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雀舌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651更新时间:2023-06-25 20:00:00

“他不会见你的。”一个人推开门又瞄了一眼后关住了门的人飞快的探出了头,随即伴随着门关上后,就是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这一刻的她心特别难受,因为她才知道原来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江湖,从来不如愿,才算是常态。

“我不信。”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不甘。看着逐渐关上了的门,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浑浑噩噩的无措。

“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吗?”她想哭却发现没有丝毫的泪珠。

“这又是何苦来哉。”有时候最令人绝望的不是不爱,而是爱着的彼此再也不会相见。

因为世上最远的距离是咫尺。而就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认识我。

江湖里,李锦瑟清楚的知道,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你别来找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李锦瑟清冷的脸颊上布满了风霜,可是李锦瑟却知道,这本身就是一种习惯。

一个剑客的习惯是一把剑在手,可是对于李锦瑟来说,他最大的习惯就是把谜题解开,可是这一次,李锦瑟却不打算解开谜题了。

因为李锦瑟自己的谜题比一个剑客的一把剑更可怕。

“也许有些时候,江湖对你的样子,并不温柔。”这时候骆宓在暗处看到了李锦瑟一次。

可是这漫长的江湖路,谁能猜到下一波风雨是从那里吹起。

“人是经不起打扰的。”一个蹒跚着,老态龙钟的人,悄无声息的吐出来一句话。

“是吗?”悄无声息的人,悄无声息的出剑,这一刻老态龙钟的人转过身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的人,仅仅这一眼,让出剑的人魂飞魄散,那种不带感情的杀气,是个人都能感受道,可是出剑的人身形一顿,随后失去了生命气息。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老人随手扔掉了几片叶子,却见出剑的人喉咙上多了一个痕迹

随后老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江湖里,没有人知道曾经有人见过老人的一生跌宕起伏,可是随后而来的人在看到出剑的人时,心里一惊。

“宝刀未到,还不到时候,撤。”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但是阳光下的尸体,却让人知道,这是真切的存在。

“你说要是我找到了心爱的女人,你会祝福我吗?”水池底下的暗河的珊瑚洞,有着地图的男人和跟在后面的女人,两个人边走边说,可在若隐如现的水光里,男人有些感叹这条暗河的珊瑚洞,七拐八拐的。

而女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脚步一顿,顺手就把手串扔了出去,砸在石壁上洒落在珊瑚洞里,发出了滴灵灵的声音。

这一刻的男子却笑了。把身形转过来看着女人,逐渐的靠近,让女人的呼吸渐渐紧张,而身子有些的局促不安。

可是男子却硬生生地说了一句,“你不爱我,还不允许我找到心爱的女子,还霸占着我,拥有着我的一切。”随后转身踏步前行。

而女子这一刻身子一颤,这才知道,原来他说的心爱女人是她。

可是看到滴满珊瑚洞的珠子,这一刻女人才知道男子也会说反话的。可是她却知道她得到了该有的,却也失去了最该有的。

“原来,我这么贪婪的。”这一刻的女人却笑了,“我一定要去再抓一次。”

可是她知道在这儿是一定没有可能了。但是女人却知道他却不一定愿意回头了。

“一个女人最怕的不是追回来,而是无济于事。”

“可是一个男人一旦离开的心下定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看着岛上熟悉的一切,女人第一次露出来微笑,可是她的微笑很快消失了。

“人儿的心真不由自己哩。”她摩挲了一下胸膛,却怔怔地发痴,原来他离开后,思念是这般的浓烈。

过了岛,看着岸那高不似高的树,摸着水,让暖意的掺光的湖,绿叶罩凉,连绵的山低矮,树也似人一般,隐隐绰绰的,树不远,可人躲树,还是树躲人的阴凉。

这时候男子看着相貌清减的人儿,脸上的神情恍惚,他已经多久没有升起怜惜的情绪了。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结果,可是对于他来说,转身离去才算真的放心。

“可是相爱本身就没有道理可言的。”他想把相爱变成相爱过,这样他可以过上一个剑客的漂泊生活。

“偷了我的心,就想走。”她说道,只此一句,却惊的他连续半载里不敢安眠。

可是谁也不知道她这半年怎么过来的,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这么轻易的以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就让她被欺负的死死的。

“他怎么敢?”有时她觉得他这么狠心,一点都不好,可是她想告诉他,只要他好好的,她那怕立马死去都可以。

可是他不给她任何靠近的机会了。别人都是欺身而来,恨不能无时无刻的霸占她,那眼神吞人的模样,让她耻笑不已。可是在他的眼神里只有初始的那种欲望褪去时,冷漠的抽身离去,丝毫不留恋。绝情的男人,却不知道她生死不能自控。

男子的身子顿了一下,随后面上的恍惚消失,只说了一句话,“你活该。”

这一刻男子施展轻功离开了。

可是她却笑了,这一刻比花都艳,比山都亮。

“他说话了。”对于她来说,只要他开口,比起一言不发的他和疏远,这又算了什么。

林中的男子,这时候嘴角却溢血而出,而仅仅松懈的片刻,一柄剑在眼前放大。

“卫晔,你没想到吧。”一声长啸随即只见林中哗哗地作响,一时间剑光四起。

而女子痴痴地向着他离去的地方,有种说不出的恬淡。刚才炙热的话纳进了心底,她虽不笑却让人觉得周遭的景色都在笑一样。

“蔡扉,你爱的人遭受袭击了。”

她说道,一股脑的出了出来,她双腿踩着步子,有焦急。

可是蔡扉风度端庄而哀怨,手修长而灵巧,修长而美好的双腿,一身天青色的衣衫穿在身上有着说不出的美韵,闭上了眼,却笑道,“这件事,你传到我耳朵是何居心,我却是明白多了。”

心里却有了一种感触,这人生的缘法就是如此,见一面就是别离。

看她的模样倒是真爱上了卫晔,蔡扉不言不语,可她却说了一句惊破了蔡扉的心。

“我这一会哭,一会笑,你不觉得瘆得慌吗?”

“只要你痛快,都是值得的。”蔡扉笑道,可是这一刻的她往城墙上看了眼,蔡扉就知道她爱上卫晔已是至深了。一颗心早就许给了卫晔,无论他热烈,还是他冷漠也罢,蔡扉透彻的看出来这两个人都是在互相在亲热时分里没有坦然面对,以至于现在卫晔受袭击,而她跑来向蔡扉求助。一向本是喜山水的人,却因为一句“你活该。”而生出痴意。现在彼此都有了情人,她还恋卫晔干甚?至于蔡扉却压下心底的涟漪,无风不起浪的时刻里,必有缘由,蔡扉斜着身子躺在床榻上,静静的想着他,决计不能念叨他的名字的,隔着床塌,看着窗外漏开的缝隙,来来往往的人影,一半男女成对的样,蔡扉想起了清晨的梦。又想要达成超越世俗的姻缘,双方有共同的理智,且这个理智的催发自己无法完成,必须和他一起完成,在梦镜里互相共鸣。这种人基本只存在于镜梦中,此前一直没过。可是若是如此种种,蔡扉收敛了外溢的情绪,她看到蔡扉情绪微微变的平静,她穿了一件黄绸袍服,随后踩着步子蹁跹起舞,可是越舞动越自在,好似放开胆子,这一刻的她踢出一个很夸张的弧度,这一刻呼吸一窒,蓦得她心一痛,跌在木板上铺设的垫子上,神情郁郁。

“他竟然骂我了。”她的态度骤然一变。可一想到这个她的心就揪住了。

林中卫晔看着早有预谋的他……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