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小侠游江湖
独谷篇39 谪仙人
作者:朱元生本章字数:5882更新时间:2023-09-10 10:25:35

竹林之中下着细雨,雨雾湿气扑面而来,两个斗笠男子缓行林间小径之中。

“老朱是不是把咱们两个忘了啊?”

一个蓝衫男子悄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

为首的黑衣男子拿着一壶老酒,话音未落,忽然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泥坑之中。

蓝衫男子见状,服了额头,说道:

“你酒瘾多大啊,这一回功夫还有心思喝酒,咱们赶紧找朱顺他们吧。”

二人正是许善超和魏建超二人,他们二人死活等不到朱顺和温奎他们,实在等烦了,便动身寻找他们二人。

魏建超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泥土,说道:“你懂什么?”

“酒可以壮胆,我这不是怕在竹林之中遇见妖怪嘛,一颗心都绷得紧紧的,生怕妖怪把我抓去吃了!”

许善超笑了笑,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嘛,竹林之中哪有什么妖怪!”

“咱们继续赶路吧,争取早点找到他们。”

说完二人便继续缓行.........

说那青鸿帮众人被朱顺打跑后,满是不服气。

风念康骂道:“吗的,那小子有点本事,三下五除二就把咱们打跑了!”

“不过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找我师傅告状,定要把那小子皮扒了!”

龅牙说道:

“老大,咱们摇人找张头目,把整个独谷翻一遍不信找不到那小子!”

青鸿帮众人议论纷纷,

“对,做了他!”

“这简直在咱们青鸿帮地盘打咱们脸啊!”

“这不能忍!”

“对不能忍!”

...........

青鸿帮众人正议论纷纷之时,忽见林间小径之上,走来两人。

正是魏建超和许善超二人。

魏建超喝着酒满脸享受,但是风念康见到魏建超表情倒是气愤,以为嘲笑他们。

“吗的,你小子倒是悠闲啊,居然喝上酒了!”

风念康见魏建超表情倒是享受,心中无名火起,便故意上前找魏建超事。

魏建超扭头看见风念康,笑着说道:“怎么了?”

风念康横眉竖眼,骂道:“没见我们被人欺负了嘛,还悠闲自在!”

魏建超扭头看了看许善超,倒是有些蒙圈,他比较疑惑,喝酒有什么错。

风念康见魏建超不说话,以为是他小子心虚,更是火起,骂道:“吗的,你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了不起,不敢跟我们叫板了!”

魏建超看着风念康,愣是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他心中倒是不怕风念康,只是喝个酒就有错了,这太让他疑惑了。

风念康见魏建超不说话,骂道:“不说话是吧,不说话我让你说话!”

说完风念康挽起袖子,伸手就是一拳打向魏建超。

魏建超伸手一挡,说道:“这位兄弟,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魏建超手腕翻转,“啪”的一声把风念康的手腕给扭了,痛的风念康“哎呦哎呦”直叫唤。

风念康指着魏建超,喊道:“吗的,你小子居然还敢还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魏建超扭头看着风念康,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你要是还手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风念康扭头对着自己的小弟们喊道:“你们都傻啊,都不上去帮忙!”

风念康看了看自己的小弟们看戏,顿时火起,骂道:“你们几个是不是虎!”

“是不是,不敢上去是吧!”

那几个小弟相互看了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慢吞吞的挪动着脚步。

风念康见小弟们还不行动,顿时火冒三丈,骂道:“你们这群窝囊废,回头老子就把你们全都砸了!”

那几个小弟们听见风念康这么骂,一个个举起棒子就朝魏建超袭来。

魏建超扭头看见这些人冲向自己,松开风念康,不慌不忙的从身后抽出一把长枪。

只见魏建超身形一晃,“嗖,嗖”几个箭步,就来到这些小弟面前。

魏建超抽出长枪,一个鹞子翻身,舞了一个枪花。

这些小弟哪里是魏建超的对手,一个个被打的狼狈不堪。

魏建超一枪一个,眨眼之间,就有好几个小弟躺在地上。

这些小弟们哪里见过这个阵势,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呆呆的站在那里,动都不敢动。

许善超就坐在一旁,磕着瓜子,见魏建超一枪一个,惊讶的合不拢嘴,“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魏建超笑道:

“猕猴桃啊,想学枪法我就教你。”

许善超骂道:

“滚一边去!”

