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侠骨枪魂江湖路
侠骨枪魂江湖路
洛惊弦
武侠 类型2020-05-10 首发时间61.2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少侠」书友58646656 「弟子」书友60013887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霜重寒天秋叶簌
作者:洛惊弦本章字数:3100更新时间:2023-05-09 19:53:38

天光黯淡,月藏云聚,几个人穿着夜行衣,脚步轻快。

火光冲天,一处宅院中木梁燃烧的声音夹杂着得意笑声,“杀得痛快,可惜了东西没拿到。”

“上面根本没有说是什么,只是说,是这个宅子最贵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总不会是金银珠宝。”精瘦男子咂咂嘴,看向火光。

为首的人笑了笑,“东西嘛,上面自有安排,拿不拿到东西对我们来说,不重要。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复命才是。”

过了许久,火尚未熄,一小队人马赶到这里,“大事不妙,快去禀告二堂主!”

翌日清晨,玉淮山,冥灵教总坛。

一道人影慌忙敲开一扇门,“二堂主,出事了,慕容家出事了!”

被称作二堂主的人搁下笔,抬起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慕容府邸起了大火,却不曾听到有人逃出,一夜之间像是……无人生还,二堂主还是……”

话还未说完,秦夜泊手边的瓷杯已经砸到门框,随即摔得粉碎,让他止住了要说的话。

一夜之间,无人生还!这八个字如惊雷在秦夜泊心中炸裂,堂堂一个江湖世家,岂会灭亡在一场火中?笑话,天大的笑话!

何况还是在秦夜泊眼前出的事,更让他有些恼火。

沉默片刻,秦夜泊稳了下心神,开口问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来报的人恭恭敬敬回答道:“昨夜。”

“知道了。”秦夜泊点点头,道:“你下去吧。”

此去慕容大宅,费了近一日的功夫。

深秋的风已经带了寒意,秦夜泊骑在马背上,目光扫过慕容大宅的废墟,攥着缰绳的手松开后又抓紧,最终还是没有再走出一步,只是远远望着。

秦家……他已经离家十四载,不甚关注秦家之间的恩恩怨怨,却也是知道秦家定然是隐藏着许多不可明说的事情。

不是没有回去看过,只是秦老爷子发现了,便是立刻将他逐出府去。

一来二去,秦夜泊倒也是习惯了。

数年前,慕容氏迁居上党县,秦家以整理家中生意为由紧随而至。

秦家向来与慕容氏不和,明里暗里不知较量了多少次,此番慕容氏出了这种事,不得不让人与秦家联想在一起。

慕容大宅遭此劫难,所谓葬身火海的人,尸首早已被官府清理。

知县贴出的告示,慕容氏的人,名字全部在列。秦夜泊细细看去,却未发现慕容氏小少爷的名字,当真也算是侥幸了。

这些事情本与他无关,可慕容家的小少爷也算得上他的至交,如此变故,秦夜泊也断断不能袖手旁观。

原本慕容氏不少人在朝为官,在退隐之前,真可谓是忠良辈出风光一时,又深知功高盖主的大忌,才选择了退隐。

即便是退隐,以曾立下的汗马功劳,皇帝也会厚葬全府上下。

而究竟是否与秦家有所牵扯,还是应直接去问秦家的人。秦夜泊本是嫡二子,上有一个哥哥,秦青岚。

秦府宅院。

秦夜泊绕道后门,转身去了客栈,拿出十几文钱在案台上依次排开,道:“伙计,帮我传个信。”

店中生意不忙,店里伙计笑道:“客官是要传口信,还是送信?”

秦夜泊取了纸墨写下三字,在他耳边低声交代了一句,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摸出一枚碎银,道:“办成就是你的了。”

伙计应了一声,道:“客官稍等。”

“大少爷,有人要见您。”迟疑一会,附身在秦青岚耳边低声道:“他让您去见他,后门。”

秦青岚起身去倒了一杯茶,不紧不慢问道:“那是什么人?”

只见杂役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秦青岚伸手接过,上面一笔一划都好不潇洒的三个字:秦夜泊。

将纸条收入袖中,停留片刻便起身去了后门,刚刚推开门,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正是秦夜泊。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这个时候自然指的是慕容家事发的时候。

“哥哥这是承认与秦家有关了?”

