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纵横小说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天欲功成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72更新时间:2023-07-28 23:11:00

半扉页看着来人,没有说话,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小瞧一个女剑客的话,那么将会死得很惨的。

“你出剑吧。”半扉页没有丝毫多余的话,

“你………”她一袭黑色的衣服,脸上的惊愕,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半扉页出剑了,这一刻他的剑依旧还是那么的犀利,一道剑光飞出,如果她明白一个有妻子的男人,如果远走他乡的话,那么多半是无情的。

可是她不知道,她觉得一个有着不一样的坚持的剑客,一定是专注一件事的。

可是恰恰就是这一剑,她甘心情愿的倒在了半扉页前行的路上,

“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后悔,如那飞蛾扑火。”她笑了,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半扉页的剑,

“哐当……”她的剑掉落了,她有些凉意的眼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泪珠落下,可半扉页大踏步离开了长街,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失败者不用留下姓名,于是半扉页走的很潇洒,也很冷,衣衫的单薄是为了见证他一路而来坚定。

她倒在地上,被血染红,那是血染成的世界,在她黑色眼眸里,逐渐铺红,她留恋地看着半扉页,但半扉页一点儿也没有回头。

江湖是不分男女的,只有赢,没有输,输掉的人是没有价值的。

“一直以来,我觉得我们是朋友。”

他烫了一壶酒,端着杯子喝了一口,一摆手扇出一杯酒,飞向了半扉页。

“我没有朋友。”半扉页说道,但这一时间默默地看着眼前的酒,接住了。

“现在有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笑,但是正好的郑重似乎让半扉页有些动容。

“为何这么说?”他问道,似乎很值得期待他的回答,

但正因为这句话一出的时候,半扉页有些奇怪的脸,笑了一下很僵硬。

“因为你拒绝了我的时候,我就明白你会是一个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

半扉页说道,

“很奇怪的说法。”他说道,因为他觉得不正常。

“有相似处的是嗜好,但是不一样的声音出现时,是因为不会因为不同的说法而生出嫌隙。”

“这才是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

他叹服,一直以来他惯有的思维,让他觉得半扉页就是他朋友,没想到这才是他朋友。

这时候半扉页才喝下那杯酒。

可是他这时候才说了他的名字,叫杨武悼,故事的开始是很淡,两个那一天喝了好多酒,至于怎么喝的,怎么结束的。

没有人知道,但是半扉页走了,他喝了好多酒,但是没有醉,因为他可以喝,但是他不能醉。

可是杨武悼摸着他那把大刀,滑落的冷汗,滴滴落地,毕竟和一个剑客搭上交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是他也明白两个人的路不一样。

“每一个人的故事不一样,希望他能走出来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吧。”杨武悼扛着大刀,去了巴郡。

江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并且谁也不知道会在下一秒发生什么的时候,出现一些熟悉却有着陌生的事。

“我很讨厌你的态度,但是我没有办法改变我不爱你的姿势。”

律重说道,毕竟七年的时间,很容易让一个女人变的很由开始的欲拒还迎变得渴望。

“是吗?我现在的一切不都是你教的吗?”她可是很明白律重的无耻,吃干抹净,不认账。

“其实,我觉得,现在换换口味也不错的。”

律重说道,“唔,你是嫌我老了。”毕竟征服一个女人要是七年的时间,再拿不下,那算了,可以放弃了,她幽怨极了。

“我是说……”律重刚出口的话,被她封住了嘴,

当然是用手封的。

“该我了。”她说道,她虽然还是有些别扭,但是她愿意让律重感受到她的心。

“你知道吗?”她突然好紧张律重,这一瞬间的转变让律重都看呆了。

“呃,别这样,大庭广众之下,万万不可。”律重看到她就跑。

“果然,他还是妒忌那个人。”她有些明白了。

一个安稳下来的男人很容易妒忌另一个男人的,但是她明白,她想要的再也追寻不到了。

“我守着你就好。”她看着律重退后的步子,她明白,也许这就是后遗症吧。

“不过够劲道。”她舔舐了一下舌头,

这一刻的她,

说了一句话,“他找了一个女人。”

“我知道的,不然他不会退后的。”

律重看着她的时候,是一种欲望,不是那种怜爱到骨子的感觉,那是一种繁衍的本能。

她一开始就很厌烦,但是直到现在她的食髓知味,她有些明白为什么他那么狠了。

可是现在,律重已经失去了那种狠狠地了。

看到她就退后的时候,她有些明白了。

但是她知道因为欲望而存在的感觉,让她感觉到真实,她需要的这点真实逐渐消失的时候,她知道她该走了。

也许这是一个让律重能够明白的事,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

“他都不挽留我的吗?”她有些生气的,

可是她看到了他搂着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才明白有些欲望比不了江湖里的情。

“也许,这就是认真之后的失去,失去之后的不可得。”

她望着黑暗,等了许久的律重,才知道他再也不挽留她的时候,她才明白,她就是个笑话。

她宣扬的事,纷纷扰扰的场面,在律重看来,不过是一场闹剧,只不过是两个世界的人而已。

律重这时候的天欲功终于破开了第九重。

“这门功法实在太难练了。”律重这七年的时间,找了好多女子练此功法,不过很邪乎的是,没有一个女子可以承受的住律重的天欲功每一次突破的那一刻真气反哺。

她虽然功力大增,但是她知道她丝毫恨不起来律重,甚至还有些迷恋律重的天欲功。

“真该死,你真是个荡妇。”她在触及到了自己内心的时候,羞耻心无限的放大。

“律素履,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完成复仇的。”律重从来只有给别人添堵的时候,那里有人给自己添堵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她的离开,让律重知道无风不起浪的重要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是真实的写照,但是人在江湖,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一个瞎子摸着石壁上的字,只见上面写着“上半生苟且偷生,下半生潦倒为心中所想博一个未来未尝不可。”

这一刻瞎子双眼留下了血泪。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