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七章 情来如焚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13更新时间:2023-09-12 20:00:00

洛阳。

应天门。

曌坐在洛阳城楼上看着来人。

一袭黑衣的半扉页,脸如肃静。

“很久不见了。”半扉页仅仅说了这么一句。

“上一次的匆匆而过,这一次魔剑律素履没有来,竟然是你来了。”

曌随即挥袖,拍出一掌“华岳仙掌”,这一刻在半扉页的眼里,华山九峰似乎流转而来,这股气势不同凡响,以其凛冽的气势,状若大掌击向了半扉页,而半扉页持剑递出平平无奇的一招“走街串巷”,似乎有那闲庭信步的人在这手掌上不断地拿起一把把小剑刺出来了无数的小洞似的,这一刻那气势非凡的一掌被破的干干净净的,曌又出一掌“曲江流饮”,这一刻的掌势如蜿蜒的曲江之水,川流不息在这一刻一个豪迈的男子在朦胧手指一点,那江水如酒一样化剑饮入喉咙的时候在下一刻里,如剑光一般飞向了半扉页,这一刻的半扉页凝神聚目,摆手拐剑,一连出剑如蝶,似刺,似收,又如剑跃,在墙间穿剑,一时间三十六道影子在这一刻分分出剑,随后合剑如旧梦一般,在重温之时刺出,两股剑光相持,这一刻剑光与剑梦之影重叠,一时间洛阳城楼上的瓦片翻飞,而曌这时离开座椅站在一处角檐,半扉页旋转着身子,脚下轻点,主动扫出一剑“青龙问道”,这一刻的剑光化龙,那如剑如梦的剑光光速般的组建成为一条剑龙在摇曳的那一刻,化为生生不息的翠绿色,这一刹那曌笑了,只见满天的雪落下,念动即雪,一时间一座久久不曾见过的桥,在柳枝翻飞的那一刻里,天象转变,那无尽的雪如梦幻一样落下,竟然是失传已久的“灞柳朝雪”,半扉页有些惊讶这么多年了,自上次曌击退许多高手之后,所用的“骊山晚照”和“雁塔晨钟”后,在绝境的时候,以“咸阳古渡”翻盘。可是没想到与之齐名的“灞桥朝雪”早已经失传了,可今日在洛阳施展了出来,让半扉页明白这么多年以来,曌并没有因此丧失对武学的修行。

“春秋笔伐”半扉页以剑化笔,这一刻,那把剑似乎如笔一样倾泄而出的字迹在这一刻里,层层叠叠的显出,这一刻曌连出两掌,只见第一掌,一座白云无袖的山,有这一个人在其上如雪一般散开,吟唱不休,一瞬间雪如鹅毛堆积如山,这一刻“太白积雪”的掌势刚成,又接第二掌递出,一个八卦的意象在“苍山负雪,明烛天南。”的环绕下,一个茅屋在悄然隐现,随后草在不停的生长,在一定程度后一个爬满木架的堂屋出现了,“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这一刻的一个巍峨高冠之人一根手指向着半扉页点出,蕴含着冰雪之意和生长枯荣之意。

半扉页明白这两掌的利害,但是半扉页也是知道曌把希夷剑送出去的时候,才来见曌的,想知道自己的突破究竟是为何。

这一刻无尽的压力袭来,半扉页想起来了这些年的奔波,无时无刻不在生死边缘里走动,这一刻爬出蛛网的虫子,但是这一刻笼罩在心头掌势,在不断挤压着半扉页的思绪,半扉页闭上眼睛,回想起来那曾经有记忆深处的话,“梦里漆黑摸遍……烹煎三两三。”

半扉页这一刻如寒潭影里照见自己,如一座青山在石罅声中闻漆水,寒云影里见青山。

仅仅平平安安的一剑,可就是这样的一剑,

曌嘴角上扬,微微勾起,

随即说道,

“不错。”随即消散了。

而半扉页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曌这时遗留在这儿的武学分身,若是有人寻求突破时,便可已经见到她。

半扉页走了,这一刻心思通透,剑心通明。

山阴。

一处内房里靠窗的地方立着一架琴,这时候一个很久不曾露面的女人,蒙着轻纱搬来一个凳子坐到了琴的前面,随即开始抚琴,而这时一只箫声也呜呜咽咽的如泣如诉般的传了声音过来,如晶莹的秋水流过山涧,极其畅快的流荡向远方而去了,晴空如云团般的起落,如美景,叽叽喳喳的鸟雀嘤嘤转转,似乎上下翻飞的手指如灵动的舞姿在不断敲击着,舞动出来一首迷人的曲子。

可是这时候那女子独自说道,

“可惜你不知道夜未央?”

正在这时的箫声嘎然而止,一声叹息响起,

“是啊,我不知道的事的确太多了。”

随即他对着蒙纱女子说,

“你呢?你的故事能告诉我

吗?”

女子趴在琴弦上,喃喃自语道,

“他那么狠心的,到了我这里,也不来看我一眼的。”随即泪珠子滚落,似乎那种情在蓄满的时候,再也没有地方安放了一般。

“我如何知道?我又该如何明白?”

“可惜……”

蒙纱女子忽然噗嗤的笑了起来,“我给你说这些干什么?”

“你又不是他。”可是他却拿出一束信笺,把刚才蒙纱女子的话,一一的记在了上面,边写边流泪。

随即在写完的时候,他一个的泪水沾满了眼眶。

这一刻的蒙纱女子却细细的盯着他说道,

“你若是爱我,定然会后悔的。”

可他却笑了,

“后悔,又能怎么样,你知道的我已经被你带走了。”

只此一句却教夜无眠,想起来了她的姐姐,也是那样子身不由己的,在一段段的不由自主中魂归九幽。

随即蒙纱的夜无眠冷着脸,说道,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可是他在这一刻眼里蓦得一痛,一个男人最痛苦的莫过于就是知道这样下去是不甘心的,可是却在一步一步的跌落中。

随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夜无眠,离去了。

可是夜无眠跌坐在地上笑着泪珠如雨一样下了起来。

“我终于让他安心的走了。”脸色随即灰败了下来。

莫道西风盈袖,直到相思了无益。

未妨惆怅是轻狂,一任阶前雨……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