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从狮驼岭开始
西游:从狮驼岭开始
怳唐
仙侠 类型2023-01-15 首发时间23.2万 字数
与众多书友一起开启品质阅读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吃人得道
作者:怳唐本章字数:3269更新时间:2023-01-20 12:10:35

岩浮城远郊,大雪封山,一间破落山神庙。

庙中燃着篝火,边上围着一名乞丐和一个道士,二人席地而坐。

老道披散着头发,双目浑浊,里头尽是哔哔啵啵的火星子:“野小子,你只要帮我做件事,我便传你神功的下一重心法。”

小乞丐叫纪源,脸上脏兮兮的,却不难看出五官清秀。

他缩了缩脖子,怯生生地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山神庙荒废久了,神坛上鸟嘴的泥塑早已面目全非,地上青砖开裂,里面生出一丛丛杂草,不时有寒风自墙缝里地灌进来。

老道仰起头,露出了一张眼窝深陷,满是黑气的脸:“我会送你去狮驼岭,你寻到一处狮驼洞。洞里有件上古时期遗留的秘宝,你去与我取来。”

纪源偷偷地看向道士,发现他的眼睛里极深极空,根本不像是人的眼睛。

他不禁打了个哆嗦,恰好瞧见庙里那尊阴恻恻的鸟嘴山神,二者仿佛重叠在了一起:“听从那里逃难回来的人说,妖魔快把周遭地界上的人吃干净了。”

谈到吃人,纪源的五官突然扭曲起来,整个人趴在地上干呕,竟吐出黄黄绿绿的胆汁。

他的脑袋一片空白,除了对妖魔的恐惧,似乎还有别的记忆要涌上来。

老道转头看了看陷入迷惘的纪源,厉声呵斥道:“怎么?又发梦了?老子没什么耐性,快点说去还是不去?”

纪源头皮发麻,只觉得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嘴里发苦,就是说不出话来。

见纪源不说话,老道阴沉的脸上露出一抹煞气:“如果不去,那我这神功你便没办法消受!”

纪源心里一惊,却是有气无力地应到:“你要废了我?”

拢了拢花白的鬓发,老道冷冷一笑,双目变得空空如也,仿佛一时没了眼珠子:“可不止那么简单。”

纪源咽了咽口水,身上仿佛压了重山,身子开始有些颤抖:“你要杀了我吗?”

老道灿烂一笑,露出一嘴黄牙:“我这神功十分古怪,就算你死后变成鬼魂,喝下孟婆汤也是能记得的……”

纪源瞳孔一震,险些摔倒在地:“你难不成是要我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火光照在老道那张死人脸上,忽明忽暗,身后的影子里仿佛长出了羽毛,有说不出的阴森和诡异。

回想起一年前,这老道跌入山神庙,说要用一门可叫人长生不死的神功,换自己手里的一碗剩饭。

起初还以为来的是个疯子,便将剩饭给了他。

纪源只认为饭都吃不饱,还有什么心思去管长生不死。

到时死也死不掉,还要永远饿着肚子?

饿肚子可是全天下最痛苦的事情。

哪知道士吃过剩饭,居然真开始教自己修炼一门导气的法子。

也就是一个敢教,一个敢练。

几日之后,纪源发觉自己的小腹之中,渐渐生出一股热气。

运转时,热气走遍全身,纪源只觉得自己力大无穷,身子恍惚金刚一般。

此后隔三差五,老道都会毒打折磨纪源,而后又不知从何处寻些奇花异果来供他服食。

一年的光景过去,纪源整个人非但没被折磨死,反而脱胎换骨,身上居然有了些许仙人气象。

原本,纪源该当老道是再生父母,可一想起老道平日里对他的折磨,还有浑身乖戾阴狠的气场,哪里再敢有半点亲近。

不过,朝夕相处之间,除修炼之外,多少也教给纪源一些见闻轶事。

纪源记得老道说过,凡人修行锻炼肉身,以食物元气补益,是为胎境;气血足而坚固神魂,进而采天地元气,衍生法力,是为出窍神游……

妖魔则是野兽化形,修为至少在神游之上,而那些积年老魔更是神通广大,移山填海都只等闲。

因此纪源深知,在修行路上,一步之遥,天壤之别。

他如今也只不过是个胎境修士。

而老道也聊起过,那狮驼岭以前是三位毒魔的道场。

尸山血海,诸天胆寒。

虽说旧主已被佛门降伏,但那等妖气冲天的地方,如今的主人必然也是个心狠手辣之徒。

这也是纪源如此恐惧的原由。

老道的咳嗽声打断了纪源的回忆。

只见他往篝火前靠了靠,伸出两根鹰爪般的手指,戳进火里,拨了拨柴薪:“我再问你一遍,去还是不去?”

纪源瘫坐在地上,他丝毫不怀疑这老道有本事叫自己形神俱灭。

“妖魔横竖不过把我吃了,而老道却要叫我永不超生……”他目光呆滞,张嘴喃喃道:“我去!去还不成?!”

