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相逢少年时
相逢少年时
亲亲雪梨
都市 类型2022-04-18 首发时间185.3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堂主」乱世TICH 「舵主」我爱小豆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 归来(上)
作者:亲亲雪梨本章字数:4401更新时间:2022-04-27 16:49:24

在谢颖的记忆中,他们谢家人真正作为“一家人”的生活,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1994年1月29号,农历腊月十八。谢宏轩老人关了诊所,从容地迈着四方步,走回儒林街。谢家所在的那一条胡同分布着四户人家,都是一排坐北朝南的平房,谢宏轩的家在巷子最东头,他家的房门要比别家的大些,房子也是这条胡同里最大的。

听到他的开门声,他的老伴冯玉珍拿着一把黄豆芽,从堂屋里走了出来。“接小颖去?”

“嗯。”谢宏轩已经把自行车擦干净了。一辆标准的二八大杠,后座上安装了一个红色的儿童座椅。每次出发前,谢宏轩总要把座椅擦一遍。接孙女是件有仪式感的事情,他向来认真对待。

“今天得去少年宫接吧?”

“嗯。”谢宏轩说道:“小年夜就要去电视台演出了,这几天天天排练,孩子累呀——我走了啊,饭少做点儿,我吃不了太多,这两天我又长膘了。”

“好。你路上小心点儿,别跟那些小青年赛车。”

“知道了!”

“把围脖戴好,要是受了凉,你又得咳嗽。”

“知道了!!”

“别给小颖买那么多零嘴儿!她得好好吃饭。”

“知道啦!!!”

一出胡同,谢宏轩就把自行车蹬得飞快,渐渐地从一众年轻人当中突出重围,一骑绝尘,四周的小青年们被他追赶得莫名其妙。不仅如此,他还在十字路口买了一串糖葫芦,觉得不够,又买了一块烤地瓜。

孙女又得上学,又得唱歌,累着呢!等她排练完,要第一时间把零食喂到她嘴里。糖葫芦攥在手里就好了,烤地瓜可得藏在贴身口袋里。要是烤地瓜凉了,宝贝孙女就不喜欢吃了。

冬天的风寒冷而又干燥,谢宏轩围着围脖,脸还是冻得发麻。从家到少年宫,得骑二十分钟的自行车,在滴水成冰的季节,人的关节和自行车的零部件都被冻住了,使出十分的力气,动作也是笨拙的。谢宏轩头顶冒汗,心里想着孙女,才不觉得累。

等红绿灯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哼唱着《小芳》,上身一起一伏,给歌声打着拍子。谢宏轩尚且不能接受“流行歌”的概念,但《小芳》实在是太火了,他被动地听了很多遍,都快学会了。他嘀咕道:“年轻人,就得唱斗志昂扬、充满朝气的歌!……不能让这些靡靡之音,腐蚀你们的思想。”

年轻人被说得一头雾水,幸好绿灯解了他的围,他飞快地逃走了。谢宏轩一声长叹,用力一蹬,便把自行车给蹬了起来。时代变啦,大街小巷播放的都是“流行歌”,还有从香港传过来的歌,可他固执地听着“样板戏”,他就喜欢铿锵有力的音乐。

到了少年宫,外面已经有好多家长在等了。谢宏轩在当地小有名气,所以一看到他来,众人都热情地跟他打招呼,谢宏轩跟他们寒暄着,眼睛却瞟向了那座陈旧的三层小楼。少年宫得有十几年了吧?谢宏轩还记得,当年女儿还在这里排练过节目。这么多年过去了,楼房都没有翻新过,窗户岌岌可危。要是风再强烈一点,玻璃都要吹下来了。

在三年前,“东海镇”变成了“东海街道”,在街道办事处成立的那天,市里面的大领导都来剪彩了。三年过去了,东海街道的变化尚且不明显,除了多了几座楼房,多了几个红绿灯,其他的还跟往常一样。谢宏轩真心盼望东海实验小学和少年宫能修整一番,他希望宝贝孙女能在更好的环境里读书、唱歌。

谢宏轩揣着胳膊,不停地踱步,跟熟人唠着家常。熟人都知道他有个很能赚钱的二儿子,笑问他什么时候搬到南方跟着儿子享福,那样就不用在北方受寒冷之苦了。

有些人是羡慕,也有人说得酸溜溜的。谢宏轩一本正经地说道:“他要是给我买带暖气的楼房,我就住着;但是要我跟着他去南方,那是不可能的,我的根在这!我生在这儿,死也在这儿!”

