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书籍1241344
第四章 美食与城乡结合部的有趣记忆
作者:新作者XJZoSa本章字数:4699更新时间:2023-05-05 13:09:06

有一段时间,B站流行一个梗,说的是一个小胖子厨师,参加美食节目,节目里的一道题目是做猪大肠,这个小胖子厨师前面几道菜做的不怎么样,做这道菜的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个人报复,还是过于天真,听了评委的话,故意没把大肠洗干净,不仅没有洗干净,还把洗大肠的水做成汤底,熬出了大肠的原味,端上来让评委品尝。

几个评委为了展现自己的素质,居然咬牙切齿的把这样的大肠给吃了,也是个狠人。

这个梗挺离谱的,大家应该都看过,不过没多久就淡了,可能是因为味儿太重。

但这个节目对大肠的偏见有点过分了,因为大肠这个食材,做的好的话非常好吃的。

上一期说到,父母由于工作分开的原因,我跟着母亲生活,母亲在食品公司上班,所以我就经常跟在母亲后面到她单位里去。

食品公司究竟是个什么公司?听起来高大上的样子,又是食品,又是公司的,其实很简单,就是个屠宰场呗。

各地把活猪运过来,在食品公司的车间里面里杀掉,用松香拔毛,一只只活猪就变成一只只白条条的整猪,再给这些整猪挂上铁钩子,在滑轨上挂的整整齐齐。这些猪挂在铁钩子上,铁钩子则连在一个滑轮滑轨上,这个滑轨会带着这个整猪到下一个工序,在下一个工序破开,拿出内脏,再滑到下一个工序,切割前腿、后腿、排骨、里脊,一道道的切下去,最后按照切割下来的不同部位,分门别类的整理好,统一送到菜市场上去售卖。

这就是食品公司干的活,其实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而且只是一个郊县的食品公司,也不可能靠行政手段占领太大的市场,没什么前途的。当时也是计划经济的尾声了,所以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又没有市场的企业,说难听点已经行将就木了。

不过这个企业还是照顾了我最初的几年生活,而且还让我吃到过各种和猪有关的美食,我特别感谢他。

在这里生活的这些年,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猪大肠这道菜,以至于我3岁到7岁之间吃过的所有东西里,几乎只记得猪大肠了。

一般人吃猪大肠,都是从菜市场买的。嗯,要我说,你们这时候买到的猪大肠,已经过了最好吃的时候了。猪大肠最好吃的时候,是从刚杀的猪身上取下来的大肠。

长长的猪大肠,从底端彻底翻过来,露出肠子内壁上的油。用手把肠壁上的所有东西都洗干净,直到最后,肠壁上所有的油都雪白雪白,软软的,手感极好,一看就让人觉得有胃口。

这种新鲜的猪大肠,吃到嘴里时,那肠内壁的油滋的一下挤进嘴里,口感滑滑的,特别香……

哎,人间美味,没吃过可惜。

我吃过猪身上的所有部位,为什么我会对猪大肠情有独钟,记忆深刻?我也不知道,这可能就是缘分吧,也有可能,是吃的太多了,因为妈妈真的经常带猪大肠回来啊。

后来洪金宝有一部电影,名字忘了,但是洪金宝在里面演的角色,外号叫大肠哥,我老婆看过这部电影,再想想我跟她描述的儿时吃猪大肠的场景,她就叫我大肠哥了。还好,这个外号只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因为很快老婆就把这个梗给忘了。

关于母亲的这个单位,我还有些记忆。记忆中这个单位有个洗澡堂,这个洗澡堂里黑乎乎的,里面的灯光很暗,刚好地面也是黑色的,好像煤渣子一样凹凸不平,整个洗澡堂的环境给我的印象就是更加暗。

每次去洗澡,妈妈都会带个大脸盆进去,从淋浴上接一盆水,我就泡在盆里面玩,好像我最喜欢的项目,就是把肥皂盒放在盆里当小船。天哪我这一回忆居然能回忆起这么多细节,如果告诉我妈的话她估计要惊讶了。

上一期我说过,我觉得我可能有点天赋异禀,因为我对3岁之前的事情好像有一丁点印象,我对这个洗澡堂的记忆就是证明。

因为那可是跟着我妈,进的可是女澡堂啊。

孩子长大了,肯定就不会跟着妈去女澡堂了,我能进,那说明我那时候还小,有多小?我觉得我那时候最多3岁,不然肯定会受到澡堂里其他女性的抵制。

你们说我推测的是不是很符合逻辑?我觉得很符合逻辑。

那这种能记得3岁左右事情的能力,算不算是一种天赋异禀?我觉得也算。

我跟着母亲在这个叫做食品公司的地方生活了六七年,现在回想起来,在这种城乡结合部生活,可写的素材真的是太多了。后来我回到城市之后,我都不知道我该写啥。那就先不管后面的事情,写到那儿我自然会想起来的,先把七岁以前所有的记忆写好,因为这段记忆真的是太有意思啦。

