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书籍1216342
第三章 刑房
作者:新作者6Up7nw本章字数:2077更新时间:2023-05-07 15:36:56

只有一下极其细微的风声,裹挟着一个瘦长的人影飘进屋来。

“请公子和我们走一趟。”那瘦高个脸如金纸,身着灰袍,束发及腰,很是儒雅,向云铭说道。

云铭睁开眼,只见面前只有这一人,云铭开口问道:“是你们留下的信?”

“正是,公子与我们缘分不浅,特邀公子前去一叙,不知可否赏光。”瘦高个说话很客气。

云铭想不起在江湖上还有多少仇家,这次的事情让他有些彷徨,不知是不是之前挑落的谁家枪头,枪主人来找麻烦,还是别的什么事?

云铭想起信中师父的笔迹,点了点头。

再次睁开眼睛,自己已经在一间小屋里了。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大宗,离开了北阳,云铭心里说不上的一种滋味,如果真的离开了,云铭心里暗暗的,反倒有一种解脱感。

云铭看这屋中的摆设布置,竟是一间闺房。

梳妆台,帐幔,床上隐隐传来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

当蒙眼布摘下来的那一刻,云铭有些不了解自己的处境。

看这间闺房的布置摆设,很明显是有人住着的,云铭有些不解,为何他们要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这房子的墙壁用的是很珍贵的金土,此刻天已经放亮,清晨的一束光照进来,墙面显得很柔和,云铭只在西域见过这种土,不禁愣了一下。

自己在西域?还是中土?很明显,这里肯定已经不是北阳了,北阳地处寒疆,不产这种名贵浮土,更不会用它来抹墙。

他看向身边,银枪,还有装枪头的袋子,都不见了。

云铭环抱双臂,坐在凳子上,望着这间华丽的闺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慢慢地,外面开始嘈杂起来,外面还有人用力拍打房门的声音,混杂着一股铁链的哗啦啦声。

云铭慢慢走到门边,门是锁上的,云铭不想破开房门,便贴着门口,试图听听外面在叫喊什么,结果还没等他听清楚,锁咔哒一声,掉在地上,门开了。

他看向门外,门外是一个小院子,一个小门开在院子的另一边。

云铭走出去,院子外面是一片靠河的空地,河边有一间楼阁,空地上还有两间黑色的铁屋,铁屋非常大,里面都是一间间的刑房。

刑房的门也是铁打的,里面传来铁链敲打门的声音,仿佛里面关着一头头野兽,门上的锁稀松平常,甚至透着一股古色古香。

云铭站在小院门口,和周围的铁声显得格格不入。

楼阁里,走下来一个侍女,声音和长相都很温雅,轻声说道:“各位大哥,我家主人有请。”

那侍女看向这边,发觉云铭从这间院子走出时,微微一错愕。

接着,旁边的刑房纷纷开门,第一间里走出一个年轻男子,双臂的肌肉无比紧实。

云铭也愣了一下,因为从刑房中出来的这些人,身形饱满,内劲充盈,衣袖间劲风鼓荡,着实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另一间屋子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身形瘦削,看样子也是高手,但眼神空洞又迷茫,看见云铭的一刹那,和云铭对视下,猛地露出一股狞笑,转瞬即逝。

此时,另一个老者路过中年男子,云铭没注意,那老者耳语道:“又来了个痴心妄想的小白脸。”

空地上面,众人出门后,也都注意到了云铭,看着他从闺房的院子中走出来,不约而同的都愣了一下,有的人脸色阴沉,有的人满脸嫉妒,有的人却不怀好意,像是等着看笑话一般。

老者嘟囔道:“这小子的身上也没什么,看样子刚来不久,怎么能进这里面去?”

云铭听他这么说,还以为对方知道自己是从北阳被请来的,说请有些勉强,算是一半自愿一半逼迫吧。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刚来不久”应该是指他刚进这里,对方应该是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干什么的。

云铭心里没有太多的躁动与恐惧,一个经历了师门破散,弑师之名的叛徒,还有什么可以怕的?云铭唯一关心的,只是信上的笔迹。

忽然间,铁屋尽头一间刑房里,有一名年轻人冷笑起来:“想让我走?你们是什么人!?我是何子期,我爹是宁祖柜坊的掌柜,你们怎么敢这样跟我说话!”

说着,那年轻人走出刑房,冷眼望着外面的众人。

其他人并没有动,有的就像是看热闹似的站在原地观望,有的四散开走动,有的在活动筋骨,举手投足间骨骼发出‘咔咔’的响声,筋脉强劲之极。

人群里有人问道:“宁祖柜坊是什么去处?”

刹那间,云铭听到头顶有异响,他抬头看去,赫然发现,左右和自己上面,这三边不高,但看起来甚是深邃的屋檐上,正有几个蒙面的女人,穿着紧致的服色,扎着及腰长发,用弓箭对准了那年轻人。

云铭目光停留在那些女子手里的弓上,竟是崭新的贯虹弓。

“请大哥不要乱动。”侍女明显见多了这场面,柔声说道:“大哥,听话,不要乱动。”

那年轻人显然是没有听进去,竟然朝着云铭出来的那间院子跑去了。

接着一瞬间,三支羽箭齐发,将那年轻人死死地钉在墙上,每一支箭都擦着身体边缘,把人牢牢按在三支箭构成的圈里,显得诡异又好笑。

与此同时,院子的大门打开,一队腰间挎着唐横刀的黑甲军士跨步走了进来。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这批人里面绝对有憨货,像个傻子,”有人嬉笑道:“我听说他是因为贿赂吏部的官儿,后来嘴巴不严,东窗事发,被大理寺判了7年进来的?”

“能通上吏部,应该不傻呀,怎么还能被查出来?”

云铭皱眉,却没有理会,他重新看向那个被箭枝围起来的少年,好像他见过对方。

云铭今年17岁,在北阳府内任职太子太傅,北阳是大宗的分封国,镇守北疆。

而这位崩溃的年轻人则是在北阳开买卖的。

这倒是让云铭有些诧异,此时此刻,弓箭女正从墙头屋檐上纵身跃下,身姿曼妙,长发飘扬,面罩下露出一抹雪白的肌肤已经昭示着面容的妖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