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侠骨枪魂江湖路
第二百零八章最后一计
作者:洛惊弦本章字数:2047更新时间:2023-03-26 19:29:41

时绍星。

三个字如千钧砸在他的心口。

本意是来大凉,为他周全一些事情,却不想秦夜泊身陷囹圄,只怕是时绍星也好不到哪里去。

“……”秦夜泊没有回答。

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时绍星根本不可能活着回去。

“求我啊秦教主,你开口,我就放了他。”陆从秋砸了几根铁钉,又拔了出来。

“你们杀了他吧。”

现在躺在地上的人是他,他尚且还能隐忍,换成时绍星……

那还不如给时绍星一个痛快。

“罢了,让你见他一面。”

陆从秋松开了秦夜泊,又让人处理了一下这里。

“时……”

秦夜泊多少松了口气,时绍星算是无恙。

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张木桌,时绍星也没有多余得去问秦夜泊如今是怎样了。

他都看得出来。

“有变数。”时绍星在知道他杀了姜鹤山的时候,便是明白,其中一定有了变数,让他不得不这么做。

秦夜泊点了点头,答道:“他想要我的命,我总不能双手奉上。”

时绍星应了一声,所谓变数绝不可能是这样的。

他二人自入大凉至今日,要的就是取得大凉几分信任。秦夜泊此举,便是断送了自己的路。

除了秦夜泊和沈亦,姜鹤山是唯一的知情人,现在姜鹤山死了,秦夜泊更是一口咬定是姜鹤山想杀了他,没想到被他反杀。

陆从秋心有疑虑,却也知道,从秦夜泊口中是问不出什么的。

就凭秦夜泊这个样子,能杀姜鹤山,定是趁其不备一击致命的,姜鹤山是被勒死的,又被补了一刀。

只能说明一件事,是秦夜泊先下的手。

时绍星目光依旧是落在了前方,有些话只能藏在心中,说出口的,就是祸患无穷。

陆从秋肯让他二人见一面,只怕是想旁听到一些东西。

秦夜泊越是一口咬定的,越像是欲盖弥彰。

“伸手,我看看。”

秦夜泊将右手伸了过去,来之前,他的伤都是清洗过了的,而后被人拖到了这里。

时绍星叹了口气,手上五个血洞异常明显。

“走到今日,连累了你,实在是不该。”于秦夜泊,时绍星称得上是他的恩师。

“苍生万物,生死天命,尽力为之便好。”

时绍星在他的掌心写下了两个字。

失忆。

“……”秦夜泊默不作声地收回了手。

那就要骗过所有人,不仅仅是姜云笙,还有祁景安。

也意味着放弃自己所有的能力,背叛过去,去接受大凉给他安排的所有事,试探,身份,命令。

这是时绍星为他出的最后一个计策。

姜云笙向来是会诛心,若是此计真的让姜云笙动摇,那么他一定会借秦夜泊的手,除掉很多人。

时绍星首当其冲。

这已经是最好的退路了——只有这样,才可能获取姜云笙一时信任。

“我没有退路,身后是深渊万丈,身前是白雾茫茫。”秦夜泊明明是有目标的,始终明确。

却是说不得。

“秦夜泊。”

时绍星极其郑重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放弃吧,别再执着了。”

秦夜泊目光黯然,摇了摇头。

鬼门。

“李於哲,找的我好苦啊。”沐清歌自顾自的抱着黑猫,低头瞥他一眼。

可惜没有逮到那个小童。

李於哲不过是个随从,也没有多少的价值。

想用蛊师对付沐清歌,那她也只好先发制人。

捉他的人并非是鬼门的,而是染灵的人。祁景安绑了此人,直接交到了鬼门手上。

“杀了算了,省得日后麻烦。”沐清歌笑着看向了罗影。

李於哲冷笑一声,道:“我可是燕楚的……”

话还没说完,一把刀已经捅进了他的胸膛。

罗影轻轻“啊”了一声,道:“我还以为燕楚的人比大凉的人难杀呢。”

沐清歌脸色没有一丁点变化,依旧是笑道:“这么死了也太可惜了,再不济也是蛊师……”

罗影拔出了刀,他知道沐清歌是动了什么样的心思。

她想用这个人来养蛊。

那一刀并不致命,罗影也没有打算就这么一刀捅死他。

“那就随了清歌吧。”罗影毫不犹豫,抓住李於哲的手臂,在他肩膀的位置砍了下去!

一刀下去鲜血淋漓,罗影动作连贯,连砍数刀。

李於哲一条手臂被他生生砍断。

“想挑了他的筋,但是麻烦了些。”罗影看了一眼早就没有意识的李於哲,砍下另一条手臂。

沐清歌抚摸着黑猫,这李於哲年纪不小,怕是活不久了。

“祁景安把这个人送过来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梁斯年跑了,李於哲是最后见过他的人了。”罗影有些不在乎,一个梁斯年而已,还能翻了天不成?

如果梁斯年还在大凉,那么祁景安一定会把他揪出来,然后送到鬼门。

罗影在心里计较了一下,这所有的事都是有祁景安来解决,他无须担心。

毕竟,祁景安疯起来,可是与他不相上下的。

至于梁斯年,沐清歌能够解决,他需要做的只剩下了一件事。

“秦夜泊一去多日都没有消息,怕不是客死他乡了。”罗影啧了一声,觉得有些可惜。“清歌,我必须去一趟大凉。”

当初他和秦夜泊击掌为誓,除掉姜云笙,没想到姜云笙直接回了大凉,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秦夜泊此番前去,不知他是为了什么,但是他绝对除不掉姜云笙。

罗影眯着眼想了一会,大概猜得出秦夜泊去做什么了。

“没有帝王蛊,你……”

“清歌,我是罗影,不是温岱之那个废物。”有了长生蛊又怎么样,不还是败在他的手中?

他能杀一个温岱之,便能杀一个姜云笙。

鬼门的恶名太沉重,不是他做这点事就可以洗刷那些罪名,但至少能够告诉世人,如今的鬼门,不是过去的鬼门了。

“什么时候去?”沐清歌的手僵了一下,又恢复了常态。

“怕是得和祁景安商议。”最了解秦夜泊莫过于祁景安,如今只有秦夜泊在大凉。

与在南盛不同,对大凉的形式,他一无所知。在清君门,他多少摸清了姜云笙的脾气,当真是可惜没有那个时候动手。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