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苍意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95更新时间:2023-06-15 20:00:00

“你料定的事,出了变故,你没想过自己会收到惩罚吗?”明曌对着明,但是明隐在黑暗里,传出来的话却让明曌顶着明的名讳在江湖行走。

“我没想到以假乱真的事,会被人看透。”明曌叹息道,“自今日起,我称为曌。”随后脱落下来的面具,让惊艳不已,那眸,那长发,有那么一瞬间,明像似看到了她一般,但是这一次明没有像之前那么有多余的动作,那怕是挪动一下。

曌在这一刻,才知道,“被人放弃的滋味,被人罚作受惩罚更恶毒。”一个人可以很潇洒的感觉,在这一刻再也追寻不回来了。

“告诉你一件事,八部合并在即,让她远离江湖。”明说了一句,溯洄镜上的人影不见了。

“你一句话,就控制了我一生。”曌第一次看着镜中露出来的容颜,“貌美也会被嫌弃啊。”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

“此去一别,我会把所有的事安置妥当。”曌说道,因为窠臼是明的,可是对于曌来说,女子只是为了面子,一个男人是要面子的,可是对曌来说,

江湖的迫不得已想,是一种很遥远的事,竟然来到了身边。

“一把剑,二两银子。”铁匠铺的君未央,看着来人,头也不太抬的打造着面前的剑,可是这一刻拿剑的男子看了一眼正在打造的剑,随后离开了。

随后门框镶了一锭银子,足足五两,一个人武功不到登峰造极的时刻,是没有这般高深的内力的。

“高手。”铁匠厘说道,拿了银子在手心里颠了颠。可露出青筋的胳膊,却在印证着刚才拿下来不是那般轻松。

“你教他的时候,有没有被发现,你的身份。”一道影子在阳光下歪歪曲曲的,似乎有种被晒后化为一摊水的水潭的遮蔽,任谁也看不清这个人在水下传达着情报。

“没有,不过他走了。”一个很邋遢的人叫癞道人。不过这一刻的癞道人喝了一口酒又说道,

“功夫全给他了。”影子也不指望他癞道人能够教好一个人的武功。因为他只须知道了解了组织强大到,不是谁都可以背逆的。

“原来外围的江湖人士被淘汰的时候,还会被拿来培养和传授的。”癞道人后知后觉的灌了口酒,骂骂咧咧的道,“呸,该死的组织。已经像病魔一样追了我好久了。”

癞道人想了这几天的相处,“他的确是一个好的继任者,以后的路看他自己了。”

大风坡。

一些枯草染上火折子的星星点点,一时间燃尽了周遭的方圆的千里方圆。

“我没想到你那么狠啊?”夜惊玉明显对着燕山雪说,

“是啊,我没想到,你杀自己的时候那么果断。”燕山雪捂着伤口,牙咬着撒上了盐。因为在打斗中,毁坏的,以及破碎的,还有波及的人,只有辣椒和盐了,醋早已经遭了剑光的袭击,变的稀薄了。

“嘶……”燕山雪的表情龇牙咧嘴,随后扯出来的缠布狠狠地裹上,却不自觉的想起来了,“你冒充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起来后果。”夜惊玉猩红的眼光刺入世间一般,让对面的夜惊玉面容出现一丝的慌乱,但仅仅片刻,夜惊玉说了一句话,“你和我一样都是棋子。”

“该死。”燕山雪知道这一刻真夜惊玉会暴走的,

可是谁知道这一刻的夜惊玉缓和下来的剑刺出,只此一剑平平无奇,甚至连燕山雪都看到,这一剑谁也不抵挡不住,可是镜夜惊玉疯了一般的吼道,“你怎么敢?”

原来这一剑的奥妙竟然是令人镜夜惊玉都惧怕不已的“岁月枯荣流转•瞬华”。

而镜夜惊玉缓缓消失的样子,让夜惊玉面容枯槁了一半,任谁看到一个英俊的人瞬间看到自己瞬间变的不一样的落差的人,镜夜惊玉接受不了,所以他死了,而燕山雪想到了自己舍不得的狠,被一步步的逼到了悬崖边上,即将肠穿肚烂的剑刺进去自己的那一刻,而由于剑丢弃的那一刻起,燕山雪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剑客,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人时,才明白原来冢中枯骨不过如此。而夜惊玉不动声色的看着燕山雪到了极限的时候,扔出镜夜惊玉的剑,稳稳的命中了镜燕山雪的脖子,刺了个对穿,而这时候镜燕山雪拼着最后一丝的力气,划拉了一下,让燕山雪这时候走一步都有些难受。

“夜兄,你不早救我。”燕山雪嘟囔道,“害我遭这么大的苦。”

夜惊玉看了燕山雪一眼,没有说话,因为他虽然失去了一些,但是得到了活下来的资格,可是还是棋子啊。

“我们都是棋子啊。”让夜惊玉想起来,这阵子发生的事,多么的渗透人心。

江湖无形的手,像极了一个棋手,在落子。

“失控的棋子和棋手,是没有资格掀翻桌子的。”

“放过我,我把所有的金银珠宝都给你。”一个富商连爬带滚的说道,就因为他一时显露了一两黄金就惹出来这一路上的追杀,沿途的护卫被苍全杀了。可是富商只有那一两黄金,其余的夸大都是为了这一路的追杀而买单的话,想来富商定然是不乐意的。

“现在我不要你的命了,我需要你赚钱的能力。”可是苍这一路上,看出来了这个富商的示敌以弱是多么稳定的发挥。

没有出手的时候,苍就躲在树上,亲耳听到了,“此番回转华章丘,全赖诸位全心全意护卫我,在下回转后愿拿出积蓄来助诸位完成心中所想。”

富商名唤何毅辞,“我等敢不效死力。”一众护卫被雇佣的时候就知道其中的风险。

可是富商心中在第一波护卫被杀的时候,还能如此完备的说出来一模一样的话时,苍就明白江湖的水就是重复的反复给人涂抹出来一个美好的远景。

“可以,可以。”何毅辞连忙不迭的答应道,商人是轻别离,相较于性命而言,舍弃外物不过是再滚刀子上走一遭而已。

可是苍却不知道这一次他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了。

因为苍没有选择杀鸡取卵的那一刻起,苍就注定了是………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