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五章 湘水梦绝,杜鹃觅死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508更新时间:2023-09-20 20:00:00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是风华正茂的年代,湘水河畔,一位将要离开家中的男子,在湘水河畔洗脚后,离开了。

多年又有一位女子,在湘水河畔娉婷起舞,江水为镜,似幽怨,似如泣如诉。

“可惜,我等不到他了。”

“是啊,那里有这个人啊?”

对于谎言的认可,是谁的感觉。

是一个怎样的人?才可以以横断时空的做法来拉进彼此的时间的长度。

“我很想知道,你此前的路是如何走的?”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连惜玉眼眸里流转的落寞,是关于那湘水河畔的事。

可是谁又知道,那个曾经在面前,却闪烁着光点的人,在有那么一个逐渐年长的时间里。

翻阅了一段含蓄而优雅的文字。

竟然是以山川草木为景,刻画了万里江山,一幅画出真,幻,生,灭的图卷。

岁月流转,也许依稀里,可见的感觉,在逐渐的失去颜色,染上了黑白。

而一身绿袍的男子,偶尔呆呆地望着湘水,他很明白水落浅时,拍打如柔荑,水落险要处,惊涛拍岸,一时无两。

眸子里悠然的探出天际,他很清晰的记起了那不曾遇见的场景。

“大概八十八岁,你我相见,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可是只有他明白,身似飘零水自流,寄蜉蝣于天地常理,执一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恰好。

是时间和景致的绝妙配对。

观云起云落,风怜我面,啄来颊面生晕,一时间天地妙理皆于身内奔。

“你,好自为之。”

不知道何时起,一句特别的情在心中浮现。

可是有些人特别的相似,一眼就认出来了其中迷人的危险。

动心是一个很奇怪的时刻,如风拂过面颊。

“我很难想象,你的。”

“我有一个朋友。”

似乎连借口都是那么相似。

“你把我的情寄给谁了?”

她突然问道?

“我,我,我把她葬了。”

“烧了。”

她眼神里流转而来细细的倦意,就那么扑倒在他的怀里。

“烧了好,烧了好。我们会有那么一天也被烧了的。”

她泪珠子瞬间奔涌而出,也不知道伤心她的情,还是伤心那些文字。

“伤心,经行处。”

“拟把清风送入喉,教我相思不二时。”

可他在这一刻无动于衷,似乎再也不似以前那样了。

“温柔如实,果生怜晶。”

蕴在这一刻里含住了饱满且情动的竹笋。

“你认真的吗?”

“我不告诉你。”

谁也不清楚那些时间里的幽怨,可是也只有她明白,她已经落入了他的圈套,心甘情愿的自投罗网。

“你明白吗?我不会对你好的。”

“我不需要这个,我只需要你在我这儿停留一会,哪怕是一小会。”

可是他摇了摇头,情深不寿,她如何会懂。

是啊,他买了药,说此药包治百病。

于是那无人会尽登临意,向晚意不适。

下了五台山。

觅囡囡看着眼前的玉简,回头看了一眼五台山的庙宇。

禁不住悲从心来,随后自怀中掏出来一面镜子,

“镜梦之事,踪寄于无,游心于镜,总得黄粱。”

“这黄粱镜我还给你。”

随后只见那面镜子飞走,可是觅囡囡却跌坐在山下的展月亭。

心有无限伤心,对镜说不出。

纵有呢喃语,凭亭涕泗流。

长亭外,孤道有谁知,音书凭谁踞。

拟把伤心水,淹于穿肠过,惊鸿妒梦谁说中。

晓来清秋梧桐雨,不寐,片魂飞过临川去。

都付风字,乱更诀,别离悠悠秣陵事。

惊来金陵画舫沉戮,谈笑才子佳人谁惜皮囊身。

觅囡囡很久就知道雾非雾,花非花,梦非梦。

镜花水里流转月,最怕戏中人,景中戏,络络频道书谁事。

“你终究只是我勾勒出来的弦断有谁知,音书无处寄。”

