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找雪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629更新时间:2023-07-08 20:00:00

小乞丐偶然间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后,才明白你学会的武功才是基础功法时,就已经满足,但是不可思议的是眼界被拓展了开来。

​“你知道的,我已经可以大步进入江湖了。”

​小乞丐看着天际,却看着云涂抹的天空,却才明白告别过去的那一刻,其实没有那么难。

​只不过身上掉下来痂,让小乞丐不愿意看到那丑陋的自己而已。

​“你要变强,便要承认自己的是一个初学基础的人。”

​小乞丐不愿意如此,于是他看图的时候,学会了伪装。可是自那一刻起,小乞丐有了一个名字,那是谁也不愿承认的狼狈,是每一个学会基础的时刻。

​“我知道了。”

​.“啪。”只见小乞丐出了揽月楼那仅余的空间,可是这一刻的小乞丐决定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叫哥舒宫。

​“世间的事是有诱因的。”无惧风浪之火,独叹念天涯之剑和咫尺剑的事。

“如果你知道以后的故事,那么现在的故事谁来说清楚。”

你道为何,原来是说书先生死去之时,留下的一夜纸。

“天涯老,咫尺剑,江南毁,长安无。”

没有人知道原因,但是惊人的发现哥舒宫把哥舒夜离散养之后,就出现了不一样的事情,一切似乎是谜团,但一切都是江湖的谜团。

“你的天涯剑被斩断的那一刻,你有么有后悔过?”

念天涯被问道,

“没有,只是束缚的绳索有些可笑。”

​“可是现在的咫尺剑,你是怎么想的?”冷凝香说道,

​“我只想这把剑完好无损。”

雪紫月看着眼前的剑,割破了肌肤。这一刻这咫尺的剑寒意全无。

“我想把这把剑给你。”雪紫月把剑递给了西觅履。

“我会杀死你的。”西觅履温柔的说道,

“我不怕,我只怕你剑刺的太慢,我受伤的时候痛不欲生,到时候我生死不如。”

这一刻的念天涯看着冷凝香,“你追逐的哥舒宫,找到了没有?”

“他有个孩子了。”

“名字叫哥舒夜离。”

“七年了,也是。”

​时间最不容情的,念天涯洒脱的消失了。

​而冷凝香看着地上的天涯剑,默默的想到那一年七情山上的论道。

​“有情剑和无情剑。”

​“唯我剑和唯心剑。”

​没有错,先论剑,后论道。

​“剑行剑道,”

​“心道万行,千变万化。”

​那一年的七情山,知道的人很少,但江湖谁都明白,这是自十神兵乱江湖的时候,只余下完整的几把剑所奉行的剑意和道。

​“当年除了天涯剑断了,还有那两把剑断了?”

​这时候的夜惊玉一头白发,仅仅剩下一年的寿命了。

​“燕山雪,你真多事?”夜惊玉最近追查到了夜家灭门的凶手,准备找寻凶手一决胜负时,被燕山雪带来的花魁所扰。

​“我是怕你死了,夜家断后了。”

​燕山雪得意的道,

​“你知道的。”

夜惊玉没有说话,因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不感兴趣的时候,仅仅只是很好奇,为什么燕山雪现在这么热情。

“她是花魁。”

​燕山雪说道,

​“你是想要我杀了你吗?”夜惊玉说道,脸色很冷。

​“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你走不出来了。”

​燕山雪很需要夜惊玉成全他。“但是你以后一定会走这一条路的。”

夜惊玉知道燕山雪现在的状态很好。因为他最灰头土脸的那一个阶段里,是夜惊玉帮了燕山雪。

可是这一次的事,夜惊玉觉得自己的事,一定要自己来确定自己心。

而不是因为她是花魁就对她有感觉。

“你知道吗?”燕山雪说道,

“七年前,你是如此,七年后,你还是如此。”

“不要老是活在仇恨里,你需要爱。”燕山雪又补了一句。

“你在扰乱的我剑心。”夜惊玉这一刻看着手里的剑。

“你已经被剑控制了,你已经只是一个复仇机器了。”

“你看看你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寻凶手的路上。可是你自己呢,你又为自己活过吗?”

