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落星吟
痴儿受机缘
作者:周小善本章字数:2977更新时间:2023-05-18 14:04:25

中午时分,雪渐渐的停了下来,山下的一个叫“郭庄”村中,熙熙攘攘的茅屋都升起袅袅炊烟。

在靠山脚的一片竹林前,有一几间茅屋的正厅里,两个老头正在悠闲的下棋,坐在上位的老者是一位郎中,姓郭名林。与之对坐的正是茅屋主人萧晋升。棋桌边上站着一个十五岁的年轻小伙,是萧晋升的儿子萧平,他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棋。

此时,萧晋升眉头紧锁的思索了良久,终于拿起一颗棋子走了一步。萧平见状急呼:“爹,错了,错了,这样下,三步后丢車了。”

郭林满脸得意的拿起棋子走出一步,大笑道:“哈哈哈哈~萧老弟,你今天不行啊,你儿子都看出来的棋,你竟没看出来。”

萧晋升也不答话,苦苦地思索着如何解棋。

一旁的萧平见萧晋升的棋大势已去便道:“爹!必输无疑了。郭伯,若是我下,两步之前马七退二,炮五平三,你便输了。”

“哈哈哈哈~小平子,你爹犟的很,不听你的,这没有办法,要是你来下,我怕是要输的。”

“是啊!郭伯,要不我俩下一局,怎样?”

“少聒噪,观棋不语懂不懂。去去去,外面玩去。”老头眼见要输了心里烦闷,冲着萧平喊道。

这时,门外一个老妇声音传来:“玩玩玩就知道玩,这么大的人,屋外的雪停了也不知不扫一扫,明天冻了还怎么走道,柴房的柴也不知劈,眼见要过年了,还不得备这点。”

说完推门进来一个老妇,手中端着一个盖碗,她见厅里有客人,怒怒的瞪了萧平一眼,便把碗递给萧平,说:“快些去,天冷,莫凉了。”

萧平接过碗,在桌上拿了块厚棉布将碗包好,就连忙跑了出去。

老妇这才又对着郭林堆笑道:“郭大哥来了,您说我家这小子真不让人省心,别的孩子像他这么大都能担家计了,哪像我家的就知道玩,让您见笑了!”

说完爽朗的笑了两声又道:“你们忙,我去加两个菜,待会就在家胡乱吃些。”

也不待郭林回话,转身出门去了。

萧晋升思索良久,实在没招,便打乱棋子,又重新摆了起来说道:“这盘算我输,我们再下几盘………”

郭林却是不再摆棋,轻声的问道:“你家还在给后山那痴儿送食。”

“是啊!原想着叫他下山一起住的,奈何他总是不肯,没办法啊!”

“唉!十年了,不容易啊!”

“起初是我往山里跑,近些年平儿大了,怕我累着,都是他去的。有时一去半天,我寻思着多陪陪他也是好的。”

“小平子还挺不错的,村里半大小子都不愿接近他,就你家小平子愿和他一起。”

“他是个苦命人啊!能帮衬便帮衬着些吧。”

“是啊!更可怜的是那妮子~~”

“别说这个了,世道不仁啊!~~”

……

两人聊着聊着,全没了下棋的兴致。

后山,山涧里一条溪水弱弱的流着,萧平顺着溪水快步而上,越过一个山岗,就看到一个水渊,渊水清澈如玉,人们唤作“玉渊”。渊边是一块平地,平地上有座破旧的茅屋。

萧平来到近前推门而入,正见正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手持毛笔,现在桌前聚精会神的画着画。

青年名叫阿玄,萧平不知道他姓什么,只知道村里大人都这样叫。

“阿玄,又在画画呢?”

阿玄好似没听见,萧平只好站在身后静静的看着。这次阿玄画的是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在窗外的渊边玩耍。

女孩画的栩栩如生,眼前的景象也仿佛是映在纸上,屋外雪虽然停了,可画中的雪似乎依旧在随风飞舞~~~

过的许久,阿玄放下笔,愣愣的看着萧平,一双眼眸干净的出奇,一会儿又突然咧嘴笑了,说道:“平儿,你来了,你看我画的姐姐好看吗?”

萧平第一次来时,阿玄便学着自己老爹这样称呼自己,这么多年怎么也改不掉,也就索性不去计较。

“画的真好,像真的一样。”

“本来就是真的,你看姐姐还在外面对我笑,只是我不能一起玩,一出去姐姐就走了。”阿玄指着窗外,前一句还兴高采烈的,后面又暗自神伤起来。

萧平知道他又犯痴了,忙说道:“我给你带了饭,去吃吧。”

阿玄说道:“刚才神仙又来了,给我吃了仙桃,我不饿。”

“这个季节哪来的桃?”

