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今如往事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65更新时间:2023-08-21 22:30:00

夜,是一种孤独,也是一种封印。时间里的影子消减。冷凝香的影子把胚胎交给镜谷的时候,王红拂想起来了那个谢红绫的女子,随后凝神看向了远方。

镜谷两部看着胚胎,随后两部商议后,其中一面镜子说道,“以后有机会把《经》打进胚胎孕养。”

而这时候影消弭的时候,冷凝香的影子依依不舍的看着眼前的胚胎,逐渐的四散消弭了。

江湖是不合理的,但是合理的那一刻,西觅履看着自己手里的交换印记,默默的看了许久,

没有说话。

有些认真的路,是无知的,但是清楚的故事里,谁能知道有些辜负是什么样的。

“你是谁?”

他带着她走在山海崖上,看着拦路的人,身着一身万字袍。

“某姓卍名卐。不过更喜欢人称我为万。”

卍卐说道,

“我夫妇二人久居西域,不曾履步十三州,未曾想到原来江湖里还有你这等人的存在。”男子说道,

“那你认识那个男女一体的人吗?”

卍卐说道,

“据说已经死了。”女子不知道何时起说完后拉着男子迅速的后退。

“九月九,可惜了,你们去不了,他也等不到了。”

随即卍卐一展万字袍,如旋风一般的光柱旋转着过后,

“不……”

只见两具白骨骷髅睡到在了山海崖上,似乎刚才的一切,格外的真实。

江湖没有那么龌龊,只有死亡和活着。有些人光是活着,已经耗尽了全力。而有些人肆无忌惮作恶的样子,似乎红尘本身就是如此,没有对错。

只不过或早或晚的江湖让人很认同,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

隋东方看着眼前的府邸,第一次生出来了迟疑,而独孤随看到这一幕,惊叫了一声,

“啊………”

刚起心动念的那一刻,隋东方回过神来,看着蹲下身的独孤随,心里一阵发苦。

“等我……回来。”

随即隋东方走了,走的很稳,一点都不匆忙。

“骗子。”独孤随骂道,

可是却笑了,那是一种放手的笑,那是自在的笑。

镜水月孤零零的看着山头上的松树,望着那天际的黑幕,转身走了回去。

“花影,你自己的路自己走好。”

期思湖,日出时分,一轮红日从云海中冉冉升起。茫茫云海一铺万顷,如同潮水般波起峰涌,连绵山峦在雾气中时隐时现,宛若一幅水墨江山图,随着红日东升,被霞光着上绚烂的色彩。

一身宝蓝色的男子捻着胡须看着眼前的孩童说道,

“天生,你说你弟弟还能找到吗?”

“你什么意思?占我便宜。”名叫天生的孩童有些无语。

“别乱来,我只是修炼了半部生诀,只要找到后半部,一定会恢复正常的。”

“无碍,只要你没有恢复正常之前,我们行走江湖之时,可以客串一下父子的。”

宝蓝色的男子捻着胡须说道,岁月不饶人啊,短短五载的时光,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有些事,总是犹觉还在当时发生的点滴,现在想来历历在目。”

“忘了好哇,忘了好哇。”

宝蓝色的男子说道,

“我可还记着呢。”名叫天生的孩童有些无语。

江湖笑,人已老。

剑出人未倒,血已经流干泪蹒跚。

附近的悦来客栈。

“听说了吗?江湖上新出来一门奇异的武功《流光诀》。”

一个江湖人正喝着酒,似乎正专注着眼前的酒杯,却不自觉的被吸引了过去,只见两个人面相普通的江湖人说着这部武功的特别之处。

“这《流光诀》啊,据说是封印之地流传出来的,当年天地府邸一役,死伤惨重,而封印之地的封印偶然破碎,这《流光诀汇聚了天地间最奇异的能量,可以裁去任意一项天赋,让自己的天赋达到极限,迅速的变强,可真是顺遂心意啊。”

“那有什么弊端呢?”

另一个江湖人问道,

“说实话,这个我不知道。”正在介绍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人聚集在了一起,而客栈自始至终没有动的阴兄没有向往。

因为当年迟暮张说了一句话,让他记忆犹新。

“是你的,就是你的。”

“不是你的,强求也无益。”

看着人心所向的念头被聚集,阴兄突然想起来了定兄。

“割袍断义。”

那一幕幕上演的时候,也许有些认真,但是时过境迁的事,还是那么的难以释怀。

“有些事总归是难以化解的,不是每一段往事都可以用时间来一笑泯恩仇的。”

正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流光诀》在洛阳,据说还有一场武林盛事在等着出现呢。”

这一刻城门口,人潮汹涌,而在一处的二楼,饮茶的人看着眼前的情形,不由的想起来,当年的他初入江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热血。

“走吧,必然有我的一份。”他还喊道,似乎有些认真的脸颊,盈满了青涩,现在回过头来看着七年后的自己,有心无力的沉稳,倒不如说是人越活越怂。

“希望这一次能够出些好苗子。”曌不知道何时从那里现身而来,

“是啊,各大势力悄无声息的吸纳着人才。”

只不过或早或晚的选出来一个顶尖高手的苗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来吗?”曌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她一直忽视了的人。

也许最容易发现的人,却最不容易发现。

“《流光诀》是你散播出来的?”

他看向了曌,曌摇了摇头,因为她很清楚,这个中的隐情不是在这儿可以说的,

“隔墙有耳。”只见桌子上凝出来的四个字,让他有些明白,江湖无处不在的危险,也有着无处不在的隐秘。

“下次再说吧。我先走了。”他放下茶杯,起身,也不怎么动作,就不见了。

而曌叹息了一句,

“以前总觉得明是自私的,现在才发现身处这个位置,已经没有自私与否了。”

“也许,我有希夷剑,就是最大的倚仗了,可是一想到魔剑律素履……”

曌突然想起来,上一次的无奈,江湖叵测啊。

“是个人都有所求,江湖真让人迷恋啊。”

曌一摆手,扭转着身形如钩索一样,飞了出去,消散在了二楼。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