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红肚兜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铁窗囹圄悔恨交加
作者:泼墨写意本章字数:6212更新时间:2023-07-31 17:10:55

十六

原来在这起“交通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上午,恰好有个放牛娃顺山底谷道经过,他晃眼发现一辆坠落在那里的汽车,就蹑手蹑脚的走近探望,突然觑见车中还有一个死人,骇得他赶快跑回村里报告了村长。由于这条道上时有车祸发生,所以距此不远的村长熟知交警电话,他忙用村委会的座机向所属“事故中队”报了案。交警接案后及时派人前往查勘了现场,其中一位颇有经验的老警员首先在翻车的坡道上寻找刹车痕迹,他知道这条乡村公路过往车辆稀少,而这起事故时间不长,一定会查出肇事车当时的制动情况,据此可以判断究竟是因为刹车不良,还是驾驶员操作不当而造成车祸,但是奇怪的是任他怎样沿路搜索,竟然寻不到一点刹车印记,这使他感到很疑惑。

待他下到山崖底去,认真勘验倾覆车辆,看到其车头皱折、车身崩裂,车上的易损件呈粉碎性四散开去,整部车辆已严重损毁,而车内的死者却被牢牢地卡在了副驾位上。他分析那一定是由于车头首先着地的原故,当时在强烈的撞击力下车身前半部瞬间收缩、塌陷,人的身体还未及弹出就被牢牢地挤压在座位之下了。

如果说这些现象能够得以解释,但是令他不解的是该车的主驾位上空座无人,而且并无死、伤者的迹象。为了弄清事实,他又沿车辆坠落路线仔细搜寻,却始终没有找到还有人员甩出的情形,由此他心生疑窦,经再次对该车座位进行查验,认为这起事故不可能是副驾位上的死者开车,而综合驾驶位上无人、路段上没有刹车的种种现象,他忽就警觉起来,本着一种职业责任的敏感,怀疑这可能不是一起简单的翻车事故,或许其中潜存着重大隐情,于是他赶快归队,一面向车管所提供车辆牌号,要求查明事故车主,一面向市公安刑警支队通报,请求协查事故现场。

市局接到报告很快出了警,而后又派了特侦组、技术组到现场勘验,随之从死者身上搜到了驾驶证、名片以及其它物品,因而知道了他就是盛夏丝绸厂的厂长赵满强。当夏总接到通知去认人时,见到的警察其中就有刑警人员,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情。当天法医根据现场的几处疑点,通过仪器在死者身上测到了酒精分子,后来又将死者运回去抽取胃液提检,结果从中除了分解出大量的酒精含量,还化验到不少用于休眠的医用“三唑氯”安定药成份,这就表明死者是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摔岩而死,由此推论这起事故有人为作案的嫌疑。

因为确定事故是在交警接报的头天晚上发生的,所以刑警人员调阅了当天下午市区交通的“天网”程控录像,通过详尽搜索,果然在公路客运站路段找到了正在行驶的那辆号牌车,虽然视线断断续续、时隐时现,但始终没有摆脱警察敏锐的眼睛,经一路追踪,他们看到该车先是向西城方向开去,在那边又拐进了一片住宅盲区,待消失十几分种之后,忽又在城南街道出现了,这时车的副驾上好像添坐了一位女士,与驾驶员已是两人同行,由于电子探头距离较远,图像模糊不清,但是可以明确无误的看到这辆车是径直向南出城去了。

从这辆车正常行驶的情形来看,警察判断此时开车人还没饮酒和服噬安眠药物。如此一来就存在几个疑点:一,后来坐上车的女士是谁?二,他们曾去哪里喝过酒?三,该车何故深夜去往“鬼招魂”山崖?四,事发当时车上是否还有他人同行?五,如果有人同行,这人为何一直缄默而不现身?加之交警先前引发的质疑:为何翻车现场只有副驾位上死者,而不见主驾人踪影?这些悬疑让警察感到案情复杂,由而经刑警队认真研究,决定采取刑侦手段逐一揭开其中谜团,于是他们按照队长的思路,首先派人去盛夏丝绸厂所属辖区的派出所,请他们帮忙进行摸底调查。