和母亲生活在食品公司的时候,是住在食品公司附近的一条小巷里,这是一个单侧有房子的小巷,顺着小巷进去,一顺边住着三户人家,最里面一家是我,中间一家家里有个小男孩,靠外面一家家里是个女孩,三个小孩几乎都是同龄的,最多相差一两岁吧。

我的家有两个房间,外面一个客厅,里面一个卧室,客厅里有个小方桌,这个方桌后来搬家的时候还带走的,小时候我就围着这个小方桌转来转去,和一个小陀螺一样。

这条小巷的另外一顺边,是一面红色的砖墙,现在回想一下为什么会是这种布局呢?可能是因为外面那一顺边的墙是一种边界,表示墙里面属于食品公司的地盘,大概是这样。那个年代在公司上班,公司都会有宿舍啊,房子啊这些东西,给员工居住的,墙里面的屋子就是食品公司的宿舍。

其实,那面墙的外面,才是我记忆最深刻的地方。

墙的外面是一片空地,看起来挺荒凉的,野草长得很高。但其实你去那堆野草下面钻,就会发现这片荒地下面还有些小水沟,这是一个很有乐子的乐子地。

从远处望去,这片乐子地杂草丛生,一只大公鸡带着一群母鸡在上面四处游荡,找东西吃。

这些鸡有几只是我的婆婆养的,还有几只是邻居家养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鸡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从来不会跑错家门,各位各家,各找各妈,真有意思。

不过我对鸡不感兴趣,它们对于那时候的我而言也太大了,我一般不会去招惹鸡,我发现我从小就对水产感兴趣。

成年之后,每次逛超市,水产区是我一定要去的地方,哪怕我啥也不买,就是单纯的看,也一定要看个够,无论是老鳖、鱼、虾、螃蟹,我都喜欢看,很可能这种爱好就是小时候产生的。

除了房子对面荒地里的小水沟,我家巷子口有一条大马路,那条大马路对面还有个不算小的池塘,而那个小池塘是水产最丰富的地方。

这里就得说到我婆婆了,婆婆是个非常精明的旧时代女性,智商其实很高,后面会专门给她开一篇。

这边主要说的是婆婆制作的工具,一种抓虾子的神器,这个神器给我的童年带来极大的乐趣。

你们都见过那种白色的纱布吧?有点像医院包扎伤口用的,但是比医院包扎伤口的纱布密度要高很多,很结实,纱线细细的,摸在手上软软的。

把这种纱布剪成50厘米见方,然后四周围用铁丝穿上,缝起来,四个角用铁丝拎起来,汇聚到中央,绑到一根长长的木棍上,就成了一个漏斗状的纱布,还可以用棍子把这个漏斗吊起来,非常轻便,几岁的小孩都能拎的动。

我就会用这种纱布漏斗钓虾子。

婆婆用一点点麻油拌上好多面粉和虫子做成的糊糊,那样子看起来就像现在的干辣椒泥一样,用小勺挖一点,放在纱布漏斗的正中央,然后用棍子提着漏斗,慢慢的下到小池塘里,然后人就可以离开了。

只需要等这个纱布漏斗在水里浸泡一两个小时,你再回来,用那个漏斗上绑着的棍子把漏斗提起来,你就会发现,漏斗的中央一定有好几只虾子,偶尔还会有其他什么东西在上面,抓捕效率非常高。

这是我这辈子记忆最深刻的抓小龙虾的方法,到今天我都能完整的复刻出来,婆婆是真的厉害。

当然了,婆婆厉害的地方远不止这么一点,她最厉害的还有很多事,等儿时回忆写完之后,给她和公公单独开一篇。

上面说的,是在巷子口大马路对面的小池塘里抓龙虾的方法,我刚说过,家门口还有片荒地,荒地里面杂草丛生,比一个孩子还要高,里面还有很多小水沟,这些小水沟里面也有小龙虾。

在这些小水沟里面抓龙虾和小池塘里感觉完全不同,那种捕虾神器太大了,放不进小水沟里。而在小水沟里抓小龙虾的精髓,也和小池塘里也不一样,因为在小水沟里抓小龙虾,你和小龙虾的距离会非常的近,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你可以和小龙虾眼神交流。

对,我没说错,眼神交流,对视。

在小水沟里抓龙虾,首先要准备一根树枝和一根钓绳,没了,这就够了,就这么简陋。钓虾子不像钓鱼,钓鱼你可能还需要鱼钩之类的,钓虾子特简单,就树枝和绳子就行,绳子另一头栓个蚯蚓,结束,搞定,就等着收获虾子吧。

