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怜循谁踪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611更新时间:2023-07-27 21:10:48

“胭脂,拿过来。”她突然说道,这时候的独孤随一脸慵懒,明显是承欢后的媚态,看着隋东方的步子,她禁不住笑了,到底还是有些奇怪的姿势,让她抿着嘴笑了好久。

“我要是抹上的话,会不会被你再吞掉一次。”独孤随歪着头说道,这一刻的隋东方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因为这撩人的夜实在是太长了。

“你也知道,我怎么看你都不够的。”隋东方飞快的瞄了一眼,看到了独孤随那诱人的姿势,隋东方直呼:妖精。

“算啦,饶了你了。”独孤随笑了一下,脸上明艳动人。

隋东方不由的松了长长地一口气。他可是知道最近自己的情形。

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什么样子。

“喂,呆子。”独孤随看着正在望着那卷珠帘的词。

“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条件反射的隋东方说道,

“唔,我后背有些痒,帮我挠挠。”独孤随这会儿找了一个很清楚的话,说道。

“哦,好。”可是没有反应过来的隋东方下意识的就开始走到独孤随的身后,开始了按压。

这一刻的隋东方按了两下后,感觉身体似乎的感觉有些蠢蠢欲动,这才反应过来,独孤随这是不打算消停啊。

“随儿,是不是舒服了点。”隋东方尽最大的努力拖延着沦陷的时刻,

“唔,很舒服。”

独孤随不由的呻吟了一下,让隋东方一个激灵,“真要命,这妖精。”隋东方咬了咬牙,忍住。

“你也知道,这样我们按的不是很舒服。”刚刚对镜勾勒好胭脂的脸颊,这一刻更显粉红,还有着诱人的红晕,真个垂涎欲滴,让隋东方的抵抗力,在逐步的走低。

“不要。”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独孤随突然说了这两个字。

而隋东方直接爆炸了。

“咯咯。”独孤随看着慌乱的跑出去的隋东方,顿时又气又好笑。

“哼,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这一句话传出

而跑出房间的隋东方脚下一个趔趄,显然是听到了这句话。

“造孽啊。”

隋东方明显知道瘦骨如柴是怎么来的了。

“不过销魂蚀骨的事,是很美妙。”

隋东方想到,可是又说了一句,

“要是七宿都是如此,就是大罗神仙也难免魂飞魄散啊。”

“你要我说什么。”剑客却已然说道,

“你知道的。”怜说道,冷冷的眼神一眼看过去,树已然冻了一层霜。

“哎。”吕蒙不忍心再看,而籍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的温如娇却展颜一笑,“其实,要用他的答案来救我的陈生,大可不必了。”

这一刻额头上的青紫,毅然的在这一刻,似乎让人觉得刚才的那一幕,有些耻辱,但是风轻云淡的感觉,让怜的冷意更冷了些。

“若是我执意要救呢?”这一刻的怜却改变了注意。

“你看看她的手。”这时候的籍悄悄地对着吕蒙说道,

“那有什么好看的。”吕蒙惊讶极了。

“如果是曾经的你,你一定不会这么说的。”籍默默地道,

而吕蒙有些茫然,这一刻的怜冷冷地看着剑客,对于吕蒙和籍的交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过得半刻,怜看着剑客,知道他不肯轻易说出来的。

这一刻镜子又是一道镜光照在温如娇的身上,温如娇适时的一声惨呼,让剑客的心一软。

“放过她,让她去救陈生,还有放了吕蒙和籍,我告诉你,他在那里。”

剑客痛苦的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事,当年的答应的他,现在要食言了吗?

剑客的眼眸默默地看了一眼天际。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怜的狠辣。

“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

“他没有告诉你吗?”

怜冷冷地说道,

“看来他依旧还是那么的迂腐。”

“那么的顽固。”

怜的冷意已经转变为了森寒的杀意。

“呲吟!”