派出所片警得知案情后,随即传唤了盛夏绸厂的一名保安人员,由于那里的保安与所里有治安管理方面的联系,所以一传即到。在告知其事由并须严格保密的前提下,刑警把他带去观看了交通录像,当看到那辆车在市区行驶,保安不假思索地指证开车的人就是赵满强,并惊讶的认出后来坐上车的女人就是他们的老板夏霖,因为他曾经去帮夏总般过家具,知道她家就住在西城区,他估计赵满强先开车到那边一定是去接她出来,并记起了她家的住宅小区名称。

当警察问及赵满强与夏霖的关系时,保安说:“他们俩是未婚夫妻,我们公司和厂里的人都知道的。”不过他想了想又提供了另外一个情况“其实外人并不看好他们这份感情,因为彼此的条件并不合适,两人相处也是时好时坏,听说夏总曾经想结束他们的关系,有段时间还躲着赵满强,不知是不是真的。”说着他归

结道:“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反正两人后来是决定要结婚的,据说他俩都登过记了,我们正等着喝他们的喜酒哩,哪晓得……算了,不提了。”

警察追问道:“你怎么知道夏总曾经想结束与赵满强的关系?”

保安说:“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据说是公司的出纳员小姜亲耳听到过他们吵架,当时闹得很凶,两人差点分手。”

警察之间会意的点点头,接着又问:“你知道赵满强平时有什么朋友吗?”

保安答说:“他在城里有个战友,他们交情很深。”

“你对他战友的情况了解吗?”警察复问。

保安道:“我和赵满强是同时被招进公司和厂里的,之前我们一起在保安公司培训过,当时他就住在战友家,他还带我们去那个战友家里耍过哩。”而后他说出了那位“战友”的家庭住址。

警察将这次与保安的谈话作了详细记录,随后他们分别去找了盛夏公司的出纳员小姜和赵满强的战友,通过暗中寻访他们,真就应证了夏霖曾经想终止与赵满强的恋爱关系,并引起两人发生矛盾冲突的具体细节,但是所了解的情况还不能与这起“交通事故”的案情直接连系起来。

接下来警察便去了夏霖的住宅小区,因为这里属于高档公寓,内部环境及大门出入均装配了监控设备,当他们找到物业管理负责人说明来意,那人十分配合,主动为警方提供了事发当天的储像资料。当他们搜寻到该日下午较晚时,确然看见夏霖从大院走了出来,不多会儿又发现了一辆与“事故车”同色的轿车在大门口调头,警察要求用慢镜头回放,经仔细辨别,那辆车的牌号与“事故车”完全相符,这样警察就认定了赵满强在死之前最后接近的人就是他的老板夏霖。

落实了第一个疑问,警察就到城南外的酒馆、饭店去逐一进行了排查,根据赵满强和夏霖的体貌特征,四处探寻两人曾在哪里吃饭、饮酒的情况。经过几天的挨次征询、盘查,渐渐地就摸到了“农家乐”的村子里去,后来终于找到了他俩“最后晚餐”的那家四合院农舍。当警察向户主表明身份,拿出通过户籍网下载的赵满强和夏霖的照片让他指认时,经他稍事回忆,很快便认出了不久前来过的这两位客人,并详细叙述了他们在这里就餐的情形。

提起喝酒的事,他反复强调那天奇怪的感觉,说那女人清醒得很,男人倒是醉得一塌糊涂。讲着讲着他就想起了他们丢下的一个酒瓶,就去取了过来放在警察面前,称这酒是他俩自己带来的,因为是茅台名酒,所以这只空瓶他没舍得扔,就搁到酒柜里去做了个摆设。警察一见酒瓶如获至宝,问完话就征得他的同意,将其带回去交给技术科化验,果然就在酒瓶的残淀之中提取到与死者腹中相同的安定药末,这样就给案情的定性找到了重要物证。

当第二个疑问找到答案,刑警队长突然想起了在勘察现场那天他曾听见夏霖哭诉“准备结婚”的情形,当时他曾叫一名警员为她做了笔录,还专业性的暗示过警员,将她签字留下指纹的那只笔留存下来,没想到这次真就派上了用场。因为至启动立案程序以来,那辆事故车一直请人看守着,所以事发地点的一切痕迹都还存在,队长马上带上技术科的同志再次前往,取回了该车的变速手柄,以上面的指纹与那只签字笔作比对,结果两样完全吻合,这就证明死者在出事之前夏霖就在车上,而且是由她本人驾驶着车辆。

