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六章 魔也眷恋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13更新时间:2023-09-27 20:30:00

魔剑律素履看着天际的天维之门。

随后挥出来一剑,只见这一刻击出。

“轰隆隆。”

那一刻,只见瞬息间的出剑的那一刻里,

天维之门出现了一道裂痕,这是永远无法修复的裂痕。

“哈哈哈,不过如此。”

一个人忘记了一切的时候,瞬息之间,只见这剑法挥舞,

“你真的很可怕。”

可是他笑着道,

“一个人的故事,莫过于出剑的那一刻,来个刺穿。”

他冷冷地一笑,

随后律素履大步踏进去了大门。

而曌怔怔看着这一幕,随后眸子滴落一滴相思泪。

“我终究还是输了。”

她没想到这么年以来的努力,都白费了。

“如果没有那一次生死的磨砺,他会怎么样?”

“他应该很快乐吧。”

可是这一刻的他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我没想到,会这么遭。”

可是他清楚他的时刻是什么?

一个男人的失败莫过于在煎熬里,把剑铸造了出来。

“我很少变得正常的,但是这一刻的他看着夜色。”

“世上的事,本身就是劫数。”

“渡过劫数的时候,才会消解这一刻的荒凉。”

“因为从一开始就错了吗?”

“没有那一次生死的较量,那么谁如此的恨,让剑气犹如筛子一样飞出。”

彭城。

“一直以来,我很奇怪,为什么绕过我,而前几次要见我。”

他冷冷地看着,可是只有他知道,剑是一种坦荡。

“心之魔,寓意百生其念,而纷杂于其间。”

道高一尺,则天下为魔者九。

淡漠也是贪念。

修道者更贪。

以明怀于天下,启迪于众生,而为名利而来。

寡正则泛舟,得心思于外。

窃他人之心为咒,于易返说。

“闻其道者,丛生,故传心而教诲。”

“非以舌绽莲花而纳人于同,此于佛家之行,之念何益?”

这一刻的魔剑律素履,笑了一下,消失在了天穹之上。

“此间无道。”随后江湖,遍地都是舒坦,可是这放逐的道,此刻身上却是三分之一为道,三分之一为佛,三分之为魔。

一时间流转不休。

“很少。”

这时候镜谷,所有的镜子崩碎,一时间天色骤变,阴沉至极。

“他竟然敢如此?”天道之眼猩红如雪,内中意识震荡。

“他竟然亲手把三魂剖开了?”

震惊的念头刚起,只见天魂飞向了红尘,因为天魂无垢于世,要逆反于尘。

而地魂本囚于九幽,可是这一刻流转的神性,在这刹那兜转不休,只见一个黄衣女子巧笑嫣然,抬头看去之时,那抹地魂的踪迹全无。

“他竟然真的没有等我。”一阵爱上凄绝的心思产出。

可是人魂这一刻在域外,持剑当八极,只见轻转剑尖的那一刻,一个七尺大汉缓缓地倒地,人魂附身而上,记忆相连后。

“吾极于剑,专于情,故陆传情。”

只见一头白发缓缓地升起,竟然是一刹那间的芳华,于沧海里遨游。

“心剑。”

悠乎,只见万千剑光凝聚,瞬息间,

天下十三州的人群聚集处,以临淄,邺城,金陵,襄阳,成都为主的首府,皆有高手抬头看起,一时间天降剑意融心。

“天下剑,无一不是,无处不是。”

“剑,暴兵之手,执于世,持之以净世上恶。”

“剑,本无善恶,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

“剑乃悲天悯人之念,可以春华,夏花,秋水,冬悦为招法,持之天下云开雾散。”

“剑乃光明磊落之风,为君子器。”

只见多地心生欢喜,于金陵,临淄,荆州大地多数,悟透者足,一时间优良剑客如春笋般涌现。

这时候剑客心内皆生出感激之意。

随着镜谷最后一声震响,只见江湖里,许许多多的剑客泪流满面而不自知。

青州。

临淄市集。

周围八里,市东通货、达商二里,以屠贩为主,资财巨万。

市南有调音、乐律二里,丝竹击瓯为歌,天下妙妓皆出于此。

市西退酤、治觞二里,多酝酒为业。

市北慈孝、奉终二里,卖棺治丧车马为业。

其中以阜财、金肆二里,皆是富户。

工商货殖之处,楼高水榭,鳞次栉比,奴隶仆婢绫罗锦绣,遍尝五味八蒸。

七年前,夜惊玉抱着剑对着燕山雪,

“吾将有一儿,定教以诗书,通琵琶。”

“会有的。”燕山雪随即递出一卷黄绸,上面皆是秘籍。

“他日,定要好好招待。”

夜家。

“今日取名夜小弟。”夜惊玉抱着怀里的孩童,随即让小童先寄养在他处。

多年行走江湖,他深知江湖的风险。

也知道知心之交燕山雪的事,可是遗憾的是,燕山雪的甘愿赴死。

但是随即明白卢昆仑来的那一次,定然是有着不一样的深刻。

“青州此行,再回望,空思深情;”

“霸陵伤别,谁见长安;”

“所赖书生之魂,来此行遭,定为情困。”

“数语入心,安敢何以堪?”

“嗣踪穷途,杨朱歧路。征蓬长逝,流水不归。”

“久在绝域,治笔横陈,赖此无烛,得以堪事。”

陆传情看着夜色,随即明白这是一个连环故事。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不由的响起,那滴滴答答的水珠,在房檐片瓦里坠落。

“清风独自舞。”

而正在这时,曌看着祭坛。

只见南都再一次被天火砸中,这已经第二次了。

“消声音里,愉乐和青。”

未能远虑的人,不可泪洒于道左。

明月在天,清风入怀。

于是书惧无烛,逐浪飞花。

即墨城。

“你会知道。有些苦是来成就你的。”

“有些事是来救你的。”

经千情而望风轻云淡,观得失之有缘于身势居相引。

“得失不由,明坦然于事,失盲于事。”

“空陇看,裁衣衫,于寄。”

“该走了。”

他看到了,也明白缘分就是如此,人是生颜于瞩目内,而行止于外的。

行走在世上的故事,一路不减的事,是让人心里剪去的丢坠。

“你还忘不了她吗?”

他怔怔的看着天际,

“释怀了,可是这一刻的自己,却亏欠的人更多了。”

“世上人本身就是亏欠的啊。”

若是无缘,怎会相见。

有些事不一样的,你眼眸里的潸然,是离别的蕴含。

“留些时间可好。”可是他没有说,因为他看着这山水,那眷恋的样子,有些让人难以自持。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