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蕉山剑影
第132章 花溪谷主
作者:洞庭赊月本章字数:3215更新时间:2023-03-23 19:55:36

叶影这才侧目转身认真地看了一眼乐仙派的众人。

“铁笛仙”梁启依旧广袖长袍,凌然如仙,只是面色苍白,连神采也大不如从前。看来他在天都峰上受伤不轻,而且至今未愈。只是江霆说他不会再对他和沈玉泓造成威胁,此话未免太小看这个乐仙派的大长老了。

“铁笛仙”身旁是一个年近花甲的妇人,头发花白,着一件棕黄色宽袍,身材丰腴,体态优雅,满面风霜,却又透着一股不畏风霜雨雪的气质。

乐仙派共有五位长老,除了大长老“铁笛仙”梁启和四长老“忘忧主”冯楚,和已死的掌门人的夫婿三长老华潜,剩余的两位长老都是女流之辈,一个是二长老名叫邹青竹,一个是五长老名叫朱瑞。

这两人在三十多年前均为新掌门候选人,音律天赋和武功修为虽不如大师兄“铁笛仙”,但不输于掌门师妹石盈盈,却不料师父当年竟忽然将掌门之位传给了石盈盈。

如今立在梁启身旁的这妇人正是二长老邹青竹。

三十多年前,年仅二十的石盈盈与花溪谷主陆容平结下血仇,陆容平千里迢迢前往玉龙雪山寻仇,乐仙派的前任掌门莫雪莲突然将掌门之位传给石盈盈,然后替石盈盈去赴陆容平的生死之约,之后莫雪莲功力全散而死,陆容平盗取《化元诀秘笈》后返回花溪谷,再也没有来找石盈盈报仇。至于莫雪莲与陆容平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至今是未解之谜。

陆容平不过是与大师兄梁启同龄的人,究竟是什么通天的本事,花溪谷又有什么诡秘莫测的功夫,竟然能令已经练成“化元诀”多年的师父散功而死?邹青竹一直想领教一下花溪谷的功夫,见识一下陆容平本事。只是师父去赴约之前曾有遗令,她若死在陆容平手里,乐仙派众弟子不得到花溪谷寻衅报仇。

这一次,花溪谷的人自己送上门来,她总算能如愿以偿了。

也不知为什么,花溪谷弟子沈玉泓突然来到了云南,而且他们还接到消息,陆容平也来到了云南,师徒二人于今日正午之时在栖凤亭会合。

乐仙派众人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便由大长老梁启和二长老邹青竹带领二十余个弟子在午时之前赶到栖凤亭,没想到真的见到了沈玉泓,看样子,陆容平很快也会来的。

只是,究竟是先控制住沈玉泓和叶影,占得主动权,还是光明正大地了结恩怨,等陆容平来了再新账旧账一起算?这书生打扮的男子又是什么人?

邹青竹看了看身旁的大师兄梁启,似乎在征询他的意见。

大长老梁启凌然而立,虽身在众人之中,举止仪态也不失亲和,却仍是鹤立鸡群的模样。就算再怎么慈祥和蔼,也掩藏不住他那傲世绝尘的气质,何况他总是一副祥和却不失庄严的模样,弟子们对他更是敬若神灵,就是与他并肩而立的邹青竹,似乎也与他相距甚远。

邹青竹无声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她也看不出大师兄的心思。梁启的目光飘渺地落在前方,她知道他是在留意着书生和叶影、沈玉泓三人,但是他的目光之中全无敌意,就和看着自己的弟子一样,面上表情也看不出任何变化,仍是严肃而祥和。

他是在等陆容平。她应该了解的,但她不相信他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为三师弟报仇,以及逼迫沈玉泓吐露《化元诀秘笈》内容的机会。

所以她虽然追随了他几十年,却永远只能望其项背,跟不上他的脚步,进不了他的世界,领略不了他的意境,也不懂他的灵魂。

他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在天都峰上,他为了向知微翁寻求一个真相,放过了杀掉叶影和夺回秘笈的最好机会,难道今天还要一错再错?

“铁笛仙”梁启一向以乐仙派的事务为重,其威望更不在掌门人之下,他的事情一向无人敢过问,所以整个乐仙派只知大长老负伤而归,却不明缘由。邹青竹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伤得了梁启,她是唯一一个敢去调查这件事的人,所以她知道他是为了去见“知微翁”,但她永远也不知道大师兄想探知的真相是什么。

