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谁主沉浮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26更新时间:2023-08-26 23:59:00

“你干什么这么凶啊。”她轻纱半卷,有些高兴他的凶恶,在她看来越凶的男人越胆小,内心很虚弱,需要外在的恶言恶语来支撑。

“我这么凶,你还不走。”季玉说道,

她却笑了,不再逗季玉,“你知道吗?你要是喜欢我呢?就要承认知道吗?”

“我是喜欢你,可那又怎么样?花人人都喜欢,能当饭吃吗?”季玉无语的道,

“我可以当饭吃的,你一顿可以吃九大碗。”她可是知道的,这个男人像泥鳅一样,她得想招。

“嗯嘤……”拉长了音调的她,跌坐在床上,在她看来没有她得不到的男人。

“你……起来,不要那么伤风败俗好不好。”

季玉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可是事已至此,他准备狠下心来,转头就走的。

“嗯,你欺负人家,你这样教人家怎么出去见人啊。”

她不由的有些心里难受极了,脸上泫然欲泣,一副雨带梨花的模样。

“半希夷,你的故事我听说了,但是我已经不在意了。”

西觅履说道,

“江湖过去了,有些事就没有了。”

“我知道。”

“只愿风吹的地方有景。”

半希夷消散了。

“我见过的风景没有你。”

西觅履说道,

可是江湖那有什么真切,只有一些事,让人心酸。

不是每一个江湖都需要清晰透彻的。

成就本身就是不一样的。

也许终其一生,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每个人的短暂是暂时的,还是永恒的,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人总是把有些东西看的很重,有时候又把有些东西看的很轻。

“江湖似乎本身就是如此。”

当你明白的失败是不可逆转的时候,其实早就已经注定了悲剧。

“人是不值得提醒的,也不值得救助的。”

“活该的人,你叫醒了就是一种悲剧。”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江湖是开始,没想到是结局。”

“你错了。”

“你只是生不逢时而已。”

一把剑如光如电,刺入了西觅履的咽喉。

“半希夷教我的。”这时候一个人走了出来。

原来是曌。

“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我会如此。”

西觅履艰难的道,

“其实江湖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可是,我知道有些事就是教训。”

挣扎是世上的原罪,但是也是裹在蚕茧里的蜕变。

有些蚕没有蜕变就是死了,而有的蚕蜕变后,六亲不认。

“一直以来,这肮脏的事赢过了太多的江湖人士。可是前赴后继的人,还为之心神摇曳。”

“死亡也许才是开始,但并不是唯一。”

曌走了,没有人知道,可是那一天之后去。

魏王每次去汇报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回应了。

可是一切又一切的谜团似乎像极了,江湖里有些奇怪的事。

但是自始至终的江湖,有些可笑,也有些悲悯。

其实并不重要的事,是每天发生的事。而最重要的事,其实并没有参与感,因为江湖最不需要的就是炮灰,可是炮灰却是最多的。

“有些人就是这样,陪跑这一生,却也脆生生的被嫌弃。”

没有改正的人,却希望后来者变得强大,可是后来才明白自私的人本身就是掠夺者,

见过江湖的人,都喜欢有权有势,可是自己的斤两是怎么样的。

这是一件特别值得警醒的事,但也仅此而已。

有些江湖人,滴酒不沾却死于酒水。也许终其一生的赌鬼本身就是没有可能扭转乾坤的,可是江湖本身就是如此。

“人不可能被痛醒,只有可能被杀死。”

“我很期待有些未知。”

骆宓看着眼前的景象,才知道原来终其一生,只是那一段不该有的孽缘。

可是这最幸福的孽缘只有短短时日,也足以让人心生敬意。

“后来才明白江湖是一把剑,杀人于无形。”

“你我分别之后,镜和影将会消弭。”这时候镜水月说道,

而有着号称有些不可思议的人,最终没能等到那一天。

因为有些事,这一生都是憾事。

“原来江湖一开始就是遗憾,而这个相见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待在洛阳城楼上,孤零零的背影,有着无尽的孤独侵袭了他。

“我说过的,江湖就是江湖。”

“谁也不例外,得不到的东西永远都得不到。”

“能得到的都是不需要的,江湖本身就是恶魔和噩梦。”

回过神来的镜水月,惊异的看着不知道何时起,天际飘雨,有些不一样,但是这一次天降蓝雨,是的宛若银河,飘若彩带,如梦似幻,让雨化作了一个女子,而这个女子,名叫梅疏雪,似乎终其一生也仅仅见过那么一次,一点一点的在雨中婀娜起舞,似乎越发的有些不一样,但是也更令人迷醉的事,你看着很近,追逐过去的时候,又很远了。

“果然最令人迷醉,但是也最让人深情地女人,一举一动飘飘欲仙。”

镜水月看着,不自觉的走在了悬崖边上,看着云雾缭绕的景象,有那迷人的景致,一点点的缭绕着,有种说不出来的迷人和陶醉。

“也许,你是对的,但是追寻心中的女人应该是最值当的。”

而雨雾里的梅疏雪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似乎有种让人感受到那种一直在等你的感觉,可是镜水月走在那云雾,缓缓地坠落时,看着梅疏雪笑意不见得那一刻,彼此凝望的那一刹那,似乎穿越了时光一般。

“原来有时候本身就是如此。”

镜水月在落下的那一刻,眼神灼灼,又死死的看着,可是现在梅疏雪那灼然的眼眸凝结,似有梅花般的泪珠滴落,这一刻掉进了镜水月的心膛。

“有些人,一生只能见一滴泪。”

这时候耳边的风声呼啸着,镜水月释然的笑了。

“镜却无,影难留,唯梅疏雪泪。”

随着消散而去的幻境散去,这一刻的镜水月看着悬崖上的那一朵绫波花,有些认真的说了一句,

“来世,你会化人吗……”

随着回音的不断传上来,那一抹绫波花,飞在了天际,四散而分离了开来。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