那几个青鸿帮的人,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

风念康指着魏建超,喊道:“你小子居然敢打我的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魏建超扭头看着风念康,说道:“我管你是谁,你要是现在滚,我就不跟你计较!”

风念康说道:“我可是青鸿帮八大头目之一张无仙的得意弟子风念康,你说我怕不怕!”

魏建超抽出长枪摆了摆,说道:“我管你是谁,你现在乖乖的走,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风念康看见魏建超真的动了家伙,当时就怂了,说道:“好,好,我们

这就走!”

说完风念康和那几个小弟们连忙捡起自己的家伙,慌不择路的就跑了。

魏建超看见风念康他们走了,笑了笑,说道:“这不就是故意找茬吗?”

“咱们走吧。”

说完二人便继续缓行林间。

不一会儿,前面缓缓浮现一个郡城,只见“独谷郡”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魏建超和许善超显得非常意外,没想到这儿居然有郡城,这倒是省的他们俩走了。

魏建超笑道:“猕猴桃,前面还有个郡城呢,咱们去逛荡逛荡。”

许善超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二人进入郡城,只见郡城里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的,有卖各种商品的,有卖小吃的,还有卖兵器的,可谓是应有尽有。

魏建超说道:“咱们走了一路了,找个酒馆吃点饭吧。”

许善超点了点头,说道:“好啊。”

说完,二人便寻找饭馆。

转了一会儿,魏建超问道:“我说猕猴桃,这独谷郡有多大呀,咱们都转了快半个时辰了,还没找到酒馆呢。”

许善超扭头看了看魏建超,说道:“这郡城就这么点大,不管走到哪,都会有酒馆的。”

魏建超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也是。”

二人寻找饭馆期间,行人都议论的什么?

说什么前几日有两个外乡的人,将青鸿帮八大头目之一的老八胡可一给杀死了,真是为民除害。

魏建超听到青鸿帮,又想起了那些无缘无故找事的人,他比较疑惑,这青鸿帮到底是什么帮派呢,看来百姓们都挺厌恶。

魏建超思考了一会,想的头疼,最后压根不想了,因为他不擅长动脑袋,再一想这事和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干脆不想了,赶紧找个酒馆吧。

不一会儿,他们就找到了一个酒馆,匾额之上四个大字“贵客酒馆”

只见这个酒馆门前,用黑色的挂帘围着,里面装饰非常华贵,看上去就有一种奢华的感觉,二人显得很震惊。

魏建超二人进入酒馆,只见酒馆里人声鼎沸,许善超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见那些人都穿着光鲜亮丽,而那些酒客的装扮,纷纷不像穷人。

都穿金戴银的。

魏建超,许善超超看了看自己的穿戴,心里不由的感到一丝苦涩。

只见这些酒客眼睛带着轻视的眼神,不屑的看了魏建超和许善超二人一眼。

魏建超,许善超二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说什么,便坐到了一张桌子上。

小二看了看魏建超和许善超装扮,满脸轻视,心想两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这两个人也敢来这个有钱人专门的酒馆,真是可笑。

便大声的吆喝道:“喂!

喂!

你们两个人,赶紧去那边的桌子,

别妨碍我做生意,要饭去别处要去!”