第三个疑问找到答案,刑警们综合以上侦察线索,推断夏霖很可能就是这起车毁人亡“交通事故”的始作俑者,并认为余下的问题只能由她本人才能解释清楚,所以刑警队决定报请局里批准,直接请盛夏公司的夏总来“协助调查”。由于此前警察的外围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夏霖万万没有料到事情会来得如此之快,她不明白原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会出遗漏?尤其想不到的是警察直接找上了自己。

她不相信警察能够找到真凭实据,完全低估了公安的破案能力,所以刚进局子时她做出一副高傲自负、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于警察的盘问也是刻意回避,要么所答非所问,要么与警察掌握的事实完全不符,而她又不能对事发当晚的行踪自圆其说,因此警察断定她一直在撒谎。这样经过攻与守双方长时的较量,后来警察加大了审讯力度,依次出示了诸如交警的现场查勘记录、死者与车辆位置的痕检报告、市区交通录像、公司出纳员、绸厂保安、赵满强战友的口述笔录,以及住宅小区的监控画面、“农家乐”店主的陈述录音,还有就是死者尸检与茅台酒瓶的药物化验报告、签字笔与车辆变速手柄上的指纹对比等一系列证物、证词,同时在问讯技巧上环环相扣、步步紧逼,令夏霖防不胜防、节节败退,以至理竭词穷而退无可退,后来精神防线彻底崩溃,不得不低下了她那高贵的头,最终承认了蓄意谋害赵满强的犯罪事实,并迫使她交待出其杀人动机和为何走到这一步的心理演变过程。至此这位在萌州颇赋盛名的女强人、常被世人津津乐道的商界美妇退出了历史舞台,而且从人们的视野中彻底消失了。

半年之后,由当地法院对夏霖蓄意杀人一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一审宣判其为死刑。她不服判决,后来指定律师提起上诉,结果由高院改判为无期徒刑,现已入狱服刑一年多了。夏霖说这里监狱有规定,像她这样的重刑人犯三年内不许亲友探视,这次有幸接受记者采访,她还是第一次与外界交流说话,所以她权当把自己的过去作为故事讲给他听了,并说能让她毫无约束地一次性讲这么多心里很畅快。

夏霖前前后后用了一个多小时向丹阳教授讲出了她的半世人生。在她的讲述中教授的眼前好似展现出一幕幕栩栩如生的场景,在其情景之中既有良善率真、至情至性,又有悖伦纠结、错综矛盾,更有爱恨交集、冷酷无情。整个故事跌宕起伏、百折回肠,不竟使教授感慨万端、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不过听她讲过之后教授依然觉得她的事情还没有完结,连想到她曾极力要保全的“盛夏”企业不知所终,便接着追问道:“那你入狱之后,公司和丝绸厂的结局如何,遗留问题是怎样处理的呢?”

夏霖补充说:“至于企业财产的事,后来律师来通报我,绸厂已由银行申请法院查封、折价变卖了,卖得款项除了抵偿几家债权人的债务外已剩余不多,公司也因失去法人代表而不复存在,这样遗留问题我就只有交由律师全权代为处理,包括赵满强的遗物,还有那条红肚兜都是托他转交给大姐的。”

说到此她嗒然的叹息一声:“唉……人要落到这一步才会意识到一切身外之物都是过眼云烟,一切都没有自由重要,因此我的意愿是将企业处理之后的余款一部份留给大姐夏雪,一部份补偿赵满强的养父,另外就是将那块已经转入我名下的土地无偿捐献给当地慈善协会,用于社会救助事宜。前不久律师专程赶来告诉我,除了大姐也将留给她的资金全部捐赠出去了,其它的事情都已按我的意见处置完毕。这样也好,就算终结了我对外面的一切牵挂,利于我在这里安心服刑。”

至此夏霖才将她的故事划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教授对于她们两姊妹将其遗留资产的处理颇感意外,但也很能理解。他看到话语间夏霖那如霜打芙蓉过后的蔫容,想到她曾经作为一位商界名流、风光无限,现在却落到这步田地,不免生出些许同情与恻隐之心。