燕山雪言辞恳切的说道,

“我有为自己活过啊,我就是为了报血海深仇而走上这条路的啊。”夜惊玉已经很满足有燕山雪这么一个朋友了。

“你知道吗?我不能因为失去她,失去剑,失去了武功而活不下去,是谁给予我的力量啊?”

“你夜惊玉。”可是现在的夜惊玉却为了一件已经过去很久的事而要放下的痛苦,却来自于燕山雪的事而担忧于他的事。

“不一样的。”夜惊玉知道此事必有蹊跷,但是江湖是痛苦就是你明明知道这种事情,却不得不大步踏进去。

“错了,因为我们是兄弟,是因仇怨而化解,因为化解而相识,因为相识而相认识。”

“我知道你的顾虑,其实这是你的必经之路。”

燕山雪没有再劝,因为夜惊玉的痛苦,他知道但是他已经感受过了,可是经历是自己的,每一个江湖的人的路是自己的,但是夜惊玉还是他燕山雪的朋友。

“你还是忘不了他吗?”梁媛被柳脒吻住了。

“我没有。”梁媛是不会承认心里藏了一个人。可是柳脒也知道她心里也藏了一个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

“其实,怪我,怪我当时的冲动。”

“不怪你,不怪你,这样子也挺好的。”

梁媛没有丝毫的慌乱。

“你知道蔡扉随他而去了吗?”柳脒说道,

“我不关心这些事了。我只想关心你。”梁媛这一刻灼灼的盯着柳脒。

“你还能活着回来啊。”因为自从上一次最惨的全军覆没来说,这一次的席耐还回来,不得不说,已是大幸。

镖局中一个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人说道,但是他的语气很惊喜。可是在席耐看来,这是一种耻辱。

“你还是这么阴阳怪气?”席耐虽然身体变差了,但是他知道最没有威胁的时候,就是给人以歧视来面对,让内心的平静更多一些。

江湖需要伪装的,而席耐为了回来报信已经达成了目的。

“现在我的信送到了。”席耐仅剩的左手刺进了心脏。

“迎请新镖主上位。”行将就木的老人这时候泪水滴落,任谁见到这一幕也不觉得奇怪,只不过这该死的诅咒本身就是个循环。

木讷男子时不时的拿出来那件东西,可是看着熟悉的景色,再一次映入眼帘,青草茵茵,杨柳轻抚,妩媚的风敷上脸颊,葱茏的阴凉是松散,疲态的槐树,垂下的叶子也在消瘦,破败的路径,高低不平,无可厚非的荒草丛生,一条干涸的河奄奄一息的蜿蜒着,周遭的水藻横生,瘦瘦的树悠悠的摇摆着,而木讷男子长叹了一声,

“也许不用去了。”随后掏出了怀中的东西投入了那河水里,在阳光下斑驳的倒影了出来,可在木讷男子转身离去的那一刻那东西碎裂了开来。而躲在一颗树上的女子看着怀里和水里的东西,一同碎了。

女子的心这一刻有着痛,也有着放下的安静。

“从此无心觅良人。”女子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求,可等待的感觉里,让她明白有时候,人就是如此,要是熬制的东西世间越长,便会发现这个熬制的过程最珍贵。

可惜的是,

“懂的时候,才明白已经迟了。”

“明,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因你而死?”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我知道,但是隐门一日不合并,魔剑的威胁不能消除啊。”明现在不能放弃,因为在这一刻退后一步就是万丈深渊,而每前行一步都是胜利。

“现在就剩下雪了啊。”七年的时间,明知道现在就差雪了,但是江湖上一直没有出现过关于雪的任何消息。

“找,全江湖给我找。”

明下令道,

随即只见一只只信鸽飞了出去。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