下面上的黑纱,一张秀美无双,国色天香的脸孔顿时露了出来。汤予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啊”的一声。那日在登封坛上他曾远远望见过这张脸,想不到在这牢房之内又得相见。汤予失声说道:“怎么会是你?你为何来这里?”

黑衣人一付高高在上的神情,不屑的说道:“难道天底下还有本宫来不得的地方?”

汤予一时语塞,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今天后武珝居然会到此处与他一见,心底不住盘算深更半夜武珝来此有何用意?

武珝看汤予面色紧张,神情微缓说道:“你不必担心,本宫不是来杀你的。”

汤予冷冷哼了一声,武珝说道:“我若想取你性命,你就有十颗脑袋也早被人砍了。你可知道,前日若非本宫出言,圣上已经将你立斩于登封坛下。”

汤予眼神一转,说道:“你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武珝轻轻笑了笑,说道:“本宫虽在深宫之中却最喜欢别人讲述江湖之事。听闻你剑术绝伦,前日有幸在登封坛上观你和李承继一战,果然名不虚传。本宫是惜才之人,眼下控鹤监正缺少一位副统领,你可有意?”

汤予笑道:“我冲撞天子鸾驾,所犯的是诛九族的重罪,皇帝必会杀我以示威严,还谈什么控鹤监、副统领!”

武珝听罢沉声说道:“哼!别人怕李治,本宫可不怕。”武珝顿了顿又说道:“想要你活命却也不难。本宫可先为你找一替死之人,取了他的首级假冒于你。你再改头换面隐去本来身份,等过了几年此事风头平息,我便封你个威卫将军,那时你高官厚禄,光宗耀祖,岂不是美事一件!”

汤予爽声道:“我平生最恨当官之人,贪官我恨,清官我亦恨!高官厚禄,光宗耀祖,这些事于我无缘!”

武珝听汤予说完脸色阴沉,想了想说道:“本宫好心救你,你竟这般不识抬举,难道你真的不怕死?”

汤予索性说道:“我若怕死又怎会到泰山绝顶同剑神一战。”

武珝脸上阴晴不定,过了半晌幽幽的说道:“你们这些江湖豪侠倒真比那些身居高位,锦衣玉食的废物可爱的多。”

汤予心中一动,武珝把灯笼放在一旁,眼波忽然变得充满温柔,娇声说道:“你虽不惧死可年纪轻轻便丢了性命,岂不白白在尘世间走了一遭。”

汤予听武珝话中有话又见武珝满面红霞,娇羞无限,心下只觉的有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一般。武珝接着说道:“本宫实不愿看你命赴黄泉,乃是真心想救你。”

武珝原本便有倾国倾城之貌,此刻更是美的使人不敢直视。汤予心慌意乱的说道:“你若能救我性命,我自然万分感激。”

武珝凑前一步,说道:“你要如何感激我?”

汤予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一生所遇奇事不少,不过加在一起都不如今夜出人意料,匪夷所思。

这武珝虽贵为皇后却生性最淫,胆子颇大,现下年方四十正是虎狼之年,犹似干柴烈火一点即着。她在登封坛下一见汤予就不知为何春心大动,如着了魔一般。此刻淫意大发,媚态横生,即使柳下惠复生也难以抵挡。

武珝又上前一步盯着汤予的眼睛,说道:“本宫自从见你,心内便喜欢上了你。你我今日做一夜露水夫妻,明日我便放你离去。”说到此处武珝眼神一变,说道:“你若不答应,想来我的手段你也有所耳闻。我会命人剜掉你的双眼,割去你的舌头,刺聋你的耳朵,再剁下你的两手两脚,把你放在酒坛中泡酒,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何?”

汤予背后发麻,他本已有活命之念,听武珝如此说,遂笑道:“我上辈子积了什么德,竟能得天后垂青。汤予本就是护花之人,美人投怀焉有冷落之理,只是你万万不可食言。”

武珝走到榻边,媚眼如丝的说道:“本宫向来一言九鼎,岂会言而无信。”

汤予哈哈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快解开我的镣铐。”

武珝往榻上一坐,吃吃的笑道:“解它做什么,你我的事又不用手……。”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