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这个书生有点凶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官差
作者:轻轻亲卿本章字数:3599更新时间:2023-11-30 20:37:16

陈安晏考虑了之后,便进宫请旨,亲自去一趟左云县。

事情紧急,这一路上陈安晏根本不敢耽搁,只用了三天便到了左云县。

保护萧天佑一行的乃是伊犁将军麾下的田伯当田参将。

他见到陈安晏倒是十分高兴。

虽然两人并未见过面,但这次能收复新疆,他们可都将陈安晏当成了英雄。

田伯当告诉陈安晏,萧天佑他们所谓的遇袭,其实总共就两个刺客。

而萧天佑他们之所以会死伤惨重,主要是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中了毒。

原来,那天他们到了左云县后,见到天色已晚,便直接在城外扎营。

虽然平日里田伯当跟他的手下不断地“折磨”着使团的人,但实际上他们也遭了不少罪。

所以,每到一处,他们都会进城吃顿好的,再找点乐子。

同样,这也是萧天佑他们喘息的机会。

毕竟,虽然那些护送的官兵十分痛恨这些北周人,但他们也知道,一旦让使团的人饿死,对朝廷无法交代。

在田伯当带着大部分手下进城的时候,那些官兵对萧天佑他们的“保护”便会松懈不少。

这时候,萧天佑也会立刻派人进城去囤些粮食以及其他应用之物。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当天晚上这些人竟然都中了毒。

因为这本身就是双方的“默契”,所以留在这里的少量守军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使团里的异样。

后来还是在听到里面传出了惊呼声,这里的守军在意识到里面情况有些不对。

过去的时候,北周使团的人为了避免让那些守军抓住对付他们的机会,所以就算是做饭,他们也会尽量避免发出声音。

因此,这样的惊呼在晚上显得格外刺耳。

就在守军赶到使团的时候,却发现有两个刺客正在杀人,而大部分使团的人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只剩下大概不到十个人正在跟那两个刺客交手。

那些守军见了大惊,连忙叫来了其他守军。

那两个刺客见状又杀了一人之后,便逃走了。

留在这里的守军连忙进城将田伯当找了回来。

这位参将在发现使团的情形后,也已经冒了一身冷汗。

他很清楚,尽管不论是朝廷还是民间,大梁对北周都十分仇视,但出了这样的事,自己少说也会被革职查办。

因此,在跟手下商议好了之后,便写了那样一份军报八百里加急送去了京城,同时,他还控制住了使团剩下的人。

根据使团的人所言,他们在田伯当他们进城之后,他们的几个人也跟着进了城。

买了粮食和应用之物后,便回到了使团。

同时,另外还有几个人出去找清水。

其实,他们扎营的地方不远处便有一条小河,但大梁的官兵拦在了中间,他们根本无法在不惊动这些官兵的情况下取水。

之前就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他们也是在一条小河附近扎营。

等北周使团的人想要去打水的时候,那些护送的官兵却直接在上游撒尿。

就在他们准备去找其他水源的时候,却得知就在不远处有一口水井。

使团的人十分高兴,立刻去打了几桶水做饭。

可是在吃过晚饭后,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头晕眼花,很快便都不省人事了。

没过多久便出现了两个刺客。

这两人就像狼入羊群一般,将他们的匕首割破了那些北周人的喉咙。

不过,在使团之中,还有几个没有中毒的,发现情况不对后,立刻跑了出来。

见到外面的这幅景象后,他们立刻大声喊叫,这才将那些护送的官兵引了过来。

田伯当还告诉陈安晏,他已经找了城里的大夫,经过检查,应该是在水里下了毒。

而这种毒药的毒性似乎并不致命,只会让人变得神志不清。

后来,他们又顺藤摸瓜,查出了毒应该是下在了那口井里。

不过,那个大夫却告诉田伯当,这种毒药并不常见,似乎并非来自中原。

陈安晏检查了一番之后发现,这的确不是来自中原的毒药,看起来应该是来自西夏的失心散。

随后,陈安晏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除了水跟那些做好的食物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被下毒。

之后,陈安晏又检查了那条小河,里面同样没有被下毒的迹象。

这样看来,北周使团中毒有两种可能。

第一,这口井是用来毒别人的,他们只不过是运气不好,误喝了井里的水。

第二,这口井就是有人用来对付北周使团的。

相比之下,陈安晏更加相信是第二种可能,毕竟,倘若这是用来对付别人的,那后来出现的那两个刺客就很难解释了。

但既然都已经用上了失心散这样的毒药,竟然还派刺客行刺,这也让陈安晏有些不解。

因为本身就对陈安晏十分亲近,再加上到了这个时候,田伯当也不敢说谎,便将实情都告诉了陈安晏。

他这么做,也是想让陈安晏替他出个主意,否则的话,他们自上到下恐怕都要受到责罚。

陈安晏其实也有些生气。

倘若这田伯当没有弄出这么多事,萧天佑他们早就到京城了。

如今出了这档子事,自己还不知道该如何跟耶律平交代。

而眼下唯一能做的,恐怕还是得尽快查出那些刺客的身份,以及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对北周使团的人下手。

