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此去云中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01更新时间:2023-07-29 21:00:00

崆峒山

一条官道上,商队一路行进着,竟然在路上遇见一个剑客,马车中拉着不少货物。见到是剑客,商队管事心里的警惕性放到了最大,赶忙迎了上来,只说:“自己有一些货物。”管事眼神盯着剑客示意可以将这一车货物带走。

剑客摆了摆手,表示商队向前走。

剑客没有说话。

而商队管事大为松了一口气。随后招呼这商队快速的远离了剑客。

“我等你好久了。”剑客看着半扉页。没有说话拔剑出招,很犀利,也很淡然。这对于半扉页来说,正和他意。一把剑有了一个好的剑客,那么这一生将是一把剑的荣幸。

半扉页也出剑了,这一刻的剑招很简陋,甚至连小孩子都可以出的招手,但在剑客看来,这一剑欲刺未刺,但是剑客也不怂,一个横削,这一刻半扉页惊讶的看到,这急入闪电的剑法,有着神来之笔一般。半扉页转刺未撩,只见这一剑出,剑客惊慌的看半扉页跃起这一招,脚下倒走连环,再击向眉心中间,而剑客歪身一个蛇扭身,再退后两步,随即滑行几步,横剑直挡,两个人相持不下,眼神互相冷冷地盯着彼此,而两人顺势再出一掌的时候,各自退后数步,掩饰不住战意高昂,这一刻的剑客一个“举火燎天”,这一刻脚下的草上飞轻功运气的那一瞬间如轻絮一般,向着半扉页击来,这一刻的半扉页突然心中一痛,脚下步伐凌乱,迎剑的招式一度有些散慢,而剑客还以为半扉页已经内力枯竭,愣是剑招再次生了三分。

可是看到剑尖已经即将到达半扉页头颅时,半扉页歪倒在地的那一刻,剑客才明白原来半扉页受了重伤毅然来赴约的那种坚韧。

“算啦,这次不算,下次再来比过。”

剑客也是很无奈,没有争强好胜心,那谁还仗剑走天涯啊。

半扉页坐倒在地上,看着剑客远去的背影。

半扉页有些默然,对,这是他出来挑战的第一次以平局结束的比斗,而且还是剑客手下留情了。

江湖是没有仁慈可言的,对于半扉页来说,朋友不能太多,一旦多了就意味着要为此付出一定代价。萍水相逢一笑即可,可有些人天生就喜欢交朋友,这对于半扉页来说,有些奇怪。

可江湖有时候是分不清有朋友好还是没有朋友好的。

半扉页知道家里出现了变故,可能万氏有些想他了。但是半扉页还需要回到………

晋阳。

商队管家也是命途多舛!剑客让过的时候,也没能逃过

山贼横行,损失了两件货物与百八余钱。

商队管家于晋城偶遇钟仪正挑选砚台,见到商队管家,便教商队一些其父所传选择砚台的法子,临别之际还将手中挑选好的砚台赠予商队。

​正在这时,剑客从管家身边路过,身上衣服有些凌乱。

管家想说话的心思有些焦急,但是看到剑客淡漠的样子,也就熄了想要上前说话的心思。

一处水畔,只见魏王看着面前的场景,拿着杜康酒,摇了摇。

​近来江湖里的事,太过于频繁。

​可是只有魏王明白,江湖棋子的江湖,也是下棋人的江湖。

​一些事有着千丝万缕,一些情有着愁肠百结。

​“我很好奇你的处境为什么那么艰难。”季玉看着镜水月。

​对于一直以来的放任别人去远离的感觉。

​季玉很不理解。因为在季玉看来镜水月放走了好多女人来到他的面前,这对于他来说是不是一种正常的事呢?

“你为何这么说。”镜水月说道,这一刻他很平静,似乎不为之所动。

“我很好奇,你是什么原因而变成这样的呢?”

季玉不由自主的追问了一句,这对于一向很平静季玉来说,很好奇,因为他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在江湖爱恨纠葛的欲望冲击下守身玉,而且是一个男人。

“你不懂。”镜水月说道,有些人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你可以沉迷于一切不可知,但不可以沉迷于女人的温柔乡。

对于好奇者的问,他一向是不屑回答的。

“其实,是不是你喜欢的人已经死了。”季玉问道,

“不是。”

季玉眼睛里看到令他毕生难忘的事,但是这一刻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了一个问题。江湖有句话,先出招的有胜算的情况下,败的多。可是季玉不在乎胜败,对于一个不在乎胜败的人,镜水月看了看手,没有说话。

因为没有必要说话。因为他不是剑客,他是一个送走好多女人的男子。

没有人可以爱上他不为之痴迷的,但却有爱上他而变的对世间所有的事,再也不需要分辨了。

“你可以信任他,但一定不要求助他,因为他可以为此拼了命帮你。”

镜水月明白他就是一个心软的男人。可正因为心软,所以好多女人飞蛾扑火,但却为之伤心离去。

镜水月知道所有的不得到其实就是得到。

季玉的问其实就是得到。

镜水月淡淡的看着季玉,随后不再言语。

长街上,走街串巷的人络绎不绝,这一刻坐在马车里的女子一身蔷薇色,有着不一样的绝色,透过车帘看着街上的情景,想起来了上一次出闺房的去往云中郡的时候,那是一种无法压抑的快乐,可是现在她似乎很淡然了。

一个女人能够以平常心看待一切的时候,其实也倍感舒服的。

“大小姐,你这次去散心,要不要人陪着啊。”

“不需要。”

“那要不要准备一些吃的啊。”

“不需要。”

“那要不要准备一张琴啊。”

“不需要。”

一个问的认真,一个答的认真,看着大小姐回答的速度和频率越快,她清楚的知道大小姐脾气,很不好了。

“大小姐是不是会情郎去啊。”她突然好紧张。

“不许乱说。”

这一刻她的脸色红润了几分,她总不能说去见一个人。

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