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章 魔焚南都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59更新时间:2023-08-28 20:00:00

南国。

有些人认真的时候,最是不经意间的姿态,有道是最不屑是相思。

可是江湖又何曾惧怕过一些有着无尽的认同感。

在意的东西会渐渐的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遗忘,有些察觉,原来时间过的飞快。

不经意间的话,一幕幕如同往昔,有些没有出口的那一刻起,其实本身就是结果。

人都是在刀口上混着那有意或者无意的生存。

对于可以以生存和生活来分辨的事来说,一旦涉足,那么就是人来到江湖的第一步。

“怨天尤人的人有很多,似乎也慢慢的染上了陋习,让一个懵懂的人逐渐的拯救一些不可测的场景。”

“作恶的人逐渐的增多,行走在江湖里的人,是不知道作恶是怎么辨认的。

对于一袭黑衣的魔剑律素履来说,

“正是什么?邪又是什么?”

“是谁定义的?”

这时候,缓缓走出来的南笑了。一贯有着好多的印象和深刻的谜团。

在这一刻南出奇的赞成魔剑律素履,可是这并不构成一些不可否认的正与邪。

江湖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熟的,但是也不是每一个人一直可以以正邪心来分辨的。

“我很想知道,你能接住我几剑?”

魔剑律素履说道,

“呵,你知道吗?我不管接多少剑,其实都无损于你的名声。”

南笑地坦然,也说的清楚。

可是这一刻的魔剑律素履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南。

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精彩,是的,这是自入魔以来的第一次被说出来一直让人很奇怪的认可这精彩。

魔剑律素履的邪意更浓,淡淡的吐露出来一句话……

“是啊,有些人在江湖里,注定是要众星拱月的,比如我。”

南点点头,认可道,

“是啊,你是众星捧月的。可是总归有人要坠落的。”

江湖见惯了臣服,那么唯我独尊也司空见惯了。

江湖人似乎最明白的事,就是如此。

没有分辨和认真的事,只有一环扣一环的无懈可击。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有了地位就可以拥有一些东西了,可是后来才清醒的明白,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

一旦涉足,而不被满足的那一刻时,你才会发现原来远远不够的欲望会源源不绝的吸附着每一个江湖人士。

“很显然,你做到了,但是现在的你开心吗?”

魔剑律素履被南问住了,可是随即而来的魔剑震动了一下,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就是我想要的。”

南点点头,的确江湖需要如此,而不需要瞻前顾后的人。

江湖没有胜者,也许连败者都没有,只有活下去和死亡。

南看着魔剑律素履顿辄屠戮一村一户,刚开始还劝告,后来渐渐明白,这就是江湖,如果有一天会明白这本身就是如此,那么更令人清晰的事,概莫能外的江湖其实挺好。

“喜欢的东西凭自己的手拿到,那么不要的时候,亲手毁去也没有什么可惜的。”魔剑律素履说道,而随即脑海里却泛出了那个记忆里的人儿,她死的时候,说道,

“江湖是没有回头路的。”

这一刻的魔剑律素履彻底忘记了一切,和魔剑融为一体了,既人既是剑,剑既是魔,魔既是人。

可南却笑了,因为成全有时候虽然很痛苦,但是更多的却是同情。

见过一个人之后,那么最令人难忘的人就是一个很奇怪的事,但对于这样的事,其实更令人伤感。

“你明白和不明白其实并无关系,但该做的一样都不会少。”

南站在那座黝黑的山上,看着沉落的夜色,而最令人难忘一幕出现了,只见南国的国主出现了。

这对于南来说,很奇怪的,一直以来,他从来没有看到国主出现过。

“昭明,他怎么会来?”南很奇怪,但是更多的是对于徐玉台的意和气有了更新的认知。

但是一直以来总觉得昭明不管事的,可是这一次南才清楚的知道,原来昭明已经能够左右时局了,多数时候藏而不发而已。

“可是昭明他为何不做出一些正确的举止呢?”

南一直很疑惑,因为有些时候狠心事是为了以后的路好走一些。

可是江湖这般多的纠葛和束缚,其实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左右的。

其实能撼动人心的从来都不是力量和权势,这类所有者只能横行一时,但是对于南来说,

已经足够好多人为之奔走了。

“也许徐玉台是对的,可是昭明他已经有自己的道了吗?”

南其实在这一刻有些疑惑的,但是看着魔剑律素履的变化,就知道要遭,

说时迟,那时快,魔剑上的血焰炽盛,一瞬间扩展到了整个南国皇城,这一刻魔剑律素履合一的景象让处于南国皇城血与火相互交织,这一刻的昭明却淡淡看着这一幕,因为他知道仅凭他的意志,其实改变不了什么,而且负累重重的东西,需要消解一些,才能见到真实的面目。

“我一直觉得魔剑是个灾祸,可是谁能想得到,南国竟然会被焚都。”

这时候的江预知说道,对于一个常年行走江湖的人来说,魔剑就是他们的阴影,也是他们崇拜的所在。

“分不清的江湖是对是错时,也就不要对此而争个真和假了。”

而在一旁听得分明的诸葛施,却另有看法,

“其实一路上风雨,未必是差,但是一定要一个说法的话,那么就该成为那样的人。”

“那怕成为一个恶贯满盈的人也在所不惜。”

江湖其实不看重过程的,只在乎结果。

“是啊,所以我今天来杀你。”江预知说道,

“可是你杀不了我,只会自取其辱。”

诸葛施有些孤独的说道,因为从练会这门武功开始,他在江湖里已经很少有对手了。

“昔日故友陆续凋零,人啊,果然越发的沧桑了。”

“呵,果然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只不过有些老了。”

两个人在黄粱亭互相试探着,因为谁也不知道彼此的底细,但是若是出招的那一刻就说不定了。

这一刻两个的剑,似乎要出鞘了其中紧张的气息似乎让周围的空气都凝滞了一般……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