“教三更笑语,五更泪,怅夜再无孤坟,难在忆。”

“算来春过了几个轮回,又说得秋起再无风。”

觅囡囡知道情难绝,心有余结事事休,未语泪先流。

凭栏槛,千里湘水无问东西事,邀音几度,

把温言对,凝目回首,平烟陌陌许杨柳。

“我总想抓住那世间的红绳,绑住这宿命的相逢,可是无限心事错综去。”

“教我长情又断情,就中痴人燕子事,沽酒山来梦,说无尽,踏雪千百,忆楼头骤字,似音容笑貌在,纹路处,情生意切难穷尽。”

“字字相思不敢诉,可怜三生石上泪,都头蛹,冰凉诀,谁温心蛊混沌,睡去相会,一梦五台已千年。”

呆呆地觅囡囡从来都清楚,要沉迷于其中,可是他的那么快,快到了觅囡囡抱着一件白衣呆呆地说着,“同裳,同裳。”

随即拿出火折子点燃了它。

“人不寐,将军何辜白发生。”

“漫道,红颜易白发。”

湘湖。

梅疏雪看着眼前的黄粱镜,喃喃自语道,“我做错了吗?”

随后眸子滴落一滴泪,在那镜子里化作了一个人,赫然是觅囡囡。

“走吧。”万字袍这一次强行拉着梅疏雪走了。

未到伤心处,如泪珠子滚又滚。

梅疏影知道,这始终是一个人的事,他不可能鲜活如久了。

暗香,黄昏。

水,清浅。

“你,这是何必呢?”

弄清影叹息道,

“拼了命的遍体鳞伤,又如何?”

“放不下的柔肠百转,千回梦渡奈何。”

“望乡台,是谁又在淡妆浓抹,把牡丹轻唱。”

“咦咦呀———将军,你往那里去呀?”

“我忘,我忘,我忘记啦,呀呀呀呀呀呀呀——”

“满杯土酒,只得二两,请。”

“也罢,喝了好上路。”

只见白发将军,一饮而尽。

瓜州。

荒凉生,披甲问生死,血未冷,抽刀,试问惊绝天。

“杀。”

黄沙卷地,狼烟起。

烽烟四起,流血漂橹。

“这血未干,泪未停,何时休。”

白发将军坐在山坡上,蓦得忆起那个等待他归来的女子,那一年她十八,他二十八。

“将军路上小心,妾身等你。”

可怜将军百战,怎奈何鸿雁不堪愁里听,云中况是客地过。

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此去十年孤坟,荒草如陇,自难忘,

如昔女子闺中只独看,摇落朱花钿,

摘去耳中情。

似有心字通未觉,蓦得肝肠断。

“将军,你食言了。”

惊见“呕”血帕,葬花吟怎堪葬衣处。

“侬笑如杯满,强资欢颜,付风来。”

“堤长情肠如梦令,江南曲儿吴侬语。”

“黄莺语儿,喳喳,似有无限情。”

“慌言如真果非真,只为书音错身。”

“奈识破,困字团里灰如烬。”

女子跌坐在芍药居,

“一味芍药解我愁。”

“二渡奈何桥上缘浅。”

“三生石上彼岸有妖。”

“四时轮回四世网,忘却心头蛹子蜕。”

“五台已沉千年梦,觅来封椒雪西泠。”

钱塘六景再无他,凭谁问?生死相依相偎昨昔。

七情山下,谈天论道音未散,一剑寂寞如雪,洛阳雪,月下回眸再难忘。

八字苍山负雪,明烛天南血祭坛。

九天十地觅来黄粱,一梦千年忆同往。

觅囡囡肝肠断,食不能衾不能,恍恍惚惚于一声杜鹃涕泪中,哀绝而亡。

纵是深情难在,不改其衷情两投。

薄衾不耐五更琉璃泪,半生缘来世世情。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