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暮明余辉
第2章 灭门
作者:越剑吴钩本章字数:3468更新时间:2023-05-15 14:18:27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吵杂之音。赵正喻心想,这个陈元杰总算是来了。

他起身往窗外一看,顿时面如土色,只见大队人马从大门处闯进来。

赵正喻马上从怀中掏出密信,夹在那本《传习录》里,然后塞在书架后面的暗阁里。便与儿子一道匆匆下了楼。

来人自称是锦衣卫镇抚使的人,带头的是一个百户,高高瘦瘦,骑在一匹同样高高瘦瘦的大马上。

他的后面有一顶轿子,里面似乎还坐着个人。

那百户坐在马上,附视着赵正喻,拿出一张搜捕令,扔过来,然后手指一挥。

大队人马就闯进屋子搜索起来。

赵正喻拿起搜捕令一看,顿时晴天霹雳。

只见上面写着他的罪名是私通后金。

这真是恶人先告状,他还没开始行动,自己倒先被安了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赵正喻心如死灰,冷冷的看着面前一切。

那百户大人看到手下搜找了好久了,都没有结果,有点不耐烦。

刷的一声,他抽出刀来。

刀尖指着赵正喻说:“赵大人,你私通后金鞑子,死罪难免。请将信件交出来,给家人留条后路。”

赵正喻大声道:“我私通后金?证据何在?”

百户哼的一声:“证据?你不要以为拿了这个信件就可以污蔑好人。这是后金鞑子的反间计。你以此来要胁朝廷命官,这不是私通鞑子是什么?”

赵正喻大怒道:“你们锦衣卫颠倒黑白,摆弄是非的本事倒不小。”

那百户一看赵正喻口气很硬,于是缓了下来,道:“或许赵大人也是中了鞑子的奸计。你把信件拿出来,我们锦衣卫也不是事非不分,查清楚就没事了。你若藏着信件违抗,只能说明你心中有鬼。”

赵正喻混迹官场多年,这点套路还是明白的,锦衣卫说是皇上的爪牙,但是近年来瞒着朝廷无法无天的事听说多了。

他不吭声,就等着被抓进大牢。

哪知这伙人也不抓他走,就是一遍又一遍的搜。

那个百户隔一会儿就走到后面的轿子边,伸进头去听里面的人吩咐。

里面那人好像对赵正喻一家非常熟悉。几乎所有隐密的地方都被找遍了。

赵正喻看着轿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大声喊道:“陈大人,是你吗?唉!我真是糊涂,我早该猜到是你了。”

轿子里面的人听到赵正喻这么一说,缓缓的从里面出来,正是赵正喻最信任的密友吏部员外郎陈元杰。

陈元杰被赵正喻看出了身份,一脸紧张。

他哆哆索索地说:“老赵,我看你是中了鞑子的反间计了。你把信件拿出来,查明事实就没问题了。我替你担保。”

赵正喻怒目圆瞪,大声喝道:“陈元杰,枉我十多年来把你当作知已。你陈家也是世代为官,食我大明之禄。你这么做对得起祖宗,对得起皇上吗?”

陈元杰脸青一块,白一块,低下了头。

赵正喻突然明白了什么,大骂道:“陈贼,你莫不是也投敌卖国了?”

陈元杰听到这倒头棒喝,啊的一声惊叫,差点瘫倒在地。

赵正喻想到连自己最亲密的朝中好友也做卖国之事,不由得仰天大哭:“岂非世人皆醉,唯我独醒乎!”

这时那百户拉了身边的陈元杰一把,道:“陈大人,莫听他胡言乱语,找到信件再说。”

陈元杰这才缓过神来,擦了擦汗,扶正官帽,站直身子道:“赵大人,你我朋友一场,但是公是公,私是私。你快把信件交出来。”

赵正喻气得眼珠几乎要崩裂,他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往陈元杰脸上吐去,陈元杰转身躲到轿子后面。

百户命手下抓住赵正喻双臂,用绳子绑起来。

赵正喻一边挣扎,一边大骂。

陈元杰走到百户旁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百户吩咐道:“把赵家人都带过来。”

不一会儿,赵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都被带到院子里,排成一排。

寒风呼啸,夹着落叶与尘土在人群里纷飞,冰得人瑟瑟发抖。

陈元杰指着人群中的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跟百户说了几句。

百户吩咐下人把小孩拉出来,问道:“小朋友,你可知道你父亲藏东西的地方。”

这小孩正是赵正喻的小儿子赵韩。

赵正喻大骂道:“陈贼,你卑鄙无耻。”

陈元杰走到赵韩旁边,说:“小韩,跟叔叔说,你爹把一封信藏哪里去了。”

只见赵韩呸的一声把口水吐到陈元杰脸上。

赵正喻哈哈大笑,道:“韩儿,好样的。爹没白疼你。陈贼,你连八岁小孩都不如,哈哈,你这个小人。”

陈元杰恼羞成怒,气得浑身发抖。

但看赵韩昂首挺胸,怒目圆瞪,双手拳头紧握,小小年纪有如此骨气。一旁的锦衣卫队员看了都暗暗佩服。

百户一看天色已晚,寒气逼人。越来越不耐烦。

他嘴里骂了一句,抽出刀来,架在赵韩脖子上,对赵正喻说:“你说是不说?别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对叛党我们可以先宰后奏。”

赵正喻夫人吓得掩面哭泣,但是那赵韩却面无惧色。

赵正喻对着儿子道:“韩儿莫怕,我赵家人从不出贪生怕死之辈。”

赵夫人跪倒在地,大哭道:“老爷,韩儿还小!”