赫然是,温如娇倒在了地上,一道血痕划过,

“我终究还是没能救得了我的陈生。”

她望着那座永远都到不了的寺庙,眼眸里露出了留恋,却笑了那一刹那,似乎这一刻的光丢在了她的身上,那种慈悲是散不开的。

“对不起,我食言了。”

黯淡地眼眸里失去了光泽,那倒下的样子,让剑客第一次感受到了燕山雪那时候的难受,也许燕山雪没有错,温如娇也没有错,错的是,这一段江湖路只能走一段,是的,一段而已。

可是剑客的悲伤还有没有化开的时候,怜这时候那一抹冷却已然覆盖在了温如娇身上,瞬间化冰结成雕像,栩栩如生的躺在那里,而吕蒙的眉梢以及身上已然覆盖上了霜意,而籍也被冰冻在那里,似乎不知不觉间,怜的功法已然催到了极致。

这一刻剑客狠狠地瞪着怜,一语不发,似乎如果眼神能够杀人一般了似的。

可是怜这时候却开口问道,

“现在可以说他在那里吧。”

剑客无动于衷,似乎再也不想反抗了,一副你随意,我再也不开口了的感觉。

“其实,他明白,说了有什么用。”

剑客甚至可以随便胡编乱造一番,可是他不愿。

怜正是看中他的弱点,才肆无忌惮的伤害他周围的人。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怜冷冷清清地一笑。

“他孑然一身,身无长物,唯有那本秘籍又能去到哪里?”

“他是不是已经死了。”怜眼神灼灼地问道,

“没有,没有的事。”剑客心里说道,自从握住这把剑的时候,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剑客,“延续。”

但是剑客自从不再透露一切的时候,他无疑是最神秘的,但也是一名剑手,只不过是暂时拥有这把剑而已。

怜一点儿也在意剑客的回答,因为她明白剑客肯定被他约束了一些话。

凭借怜的感觉,他还活着,但是也不过是接近油尽灯枯的状态了。

悦来客栈。

看着喂马的人,那个店小二的眼神透露出来的疲惫。

“一天三次,七天二十一次?”一个人衣衫有些褴褛的人问道?

“吃饭啊。”有些家资的人回道,

“切,我还以为是喂马呢?”这时候一个刚进门的江湖人士明显听到了。

“可不是嘛,”掌柜的说道

“喂了二十一次。”店小二说道,

“是啊。”擦桌子的店小二也回了一句。

“七天?”这时候的那个衣衫褴褛的人问道,

“不是。”掌柜的回道,

“那是?”店小二看着问他的那个江湖人士,放下了宝剑。

“是一天一夜。”而店小二这时候才惊恐的说道,

“啊………”掌柜的心疼极了,“真该死。”

“谁让他是江湖成名高手,那匹马,是汗血宝马,精贵着呢。”

“开头的十二次,喂的太粗,马不吃。”

店小二这时候也是说了实话,

“中间又喂了七次的优良草料,勉强吃了两口,然后又挑剔的不吃了。”

擦桌子的店小二,这时候拧干了毛巾,擦了几下。

一旁的江湖人士,看着店小二和掌柜的说话,到时觉得吧,跑江湖的还容易了些,

反倒是伺候牲口的店小二,有些艰难。

“这最后三次啊,还是江湖成名高手亲自去喂的,这汗血宝马认人。”店小二这时候也是有着怨气,你道为何。

“从子时开始挑上等的草料,到卯时三刻,店小二挑的眼睛发昏,而精神抖擞的高手亲自喂好了汗血宝马。”

擦桌子的店小二也是受害者。

“那高手可是留有姓名?”这时候从门口进来的一个男子问道,

“高手说,“这世间有一样东西最可怕。”

店小二不明所以,问了一句。

“是什么?”

“是剑啊。”

“杀人只需拔剑就可以。”

店小二闻言羡慕极了。

这时候进来的男子双手空空,在坐的江湖人士,都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赫然是……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