当然,钓虾子的过程和钓鱼的过程区别还是挺大的,特别有意思。

拿着刚刚准备好的树枝和绑好蚯蚓的钓绳,沿着小水沟仔细寻找,直到找到有小龙虾的地方,然后蹲下来,把钓绳那头的蚯蚓扔下去,扔到小龙虾的面前,勾引它。

没错,蚯蚓在水里卷来卷去,就像是在勾引小龙虾一样。

小龙虾有点禁不住诱惑的时候,就会偷偷的把头伸出来看,它侧着身子,用一只眼睛看着水面,和我的眼睛对视。

虽然是对视,但是小龙虾眼中的我,和我眼中的小龙虾区别是很大的。小龙虾并不知道我是个啥,而我就静静的看着它表演,拿着钓绳,一动不动。

想象一下小龙虾的视角,它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是啥,反正就是黑压压的一个大头,对它而言,可能会觉得头顶怎么多了一片云彩吧,我就拿着钓绳一动不动,在小龙虾往上看那个角度,可不就跟个云彩一样吗。

当我长时间不动的时候,小龙虾就真的认为我是个云彩了,于是小龙虾就会慢慢伸出身体,用钳子试探蚯蚓,并用一只眼睛观察我这朵天边的云彩,直到它觉得很安全之后,就会完全从小水沟的两侧洞里爬出来,一钳子夹上去。

一旦小龙虾用钳子夹住了蚯蚓,你就可以放心的提起钓绳了,放心,小龙虾绝对不会松手的,这就是为什么钓小龙虾不需要鱼钩的原因。

小龙虾不像鱼,鱼发现自己被抓了,会及时松口,小龙虾比鱼笨多了,它的钳子钳到蚯蚓之后,就算你把它提起来,它也不知道松手,简直是笨的可以。

这就是钓小龙虾,我儿时最自豪的项目,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说,钓小龙虾我是专业的。

虽然我不会游泳,但我是真的喜欢水里的动物的,所以除了钓小龙虾,我还得再说些别的。

那时候,除了家门口荒地里的小水沟,和巷子口对面的小池塘,再远一点,还有个可以玩的去处。

那是山后的一条河,因为河上有个水坝,所以可玩度极高。

每当水坝开始蓄水的时候,就是家门口方圆几里地里,大大小小的小孩们最兴奋的时候。

山坡上住着几个大孩子,他们很远就能看见水坝的状态,一旦看见水坝蓄水,他们就会冲下来挨家挨户的通知,然后山坡下面每家每户的小孩就会蜂拥出门,一起冲向山对面河流。

那时候有个姐姐,带我翻山过去玩过。

这个姐姐好像是我的亲戚,我婆婆老家那边的人,也好像不是,我记不清了,不过没关系,不重要。

水坝蓄水的时候,我也会很兴奋的跟在这个姐姐后面,翻过那个山头。

因为我们家住的稍微离水坝远一点,所以往往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下游河水中央已经基本上没水了,好多家门口的邻居小孩们都大大方方的站在河中央玩,弯腰抓鱼摸虾,每个人都是收获满满。

我是个非常乖的小孩,真的非常乖。

带我过去的姐姐跟我说,你要站在岸边,不要下水哦,我就真的乖乖的站在岸边不下水,现在想想我咋这么呆的。

要是换成我老爸,别说水坝蓄水,哪怕水多深的,他也早就冲进去瞎玩了。

从这一点说,我爸真的是比我厉害很多,是个合格的野孩子,而我就太乖了。

不过乖也有乖的好处,我就乖乖的站在岸边看大孩子们在水里嬉戏,看他们抓各种小鱼河小虾。

这个姐姐也抓上来很多小东西,包括很多绿绿的小螃蟹苗,她把小螃蟹苗都给我带回去了,她自己留的是什么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想必是鱼什么的。

不过我只是静静的站在岸边看,回去的时候还能带上一把螃蟹苗,我也已经很满意了。

总之呢,在乡间生活真的是超级有乐趣,还有很多事情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只有这几件事印象最深刻,后面慢慢想起来的时候再写吧。

能记得自己三岁到七岁之间的事情,已经不容易啦,想必很多人都忘记了吧。

这一期说的是乡间的事,下一期说说乡间的人。我上幼儿园的事情,作为一个吃货,天天吃鸡吃到拉了满满一马桶屎的事情,还有妈妈对我的关心,小时候带我看病的事情、公公的一点事情,这些事情会说个一两期,然后就又回到我父亲的身上,那个喜欢打架斗殴的文艺青年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