魏建超,许善超二人听见小二的吆喝,脸上显得有些不悦。

许善超陪笑道:

“我们是来吃饭的,可能是穿的土一点。”

其实许善超表面乐乐呵呵,心中非常不爽小二的态度。

小二见那二人土了吧唧装扮。

倒是很不耐烦的问道:“你们想吃点什么?。”

魏建超二人对视了一眼,看着小二那轻蔑的眼神。

魏建超拉了拉许善超的衣袖,许善超点了点头。

只见许善超问道:“我们可以看一下菜单吗?。”

小二听到许善超的问话,不屑的说道:“行啊,你们随便看,想吃什么尽管点,这家贵客酒馆的菜,可是整个郡城最好的。”

许善超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来两个招牌菜吧,别的也不吃了。”

说完,许善超便把菜单递了过去。

当他们二人看到菜单的价格,顿时被吓了一跳。

魏建超,徐善超二人对视了一眼,就这样挑了半天。

魏建超问道:“就两个招牌菜,你这也太贵了吧,是不是骗人的?。”

小二满脸轻视,说道:“你们两个土包子,就不要在这儿逞能了,这贵客酒馆的菜,都不是你们这种人能吃得起的,赶紧走吧。”

许善超二人听到小二的话,顿时有点不悦。

最后他们两个就点了一壶米酒和一碟黄瓜菜。

这些酒客看他们点的菜,顿时引起了一阵嘲笑。

“哈哈,这两个人真是可笑,点这么点东西。”

“我看他们是想找虐吧,就他们这两个穷酸样。”

“看他们的穿着,估计是从乡下来的,今天有的他们难受了。”

这些酒客满脸嘲笑的看着魏建超,许善超二人。

魏建超,许善超二人听到这些轻蔑的话,倒是没有说什么。

就在这时,酒馆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只见那中年男子一袭白衣,腰间悬剑,倒是斯斯文文,看上去像个有钱人。

小二见到有客人进来,赶忙迎了上去。

白衣男子环视了一下四周,见到酒馆里的那些酒客,满脸轻蔑,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小二见到有钱人,态度立马恭敬了起来,说道:“这位客官,你是想要吃什么?。

白衣男子双手背后,咳了一声,说道:“看看菜单。”

小二见到白衣男子这么说,便把菜单恭恭敬敬送到了白衣男子面前。

许善超喃喃道:

“和我们俩待遇天差地别。”

白衣男子看着菜单,皱了皱眉头,擦了擦额头,说道:“那就来一碟黄瓜菜和一壶米酒吧。”

说完,白衣男子从怀里掏出一袋零零散散的铜钱,放在了桌子上。

看着白衣男子桌子上的铜钱,小二眼睛都直了,说道:“客官,你这么点钱,是不够吃一顿的,要不你再多拿一点。”

白衣男子脸冒冷汗,擦了擦额头,问道:

“这些还不够吗?”

“这已经是我所有积蓄了,要不通融一下?”

白衣男子双手背后,咳了一声,说道:“你先忙,我还有事,不方便通融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小二脸色一变,骂道:“看你样子倒是斯斯文文,没想到就是个穷鬼一个。”

白衣男子有点生气,但是又不好发作,憋了半天,说道:“现在暂时没钱,那打扰了,我先走了。”

酒馆众酒客,哈哈大笑。

许善超见状,连忙给小二塞了一些银两,说道:

“要不我帮他付了吧?”

小二连忙吧银两捧在怀里,笑眯眯道:“我们开门做生意,这是我们的职业道德。”

接着小二满脸不屑的看了一眼众人,说道:“都是穷鬼。”

这让魏建超火大,魏建超握紧拳头,被许善超注意到,许善超摇了摇头。

魏建超也知道许善超的意思,受一会气就受吧,还是别惹麻烦吧。

说完,小二便继续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白衣男子作揖道谢,说道:“刚刚多谢了,改日有机会,再请你吃饭。”

说完,便和许善超,魏建超一桌吃了起来。

吃饭期间,许善超询问了白衣男子的信息。

许善超只知道那人在江湖上有个名号,叫做“青莲太白”,至于其他的信息,除了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他和许善超说他的名字就叫太白。

他这个名号和名字都值得深思,谁不知道江湖之上剑法巅峰者是李唯乐,李唯乐的配剑还是四大神剑之一的太白,江湖人又称李唯乐“青莲游侠”,这个白衣男子,名号,名字都和李唯乐有些许沾边。

这样一桌,三个人,两碟小菜,两壶米酒。

许善超看着眼前的这两壶米酒,咂了咂嘴,说道:“我说,咱们能喝完吗?”

