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轮回转世之大漠鸣沙
第四百一十三章 穆隐赶至
作者:前世楼兰本章字数:2549更新时间:2023-11-29 08:57:24

“住口!”主上猛然喝止侍从之语,朝着那女子满是愧疚之情,“媱儿,本尊若无血脉留存传位,如何稳得住早有异心众人?他等若是继位,恐是当真如媱儿所忧那般天下尽遭血染啊!蕊儿虽是身为女子,却实实可担大任。而你……终是本尊需得与众人有所交待。”颓废至极陡然垂下双手,“罢了,如今多说无益。仅是,待为夫一对复世战神之时,定然会令媱儿亲见,届时你便知为夫此心乃是如何的。”稍稍默了默,“望及那时可使得灵儿一见,为夫自有要事相托。”言罢徐徐转身,“来人,自今日起夫人所用药石便是停了,餐食皆需珍馐,本尊自会遣人前来为她医治。你等大可传出消息,本尊已是将其惩戒数载有余,少主亦是得已册封,自此便再无可辖制本尊之事!”

一众护卫及其身后侍从具是跪地叩拜,“属下等不敢!皆是万事以主上为尊。”

“呵呵,本尊徒有虚名啊!”主上微微抬了抬手,万分没落缓步离去。其身后已是由护卫将那女子轻缓放下,然那女子满目皆是不解之情。

“主上!”暗道之内,侍从心内亦是憋闷得很,望及自身前不远处那极度失魂落魄、犹如行尸走肉般的身影,更是连同出口之声皆是有些许哽咽了。

“罢了,”主上竟是低低出声相应,“皆是天意!自本尊执意迎娶媱儿那一刻,恐是便已注定。实则其所思未尝不是好事,若是灵儿还在,如今……哎,终是人心不古了。”

“主上!”侍从已是眼含泪光,直直双膝跪地,“属下誓死追随主上,断不得异心!”

主上徐徐转身,并未做何令其起身言行,仅是叹息一声,“当真不知这尊位乃是福祸何论啊。”

“少主!”墨羽亦是被侍女服侍上药,惊见蕊统领推门而入,慌忙欲要起身相迎,被已是快步近前的蕊统领一把压住。

“你我之间无须多礼。”望着他那重于自身数倍的伤痕,蕊统领甚显悲然之色,轻轻上手抚过,带得墨羽脊背瞬间僵直。“终是为我方致如此,墨哥哥,蕊儿何颜以对啊。”说着便是泪撒当场。

“少主!”墨羽忙挥退了侍女,反转强行起身,直面蕊统领,为其拭去仍是滚落不止的泪滴,柔声道,“蕊儿再不该如此于下属前落泪了,于日后成事不利啊。”

“有何?蕊儿唯有可与墨哥哥这般放纵了。呜呜呜。方才,主上前来探望了,竟是……呜呜呜。墨哥哥,恐是不日蕊儿便需得听命不知被献与何人了。”

“怎会?主上他……”墨羽险些出口不逊,转瞬便是复于常态,安抚道,“恐是蕊儿多心了。主上之意该是那现于楼兰的大汉使团,若是我所料不错,定然不得他等这般肆意妄为,主上定会设计使其等起了纷争。”

蕊统领似是顿悟,慌忙执起墨羽双手,“当真吗?非是令得我以身为献?”

“呵呵,蕊儿,你如今乃是少主了,再不得主上那般驱使。即便他有心,亦是需得一众长老赞同,你想,众人岂会令得你这唯一主上血脉行那般污浊之事?岂非日后自打脸面?”