虽然北周使团上下中的是来自西夏的毒药,但陈安晏觉得其中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因为按照他的想法,就算有人行刺,也应该是北周人行刺西夏使团。

毕竟在这次两国合作对付大梁的时候,是西夏在陈安晏的威逼之下,先倒戈投降了。

否则的话,以北周暗藏的兵力再加上这次的出其不意,还真能打大梁一个措手不及。

陈安晏查了一天之后,并没有查到太多有用的线索。

在发生这件事后,左云县的那位知县大人也派出了衙门里的官差,但那两个刺客早就已经不见踪迹了。

无奈之下,陈安晏只能从毒药开始查。

根据附近百姓所言,那口井所在的位置原本是一处荒宅。

据说,这宅子的主人原本颇有家资,但前些年在外出做买卖的时候,遇到了山贼。

原本以为出些银子就能了事,却没想到在收下银子之后,那些山贼又偷偷跟到了这里。

之后那些山贼不光抢走了所有的钱财,还将上下十三口人全都杀了。

那些山贼在离开之前,又放了一把火,最终变成了如今的荒宅。

一想到这里之前有十几口人惨死,终究还是会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因此,附近的百姓很少会来这里,他们平日里就算是多绕一段路,也不愿从这里经过。

不过,相比之下还是有一些胆大之人。

他们不光敢到这里来,还敢住在这里!

这些便是乞丐!

虽说这荒宅已经破败不堪,但多少还是能遮风挡雨。

若不是这左云县并非什么富贵县,否则的话,这里恐怕会成为一个乞丐窝。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陈安晏没能从衙门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但靠着跟黄铁衣之间的关系,陈安晏倒是从几个乞丐的口中打听到了一件事。

那几个乞丐告诉陈安晏,原本他们一直有五六个人住在那个荒宅里,那里有水井,能遮风挡雨,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栖身之地。

可是,在出事前一天的晚上,来了几个官差模样的人直接来到荒宅,将他们都赶走了,说是这里被衙门征用了。

乞丐自然不敢跟衙门作对,只能离开了这里。

不过,那些官差倒是十分好心地提醒他们,在离这里差不多二十里的地方,还有一个更好的地方,甚至还给了他们二两碎银。

这样的反常之举倒是引起了其中一个乞丐的怀疑。

这个乞丐并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去那二十里外的新住处,而是先佯装离开,之后又偷偷摸了回来。

那些官差在将乞丐们都赶走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留在了这里。

一直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又来了一人。

此人虽然没有穿官服,但看得出来,他跟留在那里的那几个官差十分熟悉。

就在此人跟里面的那几个官差说了几句话后,那个乞丐见到其中一个官差将一瓶东西倒进了井里,随后他们一行人便离开了荒宅。

原本这个乞丐是想跟上那几个官差,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可是他又想知道他们在井里倒了什么东西。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发现又有人来到了这里。

这些人到了这里之后,立刻从井里打水。

估摸着一共打了有十几桶水之后,才渐渐没了动静。

这个乞丐已经认出来了,来打水的都是北周人,所以他也不敢露面。

眼看着这里似乎暂时没人来了,他便打算去看看那几个官差。

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那些官差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就在他刚准备回荒宅的时候,却发现有官飞奔着冲进了城。

他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而且,他也认出来了,那个官兵应该是护送北周使团的官兵。

于是,他又赶去了使团附近。

到了那里才得知有刺客潜入了使团。

没过多久,那位参将大人也带着一众手下回到了这里。

这位参将大人到了之后,二话没说,先是封锁了这一带。

若不是这个乞丐跑得快,险些就要被抓起来了。

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又在这附近出现,这样的罪名极有可能会栽到他的头上。

陈安晏听了之后十分诧异。

若是依这个乞丐所言,应该就是那几个官差在井里下的毒。

而且,他们在北周使团抵达这里之后才下毒,在这之前他们还将这里的乞丐全都赶走,显然是不想别人喝了井里的水而中毒。

因为一旦有人中毒,北周使团的人便不会再用这口井里的水。

所以,陈安晏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刺。

既然涉及到了官差,那便要再去会一会那位左云县的知县大人了。

陈安晏猜测,他们之所以要行刺北周使团的人,会不会是也是因为他们痛恨北周,而他们报复的手段要比那些护送的官兵更加激进。

陈安晏想了想之后,他意识到还是得等见到那个乞丐口中的那几个官差才能继续查下去。

随后他便想了个办法!

陈安晏找来了一身官兵的衣服,又让这个乞丐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官兵的衣服,又整理了一番后,这个乞丐看上去立刻就不一样了。

除了身型有些瘦弱之外,倒的确是一副官兵的模样。

随后,陈安晏又带着几个人去了一家鞋店,让店家赶工做了两百双鞋子!

接着,他又带着这些鞋子去了衙门,说是要给衙门送鞋!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