初夏的风吹拂着葱郁的草木,有一点点闷热,又有一点点清凉,邹青竹却有些忍耐不住了。

但是梁启却如屹立于悬崖绝壁的松柏,凌风不动。他只为一个人而来,所以眼里没有别人,只有一个陆容平。他的心里也没有其他,没有所谓镇派秘笈,没有恩怨情仇,只有音律。

沈玉泓虽说已经不惧怕与乐仙派敌对,却还是免不了担忧,如今见乐仙派众人按兵不动,才松了一口气,对叶影释然一笑。

叶影也淡淡一笑。他心知肚明背后在推波助澜的人必是林之远,而林之远的背后是江霆。但他却不能告诉沈玉泓,不能让她知道自己云南之行的真正目的。

而之前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困惑也渐渐明朗起来。自从江霆知道他和沈玉泓正在被乐仙派的人追杀的时候,江霆就已经开始策划这个局,在天都峰等徽州武林的多名高手与梁启对决,两败俱伤的时候,再让天机阁老阁主“知微翁”抛出诱饵,用一个秘密换取了梁启的兵器,他再亲自动手进一步重伤梁启。

这位乐仙派的第一高手从此落下严重内伤,纵然不死,短时间内也绝无恢复的可能,甚至这辈子都无法恢复了。

之后江霆再与叶影交易,让他办一件事以换取小疏的安全。至于这件事,便是要让他来到云南,引起乐仙派的注意,并且借他与花溪谷沈玉泓的关系,引出花溪谷主陆容平来对付乐仙派。

乐仙派与花溪谷的仇恨已经沉寂了三十年之久,由于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双方已经很难再争斗厮杀,即便沈玉泓又学了“化元诀”,乐仙派的梁启和冯楚两位长老对是否要杀沈玉泓的立场仍是动摇不定。所以仅凭这段仇恨还不足以让乐仙派与花溪谷大动干戈。

但叶影不一样,这是新仇,而且死在他手上的是乐仙派掌门的丈夫,乐仙派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他。所以他必须要到云南,而且一定要与沈玉泓相遇,并且最终得到陆容平的帮助对付乐仙派,这样才有可能动摇乐仙派的根基。

但是到了这个局面,似乎大局将成,叶影心中又多少有些不安,有些踌躇:真的要放任这件事的发展,让花溪谷出手帮助自己化解危机,让江霆借林之远的手覆灭乐仙派吗?

还有,他的夫子,林之远的师父“书生剑”鹿岩突然和沈玉泓一起来到云南,究竟是巧合,还是……

鹿岩上前两步,展开折扇,先开口了:“前面年纪最大的那位老兄,可是绰号‘铁笛仙’的梁大长老吗?”

梁启看了一眼鹿岩,说道:“正是老朽。不知足下是……”

鹿岩接着说道:“早就听闻梁师兄的大名,今日才得以一见。小弟这厢有礼了。”说着揖手而拜。

师兄!小弟!

叶影有些意外,但很快明白过来,他们都是当年云宫四大弟子的传人,虽然各立山门,但追溯起来,祖师爷都是云宫之主贺璧。这么说来,沈玉泓和他们也算是“师出同门”了。沈玉泓听了鹿岩的话,也只是轻轻一笑。

乐仙派众人除了梁启面色不改,其余诸人尽皆动容。

“铁笛仙”梁启眉眼中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银须抖擞,说道:“足下莫非是名动江湖的三大剑侠之一‘书生剑’鹿岩?”

鹿岩朗声笑道:“不敢当,没想到梁师兄竟然知道小弟,真是太好了。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小弟此番虽然是特意前来拜访师兄,师兄也没必要带这么多人来迎接啊,小弟真是受宠若惊。”

梁启是“乐中仙”的第六代弟子,而鹿岩是擅用软剑的“逍遥剑神”的第六代传人,若是都尊云宫主人贺璧为祖师爷,那么他们都是贺璧的第七代弟子。如此推算他们便是同辈人,称兄道弟便在常理。

梁启说道:“足下误会了,老朽非为足下而来。”

鹿岩道:“哦?看来只是巧合,是小弟自作多情了。不知梁师兄这般匆匆而来所为何事?莫非是为了这两个年轻人?”说话间,以折扇指了指叶影与沈玉泓。

梁启只轻轻摇首,鹿岩又说道:“哦,也不是,那师兄可是为了亭子上那人而来?”

梁启点头微笑。

乐仙派众人一齐往栖凤亭的方向望去,叶影与沈玉泓也不约而同转身向栖凤亭望去,只见一个形相清癯、身材高瘦的白须老人立在栖凤亭之上,轻袍缓带,风姿隽爽,萧疏轩举,虽然戴着一张木质的面具,看上去仍觉甚是潇洒。

叶影远远看见这老者的身影,暗叹夫子鹿岩耳力惊人之余,只觉这老人的身影甚是熟悉,竟与师父的身影神似,“师父”二字不自主地就要脱口而出,却见身旁的沈玉泓欣喜雀跃道:“师父,您老人家来啦!”

叶影这才将“师父”二字咽了回去,心道:“他就是泓儿的师父花溪谷主陆老先生,看来那天在起云派后山带走泓儿的便是他了……”

沈玉泓见叶影望着陆容平出神,扯了一下他的衣袖,说道:“叶影,那就是我师父。”

叶影点了点头,对这亭上老人躬身抱拳,朗声说道:“晚辈叶影见过陆老前辈。”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