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客栈的毒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53更新时间:2023-07-11 20:00:00

“我没想到你会想要这个东西?”哥舒宫万万没想到客栈老板,会在饭里下毒。

​“你是不是一见我进门就起意放毒了。”哥舒宫捂着肚子说道,嘴角发青。

​“要怪就怪你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

​“也对,只有我死,你们才愿意大力的培养他。”哥舒宫从来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

​“你可以留下遗言了。”

​掌柜的在一旁帮腔,然后厨房里走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哥舒宫明白有些事,早已经注定,于是他扔掉了面具。

​开始向着客栈外逃离,拼命的逃,可是这一刻才明白,面具是一部分,可是他的毒已经入了脏腑,愈发的运气,使得毒直接深入了骨髓。

​这一刻哥舒宫从来没想到,原来那一年七情山见过她一面之后,

​这一生就是结局了。

​“也许我的生命里,最绚丽多彩的爱就要在最绝境的时候迸发。”哥舒宫喃喃自语道,“嘭”,如破布一般的飞进来一个人头。

​“你们很好,很好。”他提着半截身子,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看得在场虎视眈眈地客栈人都有些有拘谨。

​“你准备干什么去?”他问了一句哥舒宫,

​“你我萍水相逢,何必多管闲事。”

​哥舒宫脸色青白更加浓郁了。

​“你知道吗?”

​“这些人算什么?一群根本不配这宝物的人。”

​他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知道樊川的意思吗?”

​“是让身怀巨宝,然后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给予你突破的机会。”

“​而不是一群施展施展阴谋诡计的人让你轻易的死去。”他又说了让哥舒宫动容的话,

“面具我先拿着,你记好,下月沈孤芳会经过月牙城,你只要接住他十招,并且还有余力问他一个让他失魂落魄的话,那么面具交给你后,我再传你一招,让你尽快的把面具交给樊川要你想要交给的那个人。”

​随后他离去,而客栈老板以及掌柜的,纷纷昏死了过去,而厨子却看着哥舒宫留在原地怔怔地出神。就知道这是厨子第一次近距离的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代价就是他被追杀。

​可是一想到这,

​“大侠,这把刀先拿着,麻烦你帮我背锅。”厨子有模有样的照着他来了一波。随后厨子竟然光明正大的写了,“杀死人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是递刀。”

​而哥舒宫从来没想到厨子这样的人都这么直白。

​可是很快他就不这么想了。因为厨子竟然自杀在了哥舒宫面前。

​“为什么拿到想要的东西反而还死了?”

​哥舒宫动容了,

​“是你杀了厨子?”仅仅这一会儿功夫,

哥舒宫没想到自己成了杀人凶手。

而且他自己还是亲眼看着自己成为被冤枉者。

“是我杀的。”哥舒宫知道现在怎么解释都是徒劳,所以承认了。

“现在有两条路供你选。”

“一是你杀死我们,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还有第二个呢?”

​“第二个是我们杀了你,你不许反抗。”

​“这不是个好办法,但确实是你们最真实的想法,对吗?”

​“是的,我们希望你不要反抗。”

​“好,我听你们的,可是你们要是这样杀不了我,怎么办?”

​“那我们就把客栈卖了去行善。”

​“不错,想不到我竟然还有佛祖的价值。”

​“不,这不是你的价值,这是你拿命堵出来的活路。”

​“也是。毕竟能活着,谁想死。”

​“出手吧。”

​“好。”

​“啊……”掌柜的一剑刺出,可是这一刻的哥舒宫看着这一剑刺的方向不对时,就明白不妙了。

​只一刹那掌柜的就死了,剑出掌柜竟然在剑尖处捂着喉咙倒了下去。

​可是哥舒宫说了一句,

​“看来你们没有杀我的能力啊。”

​“可是我也没有出手啊。”

​哥舒宫明白,要死的人不会立刻死,不想死的人无时无刻都会死。

​“客栈老板,你别自投罗网了。”

​“我不会的。”

​“但是我感觉你已经入网了。”

​“是啊,某些人,一进门我就下毒了,直到毒发的时候,才看到我。”

​“可是这一刻的你,我却不敢触碰了。”

​“于是我拿了网子绑住你,眼睁睁的看着你毒发身亡。”

​客栈老板笑地阴森极了,可在哥舒宫的耳边似乎没有身体的毒来的可怕。

“你为什么要下毒?”

“因为你没有资格拿樊川的面具。”

“我已经交给他了。”

“他是谁?”

“他。”

“一个萍水相逢的人。”

“你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我一向如此。”

​“那你的毒不解了。”

​“我的毒,”

​“已经不需要解了,因为我需要这毒,来增加我的清醒。”

​“你见过毒发身亡的人没有。”

​“我没有,我只见过饿死的。”哥舒宫动容道,因为曾经他亲眼见到了这一样一幕。可是从那一刻他一直觉得只要他还活着就可以把好吃给别人。于是他见不得人受苦,于是当那一天来临时,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别人给的是生存能力,而他给的只是那一时之需。

​那一刻起,哥舒宫知道其实他的毒,从一出生就有了,而且很奇怪,每一次都迫不得已。

哥舒宫走了,而客栈老板没想到,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中毒那么深了,竟然还走了,走的没有丝毫的留恋。

“也许他一直都是这样子,但他的确就是如此。”

“我很明白,他只能停留一会会。”

​“可是这一次他竟然没有说上一次那样的话。”

客栈老板很不高兴,但是却只能强忍着,

“让他离去,是我能做的,也是我愿意做的。”

没有人愿意一个停留的人离开,可是就像这江湖永远不会停留一般。

“今见颜色衰,不忍以面见之。”

客栈老板没有敢揭开脸上的面具,原来客栈老板另有其人。

江湖永远是别人的江湖,客栈永远只是客栈啊。

歇脚赶路不会停,而江湖漂泊问踪无。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