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妆面怜镜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1更新时间:2023-07-26 20:00:00

“我没想到。”影子看到这一幕,可是有时候丢掉有些恍惚的哥舒宫,起身看着那熟悉的人静静地躺在棺墩里,这一刻里,

哥舒宫似乎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大步离去了。

而影子还没有回过神来,为什么跟刚才模拟的不一样的。

“果然,哥舒宫,我还小瞧你了。”

影子万万没有想到,中间出了岔子的感觉更令人无奈。

匆匆的瞄了一眼冷凝蜜后,迅速的追着哥舒宫而去。

魔律素履这时候又是一剑荡出,这一刻的西觅履却收手了。

镜子气急败坏的道,

“我没想到你会这样。”镜子不太满意这样,看着这一剑击中镜子,一时间镜子化为十份,而西觅履冷冷一笑,不屑地道,

“利用人,也要找好时机。”

镜子掉落了下去的那一刻,魔律素履这一刻看了一眼西觅履,

说了一句,

“他还活着吗?”

随后也不管西觅履回答,就迅速的飞走了。

西觅履看着落在手里的一份镜子,随后丢了出去。

“也许这个故事,到此为止了。”

镜子其余九份缓缓地融入地面,消失不见了。

“还是不死心吗?”

西觅履说道,

随后又自嘲的说道,

“你是否预料到了今日的事呢?”

“你是否料到今日的事呢?”剑客说道,

“我没料到。”吕蒙认真的说道,

“可是这是否有着明显的不一样呢?”

剑客又道,

“你出剑吧。”吕蒙没有料到,但是那一刻的感觉,却让吕蒙知道死亡就在眼前,

“好,我就成全你。”剑客缓缓地拔出剑,可是剑出五分的时候,这时候籍来了,只说了一句,

“你杀不了他。”

仅仅这一句,剑客却似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一样,剑又回鞘了。

“你看。”远远看去的吕蒙被籍一指,只见龙钟集上,两旁凌乱的景象缓缓静了下来,

远远飞来的温如娇,赫然是一幅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可是后面紧随其后妆面在前,背后却背了一面镜子的是怜冷冷地看着风韵犹存的温如娇。

“你竟然敢虎口夺食。”

怜说道,原来镜子沦落在外的出了烛影摇红和凤冠霞帔的自家事之外,现在怜所控的那些镜子,已经逐渐的回归了。可是温如娇竟然夺走了转世镜。

“我拿镜子为了陈生,用完就归还给你。”温如娇祈求道,

“不行。”

这一刻多管闲事的剑客,上一任的多管闲事燕山雪已经坟头草三尺高了。

“杨朱歧路”剑客的剑迅速的出剑了,这一刻出手就是一招嘲讽,而怜,这时候脸上妆面一换,仅仅这一下,“杨朱歧路”已然告破,没奈何的剑客顺势转招,“射声之鬼”这一刻的呼啸之声大作,这一刻的怜惊讶极了,万万没想到剑客这羚羊挂角的变招,竟然融音化剑,不由的开口赞了一句,

“不错。”但是脸上冰冷丝毫未减,随即背后的镜子一转,这一刻反射回去的“无恨他乡”让剑客慌乱的退后两步,随即又使出穷途步,躲过这一招,再次连出三招“朝朝暮暮”、“霸陵南望”、“还剑长安”,这一刻的怜脸色大变,眼神透露出来的恨意,这一刻怜的镜子射出八道乾坤圈,向着剑客套去,

这一刻的剑客施展出穷途步,看着如影随形的乾坤圈,知道这一次可能栽了。

但是身为一名剑客,觉得临难而不惧,随后还剑入鞘,看着被破的三招,剩下的几道乾坤圈套中剑客,吕蒙,籍。三个人不由的苦笑不得,而准备逃跑的温如娇,这一刻却跪下了,“只要能够救到陈生,我怎么样都愿意。”

温如娇也不多说话,一时间额头青紫一片,

怜这时候“哼”了一声,随手一招,那面镜子缓缓地回到了她的手里,往背后的镜子一扣,只见那面镜子缓缓地呈现一缕黄光,随后缓缓地消退,这一刻温如娇心如死灰,眼泪也似乎闸刀坏了一般,放肆般的流了一沓糊涂。

“不必求她,生死有命。”剑客还在嘴硬。

“你………”这一刻她却暗恨,刚才他剑法里的意象,这对于她是耻辱,一生都不可以忘记。

“少说点吧。”籍这时候打圆场,而吕蒙怔怔的看着刚才剑客回剑的那一幕,他的眼神这时候特别的怪。

也许这就是江湖人的不同吧。

“走。”这时候怜不知道哪里来的绳子,绑住了三人,随后拽着三个人向着集上的客栈走去。而温如娇则在后面蹒跚的跟着。

“她该不会真的要把我们当奴隶和护院之类的卖了吧。”

“你知道吗?”

“知道。”

两个人坐在客栈喝着酒,看着一个女子拉着三个男人,又跟了一个女子额头青紫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有些污垢。

“哎,又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

“不对,你看,这三个人毫无惭愧,应该是其他的原因。”

“不过真够弱的。”

切切私语的人说的话,全部传进了他们三人的耳朵里,而温如娇却有些羞涩,这样一来,恰恰佐证了一些不好的事。

可是这时候的怜,其实心里也在泛起来刚才的那一幕,一时间在长安的那些事,熟悉的陌生的,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见到的长安和剑客的剑意长安分外的相似,可是下意识的恨,却是不甘心。

是的,再追寻,也只是枉然。

可是怜其实并没有在意这个情形,但是下意识的时候,真的很要命,怜知道她只是被剑意引动情绪。

“真是讨厌的感觉。”

一向很少有情绪波动的她知道有些情绪很影响她的判断,但是剑客这讨厌的剑法肯定也得自那个人。

“说,你的剑法是谁教你的。”

怜脸色冷冷地道,

“我自创的。”

剑客没有告诉她,因为这是一个巧合,而且这三連绝式,是关乎一个人的宝藏,轻易不能透漏的。

她突然说道,“只要你说,我就答应救她的陈生。”

这时候的剑客进退两难。一时间剑客

心里在天人交战,而吕蒙和籍对视一眼,刚准备说话………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