赵正喻大喝一声:“站起来!”

赵夫人在旁人的挽扶之下站了起来。但是看那白晃晃的刀架在儿子头上,泪水直涌。她想冲过去,被锦衣卫的人架住了。

赵韩突然奔上去,一边喊着:“打死你这个坏人。”一边用拳头去打百户。

这百户大怒之下,轮起刀来猛的一砍。

只见赵韩哇的一声残叫,整个头被砍下,喷涌而出的鲜血飞溅在旁边的人身上。

陈元杰吓得闭住了眼睛,他以为百户是吓吓小孩,哪知道真会砍人。

一旁的锦衣卫队员平常杀人如麻,见多了血腥屠杀,但是杀这么小的小孩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一幕,无不心中一凌。

赵夫人马上就昏死过去。赵正喻拼命的挣扎着,要冲上去拼命。

陈元杰睁开眼睛,心想,反正杀也杀了,索性就恶人做到底了。如果密信不找到,这事被捅出去,满门抄斩,人头落地的就是他的家人了。

想通此节,他振作精神,来到赵正喻的二儿子赵魏的旁边。

赵魏看到弟弟惨死,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六神无主。嘴里哆哆嗦嗦的说:“陈叔叔,我,我不知道。”

陈元杰看到赵魏慌张的神情,微微一笑,道:“魏儿别怕,东西交出来,说清楚就没事了。别听你爹胡话,你看害得你弟弟白白丢了命。”

赵正喻一边大骂陈元杰,一边对赵魏说:“阿魏,不要怕,人生自古谁无死,要留清白在人间。”他情急之下,竟然将文天祥与于谦的诗混在一起说了。

但此时的赵魏哪还有心思听父亲念的是什么诗。

他人虽聪明,胆子却小。再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他一会儿看看父亲,一会儿看看陈元杰,又侧目看了下弟弟的尸体,双脚发软。他也想学弟弟慷慨赴死,但是又提不起力气来。

赵正喻看儿子慌张的样子,平时那指点江山意气纷发的样子荡然无存。他知道儿子害怕之极。

那百户把带血的刀举在了赵魏面前。赵魏脸色惨白,这时他再也支持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整个身子跪倒在地。

赵正喻大声叫道:“阿魏,你站起来,你学学你弟弟,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但那赵魏再也站不起来。

赵正喻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一直以为大明王朝沦落于此,是因为缺少能人智士。于是他梦想有朝一日,朝廷能出现一位天才之官,扶大厦之将倾。甚至于一度将这个角色寄托于自己的二儿子赵魏身上。

但是今天赵魏在屠刀下的懦弱一跪,让他看清了一切。

大明朝真的缺人才吗?不是!国家大事,连自己十五岁的儿子都看得如此清楚,别人岂会不知?

朝廷上上下下的官员,哪个不是学识渊博,见识过人。为何这么多人才撑起的帝国大厦,最终还是挡不住风雨飘摇?

因为他们空有才华而做不到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再多的才华在利害两字前都被击得粉碎。

陈元杰扶起赵魏,说:“信藏在哪里,快跟叔叔说。叔叔保证你们一家安全。”

赵魏指着后面,哭着说:“在,在,在。”

赵正喻大声的叫道:“魏儿,你不要犯傻,交出来我们都没命,他们拿不到东西自然不敢杀绝。”

百户哼的一声,走到赵夫人面前,一刀砍死。

赵魏抱头大叫:“求求你们了,别杀了,我说,我说就是。”

赵正喻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夫人,儿子,使出浑身的力气,挣脱开来,向陈元杰奔去。

陈元杰吓得大叫,连忙往后跑,赵正喻扑过去,抱住陈元杰的脚,一口便咬过去。

陈元杰一声惨叫,被绊倒在地,锦衣卫的人马上挥刀将赵正喻砍死。

但他的嘴巴依然死死的咬着陈元杰的脚,废了好大劲才扳开。

陈元杰一边揉着脚,一边看到赵正喻死不瞑目的狰狞表情,吓得毛骨耸然。

赵魏哭着走到楼上,找出那本《传习录》,他一向自负,初看这本书时,还觉得阳明先生也不过如此,现在终于明白自己什么都不是,连九岁的弟弟都不如。

赵魏将信件交到陈元杰手里,跪倒在地,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看向陈元杰,他以为陈元杰能放过他。

真难想象如此聪明之人,会有如此幼稚的想法,恐惧真的会使人变糊涂。

陈元杰拿过信件,如释重负。他实际上也与赵魏一般胆小,但是正因为他胆小,才不敢留下赵家一个活口。

顷刻之间,惨叫声起,赵家十几口人被尽数杀掉。

陈元杰长舒了一口气,他擦了擦脸上的汗。走向轿子,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突然他大叫一声:“糟了!还缺一人!”

百户问道:“谁?”

陈元杰道:“赵正喻的大儿子赵晋。他怎么不在,不好,一定是赵正喻暗地里派他报案了。”

百户一听,也甚是焦急。此次行动,他也是瞒着上面私自出马,因为他暗地里也没少收后金的贿赂,这事若捅出去,对他来说就是罪上加罪。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