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真假难辨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30更新时间:2023-08-13 20:00:00

洛阳。

城还是八个门的城,可是有些故事,载着有些故事就那么的埋入了时间的坟墓。

“这江湖没有人一直清醒,但是也没有人一直糊涂。”

深刻的话,有人说,简单的话,有人听。

活是什么样的?

“你还不明白吗?”他问道,提起酒壶喝了一口,

清风坐在山间,看着远去的他,轻功施展起来,如云卷云舒。

“明白,就是因为太明白了。”清风说道,

“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江湖是寂寞的,没有人能够分担。

“吟”。

一把剑缓缓地拔出,清风轻轻的跃步,请举剑,再撤步,回转身,斜劈,直刺……

一套连贯的基础剑法不断地施展,由生疏逐渐变的纯熟,再到剑法挥洒自如,行云流水,忽然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互左,互右……

“嘭!”这一刻的剑突然脱手而出,清风没有看剑,而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剑招没有问题,可是就是在这当口,一个人走了出来,只见是一身雕龙绣凤衣裳的男子。

“心有挂碍,剑招是活的,但是人的心不在剑上啊。”

“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还活着。”

惊讶的人,惊讶的事,以及惊讶相见。

江湖有那么一阵子,是不明所以的,谁也辨不清南北的。

可人与人的相见,是一种特别的感觉,但是清风却说,

“你懂的太多了,并不好。”

“是啊,有时候人是需要装傻的。”

较真的剑客,一般下场都很惨的。

这时候剑客在华山,刚刚击杀了一个劫掠的山贼。

“其实,我喜欢比剑,不喜欢杀人的。”

“可是谁叫你们让雨儿死了呢?”

有时候迁怒是那么的无理,但是又特别的深情寡恩。

徽地。

古城分内城、外廓,有东西南北4个门。此外还保留着瓮城、城门、古街、古巷等。城内景区包含徽园、水坝、石坊、斗山街、馆阁、楼台亭湖交相辉映。

精通者精通,明显者相识。

江湖是条独行道,没有办法的事,但剑客是不需要顾忌的。

“你整天做事婆婆妈妈的,认真的时候,专注力不够?试问你有什么可取之处。”一个中年人教训这一个堕落的青年,经历过绝望的人,是真的知道有时候适合自己的路,最好走。

被教训的人总是不一样的,但是缘分是一件特别奇怪的事,剑客的行走轨迹是无序的。

没有人知道有些剑法是怎么修炼的,但是出剑的那一刻,长虹贯日,一剑封喉是人所未料的。

故事的开头,剑法的感觉。

对于正在饮酒的人来说,这把蒙尘的剑,在岁月之钥的封印下,已经很久了。

但是出剑的那一刻,移星换斗,天马行空,彗星袭月,是谁也惊惧的。

“你知道我会来?”一个有些瘸的人蹒跚着,

“我这会忙,你先歇会脚。”中年人说道,成家立业的事,是一件特别荣幸的事,可是江湖里能安稳下来的剑客很少了。

很荣幸的中年人就是这样的。看着一个女子走出来,兰质蕙心的样子,中年人是有些故事的,可是他也明白,瘸子并不是不想来。

纠葛的路,真的很痛苦的,能够挣扎的江湖人是刀光剑影杀出来的。

“好好给我反思。”不知道这一幕依稀特别相似,也许在瘸子的眼里,忘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缘分就是,你认识一个朋友,那么这个朋友就是许久不曾忘记的。

榕树的叶子落下一片,清脆的蝉鸣,说着夏天的悠扬,可是江湖救急的剑客,却等不到来人救他了。

“我没想到,你们这群匪类,会联合起来。”

剑客拄着剑,手里的血,是虎口流出来的。

有道是血越冷,水越寒,可是那一剑惊艳了匪类,如决绝,如丝线,如裂帛,这一刻的匪类,包围的圈倒下一片,可是身体中剑的那一刻,剑客有些想念半扉页了。

原来自始至终剑客的心里只有比剑,而雨儿只是无意间闯进心扉的一个心痛。

有些江湖人喜欢逐爱,于是处处留情,可专心剑法的人,也会因此而分心。

江湖注定是劫数难逃,但是那酒喝到了痛快处,

谈剑而歌的那一个场景,是谁也无法让人遗忘的。

悉数说出,多少伤心事,都赴酒樽中。

灯下剑出鞘,称量世间不平事。

“娘,你打我吧。”不知道何时起,这句话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效应。

有道是,门后尚有训子棍,门前却无唤子声。

懂事的江湖人,是特别心疼的,但是江湖是不会在乎这类事的发生的,没有办法。

因为江湖,特别感觉,也特别迷人。

“一直以来,我觉得我的判断没有错,可是这一次不行了。”

半扉页知道有些事,真的不行。放下很难,拿起更显纠结。

“七年前的你如此,现在的你还是如此,你是不是很喜欢遗憾啊。”

可是江湖注定有些事需要遗憾的。

“我不信你的话,我承认你是我喜欢过的,但是现在我不喜欢了。”

有人躲起来,有人为此而黯然神伤,还有人一剑了断,可最让人睁不开眼的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人出嫁。

“封语,我没想到,你终究还是成功了,但我总觉得你败了。”

魏王说道,

“是啊,成功与否,其实真的很不重要。”

封语说道,可是魏王却看着来到眼前的蝶采儿,

“你想杀死我?”

魏王问道,

“是的,孟晚秋是你杀的。”

蝶采儿还是再说了一次,瞳孔的蓝色惊人的可怕。

“七年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熬过七年的。”蝶采儿恨声道,

“因为这一切都是设计的?”

魏王笑道,他没想到以真换假的那一刻,被识破了。

可是曾经的公子假,本身就是死亡者啊。

“阴谋约斗,是我小看你们这些藏在幕后之人了。”

“江湖是不需要解释的,可这一次为你破例,只因为我累了。”

魏王说起来了当年的事,“那是一个让魏王,不,是公子假的时候,一个人是很普通的,就想一颗石子掉在人海里都溅不起水花的,可是有人找到了公子假,要他这么做。”

蝶采儿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也许魏王只是其中之一。

可是这一刻蝶采儿,出剑了,只见蓝色的剑意浓郁的聚集了起来………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