“要是他给你买楼房,那他的本事也不小哩!”一个中年男人笑道:“你们听说了没,发电厂的家属院要往外卖了,可我们还是买不起。”

我儿子买得起!

谢宏轩美滋滋地想着,不由得摇头晃脑。二儿子在南方做大生意,腰间别着最气派的大哥大,开口谈的都是上百万的生意。噫!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反正他已经寄了不少钱回来了,还豪气地说,钱对他来说就是一张纸。就在半个月前,他还说要给家里寄一笔钱,给家里安装电话。谢宏轩不停地叮嘱他——千万不能炫耀,不能浮躁!一定要脚踏实地!

但是二儿子这么有出息,他怎么能不骄傲呢?

别人已经开始跟他道“恭喜”了,谢宏轩嘴上说着“没影的事儿”,可嘴巴却咧到了耳根。看来二儿子前年回来那一趟还是很有效果的,他故意在巷子口停了车,让邻居都见识到了他的威风。谢宏轩是用小推车把儿子带的东西推回家的,街坊四邻全都看到了,谢宏轩大声“责怪”儿子乱花钱,还给他添麻烦,但是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少年宫的大门开了,小孩子们一股脑地涌了出来,谢宏轩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谢颖,冻僵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朵沧桑的花。“小颖,小颖,爷爷在这儿呢!”

谢颖穿着圆鼓鼓的棉服,套着两只紫色套袖,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她蹦蹦跳跳,辫子便甩来甩去。她跑得飞快,几乎是瞬间移动到了爷爷身边,她抱紧了爷爷,大眼睛忽闪忽闪,她贴心地问道:“爷爷,你冷吧?”

“不冷!你爷爷身体好着哩!饿了吧?吃糖葫芦还是烤地瓜?”

“糖葫芦!”

谢颖毫不客气地接过爷爷手中的糖葫芦,又熟练地先递到爷爷嘴边。谢宏轩摇了摇头:“我牙口不好,你吃。”

虽然手里拿着糖葫芦,但谢颖依然像一个身手矫健的体操运动员,像跳马一般,她轻盈地跳上了她的专属座椅,将糖葫芦举向天空,像是举起了发令枪:“爷爷,出发!”

“好嘞!”

谢宏轩卖力地蹬着车,一路向西而去。夕阳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圈橙黄色的云彩。祖孙二人沐浴着最后一缕残光,残光里映出了一副生动的剪影。谢宏轩开始了例行询问——冷不冷,饿不饿,排练累不累?“小颖,要是手冷,就把手伸到爷爷衣服里面。”

谢颖忙着吃糖葫芦,只用点头或者摇头来回答爷爷的问题,也不管爷爷能不能看到。她的手并不冷,可她还是把手伸到了爷爷的背里。只要爷爷的温暖能传递到她的身上,那爷爷就会很开心吧?谢宏轩不催促孙女说话,因为他知道,只要糖葫芦全都下了肚,那孙女就会开启话痨模式。

果不其然,经过一个垃圾桶,谢颖准确无误地将竹签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她豪迈地摸了摸嘴,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爷爷,今天跟胡宝珠跳皮筋,我踩了她的鞋子,她一下午都没跟我说话。唉,她的东西都是她的爸爸妈妈从上海给她寄过来的,她可珍惜了呢。我给她写了纸条,她也没有回我。明天我带一块巧克力给她,她就不生气了吧?”

“诶!宝珠还是那么小性儿!不过,人家爸妈买的东西,她当然珍惜了。你给她点儿吃的赔罪吧。”

“爷爷,刚才于老师特意叮嘱我,让我这几天少吃咸的,还要多喝水。我笑得脸都疼了,她还说我的表情不够生动,让我回家照着镜子练。你说,她对我是不是太严格了?朱方亭唱得可差劲了,她不光自己跑调,还常常把别人给带跑偏了,可老师就是不敢说她。”

朱方亭是市里面某个领导的孩子,也是谢颖口中的老熟人。宝贝孙女对朱同学有诸多不满,朱同学有几次对谢颖出言不逊,但是谢颖跟爷爷奶奶下过保证,她不会主动跟同学起冲突,她可是一只和平鸽。

谢宏轩皱起了眉头,说道:“小颖,要是她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千万别受委屈,知道不?”

“嗯。”谢颖玩着两只辫子,继续做着当天的汇报:“爷爷,今天我去办公室,我姑又把华天龙训了一顿。华天龙真是太好玩了,他没写作业,还找了个理由,而且他每天的理由都不一样!你猜,他今天是怎么跟我姑说的?”

“怎么说的?”

