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离去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3更新时间:2023-06-01 20:00:00

一处山壁,两个人拿剑刺在山壁内,互相对视着,

“你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绝呢?”半希夷问道,

“你知道的,若不是那次意外看到你的天赋,我至今都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比我天赋更高的人。”明曌说道,

“不用找我的,你可以去找……”刚准备说出另一个人的名字时,他挺住了换气的那一刻,没能出口。

“我需要突破,而且江湖不是表面上那么平静。”明曌这时候,一只手探出,向山壁下方挥出一掌,这一刻明曌像一股青烟一样,潇洒的消失在了山壁之上,随即山谷传来一句话。

“下次要是没有进步,你就等我的残酷的训练吧。”

一时间山谷阵阵回音飒飒。

“靠,还是人吗?”半希夷没奈何,只好拔出剑,随后运起蝶恋花,好似浑不着力般的样子,缓缓地飘落,这一刻隐藏在山壁之上的明曌暗暗点头。

影谷。

“烛,你说最近明在寻求的东西,他能成功吗?”

“南,这不是你所操心的。”只见两道阴影在用传音入密的方式交流着。

“明,他会自食其果的,这个事太疯狂了,他已经疯了。”南说的甚是不赞同。

“日月当空,不是那么好当的。”烛知道这样下去,会焚烧了明的。

但是他等说了,“等谜题揭开的那一天,才能联合,现在各自攀升,培养继承者或者替代者。”

“组织的残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南和烛是深有体会。

“下次再会。”随着这一声发出,随即两道影子消弭了。

原来两个人都没有真身前来。因为其中的规矩是,养蛊大法,每一个人都有一项绝技,但是其中分化出来的不一样。

西湖。

“你这就想走。”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春风一度,你我不是甚是愉悦吗?”

“再纠缠不清,岂不是很累。”

他的脸上和煦如风,可是却让她的心似凛冬之刃一般割痕。

“其实,我也知道你会走,没想到你会这么的无情。”

她步子凌乱,显然是刚收拾好,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有种煞白和红晕相间的惹人怜爱。

“下次在西湖的时候,我再好好怜爱与你,我真的得走了。”

他生平用了最温柔的话,让她的颊面缓和了下来。

“春风一度,妾身只望莫要忘记江南有人在等你。”她痴痴地样子,正好一朵桂花飘落,

“定不负相思意。”他说完随后咬牙离开了。

“妾身等你。”那痴声传来,他进步的姿势停了那么一刹那,就只见剩个黑点了。

沙坪。

“出剑吧。”夜惊玉对着燕山雪说道,

“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燕山雪身体得到发泄,张力四射,这一刻轻巧的一挥剑,便已经到了夜惊玉的身前,只见夜惊玉递出木剑,这一刻两剑相击,随即夜惊玉上步又是一剑直刺,而燕山雪心神一凛,暗道:“这才半月不见,又上一层楼了。”

却见眼前的直刺剑,竟然化作十里杀,一瞬十道剑光射出,这一刻的燕山雪收回挥剑,以慢招破除其中的四道剑光,后退两步躲过剩余六道剑光时,正准备回剑时,却见夜惊玉眼睛泛红,竟然又是飞身一击直刺,这一刻的燕山雪感觉夜惊玉,像极了以一只豹子一样剑势,向着他笼罩而来,没敢犹豫的时间里,燕山雪扭身差之分厘的躲过这一剑,而手中剑在此一个横削,这一刻的夜惊玉,一个倒挂金钩,又是一剑袭来,两剑相交,这一刻燕山雪和夜惊玉身形一震。

而后两个以慢打快,相斗四十余回合,分开站定。

“燕兄,少去勾栏,你剑法退步很厉害了。”夜惊玉说道,但是冷意稍解。

“此事你也知道,人生在世,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的。”

燕山雪不以为然的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夜惊玉没有再劝。

江湖惺惺相惜的已是不错,再苛求就没意思了。

“你还要去见律素履啊?”她母亲实在不明白,律素履已经说的那么清楚了。

“我是去跟他要回我的补天诀。”她一时犯傻把家里的心法给了他。

“别去了,他已经还给我了。”她母亲实在不想她再与姓律有任何瓜葛了。

所以撒了个谎言。

“娘,传我补天诀吧。”她决定了,她练好后再说,

“可以,不过你我得离开这里了。”她母亲说道,

“好。”她知道有些事就到此为止。

而这时候的律素履却在去往洛潮的路上。

看着山水的变幻,他知道有些人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想来江湖醉人,不应只是儿女情长,还应该有金戈铁马。

可是他知道江湖人士是不能和朝廷有所交集的。

“阴兄,你也是去罗都的吗?”一位背着刀的江湖人士,面容粗野的说道,

“定兄,你知道的罗都最近有盛事,据说江湖里那个诸朝阳号称天下第九,接连打败了许许多多的好手,正在等那些排名在前的高手与他相会呢。”阴兄的男子一脸正气,而且阴氏之前的武林浩劫里留存下来的人丁稀疏,但是能够行走江湖,一般都不是小白。

“他们有着特定的消息通道。”

“那我们一起去。”两个人随即加快了行程的速度。

而这时的律素履有些触动,但还是觉得应该先去洛潮。

因为那里有他埋下的兵器。他已经好多年不曾用了。因为发妻在世前,两个人归隐山林,百般恩爱,可是谁知道她的病还是没能………

“你迟早会再入江湖的,答应我不要再遭那么的杀孽。”

当时她握着他的手,说出来了最后的遗言,随后就去世了。

可是安稳的日子里,相继的一位女子和一名寡妇找上门来,让律素履知道,隐居也未必能够安稳。

“对不起,雪儿,我只能再次踏入江湖了,只希望我能攀登上那无上的境界。”

随后去后山祭奠了妻子。陪着她说了好多话,随后大步离开了。

“他还是那么绝情。”那丰腴女子眼神透露一丝幽怨,躲在一处树后,黯然神伤。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