老道狞笑一下,口中云里雾里,开始念念有词。

又转身扇一扇袖子,仿佛乌鸦拍动翅膀:“你也不必太过惊慌,我送你一件护身宝甲。”

纪源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耳边充斥着呼啸的风声,而后双眼一黑,不知身在何方。

……

“呼...…呼...…”

一位布衣少年敛藏气息,深一脚浅一脚,走在不见天日的深山老林之中。

这少年正是被老道一袖子扇走的纪源。

原来当时,纪源耳边风声乱转,待平息后再开眼,发现自己不知飞了多远,想必已是置身于妖魔啸聚的狮驼岭中。

听闻八百里狮驼岭,红白相间,红的是人肉烂作尘泥,白的是骸骨骷髅如岭,又见人筋人皮乱甩,缠在树林子上,风干后晃亮如银。

当真是尸山血海,腥臭难闻。

从纪源进山以来,虽没见到传闻中的恐怖景象,却也发现山里愁云惨淡,气氛诡谲,叫人如同置身幽冥地域。

纪源瞪大双眼,走在山路上,东张西望,犹如惊弓之鸟。

“这老道也当真奇怪,既然有如此神通,为何还要我来替他取宝贝?”

突然一股冷风吹来,直钻人骨髓,卷起团团幽蓝色的雾气,滚进山路两边比人还高的枯草里,发出呱呱的声响。

“什么东西!”

纪源怪叫一声,没见有什么回应。

他支起脖子左顾右盼,顿时觉得此地妖气弥漫,四面八方都是精怪。

“这地方处处透着诡异,也不知何时何地钻出个妖魔,就把我给吃了?”

他咽了咽口水,扒开衣襟,就去看老道给的那件宝甲。

这软甲晶莹剔透,非金非石,穿在身上凉飕飕的。

“也不知这东西能不能保我一条小命。”

纪源行走之间,软甲上隐隐发出肉眼难以分辨的七色毫光,拖曳在他身后,仿佛罩着一重彩雾。

山间寒风凛冽,纪源拢了拢衣襟,不自觉地运起老道教他的吐纳功夫。

一时之间,小腹里一团热气升腾,如火如荼,游走于四肢百骸当中,整个人登时神清气爽,双目精芒四射,全身上下生出无穷力量。

“呼吸吐纳服九息,运转五行结元炁。聚散无端凭我意,复返婴儿道合真。”

这一段是老道送走纪源时传给他的,是一部分突破胎境的心法口诀。

纪源心无旁骛,反复默诵口诀,周身气息运行不辍,如江水长流。

一遍...…两遍...…

他慢慢发觉身子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烫,头顶热气蒸腾,涌出来一团团白雾。

这团白雾里,隐隐能看出人的面目五官。

白雾飘渺不定,裹着软甲发出的霞光,星星点点,居然在虚空中显现出一个个拇指大小的金甲神人,模样栩栩如生。

又一阵风吹来,纪源整个人变得飘飘然,眼前浮现出一片琼楼玉宇,瑞彩千条,有数不清的仙人乘云驾鹤,穿梭其间。

“这就是仙界吗?”

胸中有说不出的快意,仿佛经历了千难万险,终于达成目的,就要举霞飞升。

远离一切痛苦折磨,从此长生不死,自在大罗,逍遥无穷时空!

纪源回忆起过去种种,腹中突然饥饿难忍,终于想起那段消失的记忆。

记忆中出现了许多人,他们像是蝗虫,成群结队,把方圆十里的草根树皮都被吃尽了。

草根树皮吃完了,他们就去扒坟墓,要吃里面死人的肉。

死人肉吃完了,接下来就是吃活人了。

记忆戛然而止,到现在他也没想起自己吃没吃过人肉。

原来自己对吃人的恐惧,更甚于妖魔。

就在这时,天上仙气不要命地灌下来,不断激发出纪源心中大解脱、大自在的快乐。

他不禁问自己,成仙是什么?

是不会老也不会死?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比皇帝还要逍遥自在?

此时纪源又摸了摸肚子:“只要成仙了,就可以不用吃人,不用饿肚子吗?”

纪源只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身子越飞越高,就快要升入那流光溢彩的仙界。

电光火石之间,软甲上七色霞光大盛,骨朵朵地冒出来,结成大片庆云华盖,气象无边。

华盖之下,一群拇指大小的金甲神人,双目圆睁,仿佛活了过来,个个精神抖擞,结出法印,齐齐朝纪源发出一声怒吼。

一声声巨吼如雷霆震动,瞬间将纪源从云端打落。

纪源“啊”的一声,睁开双眼,里面神采全无,气息也变得衰微。

“难不成我刚刚差点走火入魔了?”

回想起刚刚举霞飞升一般的快意,心中一阵后怕:“听老道说,突破胎境,凝炼神魂的过程中,会有重重幻象。刚刚若是魂魄出了壳,飘上天去,怕是立刻就要魂飞魄散!”

然而片刻之后,纪源跌坐在地上,心中再无半点触及修炼瓶颈还有劫后余生的喜悦。

他嘴里又泛出苦味,肚子里里渐渐翻江倒海:“我究竟吃过人了?”

纪源忽然又想起老道对自己说过些莫名其妙的话。

后背一阵发凉,这时他竟觉得那是在开导自己。

“在这世上不仅妖怪吃人,人也会吃人,而且比妖怪更恶!”

“吃几个人算得了什么?不吃人如何能得道?”

……

捧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