“他说,他明明写完作业了,写完之后他累得不行,还装进书包里了。到了学校才回过神来,他是在梦里面写的。”

谢颖哈哈大笑,谢宏轩也被逗笑了:“哎呀,这个华天龙,真是咱们那一片最让人头疼的小孩了!他爸妈三天两头来给你姑送礼,摸着眼泪求你姑,让她督促华天龙好好读书。可惜,两口子的努力白费了。”

“我姑从来都没有收过他家的礼!”谢颖大声说道:“我姑在学校里说得很清楚,不让学生家长送礼。”

“嗯,你姑穷得要命,但是穷得有气节——她没说几点回家?”

“我放学的时候去找她,她还在改卷子。明天开家长会,她要把成绩告诉家长,所以今晚她要加班了。”

“唉,工资发不下来,她对待工作倒是一如既往的热情。”谢宏轩惆怅地叹了一口气:“她的工资,去年拖了半年,今年拖了四个月,也不知道年前能不能发下来?”

“我姑那么辛苦,学校为什么会拖欠老师工资?”

“我也不知道啊!现如今,新闻天天说,要提高教师的待遇,可为啥还是不发工资呢?”谢宏轩惆怅地哈了一口气:“要是年前不发工资,我怎么着也得让她改行!让她去厂里当个文员,当个秘书,也比当老师强!每天累得要死,连饭都吃不饱。”

尽管小姑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发工资了,但是谢颖的日常生活不受任何影响,她并不为此发愁。她欢快地问道:“爷爷,等会儿回家,我能看《小龙人》吗?”

“回到家就放完了吧?”

“中间有广告呢!回家肯定放不完,我还能看几分钟!”

“那你就看一会儿呗!累了一天了,也该放松了。”

谢颖欢呼起来,欢快地甩着两只脚,还唱起了《小龙人》的片尾曲。谢宏轩心里却涌起了一股淡淡的惆怅,小龙人执着地找妈妈,小颖小时候也哭着喊着要妈妈。现在她不记得那段往事了,可是谢宏轩一想起来,还是怪难受的。

祖孙二人说着话,等他们走到了儒林街,夜幕真正降临了。胡同里的灯都亮了起来,每家每户都在准备晚饭。路过汪家时,谢颖伸长脖子往院子里面看了看,自言自语:“汪浩川能吃上饭吧?”

“嗯?浩川怎么了?”

谢颖压低嗓音:“他妈妈又发脾气了!他爸爸也生气了,谁都没给他做饭,中午他就买了一包干脆面。”

“唉,他爸妈也真有意思,吵架还能让孩子饿肚子!”

“爷爷,我能给他送包饼干吗?就是我妈给我寄的夹心饼干。”

“那是你的饼干,你愿意给谁就给谁。”

听到谢宏轩的自行车铃声,住在胡同中间的宋金泉走了出来,招呼了一声:“啥时候喝两盅?”

爷爷停下了车,谢颖又像体操运动员一样,稳稳地跳到地上,欢呼起来:“宋爷爷,你们又要喝酒吗?那我又有外快可以赚了!”

两位老人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不管有烦心事还是开心事,他俩总要聚在一起喝一杯。去华天龙家买一斤凉拌猪耳朵,半斤油炸花生米,半斤炸蚕蛹——俗称“老三样”,都是谢颖跑腿去买的。不管爷爷出钱,还是宋爷爷请客,只要跑腿,谢颖总能赚到五毛到一块钱的跑腿费。对小学生来说,那可是一笔不小的零花钱。所以,只要爷爷们喝小酒,谢颖就特别开心。

谢宏轩摘下围脖,哈着白气,说道:“看你心情,反正我今晚没什么事了。要喊着老 胡一起吗?”

“早上碰见他,他说血糖高,最近不喝了。”宋金泉爽快地掏出二十块钱来,塞到谢颖手中:“小颖,等会儿就拜托你啦。”

谢颖立正敬礼:“遵命!请老首 长放心!”

谢宏轩推着自行车,在心里嘀咕,恐怕是老朋友又想念那两个有“敌特”嫌疑的儿子了。自从两个儿子离开家之后,老宋就时常郁郁寡欢。虽然在别人面前,他总是说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优秀,但是他的落寞只有老朋友能看得到。快过年啦,老宋肯定想儿子想得睡不着觉了。谢宏轩想着,一定要好好陪老朋友喝一杯。

但是一进自家院子,谢宏轩完全没有喝酒的心情了。

他疑心自己看错了,那三个拉拉扯扯的人是谁?

谢宏轩喃喃自语:“我……这不会是做梦吧?”

谢颖也傻眼了:“二叔一家……怎么在这里呢?”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