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谁御乘风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96更新时间:2023-07-21 20:00:00

“我是你妹夫,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哥舒宫痛苦的道,

有些事一旦酿好,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不,我不愿意。”冷凝香万万不想听到这句话,可是这世间有些事不能如此的。

“这是会遭天谴的啊。”哥舒宫痛苦极了,有些错一旦铸造,就没有了以后的可能。

“你可真狠心啊。”冷凝香怎么也想不到,结果会是如此。

“是啊,我真狠心,我只是对我自己狠心而已。”

夜里的篝火燃烧的旺盛,照的哥舒宫痛苦的表情,有些狰狞。

“我只是想要你一夕欢好,你都不愿意。”冷凝香怎么都没有想到,哥舒宫没有任何背叛的想法。

“以前我是很喜欢你,但是现在我已经有妻子的人了。”

哥舒宫明白也许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冷凝香,但是更多的是他和冷凝蜜的相处的场景。

“我这可真是好笑啊。”冷凝香看着已经醉的稀里糊涂的哥舒宫。

“可笑,到了现在的地步还对他还有一丝抱有幻想。”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子有什么后果。

分水。

“夫君,我得回去了。”冯啼眉娇俏的对着元说道,随后顺着树,涟漪般的若旋转的花一样,飞花逐叶般的飘落,片刻后落地。

“我会想你的。”冯啼眉向着那个埋葬自己的地方而去。

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元,元淡淡地看着冯啼眉。

“也许,我会想,但是这种想念应该更迷人吧。”元想道,

“修炼吧,希望明能够成功。”元也差最后一步,可就是这最后一步特别的难。

也许江湖没有永远恒久的事,所以才显得有些奇怪,而穆姑娘看着陌生的环境,以及熟悉的院落,可是却充满了一种特别的让人很熟悉的眼神。

“我竟然好久没有打理了它了。”

没有人知道穆姑娘是什么回来的,但是镜水月也不在纠结会不会遇到那一个路上一起踏步前行的人了。

“哥,真笨。”偶尔露出来情绪的镜花影,她明白这是正常的,可是镜花影却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镜水月的行为让人明白,有些人喜好不同。

痛苦的程度可以承受,可剑客路过的时候,看着长安的事。

人会在一定时刻里,变的无常。很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虚弱。

没有什么可羞耻的。

坦然的时候,让剑客看到了一个绝世剑客变强的时刻。

“你会知道,有些情是不一样的。”

“可是现在的环境不就是埋没吗?”

有些生来人就是要死亡的。不要那么有那么一丝的犹豫。

也许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你知道吗?”

“现在的你像极了一个人。”

“谁?”

“我的一个朋友。”

“当年他曾经一剑西来的那一刻,江湖粉碎的,可是在他的剑下,却如同有了一种寂寞的感觉。”

“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那他最后怎么了?”

“他那一剑出的时候,天地寂灭,江湖无声。”

“什么时候的事?”

“七年前的事。”

“当年的雪谷,你知道吗?”

“他生生拽着我从草原里逃出来的那一刻,后面是狼群追逐。”

“他为了我们走的快些,点燃了自己的身体。”

“那一刻狼群退后了,可是等到我们逃远后,再骑马拿着弓箭赶回去的时候,只看到了一把剑和满地的骨头,还有烧焦了的剑鞘,那一刻我们是绝望的,那种伤心没有办法哭出来,那是我一生都难以忘记的场景。”

他靠在树下,手里捏着那把朋友的剑,对着苍说道,

“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知道了。”

苍看着天空,叹息了一声,“我没想到那么惊艳的人,陨落的那么快。”

“是啊,他叫御乘风。”

他的剑是一种无人问津的孤独,可是不幸的是我们都见过了他。

可是他陨落了。

“也许活着,本身就是为了踏出那一步。”

“明他还差多少了?”

“………”这时候阴影转过身的人披着万字袍说道,

“你小心点,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刻他笑了笑,说了一句,

“江湖也要学会散场的。”

“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主角的,而我们是被淘汰的主角。”

这一刻他释然地让路了。

可是他黯然的眼神,告诉他,有些事,有些故事还没有完。

但是西觅履站在山上,说了一句,

“一切究竟是劫数难逃,还是岁月里的风华独尊。”

也许他死太过于匆忙,以至于现在好多人还舍不得那个一剑惊艳之人。

“天空中有多少星辰,就有多少人杰。”

“我们挥剑的时候,就会有伤痛,也就有了开天辟地的勇气。”

这一刻西觅履再也不需要剑了。

因为他明白所有的外物只是枷锁。

锁住了一个人前行的步伐。

这也一刻的明若有所觉,因为他感觉到了雪的方位。

可是他明白现在还不到时候。

“等,似乎是一个侥幸,也是一个可以让人看清现在的江湖是什么样的。”

“希望你不要为了出剑而出剑,而要为了不出剑而出剑。”

江湖里的人,只有到了一定境界后,就知道有些人能察觉到高手之间是有感应的。

“你明白吗?”

“不需要明白了。”

能接受任何的背叛,那么就有多大的心承载有限的事。

“你得到的那一刻,就是你失去的时候。”

“你放屁。”

“我知道你不信,但是这就是事实。”

“那我宁愿得到。”

这一刻的明曌被土的话吓到了,因为她一直以来以为土是一个傀儡,可谁知道她救活的时候,土只是沉睡了意识。而主动分离出来的意识注入希夷剑的时候,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要把一半的意志融入一把已经有了懵懂意识的剑里,排斥和折磨是多么可怕的事。”

“也许当时我的招式太过于匆忙了,也没有细致的感觉出来其中的蹊跷。”明曌想道,

这时候明曌刚准备说话时,明出现在那个祭坛上。

“我感受到了雪的位置。”

现在我派你们两个全权负责此次行动。

“地图上是你们此行的目的地。”

而这一刻的明曌和土对视了一眼。

迅速的离开了。

而明看着祭坛的那个若隐若现的地方

“希望这一次不要令我失望。”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