“嗯,墨哥哥此言有理。”蕊统领含羞带怯贴入墨羽怀中……

“原来是城公子啊!快请快请!大哥近日常常念及公子呢。”孟子之随着护卫军小卒至了官驿正堂便是见得乃是微微乔了装的骆弈城,其身侧随着一人,眼生得紧,却是孟子之自是不会挑破,故而于人前甚显热络将骆弈城与那人一并引入上官清流居处。

入得卧房,孟子之忙抢先一语,“大哥,你看,竟是城公子,终是你……”

“呵呵,孟家兄弟无需如此谨慎,院外并无旁人。”骆弈城身侧之人含笑开口。

房中上官清流兄弟三人具是一愣,片刻便是一笑,“这便是逖闻先生了?鸣儿倒是将人送来得快。”

“为得上官大人之事,莫鸣却是为难我骆世弟了。”穆隐满是不悦。

骆弈城忙笑应,“隐兄无需忧心,小弟自恃无碍,况尚有莫家三兄弟相护,料得定是不会引来祸事。”

原来,自京中往之山中大宅沿途安置各世家众人并不若日夜兼程急急赶来的穆隐与轩辕平更为迅捷,尤是徐家以徐征为主相护其二人之人自是脚程更甚,故而大汉使团方入了楼兰之时,此几人便已至了山中。幸得莫山几人得了我传信并未离去,方安置了轩辕平才转道领着穆隐入了楼兰。自是的,穆隐与上官清流虽是草草见过数面,然终是不若骆弈城熟识,故而骆弈城便是冒险再入楼兰相送于他。

“非是旁的,仅是愚兄忧心你报仇心切。”穆隐哀叹一声,于骆弈城似是甚为不放心。

骆弈城无奈一笑,转向上官清流一拱手,“上官大人,这位便是逖闻先生、穆隐穆世兄。师妹传信未久便是穆世兄急急赶来,城乃是思及恐其独自前来令得上官大人生了误会,便是一并相送一程,却是不得逗留,尚需赶往蜀中办事,穆世兄便是托与大人了。”

上官清流正面细细打量了一番穆隐,略略回思一番便是有些许印象,“嗯,于鸣儿府内确是见过仁兄,若是当时知悉兄台所能便无需如此劳烦骆公子走这一趟了。”转而朝着闻止静开口,“三弟,你且去布置一番,必是不得穆公子于咱们身侧出何纰漏。”

闻止静心下了然,含笑致意,“大哥安心,小弟这便去安排。”言罢便已转身出门。

穆隐并不知其所往欲要何为,现下心内全然皆是穆老家主叮嘱不得胡乱生事扰了眼前这位被我视作谋士的上官清流。

“穆世兄,既是如此,那小弟便告辞了。”骆弈城浅笑便欲离去。

“骆公子稍稍等一等,”上官清流急急出声阻下,“骆公子还请安坐用盏茶,待我三弟归来再走不迟。”

骆弈城见盛情难却,便与穆隐一并同上官清流对向而坐,未及闲话数语,便是穆隐微微侧首。

“闻公子转回了。”

待他语毕须臾,果真闻止静推门而入,“大哥,皆已安置妥当,却是需得委屈穆公子了。”

未及其言罢,穆隐已是拧眉,“因何要这般安顿?我有何不得见人吗?”

骆弈城与上官清流、孟子之皆是不明,闻止静先是一怔,而后笑曰,“穆公子见谅,如今大哥所领的大汉使团,除去数位京中文笔官吏外,尚有闲王与御赐护卫军等人。穆公子该是曾于京中数月之久,虽是不甚引人瞩目,却终是需得防范其等认得穆公子,尤是穆公子所能较之常人甚异,故而为得不致大哥遭人猜忌、更是穆公子安危为先,小弟方如此安遣,还请穆公子海涵。”余音未落已是躬身一礼,令得穆隐即刻起身相扶。

这满室之内皆是聪慧之人,短时便已明了必是闻止静做了何种伪装使得穆隐不甚解其意,现下皆是一笑。

“世兄,上官大人终是身于朝堂,需得事事谨慎,自是不得如咱们过往那般闲逸的,为得师妹大事,便是委屈世兄了。”骆弈城抬手覆上穆隐肩头。

上官清流即便不知闻止静为穆隐做了何样伪装,却深以为是,接语道,“嗯,骆公子所言极是。我三弟心思缜密,必不会有失,仅是,呵呵,还请于楼兰境内穆公子暂且如此,待及回转咱们大汉再复常态便是。哦,恐是穆公子这名姓……”

PS: 穆隐奉命赶至,必会于上官清流有助,仅是不知他将如何乔装穆隐,又可会令得其不悦?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