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巧合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23更新时间:2023-06-13 20:00:00

“亲眼看着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时樊川问道,

“祝福的感觉。”镜水月说道,“你有故事啊。”樊川跟了一句,

两个人坐在房顶,看着一颗树,随后看着那只鸟飞走了。

“有啊,很久之前的事了。”镜水月沉默不语,因为他不想说了,可是镜花影轻身飞上房顶说了一句,“哥,给我讲讲嫂子的事吧。”

“小孩子少打听。”镜水月训斥道,而樊川却叹息的道,

“年轻就是好,无忧无虑的,天真的样子有多么令人羡慕。”

不宜过早的事,是谁也无法料到的江湖,一直在勾人心弦。

“你知道孟晚秋怎么死的吗?”一个眼睛有着深渊的模样的女子,让人一句假话都说不出来,而这个人竟然是蝶采儿,

“我不……不认识这个人。”那个穿着粗布衣裳的人怂的样子,让旁观的人禁不住发笑声,可是下一秒他们像扼住了喉咙一般,再也发不出笑声了。

“哧……”血流如注,蝶采儿离去了,可是男子也活不了了。

“她真利落。”阴兄说道,上次的遭遇让他不敢冒头了,因为看热闹也会出事。

“别说话了。”一个和阴兄相熟的男子,嘴有些歪,江湖人称,“歪人”。使的一手铁拐,据说是铁拐李的一幅画里悟出来,也是天资可以之人。可惜的是生错了时代。

这个大众攀升的时代,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安安稳稳修养的。

青楼。

一女子轻歌曼舞,柔媚的娇艳,让人我见犹怜。

而还在喝酒的燕山雪却第一次出现了迟疑,这让夜惊玉有些奇怪,毕竟他可是知道每次燕山雪都要消瘦一番的。

“而这次还是燕山雪问过他的,不过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青楼。”夜惊玉可是很奇怪的,以前的燕山雪可是轻车熟路,过不得三五时辰,定是不愿意下楼来的,可是这一次罕见的犹豫了。这对于夜惊玉来说,“燕山雪有问题。”

可是同样一幕却发生在了之前的青楼,这一刻的燕山雪刚喝了杯酒,就准备去往熟悉不能再熟悉的温柔乡里时,可这一刻的夜惊玉却提出来了要见见世面。

“这不像夜惊玉的风格啊。”燕山雪可是知道的,邀请过好几次的,可是这一次的夜惊玉明显不正常。

“难道是我多疑了?”这边青楼的燕山雪和对面的夜惊玉都在这一刻冒出来了这一个想法,而且出奇的一致。

江湖最了解的不是情人,也不是夫妻,而是对手,因为彼此的眼神就是一种默契。因为彼此生活习性很了解,而且爱好和固执是刻在了骨子里的。

锦衣山栈道上。

李锦瑟一个人走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来此,但是他知道这里有一个不得不来的原因。

但是他有一个不得不来的原因,因为他的所剩不多的气力只能支撑他来到这里。

对于此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在意。江湖里人们对于李锦瑟的认知还停留在十年前的“一剑孤冷广寒宫现”的孤傲与痴绝里,可是却不知道塑造者和被塑造者的纠葛都是一段情的纠缠。

那是李氏的一段秘辛,牵扯到了谢王两家的事后,以至于后来谢王由于大变故衰败了之后,李锦瑟不清楚,因为他打记事起,就已经成名了。若不是阴沟里翻船的话,他应该这会已经得到那把独有的专属神兵了。

可是现在的他知道遥不可及的不是神兵了,而是今后的路是如何的?

“夫君,我们去趟山中吧。”觅十六娘说道,

“去山中没有用哩。”白无垢说道,

“陪我去一遭不好吗?”觅十六娘说道,“其实人的心事,很难说透的。”

白无垢说道,他第一次看着她,却说了一句不是很中意的话,“你涂涂抹抹的,与我看是半分,与天色是十分,莫不如也与我抹抹涂涂一番。”

“你若是愿意,我也定是乐意为你画上一画的。”

“还是拉倒了,男人画了,那还是男人吗?”白无垢可以不愿如此。

天色有些意思的,一会儿亮晶晶的,一会儿黑郁郁的,白无垢和觅十六娘走着,两个人挨的很近,可是这一短短的一程,却走了好久,要去了两个人的好多心跳。脚步似乎踩着了心上,觅十六娘听着白无垢的心声,觉得不说话的话,气氛很难说的,于是出声打断了寂静的路段,“你走这段路的,感想是什么?”

“无所谓。”

“是啊,好与坏是一致的。”

觅十六娘说道,她算是看透眼前的男子了,白无垢的意思那里来的了。

“眼前的事?还是不能想的,你有了就有了,不能端着碗还想筷子,那是一定会有的。”

“真不解风情,真不知道这教书先生给你把孩童们教成什么样的不近情理了。要不随我不管醒来这闲事了。”

“贵重的心遭不得慢待的。”

“你就是舍不得孩童,却舍得我。”觅十六娘眼眯成了缝。

“我是天天晚上都有的人,那有什么不舍得啊,我怎会舍你而去呢。”白无垢笑着说道,

这时候觅十六娘一会儿很高兴,一会儿很发愁,有心神不宁,打从教了书之后的白无垢,就渐渐的冷落她觅十六娘了。

“他是不是有相好的了?”觅十六娘总是感到心里很烦躁。

“也许他变心了。”总是感觉他心不在她这里了。

白无垢今天在石板上没有流下字迹啊。

因为她偶尔挑水的时候走过学堂的时候,看到最清楚的是石板上两个繁体字,能教一个上午。笔画繁多需要的是耐心,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神就是不安宁,因为早上他爬出被窝的时候,抱过她就轻轻的吻了一下,就仅仅只让她高兴了一早晨而已。

“他就不知道做一些夫妻之间的事吗?”

觅十六娘有时候想这样挺好的,可是一直这样子下去,他倒是没事,可是每天这样子致命的诱惑,不仅仅只针对男人,她也馋啊,可是他不会给觅十六机会了。以前是他单纯好骗,现在老怂了,就连吻都是偷吻,还不睁眼的那种。

作为一个江湖人士经历了打打杀杀之后,不都是霸道之人吗?

怎么还会剩下奇葩。

这对于觅十六娘来说,是一个疑惑……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