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草木土石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317更新时间:2023-07-19 20:00:00

“你为什么老是心不在焉的啊?”

一袭黑衣的明看着土,他一直觉得做他的属下应该很自在吧。

可是没有。

土看着那些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得已的事,他第一次明白,什么重要和不重要已经很少了。

“我从那里来的?”土问道,

“我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明冷冷的说道,没有丝毫的温情。

但只是一部分,因为桄榔狱消弭,再也找不到了一如千年前的海市蜃楼一样。

“一半的人怎么会知道完整是什么样的。”

明没有说话,就坐在黑暗里,让土安静的守卫在旁边。

“还差最后的时间里,希望她会出现。”

可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因为越渴望答案越失望。

明曌坐在院中看着眼前的夜色,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她没有利用价值了。

看着明冷漠地看着她的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残缺就那么重要。

“说不清楚的。”

她记得有些事,但是也明白只是一刹那。

很久之前的事,断断续续的,被一点点的勾勒出来的时候,明曌看到明又看到土。

面无表情,一个女人最不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可是有些时候真的发生时,最让人难受的是,明明白白地融入那个江湖。

“当一个人化身为其中某一个人时,那么其他的人都可以利用。”

但是当明曌知道她操纵的那一件事暴露后,明就知道有些事不可饶恕。

但是那时候正值明曌的巅峰时期,而明由于重伤未愈,两害取其轻。

明只能迎合着明曌。

可是明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竟然心慈手软了。也许是雪还未找到的原因,亦或者明有其他的原因。

“让她走。”土出去看着明曌。

这一刻的明曌一瞬间除去身外隐门明衣,这一刻一袭难以料到的白,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的白。

可是那一天也是烟雨楼焚烧遍地的时候。

“我说过,只要存在,我就要毁去。”

那一刻的声音,萦绕在侥幸逃出来的人。

可正因为侥幸,于是也一路上风霜雨雪,让人匪夷所思。

比起哥舒宫和冷凝香的相见,他的狼狈是有目共睹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反抗。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过得有些让人怀疑,那一路的颠沛流离究竟是谁的热闹,谁的孤独。

“很早就告诉你,不要轻易地露出破绽。”

“可是当破绽成为绝招的时候。”

他说的认真,可是当再一次落在原地的西觅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

“又是你。”

西觅履一直觉得幕后有个无形的触手在操纵着一切,可是这一刻西觅履知道,夜惊玉会失败,但是上一次的事,印证了一条很清楚但是不得不如此的江湖路。

“你想害死我吗?”

而这一刻两个人一胖一瘦的人来了。

说了一句令人奇怪的话,

“你说要是把她挖出来,那该值多少钱呢?”

“别声张。”

“别乱走,布子要走依照坤位前行。”

而胖子说了一句,

“她要是漂亮的话,扛回家。”

“你想害死我吗?”这才有了上述瘦子的怒气声。

这一刻的胖子却笑了,

“实力是什么?你又算什么?”

廋子没有那么多的想法。

只是单纯的觉得声张并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胖子的感觉是什么?

是那一刻的感受吗?

当一个人坦露一个过往的时候,是最无敌的,而江湖需要的无敌是不要无敌。

那么胖子的样子定然是圆的,踮着肚子的形象了喽,不还有一种胖子叫丰腴,是美态。

看人看态,做人做形。千般人样万种风情。

而胖子在遇到瘦子之前,他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胖,而且还有着一种名字叫敌视,可是当他见到瘦子的时候,那种敌视没有了。

这是一种潜意识。

没有缘故,很不愿意变的无常可是当一个无常出现的时候,必定是有一个组织出现的。

这时候胖子看到河边入水的鱼,说了一句,

“鱼饵已经咬住,就看吊起来的是谁了?”

这一刻的瘦子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一开始明告诉他们这个事是一个特别的结果。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一些不寻常呢?”

这时候一个人来了。

“因为常态。”

“是吗?”

“没有迎合别人的心思,但是最怕的是,被探知。”

“所以你一剑断掉他的根。”

廋子这时候惊讶地发现胖子像一个人的,这个人很像以前的一个特别奇怪的人。

“你知道的,人总是如此。”

“那为什么我是反的。”

这一刻的话,比一把剑更锋利,更夺目。

名为鱼肠。

“我很讨厌你想学前人的行为。”这一刻的冷凝香说道,

因为她习惯了哥舒宫的模式,一旦变化,她就心生惧意。

可是哥舒宫在意的东西不是她的讨厌,而是来自荒芜的岁月,被不断地激荡奔波,以至于一剑隔世。

“谁叫你来的。”

这一刻的哥舒宫没有说话,只是淡漠的看着她。

因为知道,所以也明白,在意其实是一种落后。

“当你明白在意会夺取你所有的空闲和意识的时候,那么就会出现一些所谓的纠缠。”

“你知道吗?我不懂,我真的只懂,曾经的你。”

“从绝望处,爬出的时候,我就知道后面的幸运是自己给的。”

哥舒宫没有看她,因为不需要。

自从知道哥舒夜离死讯后,他就明白有些情分其实也就是被别人说完了。

可是当看到她冷漠的嘴脸后,哥舒宫知道其实耗尽的不只是情分,还有那些年的事。

“你知道吗?面具在我这。”

这一刻的冷凝香说道,

哥舒宫一把抢过来冷凝香的刚从怀里拿出来捏在手里的面具,还没有细看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过,来不及细想,

这时候的冷凝香说道,

“你还是在意我的。不然你那么紧张抢过去干什么?”

这一刻的哥舒宫扔掉了面具,而冷凝香说道,

“你知道吗,自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之后,我的心好痛。”

可是那一年的遇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些事身不由己是早已经注定的。

“我不怪你,我只怪我福薄。”

不怕女人薄情,就怕女人深情起来,让男人无可招架。

哥舒宫知道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而且他看到了,看清楚了,也明白,过去就是过去了。

不存在什么生和死,也不存在什么约定,毕竟仅仅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够了,你我已经缘尽。”

随后便看到哥舒宫一掌击在面具上,面具断成了两半。

“你好狠。”冷凝香万万没有想到,她的东西,被夺走的时候,还被拍成了两半。

“你……”更过分的是哥舒宫还拿走了一半。

冷凝香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她这一刻才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男人自始至终只是为了送面具,可是送错了的情况下,也不肯放弃,宁愿一分两断。

“也许,这样也好,至少我还有个念想。”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