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赢了个城主当夫君
第四十七章 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作者:童小言本章字数:2560更新时间:2022-02-28 08:23:52

南笙诺站在原地没有挪动。

“你要不要走?”墨染尘再次问道。

“哦。”她看向司徒枫,说了句:“那我先回去了,今天谢谢你。”

“小诺,要不然我送你吧?”

墨染尘接过了话,说道:“不用了。”

说完之后,就拉着南笙诺打算离开。

就在这时,夜寒急匆匆地向着他们跑来。

他气喘吁吁地说道:“城主,刚收到灵静寺快马传来的急报。”

墨染尘接过他手中的信函,打开看了一下,眉头微皱,随后又疏散开来。

“城主,可是出什么事了?”夜寒担忧地问道。

“没事,只是老夫人要回来了。”墨染尘一边说着,一边将信函重新折叠了起来。

司徒枫笑着走在他面前,说道:“老夫人要回来了,那是意味着沁蕊郡主也要回来了吧?”

南笙诺听着云里雾里。

“沁蕊郡主?那是谁啊?还有,老夫人又是谁呀?”

“这些日后再说,走吧,先回府。”墨染尘没给她再问的机会,直接拽着就往回走了。

南笙诺一边挣扎着一边努力转身与司徒枫道别。

夜寒跟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个有些奇怪的墨染尘,心想着,自家城主这是怎么了?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行为。

“墨染尘,你给我松开,这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南笙诺学着他的话说着。

她本以为两人还得僵持一会儿,完全没料到,他直接松开了拉着的手。

这突然的失去重心,南笙诺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再看向墨染尘,他已经走出去一段路了。

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小嘴骂骂咧咧道:“这人怎么那么阴晴不定?刚才跟个狗皮膏药一般黏着,这才多大点功夫,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了,他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啊。”

又想了想,发现他是从刚才看了那封信之后开始变了的,可是,这信中的究竟是谁啊?

老夫人?难不成是他的母亲吗?

那沁蕊郡主呢?该不会是他的妹妹吧?

天呐,他家人一下子都回来了,这要让她们知道自己住在别人家,会不会来说自己呀?

南笙诺想着,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快步追了上去。

回到城主府。

墨染尘转身道:“夜寒,命人将慈安轩收拾一下,准备迎接老夫人回府。”

“是,城主,那倾云轩呢?要一并收拾吗?”夜寒恭敬地问道。

“那边告诉知秋,她自然会准备好的。”

“好的,城主,属下这就去。”

话毕,夜寒往里走去了。

墨染尘则是直接去了书房。

坐在书房内,心中有些沉闷,不明所以。

一知道云沁蕊要回来了,他有种莫名的心乱,再想到南笙诺......

他好像想起些什么。

对,南笙诺......

刚才好像没见到她,可是她去哪了呢?

墨染尘仔细地回忆着,终于想到,她叫自己放手,于是便......

一想到这,他迅速站起了身,直接往外冲去,暗骂自己怎么如此糊涂,竟然把她扔在路上了。

刚一出府门,就看见她灰头土脸地往他这边走来。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墨染尘假装冷酷地问道。

南笙诺压根儿就没理他,从他身旁直接走了过去。

墨染尘转身跟着她,又说道:“你没听见我在问你话吗?”

“哦?你在问我吗?答案你不比谁清楚啊?”南笙诺没好气地回答着。

“那个,不是你让我松开的吗?”

“对,是啊,但我没让你把我弄倒在地,你知道我当时多尴尬吗?你知道我摔倒在地,竟然头也没回地走了,现在假惺惺地问,虚不虚啊?”

“不是,我.......我方才在想事情。”

“是在想那个沁蕊郡主?”南笙诺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有多酸。

墨染尘看了看她,说道:“沁蕊是我妹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

两个人顿时都有一丝属于自己的尴尬。

南笙诺回到房间后,就拉着立夏坐了下来。

“小诺,怎么了吗?”

“立夏,你知道老夫人要回来了吗?”

“嗯,听说啦,好些人都被派去“慈安轩”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呃......我就是有些好奇,那个,你给我说说呗。”南笙诺玩弄着搭下来的小辫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立夏很认真说道:“老夫人呢,就是咱们城主的母亲,自从老城主仙逝之后,她潜心修佛,数月前,咱们城主逮住了一个临城的奸细,随后老夫人便去灵静寺为城主及缥缈城的民众祈福。”

“原来是这样啊,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凶吗?”

“不会,老夫人为人特别亲善,对待我们下人都很好的。”

南笙诺听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想着,这种家庭的老夫人一般都是超级难搞的,规矩礼仪一大堆。

“对了,还有那个什么郡主,她是墨染尘对待妹妹吗?”

立夏眨巴了下眼睛,将头凑近了一些,说道:“沁蕊郡主,她是城主的妹妹,也不是。”

“什么叫是也不是?”

“她是城主的表妹,也是原先的云司军的独女,她的双亲去世的早,自小便是由老夫人一手带大,所以大家便尊称她为郡主。”

南笙诺听着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就是与你们家城主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吧。”

“嗯,大家都在盛传着,沁蕊郡主就是日后的城主夫人,而且啊,老夫人特别宠她。”

城主夫人?那就是墨染尘的妻子?原来他是有未婚妻的人啊?那自己......

南笙诺想到这,心被揪的有一些疼。

“立夏,我一早出去还没吃东西呢,有些饿了,你能帮我弄一些吃的吗?”

“好的,那小诺你先休息会儿,我这就去给你做好吃的。”

“嗯,好,谢谢你。”

待立夏离开房间后,南笙诺心仿佛瞬间被掏空了,慢慢挪动着脚步来到了床旁,“哐当”一下就倒在了床上。

她将自己的脸埋入被子中,对着自己说道:“南笙诺啊南笙诺,你这还没来得及恋呢,就失恋了。”

想到这里,心里好难受,说不出道不明的难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找不到一个可以哭的名头。

她又想到墨染尘得知她们要回来,就把自己扔在大马路上的场景,认为他心中一定是在想着那云沁蕊。

现在心中完全被自己的认知给充斥着,丝毫不记得要去寻找离墨了。

当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心烦意乱的时候,同样有个人在烦忧不堪。

墨染尘再次回到书房,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云沁蕊要回来了,心就很乱,一乱就想到南笙诺,有点怕她知道云沁蕊的存在。

“城主,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夜寒行了个礼恭敬地说道。

“嗯,对了,那个淳于天麒,找人多加看管,别出什么岔子了。”

“是, 城主,他那边重兵把守着,就算他插翅也难逃。”

“那就好,还有,近日,派人暗中保护南笙诺,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夜寒警惕心一起,问道:“城主可是发现了什么?”

“这倒也没有,只不过,在牢狱中看见淳于天麒的那抹笑容,感觉别有含义,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吧。”

“是,属下明白了。”

“夜寒,你找南宫他们去保护她吧。”

“可是,城主,那你这边怎么办?还是说让他们其中之一过去?”

“不用了,我这边不是还有你么,让他们几个都过去吧。”

夜寒有些犹豫,但是依旧点头道:“是,城主,属下这就去办。”

墨染尘若有所思地坐在桌旁。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