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华年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06更新时间:2023-05-27 20:00:00

“他是谁?”她说道,一种狠辣在心里延展而出,

“他,不就是你不要吗?”她斜着眼,看着她。

“曾经的李锦瑟,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她不敢相信。

“你不知道你抛弃他的时候,他那时的样子何其的狼狈。”她禁不住笑了一声,似嘲讽一般的看着她。

“是你,一个连名字都被人记不住的女人,让他念念不忘了,好久。”她有些心疼他的扶着他向回走。

“不是这样子的,你知道,当时不怪我……”她面上有些赫然,似乎随着时间,她更觉得有些愧疚。

这一次,她回来……

“从今以后,你和他,再无瓜葛。”她骆宓差那里,让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子霸占了他好久。

她停在风里,有种说不出的伤心。可她知道自此以后再也不可能拥有他了。因为她确实做错了。

影谷。

“半希夷,你怎么才来啊?”西觅履说道,看着慢慢而来的他。

“你不是很想要希夷剑吗?”半希夷盯着他道,

“是啊,怎么了?”西觅履疑惑的道,这不是整个江湖都知道的事吗?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找她了?”半希夷说道,“我就把希夷剑送给你。”

“君子一言。”西觅履期待的看着他说道,

“驷马难追。”半希夷眼神灼灼的道,

“好。”击掌的声音在山谷里想起……

半年后。

江湖里,随后传出来,半希夷重伤欲死,而西觅履得希夷剑的传说。

官道上,两道身影飞速的前行着,还在不断地交手着,还互相说着话,言辞犀利。

“燕山雪,你不要太过分啊,别以为你有了蔷薇剑,就随意击在我剑的薄弱处。”夜惊玉惊怒道,因为燕山雪又一次击在了他剑的脆弱处,只见那里已经有了好几处裂纹了。

“夜惊玉,你换把剑吧。你夜家的紫薇剑,怎么不拿出来啊。”燕山雪随意的道,眼见夜惊玉以精妙的剑法化解了危机,随后又是一剑。

“你说的轻巧,你以为我夜家的十六字釜石阵是那么容易破解的吗?”夜惊玉这时候听到了剑风哗啦声,随即一个跳纵,站定,不再出剑。

而燕山雪这时候却收剑入鞘,笑了一声,眼神透露出来一句话,“江湖十大名剑都在出世,而且连我自己的蔷薇剑,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你要学会的是,闯过那个阵,以后你就知道一把剑对于一个剑客的助力是多么的大。”

“下次见面,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燕山雪施展踏雪寻梅而去了。

“也许,他说道是真的。可是一个剑客换了剑,岂不是……”

这一刻又觉得好矛盾。

竹溪。

“呕……”却是划花脸和脖子女子,在这里昏倒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况,你那么容易的爱上一个人,而且一爱就是一生。”只见长的和女子一样模样,却是老了一些,看上去年华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

“都怪我教导你不到位。”她随即扶起她离开了。

而随着两个人走后,那个在亭子的男子放心不下,随后追了上来,看到竹溪一摊血,“哎,你宁愿死都不愿意回头看我一眼。”男子失魂落魄的走了。

也许江湖里的爱恨纠葛才是最迷人的,但是也最危险。

情之一字,莫衷一是。

“妹妹,有消息了。”这时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半希夷重伤了,我们去找他,这样你就可以见到他了。”男子说道,

“嗯。”女子有些担心,因为她已经生出来了要照顾半希夷的想法。

随着两个人离开茅屋的时候,有种怀念的看了一眼那茅屋。可是他们却不知道离开茅屋的时候,再也回不来了。

“妹妹出入江湖,不可以以真名示人,我们这一隐派,很久很久之前的江湖恩怨太多了。这次我们改个名字吧。”男子说道,

“好。我就叫镜花影吧,哥哥你叫镜水月吧。”镜花月看着妹妹,点点了头,没有多说,

随后两个开始赶路,经过两个月来到了

太夜古地。

“据说半希夷在里面疗伤,不过里面危机重重,小心点。”这是镜水月说道,看着手里拿着牵引仪的镜花影。

两个人随即走了进去。

“夫君,你不开心。”骆宓说道,她也不知道就是那么得妒忌一个抛弃了夫君的女人,而且还有脸回来找夫君。

“我知道你不说话。”李锦瑟有时候让人看着好心疼。可是他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简单了。他成长的太快了,让她心里不是滋味。

“也许,我错了。”骆宓想道,表情变幻样子被铜镜照有些影影绰绰。

“我其实知道这样子不对。可是你知道的,过去的污点,我不在意了。可是她回来再找你,就很无耻了啊。”

骆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妒忌达到了顶峰。

李锦瑟看着面前的女人,突然有些心疼,可是他已经不会说话。原来当年骆宓救下他的时候,他已经被毒把声道毒没了。他只会用行动表示。

而每天听她说话已经是一种最美好的声音了。可是她今天真心实意的妒忌,让他的心难受了。

“也许这就是代价吧。”李锦瑟无奈的道,

“夫君,你知道的,我们归隐吧。”骆宓说道,她好想念之前没有人打扰他们的日子。现在每天被人找到的样子烦透了。

“好。”李锦瑟说道,随即开始整理。

看着李锦瑟忙碌着,骆宓有些痴迷的看着他,一个男人只有忙起来最迷人了。看着有条不絮的样子她有时候再想,也许遇到的迟了,但是醋意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

“其实,我应该早有预料她会找来的。只是没想到她来的太迟了。”骆宓冷冷的一笑,不屑极了。

“因为她有自信,让他的夫君不会回头的。”

可是她的妒忌心,是多么的吞噬人心啊。

没有女人希望自己的夫君受过伤害,可是他已经伤的不能再伤的时候,她救回来的,所以她知道那种艰难。现在要她一句“我后悔了。”

就让她骆宓原谅她,让夫君原谅她,门都没有。

镜谷。

两个人站在原地,看着昔日的两个交手的地方……

“快走。”两人随即准备离开……

“………”一阵响动传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