“有关,当然有关。”秦青岚看了看四周,将他拉入无人的角落,道:“你觉得单单一个秦家,真的能做得到?事情这般突如其来,那定然是还有其他势力盯住了慕容氏。”

其他势力?这点秦夜泊也曾想到的,只是如此一来,那这件事就复杂的多了。

“哥哥觉得此事,背后又是谁做了主谋?”秦夜泊心中清楚,这各方势力本就是错综复杂,慕容氏又是与皇家有关,更是难以揭开真相。

秦青岚摇头,答道:“尚不明朗,我也不敢妄加推断。”稍顿了顿,继续道:“我想办法会帮你查一查的。”

“恐怕,得让哥哥去拜托朝中好友了。”这个回答在秦夜泊的预料之中,便道:“有了结果,便告诉我。”

“万事小心。”秦青岚拍了拍秦夜泊的手,很快收回手,转身回到了府中。

秦夜泊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是秦家是代人受过,生生揽下了这个罪名。攥住秦青岚塞给他的纸条,随后收入怀中。

返回玉淮山,却并未踏入总坛,骑着马独自到玉淮山的北面去,行了近半日才停下,虽是半日,速度并不快,去了离总坛有些远了的地方。

提及慕容氏,还有秦夜泊的一位至交好友,虽说逃过此番劫难,但也是下落不明。这件事别人可以不查,他秦夜泊也要查到底。

细碎的残阳透过枯残的叶子照下来,秦夜泊叼了根草倚着树坐下,似乎是不远处传来隐隐的打斗声。

习武之人,耳听八方,目力也是极好的。

秦夜泊翻身一跃,坐在两人合抱粗的榕树树枝上,吐出口中的那根草,短刀刀柄无意识的敲着手背,对着远处的打斗在心中评价一番。

什么招式发出什么样的风声,秦夜泊是天生奇才,又习武多年,早已深谙。

虽他惯用长枪,却也是用了多年的短刀。

玉淮山以北,梧深水畔,一男一女对立而站。

“阁下究竟是谁?一再坏我之事,当真以为我是仁慈之辈?”女子的声音如数九寒冬里的水,刺骨的寒意让人忍不住战栗。

男子声音洒脱:“姑娘姿色过人,二八年华,不找个良人相夫教子,整日里杀人放火,不觉无趣么?”

“关你何事?”

“姑娘乃江湖妖杀,论剑,在下自然打不过姑娘,不过如今姑娘已身负重伤,在下还是可以制服的。在下还是劝姑娘放下前尘。姑娘随在下浪迹江湖可好?”

“箫君子林溯。”阴寒的声音带了一丝了然。

“姑娘好智慧。”

“废话少说,出招。”

折扇展开,直逼对方面门。林溯躲过,金蛇木做的箫挽了几朵剑花,回身作势一记要敲在吴念额头上。

吴念面色一沉,扇子反挽,挡住了落下的箫管,左手成爪状向林溯心口探去。

林溯忙抽身躲开,一惊:“好个阴毒的妇人。”

吴念冷哼,改守势为攻势。招招狠辣夺命,左臂鲜血直流,明明是个弱女子,连吸气的声音都不曾有。秦夜泊换了个姿势躺下,果然是江湖传闻里连男人都自愧不如的妖杀。

但,吴念终归是失血过多,头脑一阵眩晕,恍惚间被林溯反剪了右臂,挣脱不开。

秦夜泊睁开眼,不再假寐,嘴角勾起一个笑:“看来,这妖杀,要欠我一个人情了。吴念,不知这恩情,你何时还?”

吴念醒来已是深夜,手臂已经被包扎过了,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古青剑不在身边,扇子还是在她手边。

坐在一边椅子上的秦夜泊道:“你醒了。”

毕竟是妖杀,他也未曾惊动其他人,自己守到了这个时辰。

“你动了我的东西。”吴念眼睛微眯。

“能不能别这么重的杀意,十六岁的女孩,该多笑笑。”秦夜泊不怕死的伸手去扯她的嘴角,扯起一个扭曲的疑似笑容的表情。

吴念当然知道被他封了穴道,并没有什么反抗。等秦夜泊松了手,她低下头,微微扯起一个笑:“碰我东西的人,都得死。”

“很多人都喜欢说怎么怎么都得死,但我依旧好好活着。”秦夜泊把玩着一个坠着流苏的光滑木枝。

上面是一个逸字。

“我以为,妖杀吴念,喜欢的是自己的主人。而山有木兮木有枝的寓意里,却是一个逸字。”目光瞥向吴念。

吴念一颤,并不搭话,暗中运劲试图冲破穴道。

“不要白费力了。我的点穴手法,你现在还不能破解。陪我去看冥灵木,看完冥灵木,我就放了你。”秦夜泊转头。

也只有那里离开,旁人也不会察觉得到。

冥灵木,二百九十九年开花,一年结果。如今正是花期最盛的时候。冥灵教,也因此物得名。

因为冥灵木的原因,玉淮山深处一年四季都鲜花遍布。可谁还记得,这冥灵木,也是曾经掀起过血雨腥风的。

吴念站在花海里,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将她与满手鲜血的妖杀归为一人。

当然只是背影。

吴念回头时,目光却是如腊月寒冰,百年不变的阴寒性格,难以接近。

“你如果,不是妖杀就好了。”

吴念冷哼一声,“花也看完了,我可以走了。”顿了一下,“我欠你一条命。”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