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只言片语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8更新时间:2023-08-25 20:22:48

江湖走到尽头的时候,江湖人很少有人知道是什么,但是生老病死似乎成为了序曲。

但是当听闻有人要打破这一切的时候,迷茫之中的芸芸众生,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质疑,而是兴奋。

对,江湖的季节,仇杀,血腥,以及迷乱,还有着一些很奇怪的另辟蹊径。

但是独一无二登场的时候,对于江湖人士来说,很显然是不适应。

对的,江湖之中,能够破碎的人,屈指可数,似乎数以千载的人,都在这个时刻里蹉跎一生,带着毕生的功力和巅峰的名望,销声匿迹。

期待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没有人知道,但是当江湖里有人得知,江湖的尽头有路之时,那种滚滚的泪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滋味,是特别复杂的,谁也不知道为何,但是似乎这本身就是一种精彩,但是谁也不能说不。

长生久视是修道者的愿景,而破碎是一个习武之人达到尽头的终极梦想,没有人尝过,但是挣扎里,失败的人前赴后继,为此疯狂的尝试。

武功的招式和变化,层次不穷。

似乎更令人感觉到其中的野望。

七年前的琉璃居。

谢氏给女儿谢红绫说着一些事的时候,来了两个人,而正脸竟然没有,似乎模糊极了,但是这一天交谈之后,谢红绫的情绪得到了缓解,但是也不再追问那有些比较在意的往事了。

“娘,以后的事我想听的时候,你再告诉我就可以了。”

谢红绫还是那么爱穿红衣,可是她却清楚地知道这一生她恐怕披不上嫁衣了。

“为娘只是觉得近来心惊肉跳的。”

谢氏也知道自从谢家和王家的烟消云散,一切的仇恨其实对于她一介妇道人家,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娘,他们是谁?”谢红绫有些惊讶这样的场景,可是她可听到了断断续续的一些只言片语。

“你也清楚有些事,是不一样的。”

“我知道,但是回归的事,已经做不到了。”

谢氏回道,

“那我们此行岂不是……”

“白跑一趟。”那两个人一人一句,似乎更显得有些一阴一阳的。

“那是你们的事。”谢氏没有给他们好脸色,

“也对,当年的事,谁得利多,谁说了算。”

“如今已经大不一样了。”

两个人又各自一句,

“你们同心双胞来此,可真有意思啊。那件事是你们能插手的?”谢氏冷冷的道,

“有些事,不是那么回事,是族中的规矩,也不是他的过错。”

这一次没有一人一句了。

“送客。”

这时候谢氏似乎被触及了伤心事,随即再也不留一点儿情面了。

两个人走后,谢红绫有些黯然,但是随即收拾好脸上的心思,转而心思细腻的说了一些话,可这些话在谢氏的心里泛起来了涟漪。

谢氏想起来了往事,可是也不再外露太多的情绪,转身步入了后堂。

留下谢红绫看着眼前的桌椅,才知道原来刚才那两个人那么轻易的离开,竟然是两个人在交谈的时候,已经出手试探了,结果并不是对手,才适时而去的,毕竟孀居的妇道人家,应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想来也是有些艰难的。”这时候的谢红绫似乎理解了谢氏为何很放纵她了,可是在生情的事上,谢氏也知道这有些事,真的爱莫能助。

镖车里的希夷剑,吸引了江湖里的贪婪之辈,是折扇之人自镜水月兄妹离去后设下的局,但是飞蛾扑火的人,是没有同情心可言的。和尚的到来也是在折扇男子请来的,演的最好一场的戏,不仅骗过了镖车上的人,也骗过了江湖里的所有人。正所谓江湖之中,真假难辨最可怕,但是也最简单。

​“上一任镖主在的时候,希夷剑就已经丢了?”

​存活下来的人被一一找到的时候,说法都模棱两可,似乎更让这七年前的局,变得扑朔迷离,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枭却恰逢其时的看到其中的一幕,但是被赶过来的六十岁老人发现枭在镖车旁边兜兜转转着,但是更奇葩的是阴差阳错的那一幕,被折扇之人利用了。

​说书先生的继任者拿出来早就在说书先生在密室里准备好的一卷记载七年前发生的大事。

​可是上面的只言片语已经语焉不详,继任者刚刚讲完这些的时候,被一枚铜钱穿喉而过,但是在就这时,一位过了七年的老人,面容依旧能看出来其中憔悴,但是身形清隽足有八旬左右的老人,赫然是当年一掌击伤枭的那位。

​这时候属下又来说道,

​“当年的希夷剑是真的,但是剑上在被放入镖盒之后,被偷梁换柱了。现在应该在折扇之人手中。但是曌现在手里的希夷剑是真的,所以当年杀死少主的另有其人。”

​侍卫说完后,不再犹豫,迅速离去了,因为这七年来,老人的心气渐渐的落寞了。七旬之人肉眼可见的成为了八旬到九旬之间的老人。而且已经随着追查的路上杀人无数,已经喜怒无常了。侍卫深知劝说是无效的,来往的朝廷之人,也被拍成了肉泥,挂在城墙上,彰显着其霸道。

可是丧子之痛的折磨让他的寿命急速的锐减着,而为了报仇强行修炼丹功,每一过一秋功力暴涨一次,但是会极强之时击杀一人,缓解这身体经脉的负荷。

看到说书先生被人击杀的那一刻,枯槁的身形一颤,随即出现在了客栈的屋顶,看着远去的背影,也不见怎么动弹,就已经到了那背影的前面。

“你为何要杀死说书人?”老人刚问完,

黑衣人已然咬破牙齿里的毒囊,七窍流血而亡了。

“如果让我抓到你们,我一定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老人随即一拳击出,只见黑衣人的身体爆成了血雾。

随即老人一个闪身离去了。

可是随后来了一个金衣服金剑金头盔全身都是金色的,包括眼睛都是金色的男子,而且他的名字也叫金。

查看了一番,随即没有说话,只见房顶破了一个窟窿,也消失不见了。

PS: 半掩江湖,毕竟就是如此,也无需纠结。 曲终须人散,繁华落尽空。 一曲弹尽,听曲人需散。 人生聚聚散散,就如同在一梦中。再好的繁华也有的枯尽的时候,兴兴亡亡,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忙。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