“真的,神仙给的,我都吃了。”说完拉着萧平的手放到了自己腹部。

萧平用力按了按,笑了:“你不饿,我还饿着呢,正好我吃了。”说完,打开碗吃了起来。

阿玄也不言语,仔细的将画卷好,放到桌边的箱子里,箱子里已经装了满满一箱。

萧平见状,吃着饭玩笑道:“箱子都装不下了,要不给我几张我拿去卖掉,你画的那么好,肯定值钱的。”

“什么是拿去卖掉?”

“就是换钱啊!”

“换钱干什么?”

“这……”

“我知道哪里有钱,前几天有只大鸟告诉我,它看见有人在一颗大树下埋钱。你要钱的话,我带你去挖,可不要卖掉我姐姐。”

“埋在哪里啊?”

“在一个破屋子边上的树下。”

“什么屋子?”

“我也不知道。”

“那是别人藏的,不能拿,拿了便是小偷了。”

“哦!我以为你要的呢!”

“阿玄,我真的很羡慕你啊!都跟你坐了三年了,怎么还是听不懂鸟话?”

“我也不知道,开始我也听不懂,后来坐着坐着就听得懂了。是不是你没有按照神仙的法子。”

“我都是按照你教的来的啊。”

“那我再教你新的法子吧!”

“我把饭吃了再坐。”

“好!”

不多时,萧平和阿玄相对坐到地上,阿玄指这他肚子问道:“平儿,你这里的黑色,是不是和这里的白色一样大了?神仙说要一样大才可以。”

萧平答道:“大小倒是差不多,可肚子里的东西,我看不到颜色。”

阿玄疑惑道:“不对呀,我就能看到我肚里的颜色。”

“那神仙告诉你颜色了没有?”

“对呀!神仙没有说颜色的,他只说两团东西要一样大小,呵呵~~那我们开始吧!”

说完用一根手指在萧平身体上划着,嘴里轻声说到:“你先按以前的方式坐好,再把两团东西要一起推动。白色东西从这里推到这里~再到这里~这里~这里~这里~~~~最后这里。黑色的东西从这里~到这里~~~~~最后也到这里。然后就让他们合一起转圈圈,越转越快,越转越小,最后变没有了。”

萧平放空心思,努力的控制着气流,让两股气流顺着阿玄指的线路运行,交汇到一起。慢慢的,身上一股热意升起,直到头顶,热得萧平想把衣服脱了。接着口中生津,似乎有丝丝甜意。

萧平心喜,更是专注的催动气流。直到两股气流相容消失,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服,这才睁开眼,已是傍晚十分。

他连忙起身,见阿玄还在入定。便摇了摇阿玄道:“阿玄,我要下山了,待会给你送晚饭来。”

阿玄没有理会,萧平便自己去了。

直到萧平再次送饭上来,阿玄已经回到茅屋见到萧平,阿玄高兴的问:“平儿,你可听懂鸟说话?”

萧平摇了摇头,反问道:“现在我肚子里的气流都没了,接着该怎么做?”

阿玄道:“平儿,你好厉害,这么快就没了,我的才变小了一点点。”

萧平笑道:“你要努力了,那两团东西消失了,身体轻松多了。”

“嗯!神仙说了,消失了就再把它练出来,一共消失九次,我就能又和姐姐在一起了,你也许就能听懂鸟说话了。”

听到这里萧平傻了,自己三年前得知阿玄能听懂动物说话,就心生羡慕,虽然知道他时常犯痴,所说的话大多不实。但和动物交流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诱惑力太大了,本着试试不吃亏的态度,萧平决定跟他练一下。练了一段时间,真的如阿玄所说,肚子里出现了一团气流,这才开始深信不疑。

哪知道三年的时光,气流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自己依旧听不懂。当听到还要练八次,萧平只觉得和动物交流,也并不是很诱人。

阿玄见萧平不再言语,也拿出饭菜,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不多时,阿玄吃完了便坐到窗边,看着天上的星星,痴痴的说道:“平儿,你看,姐姐就住在那颗星星上。”

萧平心中正烦闷,不愿多说话,对着阿玄道声晚安便赶回家去。

直到下山时刚好碰到打猎回来的郑海和郭家兄弟,见他们全身挂满猎物。萧平连忙追上前,一口一个哥叫的亲切,惹的三个人哈哈大笑,丢给他一只野兔,萧平这才心情愉悦的一起回家。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