经一阵沉吟之后,教授开腔道:“夏霖,谢谢你能敞开心扉讲出自己的非常经历。通过你的叙述,说明你并不是由于愚昧无知,而是以一种高智商的行为犯罪。其实以我多年的法学研究认为,除了那些作恶多端、生性残暴的惯犯外,世上许多命案的诱因往往很简单,有的只是因为一时冲动、一念之差或一己之私而导致犯罪。归其基本原因,有的仅仅是当事人不能应对某一个被激化的生活矛盾,一时想不开而采取了极端行为,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造成追悔莫及的人间悲剧。作为你也是这样,应该说本质并不坏,并非那些十恶不赦、作奸犯科之人,你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主要是由于人生价值取向偏激,把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当命运给你出了这道严峻的人生课题时,你思维不清、逻辑混乱,而自己又不能很好的化解心中郁结,就像身陷泥潭而不能自拔。”

说着他喝水润了润嗓子,又道:“应该说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可能遇到难以掌控的处境,我们只有尝试着去勇于面对那些承受不起的现实。其实当你们的问题出现之时,你就应该主动向大姐和赵满强说明事实真像,即使让外人知道了你们的内情又能怎样,天是不会塌的,太阳不是每天照常从东方升起吗?而且你有很多解释的机会和理由,事情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糟。不幸的是你没有选择这条路,而是让心中的阴霾战胜了理性的光辉,使自己的良知泯灭,走向了人性道义的反面,结果落得如此下场,夏霖,我真为你感到惋惜。”

教授就像一个心理医生为夏霖解析了其犯罪思想根源,即揭刺了她的伤痛又抚挠其症结,虽然尖锐却很入耳,令她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

教授接着说:“夏霖,你应该明白世上没有大不了的事,再大的事都大不过人的生命,无论遭遇什么事情、无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都不能以身试法,绝不能以剥夺别人生命的代价来换得自己的一己之私。要知道自古以来杀人都是滔天大罪,所以夏霖,你要深刻反省自己,对自己的重罪作沉痛忏悔。如今政府给了你一次再生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并要有勇气活下去,希望你悔过自新、积极表现,或许通过长期改造能够使自己重获新生。”

教授的透彻之言令夏霖有些激动,她欲哭无泪,声音颤抖着开始回应道:“老师,感谢你的教诲,我明白你的一番好意,我也知道自己的罪行深重。自打我入狱以来,在这里管教干部的训示下我常常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从一个正当的企业法人沦为今天的阶下囚,主要是由于过去只顾一门心思经商,平时不学法、不懂法,法制观念淡漠,遇事不能正确对待,加之思想狭隘、心存侥幸,以为只有那样才能使自己彻底解脱,所以铤而走险促成犯罪,其结果是不但没能解救自己,反而是害人害己,使自己走向了这条不归之路。其实我死不足惜,而让我追悔莫及的是既对不起满强,更对不起大姐,现在我每天都在深深的悔恨之中,生不如死,至于以后我别无选择,只能在这里好好接受改造,慢慢洗刷自己的罪孽,这是我唯一的出路。”

夏霖的话就像是例行交待,其语气、语速也如讲过无数便顺溜,这说明她已习惯了监狱的严格管教,完全具备了一个监刑人员的特征。而后她还道出了几句颇有觉悟的话来:“希望我讲这些对你们的法制研究有所帮助,现在我是罪犯,也就不介意现身说法,也许通过我的案子可以告戒世人应该怎样处理好生活中的矛盾,千万不能触犯法律,谁要是犯了法那是逃不掉的,要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绝对是真理。”说着她哀怨地悔悟道:“现在我才懂得什么是幸福,幸福并非拥有多少金钱、多好的身份,能够奉公守法、平平安安的过日子那就是幸福,像我这样已经悔之晚矣。”

作为身负重罪之人能够认识到这一层让教授颇感欣慰,接着他又劝诫了她一番。夏霖也再次表示说:“老师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服刑,争取得到政府的减刑优待。”

“噢,好。”教授赞许的回应着,随之看了看手表,觉得这次特殊采访时间够长了,便归结的说:“好了,夏霖,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你今天表现很好,回头我会把你的思想改造和认罪态度向监狱领导好好反映一下,可能会对你的服刑有所帮助。另外,有机会我再去萌州时,一定会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你大姐,就说你表现不错,请她放心,你看行吗?”

夏霖的嘴唇碰了一下,但欲言又止,不知如何表达此刻的复杂心情,于是她起身向教授鞠了一躬,用形体语言表达了她的深深谢意。教授跟着也站起来与她道别,并目送着她在狱警的督促之下从“接待室”的内门退身而去。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