魏建超看了一眼许善超,说道:“你懂什么,咱们是仨人,这些还喝不完,不喝酒怎么能体现出我们之间深厚的友谊呢?。”

许善超看着魏建超,一时无语。

名为太白的白衣男子笑道:

“魏兄弟说的很对。”

接着,又对魏建超说道:“魏兄弟,我看你也是个懂酒之人,要不我们来切磋一番。”

魏建超摆了摆手,说道:“不不不,我酒量不行,还是算了吧,不要给你们添麻烦了。”

名为太白的白衣男子,笑了笑,说道:“魏兄弟何出此言。”魏建超说道:

“既然太白兄弟想要切磋,那我也不推脱,来吧。”

说完,魏建超给了太白一个眼神,太白给了魏建超一个眼神,两个人相视一笑,便拼起了酒。

许善超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太白,喝着酒拔出腰间宝剑,下了座位,便舞了起来,剑花缭乱,身形飘忽,一时之间,酒馆里面的氛围也被他给带动了起来。

魏建超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睛里面闪烁着光芒,陶醉其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太白舞着剑,喝着酒,吟着诗..........

太白一边灌酒,一边舞剑,一边吟诗: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

酒客们看着太白的身姿,喝着酒,舞着剑,一时之间拍手叫绝,陶醉其中..........

太白喊道:“还想继续看吗?

那就多给我整些酒。

不然就酒不够,我可舞不了多久。”

“好!”

“好!”

“再来一个!”

“好!”

“再来一个!”

......

说完这些,这些酒客纷纷将上好的酒搬与太白身前。

太白一边喝着,一边舞着,一边吟诗。

看着太白这般神采飞扬,魏建超和许善超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魏建超看着许善超,笑着问道:“他会不会喝醉啊。”

那些酒客给太白递酒,魏建超和许善超也沾光。

许善超看了一眼魏建超,说道:“我说你是不是傻,你问我,我问鬼啊。

这么好的气氛,当然是要多喝一点,不醉不休了。”

魏建超看着许善超,笑了笑,没有说话。

整个酒馆的氛围异常热闹,酒馆里面的人们都在给太白喝彩,仿佛太白是这个酒馆的中心。

..........

风念康带着青鸿帮众人,纷纷回到了帮派,风念康带着那些小弟,着急忙慌的来到了青鸿帮的大殿之中。

风念康进入殿堂,发现几大头目纷纷在内。

张无仙看到着急忙慌的风念康,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让你们焦急的跑来跑去。”

风念康扑通跪地,有些不悦的说道:

“还请几位头目为我们做主啊!”

张无仙连忙走到风念康身前,问道:“谁欺负你啦?”

风念康抬起头,眼睛里面充满了泪水,哽咽的说道:“无仙师傅,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张无仙看着风念康,问道:“怎么啦?

“是不是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欺负你了?”

风念康擦了擦眼泪,说道:“我被几个人给揍了,他们下手太狠了。”

张无仙满脸怒意,问道:“是谁欺负我的爱徒了?

你没有报出我的名字吗?”

风念康回道:“也说了师傅的名字,但他们说张无仙算老几,满是对你的不尊重。”

“岂有此理,他们是谁?”

“是......”

“是谁?”

“是......”

“是谁?”

“是......”

“说!”

“有一个看着很年轻,也就弱冠之年的样子,他腰间刀剑错,还有一个酒葫芦,反正非常好认。还有一个个子很高,背着一杆长枪,穿着一身黑衣,还有一个长发飘飘,一袭蓝衣。”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独谷郡周边。”

“走!”

史小龙听了风念康描述,竟然如此熟悉。有一个年轻人还刀剑错,这又让他想起了前几日新交的朋友,他也比较疑惑到底是不是那个人呢?

张无仙跟青鸿帮其他六个头目说道:“弟兄们,你们跟我一起去,定要将他们千刀万剐,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大的本事。”

其他六个头目纷纷点头。

......

....七人纷纷骑上马匹,朝着独谷郡的方向前进。

张无仙一边策马奔腾,一边喊道:“让你们嚣张,等会看我怎么将你们收拾。”

PS: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