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四章 心中有事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14更新时间:2023-09-26 00:00:00

可是也许许多人都没想到的事,他也想不到。

明白是什么?

懂事又是什么!

“枷锁后面是什么?”

行行之烛的摇曳,有种魅惑感。

“请让我为此而着迷吧。”

蓝玉知道,沧海可平的时候,一个剑客的路是多么的艰难。

可是洒然而笑地那一刻里,她也许就在那芸芸众生里。

“人是讲求缘分的。”

“正如缘起,则为缘灭。”

于人群里看清楚一些东西,。那么就会知道有时候让人难以承受的那种心酸。

可是辛酸的事,对于那些柔肠百转的时刻里,谁又懂得。

“你不曾受过这样的事,又如何会隐去痕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感怀。”

定然是有着一遭要走的。

“你真的,很知足。”

雅屠苏看向了远方。

可是那又如何,关她何事。

纳兰谜转过身看着蓝玉,眼珠子里的潸然化为了淡然。

“人是不能起同情心的。”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路,这是无解的。

他明白,但是更多的则是对这座城的

无奈。

有其情,自有其殇。

是为情殇。

那是一把神兵蜕变为仙器的宝物。

挥剑则情生,收剑则情殇。

“你就是太软弱。”一味的和稀泥,是没有做朋友的资格的,朋友要真,要直言不讳,畅所欲言。

偶尔有欲言又止,难言之隐,其实很简单,也很正常。

“人本来就是一个变幻莫测的情绪行走者。”

蓝玉惊讶的看着来人,“我没想到你竟然还在此界。”

“是啊,不在此界,去哪里?”阎西风总有种感觉,他在这里有人要等。

可是他不清楚在等谁?

对此,他很久没有长久的停留在一个地方了。

“也许,答案在夜惊玉那里。”

这时候夜小弟突然看着门庭外的芝兰树,竟然开花了。

“也许,这是一个很久没有消息的好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人的运道很奇怪的。

百川东到海,何时云中寄锦书。

也许谁也想不明白,料不到的事,会发生。

惊雷藏于心胸之中,气度存于日常之地。

念头生则事来,总有一些好事和坏事在不断地盘根错节。

“能于路上有经历,定是大机缘。”

“此言差矣。”

“当今之时,人人俱往矣,则默默为己。”

“我为人人,定然人人为我。”

路虽长,行必至。

事虽小,不惧则无所畏惧。

明心见性的事,以及一路的事,便是成全。

“你可真的心大。”

“心很小的,能容事,定然是很大的。”

半扉页突然振剑而歌:

“齐鲁秦未了……”

顾惜朝默默地听着,随即击节而歌:“……一览众山小。”

正所谓知音难求,高山流水未必要琴箫合奏才可以。

字句诗词之中定也是同道中人。

何况西出阳关无故人,

岂怕天涯何处不相识。

“算你能说。”

“是啊,江湖相见,重在过程。”

顾惜朝洒然笑道,

“剑的势,是将求机缘的。”

“是啊,有形而无质,是为剑势之初,”

“那你多年以来的修行,是否有着剑的形意势合一呢?”

半扉页期待的问道,

“剑招为辅,剑境以势相合。”

随即顾惜朝探手一根竹节,只见挥手剑,竹节化为竹剑,这一刻如梦似幻的一个璇玑势,只见天际的北斗七星移形换位,一时间惊诧莫名的半扉页,冥冥然来到了星空之下,只见七星剑势不断地出剑,这一刻里自头到尾的剑势不单单是映照着周遭,而且半扉页的脑海里整整一套的剑法在显现。

顾惜朝笑了笑,“还不算太差,有点悟性。”

远在漠北的

半遮面,

怔怔地看着天际,“希望这一次不要让我失望,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江湖里的情,也是普通人的情,逐渐慢慢的在升华。当有一天见到彼此的时候,那种说和做是一致的时候,是一种坦然。

“人不能因其不易,而着迷。”

“也不能因其名,而惧怕。”

颜如玉听到垂云叟说道,

“书中自有颜如玉。”

“说的是我吗?”

颜如玉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生妄念是不对的。”

垂云叟说道,

“还不许我自恋一下了?”

“你要是有梅疏雪那么聪慧就好了。”

“她是她,你是你,你怎么不是她?”

“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

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因为言多即过。

镜湖。

“现在的你变了?”她说道,

“我没变,变得是你。”舒笑语道,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谁都在躲。”

“呵,那不是躲,那是脱胎换骨。”

“秦风,你若是知道其中的谜多好。”

可惜秦风也不知道。

江湖的卷轴是什么样的。

“假如你真的在走一条路,那么你会明白路上的成长比过程更重要。”

“是啊,不经风雨怎么会有七彩祥云。”

“可是他不是我要的那个人了。”舒笑语道,

“是吗?”梅疏雪冷冷地看着她。

“还有谁?”

这时候一个人缓缓地走了出来,“你们是不是在等人。”

“她不会来了。”

两个漠然置之,一副不理会的样子。

“其实她没来最好了。”

梅疏雪冷冷看着舒笑语,

“多久了。”

“很久了。”

“镜子呢?”

“我不会给你的,这是我的。”舒笑语道,

她笑地好开心,她终于赢了,虽然很艰难,但是她就是赢了。

可是笑着笑着就落泪了。

“他却死了。”

看到他沉睡在哪里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注定的。

比翼双飞当日愿,大难临头未见语。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青州。

临淄。

“早说了。”

“是啊。”

“人总归是会丢失一些东西的。”

“爱上一个人,那么将会失去好多乐趣。”

“莲,你说对不对。”

他问道,

“是啊,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了。”

“爱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爱的人,最后爱给了别人。”

“彼此的折磨痛不欲生,还不愿意撒手。”

雅屠苏望着眼前坟墓,虽然知道他在修炼,可是心里的痛苦,莫过于煎熬之时。

“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很难的。”

“可是一个人忘记一个需要一生。”

“你给了我希望,却又给了我绝望。”

“我会等到你出来吗?”

七年前的雅屠苏说道,

“会吧。”

她有些期待。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